「可不能讓這臭丫頭給比下去了啊!」

雲飛低喃一聲,看著那極速撲來的少年,黑白分明的眸子中掠過一道寒芒,緊接著,龍行九變身法迅速施展開來,氣海中的真龍呼嘯而起,雲飛的身體直接化為了一道流光,直奔那道身影而去。

幾乎是同一時間,沐天心衝進那群土刑軍團的人當中立即便廝殺了起來,一道銀色的光芒沖霄而起,如同一道匹練一般,洞穿了蒼穹,將這一片區域照的亮如白晝。

「來的好!」

看到雲飛那極快的速度,那人眼瞳一縮,但並沒有後退,大喝一聲,「犇莽拳!」

雙拳齊出,雄渾的靈力席捲而出,一道淡金色的光芒從雙拳中席捲而出,如同一隻巨蟒一般,狠狠的對著雲飛轟殺了過去。

然而,面對如此洶湧的攻勢,雲飛的小臉上依舊一片的平靜,在那道光芒襲來時,他雙指並曲,藍色的靈力席捲,化作並長劍向前刺去,而後,兩者狠狠的撞擊在了一起。

砰!

音爆聲在山腳處響起,在兩者相遇的剎那,讓人心顫的波動席捲開去,而後,在那名少年驚愕的目光中,那隻由靈力化成的巨蟒在藍色的長劍下村村龜裂,而後『砰』的一聲化成了無數的靈力光芒消失在虛空中。

「噗…」

藍色的長劍在擊碎那條巨蟒后,並沒有消散,而是勢如破竹般長驅直入,最後狠狠的轟擊在了那名少年的身上。

少年如遭重擊,一口逆血沖頂,張口便噴了出來,頓時,那張臉變成了金紫色。雙眼中滿是難以置信的光芒,他親眼見到過雲飛的手段,雖然知道厲害,但卻沒有想到,居然不是對方的一招之敵。

「我們之間並沒有什麼過節,希望你能知難而退,不然,別怪我出手無情!」雲飛的目光有些冰冷,讓那名少年心中一顫,本想按照原計劃多阻攔雲飛一會,可一想到那天錢弘的一幕,身體便是一顫。

另一邊的戰鬥也剛好結束,那圍攻沐天心的十多名土刑軍團的精英,此刻盡數狼狽的躺在地上,嘴角處鮮血溢出,無論是胳膊上還是腿上都有一道傷口,這十多人身上的傷口和嚴重程度幾乎一致,沒有什麼差別。

那些個少年看著中間站立著的一道倩影,眼中充滿了畏懼,再也不敢阻攔,連忙爬將起來和那個阻攔雲飛的人匯聚在一處,驚恐的看著兩人。

他們十多人,都是半步小靈天境的強者,竟然無法給沐天心造成阻礙,這臭丫頭的實力該有多強?

「想什麼呢,再不走,那令旗可被人捷足先登了哈!」一道輕喝聲將有些心神恍惚的雲飛拉回到了現實,後者沖著前者一笑,旋即飛掠而起,直奔山頂而去……

… 衝到北邙山腳下的人馬不止一兩波,而是有很多,其中就有另外兩支比較強橫的隊伍,當他們見到雲飛和沐天心兩人橫掃了土刑軍團的十多人後,心中震驚的無以復加,根本不敢阻攔他們兩人的腳步,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兩人向著山頂處飛掠而去。

這兩人的實力太強,要想攔住這兩人的腳步,除非土刑,穀倉,水清三人親自出手或許可以辦的到。

雲飛和沐天心兩人一路疾奔,剛衝進北邙山中那座衝天而立的山嶽時,其他幾個方向同樣掠出了數道身影。

這些人出現的方向都不相同,除了雲飛和沐天心兩人外,其餘七個方向全部有人出現,至此,這座北邙山脈的腳下一共聚集了八撥人馬,各佔據著不同的方位,封鎖八方。

這些一經出現,目光中都帶著寒意的看著對方,畢竟,除了那些誘人的靈值外,可還有天極殿中傳聞中的天階靈技。

他們這幫人數量雖然不多,八個勢力加起來也不過只有十多位,但能夠進入天極殿的人只有五位,這種競爭還是相當激烈,相當殘忍的。

從這些身上的靈力波動不難看出,這些少年沒有一個是弱者,尤其是東西南三個方向幾人的實力,比錢弘還要強盛幾分。

他們一出現,便彼此保持著戒備與警惕,土刑位居東方,在他身邊還有一名少年,實力非凡,和他比起來也不會弱上多少。

「那叫雲飛的傢伙看來很強啊,那麼多人都沒有能將他留下!」土刑看向雲飛和沐天心兩人,眼睛一眯,寒光涌動道。

「我去將他們攔下,你全力衝擊!」那名少年斜睨了雲飛一眼,冷聲道。

「不急,等到山頂有你出手的機會!」土刑擺了擺手道。

另外一邊,穀倉也在和身邊的人交流著,目光看向其他人,充滿了不善的意味,很顯然,對於山頂的那道令旗他也志在必得。

倒是水清和她身邊那名身穿黑衣的少女沒有什麼動作,只是抬頭凝望著山巔,那裡雲霧繚繞,根本看不到盡頭,而且,在那半山腰還有妖獸嘶吼,飛禽低鳴。

顯然,前路並沒有那麼順利,要想登上山巔,除了要和人斗,還有擊敗那些盤旋在山腰的妖獸,那些個妖獸實力個個不弱,每一隻都堪比小靈天境的修為,如果雲飛不動用千幻手那種靈技,對他而言,要想衝到山頂,還是有不小難度的。

「走!」東邊的土刑低喝一聲,和身邊的那名少年向著山頂處衝去,與此同時,其他方向那數道身影同樣有了動作,向著山頂衝去。

「照顧好自己!」雲飛轉首對沐天心囑咐了一句,腳尖一點岩石,向著山頂竄去。

雲飛兩人的速度極快,十多分鐘后便出現了山腰的位置,那些盤踞在此地的妖獸頓時給這些外來人發起了攻擊,八個方向毫無差別的受到了妖獸攻擊。

這些少年的實力雖然強,但那些妖獸的實力也不弱,很多都是地階的妖獸,實力堪比小靈天境,不過,還好的是到了這裡后,出現的妖獸已經不太多了。

戾!

尖銳的鳥鳴聲自半空中傳來,且帶著金屬切割空氣的空破聲,開金裂石不在話下,只見一大團陰影襲殺而來,數頭體型龐大的飛禽直衝而下,尖銳的爪子刺的虛空『茲茲』作響,即便是擋在他們面前的是堅硬的巨石,也會在它們的利爪下變成碎末。

它們的速度極快,只見閃光閃過,那些飛禽的利爪已經出現在了雲飛兩人的頭頂,而後,對著兩人狠狠的抓了過去。


嗖!

兩人對視一眼后,分別化作一道流光向上撲去,一道銀白色燦爛如同星河般的匹練席捲虛空,當即便有一隻飛禽被斬殺,鮮血與羽毛從半空飄落而下。

雲飛雙指並曲,一道藍色的光束沖霄而起,直接洞穿了最前的那面只飛禽,而且去勢不減,沖向了後面那隻衝殺而來的飛禽。

藍色的光束耀眼而璀璨,帶著鋒銳之氣從那隻飛禽的身體上劃過,當即便被斬成了兩半,鮮血灑落了一地。

兩人出手乾淨利落,再斬殺三隻巨大的飛禽后,沒有片刻的停留,飛身向著山巔衝去。

土刑,穀倉,水清三人的動作同樣乾淨利落,那些妖獸的實力雖然強大,但卻沒有能夠攔下他們的腳步。

「在往上就是山頂的範圍了,那裡可有強大的妖獸坐鎮呢!」望著看不見盡頭的山巔,雲飛目光一凝,目光中凝重了許多,那些阻攔他們的妖獸雖然強大,但還不足以構成威脅,但那天階的妖獸卻是真正的麻煩。

且不論那隻天階的妖獸在萬獸錄上排名多少,實力如何,但只要是天階的妖獸,那實力絕對非同小可,不是尋常人所能對付的。

「小心點!」沐天心輕聲道,接近山頂的範圍,她能夠清晰的感覺到上面傳來的波動是多麼的危險。

兩人攜手向前飛掠,濃郁的靈力覆蓋周身的要穴,警惕周圍。

吼!

兩人飛掠不到幾分鐘,前面便傳來一聲妖獸的怒吼聲,在那怒吼聲發起的地方,那裡靈力光芒沖霄,渾厚的靈力瀰漫開來,而且還有很多岩石古樹破裂的聲音。

雲飛和沐天心兩人眼神皆是一凝,那道聲音氣勢宏大,顯然是天階妖獸無疑。

就在這時,前方傳來一聲慘叫,與此同時還有一道銀光閃過,一道身影狼狽的從前方倒射而出,沿途灑了無數的鮮血。

只見前面的道路上,十多道身影狼狽的聚集在一處,目光警惕的望著古樹上那道銀色的光帶。

一條銀光璀璨四足動物盤踞在古樹的樹冠上,身長足有百丈,張著猙獰的大嘴,粘稠而腥臭的液體滴落下來,下面的一塊岩石當即便被腐蝕出一個大洞來,而且,還有腥臭的青煙冒出。

那十多名少年臉色蒼白,氣息紊亂,顯然,在先前和這頭龐然大物的對抗中受到了創傷。

見到這頭妖獸,雲飛和沐天心兩人心中便是一震。這隻妖獸即便是在萬獸錄上也有不錯的排名。

銀龍蜥蜴,天階妖獸排名一百八十六,皮厚,擅長毒攻。

讓雲飛兩人鬆了口氣的是,這隻銀龍蜥蜴並沒有成年,只有小靈天境初期巔峰的實力。據說,這種妖獸是龍族的後裔,不管是真是假,凡是和龍沾上一點關係的妖獸,其實力都非凡,這種妖獸一旦成年,即便是凝神境後期的人也不敢與其交戰。

不過,即便是未成年,也足夠那十多名少年喝一壺的啦,畢竟,妖獸是天生地養的寵兒,他們的皮甲向來都十分的堅硬,普通的刀劍根本難以傷害其分毫。

「嘶嘶…」

那隻正在怒視著十多名少年的銀龍蜥蜴突然轉頭望向了雲飛兩人所在,三角蛇頭吞吐著惡臭的毒素,兩隻三角眼中更是凶光逼人,它從雲飛兩人身上察覺到了一絲危險的氣息。


輕蔑的看了一眼那隻銀龍蜥蜴,雲飛並沒有打算和它一戰,準備從一旁繞路上去,至於,那十多名少年,他並沒有打算出手相救,以他們這些人的實力,雖然危險,但還不至於容要了他們的性命。

嗡!

就在準備和沐天心兩人不準備多管閑事,直奔山頂而去時,一道急促的破空聲頓時響起,只見一道白光橫空而出,掃向了那十多名少年。

銀龍蜥蜴的巨尾巨大的無比,那種凌厲的波動,讓十多人臉色瞬間煞白了起來,這麼近的距離他們根本無法逃脫,更何況他們已經受傷在身,反應不免遲鈍了剎那。

戰場上瞬息萬變,哪怕一個分神就能讓人抱憾終生,巨尾帶著滔天般的靈力波動橫掃,這若是被掃中,那十多名少年恐怕會立即爆成一團血霧。

這一刻,他們嗅到了死亡的氣息,眼中湧上了驚恐之色,正待他們閉目等死的時候,一股強大的吸力作用在他們身體上,頓時將他們扯出了銀龍蜥蜴攻擊的範圍。

「轟隆!」

銀龍蜥蜴的巨尾直接砸在了地面上,頓時,塵土飛揚,飛沙走石,地面上出現了一條數十丈長的龐大的溝壑。

當那十多人回過神來時,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氣,旋即看向了身邊站著的少年男女。

「謝謝!」

十多人彎腰施禮,對雲飛兩人表達出了由衷的謝意,畢竟是後者將他們從鬼門關前拉了回來。

準備離開的雲飛終是沒有狠心下來見死不救,在銀龍蜥蜴巨尾橫掃向那十多人時,沒有猶豫,攝空手施展出來將那十多人拉了出來。

雲飛淡淡的點了點頭,目光一直注視著那隻銀龍蜥蜴,後者也因為前者把自己的獵物救走而感到無比的震怒,仇恨的目光瞬間鎖定在了那道有些消瘦的身影上。

「嘶嘶嘶…」

銀龍蜥蜴對雲飛表達出了強烈的憤怒,那根長長的巨尾豎立而起,遠遠望去,像一根擎天而立的銀色光柱一般。

「畜生就是畜生,這裡還輪不到你逞凶!」

雲飛小嘴一咧,化作一道青色的流光暴掠而出,體內的靈力如同燒水一般瘋狂的席捲而出,所過之處,上千斤重的岩石當即爆碎開來,聲勢相當的駭人。

… 十多名少年劫後餘生,感激之情難以言表,雖說這是新人-大會,但天擎宗似乎也沒有義務保護他們的安全,本以為會死在銀龍蜥蜴的利爪之下,卻峰迴路轉被那道消瘦的身影從死神手中搶了回來。

「我好像在哪裡見過他?」看著那道化作靈光而去的身影,其中一人眉頭微微一皺,思索了片刻道。

「嗯,我看著也有些熟悉,只是一時間想不起來在哪裡見到過!」 從當女僕開始的騎士道

「哦,我想起了,他就是那個專門打劫人家靈值的小惡魔!」先前說話的那名少年突然的驚呼道,而就在這時,雲飛也和銀龍蜥蜴交上了手。

「別亂說話!」另外一人瞪了他一眼,朝著不遠處的沐天心瞟了一眼,可沐天心根本就沒有理會他們,目光注視著雲飛和銀龍蜥蜴的打鬥。

見到衝殺而來的雲飛,本就憤怒無比的銀龍蜥蜴徹底暴走,那根豎立的巨尾橫掃而來,沿途的巨石紛紛爆碎開來,變成了一地的碎末,襲殺向雲飛。

雲飛眼中光芒一冷,體內的靈力瘋狂的翻湧出來,他可不想和銀龍蜥蜴過多的糾纏,畢竟,現在可是分秒必爭!

「截脈指!」

雲飛雙指並曲,一道丈許龐大的光束從指尖激射而出,璀璨的光芒映照的半個山腰都成了藍色,截脈指畢竟是地階中級的靈技,在前世也是一個不小的助力,使用起來更加的得心應手,威力同樣不可小覷。

嗡!

藍色的光芒橫空而過,洞穿虛空,對著銀龍蜥蜴鎮壓了過去,那銀龍蜥蜴仰首發出一聲刺耳的嘶鳴,身上的銀色鱗片直豎立了起來,而那根猩紅色三角蛇頭迅速暴掠而出,如同一柄青色的長矛,對著那道藍色的光束狠狠的轟擊了過去。

「砰!」

兩道攻擊在半空中猛烈的相撞,強大的罡風激蕩席捲而開,周圍的古樹林頓時被夷為平地,許多岩石也在這一道撞擊下化作一地的碎末。

那十多名少年見到這一幕目瞪口呆,他們自問絕對無法做到這一點,那個看上去不過是化魂境後期的少年,實力怎麼如此的強橫。

不管他們如何的驚訝,雙方的戰鬥一開始便進入了白熱化,那道藍色的光束狠狠的轟擊在銀龍蜥蜴的身上,頓時傳出一聲痛苦的尖叫聲,它奮力的擺動著巨大的銀色光尾,想要將其震散。

可是,它的努力並沒有得到意料中的效果,藍色光束堅不可摧,勇往無前狠狠的將銀龍蜥蜴轟擊在了地面上。

山體崩裂,一條巨大的溝壑沿著在山腰上迅速的蔓延開來,如同一條巨蟒一般,快速的蠕動著,綿延不知多少里。

「砰砰…」

藍色光束不斷的轟擊在銀龍蜥蜴的身上,那種強猛的衝擊力,讓銀龍蜥蜴的身軀瘋狂的蠕動起來,發出一聲聲痛苦而尖銳的嘶鳴聲,鱗甲破碎,殷紅的鮮血流淌而出。

妖獸一旦進階到天階妖獸的層次,生命力頑強的嚇人,即便此刻的銀龍蜥蜴受創不輕,但卻沒有立即死去,在承受著雲飛一次次的重擊時,那根銀色的巨尾再次橫掃了過來,沖著雲飛當頭罩下。


咻!

雲飛一步跨出,直接橫移了出去,瞬息間便出現在了銀龍蜥蜴頭頂的上空,雙指如劍,射出一道藍色的光束,直衝對方的頭顱而出。

「噗嗤!」

藍色的光束怒劈而下,那銀龍蜥蜴一聲尖嘯,頭顱生生被洞穿了過去,紅白相間之物頓時從它的頭顱中噴射而出,龐大的屍體如同大廈一般轟然倒塌了下去,濺起了漫天的灰塵。

那十多名少年見到這一幕,心頭巨震,先前他們可是聯手都沒有在銀龍蜥蜴手下取得一絲的便宜,不少人還受到了創傷,沒有想到,那個看上去修為並不怎麼高深的少年,卻在短時間內擊斃了銀龍蜥蜴,他是怎麼做到的。

不理會那些驚訝的目光,雲飛飄掠而出,手指一劃,破開銀龍蜥蜴的胸口,從裡面掏出一團光芒來,在那團光芒中,一隻迷你版的銀龍蜥蜴仰首咆哮,不甘的瘋狂掙扎著,這是已經超越普通獸核的妖獸精魄,價值不菲。

看到那個光團中不甘被捆縛的銀龍蜥蜴,那十多名少年一陣的炎熱,那種光芒在他們眼中也只停留了那麼一瞬便失效而去。

開什麼玩笑,一個隨手能夠斬殺讓他們狼狽不堪妖獸的人,他們怎麼敢打其主意,只能狂咽口水,心中的念頭便被他們迅速的掐滅。

「小心!」

沐天心嬌喝一聲,閃電般撲向雲飛的左側,那裡正有一團黑漆漆的東西撲向雲飛的背後。

那個東西的速度極快,仿若像是一道黑色的閃電,等雲飛察覺到的時候,一股強烈的勁風襲向了他的背後,他都能夠清晰的感覺到那鋒利的利爪要抓在了他的後背。

「當!」

虛空中濺起一串火花,緊接著便是一聲慘嚎直接橫飛了出去,一道血線出現,只見兩個黑色的利爪飛濺到了半空中。

「黑星豹?!」

神禁紋

白色的匹練攜帶著一道倩影劃出一道漂亮的弧線從他身邊飛掠而去,白光隱現刺進了黑星豹的心臟。

這次幸虧有沐天心在一旁掠陣,不然的話,肯定會被那隻黑星豹偷襲得手,依雲飛肉身的強橫雖然不至於受到很重的傷,但目前這種競爭到白熱化的時候,一絲實力的折扣,就會影響到整個大會的走向。

他身上肩負著眾人的期望,更是有雲天嵐殷切的期望,他務必要在新人-大會上綻放出耀眼的光芒,只有如此,他和他的清風宗才能得到別人的認可,他和他的星盟才能在天擎宗站穩,不至於讓人隨意的欺負。

「沒事吧?!」沐天心將黑星豹的精魄收起,走到雲飛的面前關心的問道。

看著眼前的佳人,雲飛搖了搖頭,由衷的說道:「謝謝!」

「沒什麼,權當償還了一次吧!」沐天心莞爾一笑,旋即看向那十多名少年,道:「你打算怎麼辦?」

雲飛微微一笑,也轉身看向了那十多名少年,道:「不管他們,我們走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