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子!你不要嚇我!你怎麼了?」顧小冷嚇的冷汗都出來了。

「小冷姐……我沒事,我就是頭暈,休息一下就好了。」樂包掙扎著說道。

說完這句話,他就徹底暈過去。

王帥沒有了指引,只好將車子停下來,現在他們的位置幾乎離開了東城區了,再往前走就是海邊了。

可是無巧不巧,正前方有一家酒店,名字叫濱海假日酒店。

「小冷……會不會是這裡?」王帥指著前面。

顧小冷仔細的檢查了一下樂包,好在她也是有醫學基礎的人,看了一遍之後,顧小冷鬆了口氣,樂包的確是勞累過度暈了過去了,身體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她抬起頭看了看前面的酒店。

「這些混蛋!把我包子弟弟都累暈了……等我抓到他們,我要他們好看!」顧小冷暴怒的說道。 濱海假日酒店!

王帥迅速的調集了大量的警察,第一時間就包圍了這家酒店。

「給我仔細的找!」他命令道。

警察衝進了酒店,在酒店工作人也的幫助下,快速的打開各個房間的門開始尋找。

顧小冷站在大廳,她的心裡還是非常擔心樂包。

半個小時過去了,居然一無所獲。

「王隊……所有的房間都找過了,沒有!」一個警察彙報道。

「沒有?」王帥的腦袋嗡的一下。

「的確是沒有!我們找的很仔細……」手下彙報道。

王帥看了看時間,只有不到半個小時了。

顧小冷走過來。

「你們這裡有情趣類的房間?」她問酒店的工作人員。

「有的,不過數量不多,大概有十間!」工作人員回答。

她還好奇這個小姑娘是什麼人。

「馬上帶我去看看。」她說道。

工作人員帶著顧小冷和王帥離開了,來到了五樓,她依次打開了幾個房間。

顧小冷和王帥進去看了看。

「不是這個。」

這些房間的格局都非常特殊,幾乎一眼就能看出不是他們在視頻看到的那個。

最終在找到第五個房間的時候,顧小冷終於停下了腳步。,

「就是這個房間,馬上將這個房間客人的資料全部調出來。」她說道。

酒店的工作人員電話通知了前台。

王帥已經在房間內四處查看。

「就是這裡!你看床上。」他說道。

顧小冷看了一眼。

床上有明顯被人躺過的痕迹,一旁的桌子上還有一些直播的設備。

「人呢?」王帥皺眉。

「馬上將人散出去!他們應該不會走遠……對了,趕緊打開那個直播間看看!」顧小冷催促。

王帥忙著打電話,顧小冷一看,拿出自己的手機打開了那個直播網頁。

「謝謝大家的禮物,我們的勇敢者已經準備好了,她將用自己的身體來拯救自己的朋友,這是多麼偉大的行為!我們通靈社將會為她提供她需要的一切幫助!」

直播畫面出現,這一次換成了那個叫鬼鬼的女孩在主持。

顧小冷看著畫面的背景,這一次畫面的背景居然是黑暗的?

和照片裡面的幾乎一樣。

「這是什麼地方?」王帥湊過來看了一眼。

顧小冷搖搖頭。

除了那個鬼鬼的臉之外,整個背影幾乎都是黑暗的,看不到很遠的地方。

「大家很想看看我們的勇敢者?好的……我給大家看看。」

鬼鬼的聲音極具誘惑力。

她站起身離開了,手機微微的晃動,裡面的畫面在慢慢的變化。

「這是我們的秘密基地!是誰都不知道的最佳通靈地……在這裡我們可以召喚出最強悍的魔鬼!」她還在蠱惑人心。

手機畫面出現了一個模糊的背景,一個女孩被人用繩子綁在架子上一動不動。

「這看起來像是一間房子?」王帥仔細地看著。

「而且是土胚房!」顧小冷點點頭。

「這是一些工地上的腳手架?」王帥不太確定的看著女孩被綁起來的那些架子。

顧小冷看了看,不能確定。

「還有最後的十五分鐘,我們要來喚醒我們的勇敢者了。」

鬼鬼突然高聲喊道。

她的聲音帶著撕裂與瘋狂。

手機畫面里,一個戴著面具的男人手中拿著一根冒著煙的東西,在女孩的鼻子下面晃了晃,女孩馬上悠悠醒來。

「這特么是要做什麼?」王帥急得不行。

「肯定不是什麼好事。」顧小冷哼了一聲,用腳趾頭想也知道。

王帥的電話突然響了。

「王隊,我們查了酒店的監控,發現了四個嫌疑人,他們在十五分鐘前離開了酒店,拖了一個很大的行李箱!」

王帥想了想。

「所有人都散出去,對方應該就在酒店方圓十分鐘內的路程以內,注意了,對方應該是在一個還沒有裝修過的土胚房子裡面,也有可能是在一些工地的簡易倉庫裡面!我們只有十分鐘的時間……所有人都給我去找!」他吩咐了下去。

「是!」手下麻利的回應。

「我們也去找吧。」顧小冷看著王帥。

王帥點點頭,兩個人快速的離開了房間,顧小冷堅持分頭去找,王帥也同意了。

拿著手機,顧小冷一邊看著直播,一邊快速的向遠處跑去。

沒有確定的範圍,這讓顧小冷一籌莫展,即使警察的人很多,可要找的地方也太大了。

顧小冷看著手機直播。

直播畫面沒有出現燈光,也就是說……對方是在一個沒有路燈的地方!

這周圍沒有路燈的地方……

只有海邊!

海邊除了游泳區的位置以外,別的地方都是沒有路燈的。

顧小冷將手機貼在耳朵上,她仔細地聽著手機內的聲音。

「嘩嘩……」

點擊裡面除了直播的聲音以外,可以隱約聽到一陣海浪的聲音。

海邊!

顧小冷快速的打了王帥的電話。

「王隊……對方的位置應該是在海邊,你馬上通知人,所有人都去海邊,去沒有路燈的位置!應該不難找!」她說道。

「能確定嗎?」王帥問。

「確定!我在直播裡面聽到了海浪的聲音!」顧小冷回答。

「好!」

王帥也是心急如焚。

沒時間了……

顧小冷瘋狂的向海邊跑去,山海市有很大的海岸線,這一片區域同樣也是海水浴場的範圍,每一年過來的人都很多。

海水浴場的外面包圍著松樹林場。

手機的直播還在繼續。

「勇敢者……你準備好了嗎?」鬼鬼的聲音從手機裡面傳出來。

顧小冷看了一眼手機,她現在非常確定,這個被綁著的女孩就是白小景。

「我……我……我好熱!」

白小景的聲音傳出來。

神醫系統:沖喜娘子美又嬌 「看來我們的勇敢者已經準備好了,她將用自己最寶貴的一血來祭祀我們的亡靈……」鬼鬼誇張的聲音傳出手機。

顧小冷看到這個鬼鬼手中的東西的時候,她的心都要跳出來了。

這些傢伙難道不知道法律這個東西嗎?

這分明就是強暴!

「時間到……我們祭祀亡靈的時間開始了!大家拭目以待……禮物走起!」鬼鬼突然大喊! 顧小冷的臉色陰沉,她現在終於知道為什麼警察不好乾了。

明明就知道那些罪犯就在不遠處,可是就差這麼一點點!

救出受害者,和救出一個完好無損的受害者差距可是天壤之別!

王帥的心也沉到了谷底,他現在只想將那幾個傢伙揪出來,至於白小景……實在沒有辦法了。

顧小冷一抬眼,在自己面前就是海邊的防風林,一道隱約的亮光突然出現了一下。

她毫不猶豫地跑了過去。

一棟小小的房子出現在顧小冷的面前。

顧小冷驚喜異常,她毫不客氣一腳踢開了門。

「咚……」

這門不太結實,顧小冷居然一腳將門給踢掉了。

裡面的幾個人嚇了一跳,他們目瞪口呆的看著氣喘吁吁的顧小冷。

「警察!」

顧小冷大喊。

我家王爺太豪橫 可惜,她忘了自己只是一個小孩子,而對方可是四個成年人。

顧小冷看到了裡面的白小景,她身上的衣服已經不見了,可是人好像不太清醒的樣子,居然毫無反應。

「卧槽……哪裡來的小孩?趕緊關直播……」

一個男人破口大罵。

直播被關閉了,顧小冷也被圍住了。

顧小冷一看,完了,她居然忘了自身實力的問題,居然獨自深入虎穴了。

「你們要做什麼?我告訴你們……警察馬上就來了,你們居然敢拐騙未成年少女!你們知道這至少十年起步嗎?」她呵斥道。

對面的兩男兩女對視了一眼。

「哼!十年起步又怎麼樣?你知道我們開一次直播能賺多少錢嗎?」帶著鬼面面具的男人哼了一聲。

「賺錢?你們坐牢之後賺錢有什麼用?」顧小冷反問。

邊宋群俠傳 「你少嚇唬人……嘿嘿!這一次是這個小傻妞自己送上門,下一次……就用你!嘿嘿……」另一個帶著恐怖面具的男人猥瑣的笑著。

顧小冷臉色煞白,這個小房子可是隱蔽得很,王帥估計短時間內是很難找到這裡的!

看著四個人死死地圍著自己,顧小冷心已經沉到了谷底。

「哎……樂天哥都說過了,你不適合當警察,你雖然聰明,但是遇到危險的時候欠考慮!自身實力不足就敢往上沖……」

一個小孩的聲音慢慢的傳來。

顧小冷驚喜的扭頭看去,就看到樂包這小子居然站在小房子的門口。

「包子……你不是暈了嗎?」她問。

「你們可真是……我暈了就能把我關在車裡啊,差點把我熱死!」樂包沒好氣的說道。

顧小冷無語,車窗不是她關的啊。

「艹,今晚怎麼回事?這小孩一個接一個的來?」

鬼面男罵了一句。

他轉身想去抓樂包。

樂包的身體一搖晃,他還是有點頭暈。

鬼面男一把抓住了樂包,將他拎到自己的面前,仔細地看了看樂包,也沒看出這個孩子有什麼奇怪的地方。

「噗!」

樂包突然對著鬼面男吐了口氣。

鬼面男突然一動不動了。

「嘿嘿……有時候小孩子也很危險的。」樂包笑呵呵的說道。

這就是正宗的巫術了,樂包一口陰氣將這個鬼面男直接控制住了。

鬼面男渾身不斷地發抖,他驚恐地發現自己的身體好像是結冰了一下,一股寒氣從心底冒出來。

樂包掙脫開這個鬼面男的手。

他的手上拿著那把拂塵,看起來有點搞笑。

「包子!快點控制住他們!」顧小冷大喊。

樂包點點頭。

他手中的浮塵一晃,手中已經扔出了幾張黃紙,黃紙圍著剩餘的三個人不斷地轉圈,將這三個戴面具的男女驚得直後退。

「通靈社?就你們這些東西敢說通靈?今天我就讓你們看看……什麼是真正的通靈!」

樂包冷冷的說道。

顧小冷看著樂包,她突然發現樂包好像變得有些不同了,這個小孩子在自己的眼中突然變得無比高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