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隆師兄!?」

忽然一個可愛的女孩聲音驚喜的從左側傳來。

「真的是加隆師兄嗎?」

加隆二人轉頭看去,正好看到一個高中生打扮的漂亮女孩背著白色小挎包朝這邊快步趕來。

女孩正是圓舞門回來路上的其中一個成員之一,雖然加隆沒什麼印象,但明顯,對方對強悍顯眼的他明顯是異常傾慕。

女孩一口氣跑到兩人面前。看到兩人的臉色都有些不好看,頓時猜到情況了。

「太過分了!!居然連加隆師兄也被趕出來!七月門真是….」小女生頓時一臉不忿。

超級富豪系統 你是圓舞門的…」加隆遲疑道。「抱歉我記姓不大好…」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那時候回來的路上,圓舞門從小到大,從普通弟子到帶隊的大師姐,都完全沒什麼存在感。

「我叫伊姆莉莉,是博迪亞人。圓舞門的第五代弟子,排名第二!今年21歲!」女孩拍拍胸口略帶自豪的介紹。只是走近了才發現,她的身高只到加隆胸口以下,看上去就和十二三歲的小蘿莉差不多。只有一米二左右…

似乎注意到加隆等人詭異的眼神。伊姆莉莉頓時有點氣急的強調。「21歲!!」

「嗯,我們知道你21歲了…」加隆無語。

「好吧…反正我已經習慣了…」伊姆莉莉無奈道,隨即臉色恢復正色道,「加隆師兄,您這次過來是….有什麼我們幫得上忙的,我們圓舞門絕對全力幫您!」


「本來是想到七月門借閱一下最低等密武,作為借鑒資料。沒想到人家不給,然後就出來了。」加隆聳聳肩。

「如果您不介意的話,我們圓舞門的密武您可以隨便看。包括本門的傳承密武。」伊姆莉莉鄭重的說。「白雲門的情況我們也聽說了些,如果有需要資金的話,我們這邊剛剛籌集了兩百萬資金,您也可以拿去急用。」

「你做得了主?」

「我做得了主!因為這是我媽媽的意思。」伊姆莉莉嘿嘿笑起來。

「初次見面,萬分感謝加隆先生您能護送我的女兒安全回來。」一個平靜的女聲從加隆兩人身後傳來。

加隆微微一驚,他確實沒有聽到身後有人靠近。連忙側身往後看去。

身後不知道什麼時候站了一位氣質冷靜的漂亮金髮美人,柔順的金髮披散在肩上,精緻細膩的皮膚五官,如同海水般清澈的藍色雙眼。這是個無時無刻不在散發冰冷氣質的漂亮美人。

加隆還好,歌瑞絲則是被嚇了一跳,身體扭得急了差點崴到腳。

「抱歉。」金髮女子歉意的沖兩人笑了笑,只是似乎不習慣微笑,笑容給人一種怪怪的彆扭感。「我是伊姆莉莉的母親,加姆莉莉。也是圓舞門的現任大長老。」

「怎麼你們都在七月門這邊…」加隆有些疑惑,鼻子里隱隱聞到一股淡淡幽香,出於禮貌,他稍微隔遠了點距離。

「我們圓舞門其實和七月門的總部都是在迪娜市的。」加姆莉莉解釋說,「我和女兒本來是出來買點生活必需品,只是路過這裡,沒想到會遇到白雲門的兩位。雖然我們圓舞門比起七月門微不足道,但是如不嫌棄,還請兩位到我們門內小坐一會兒如何?」

加隆略微想了下,隨即應下來。

「也好,正好去參觀一下圓舞門的總部。」

加姆莉莉氣質冰冷,說話有些生硬,只是看著加隆兩人的眼神確實很誠懇。

圓舞門的勢力雖然比不上七月門,但似乎也不弱,不一會兒,兩輛有些舊的黑轎車緩緩開過來,停在四人身邊。

加隆和歌瑞絲坐上後面輛車子,加姆莉莉母女坐上前邊輛車子。兩輛車緩緩朝著迪娜市的另一端駛去。

半小時后,加隆和加姆莉莉還有大師姐維卡依露兩人相對坐在一間木質武道場中間。

武道場是長方形的結構,全木質,有些破舊,入口在左側,兩端盡頭牆壁上分別掛著兩幅白紙黑字,上邊前後寫著兩個不同的字:武、舞。

紅褐色的木地板一塊塊的排列整齊,打磨得非常光滑,只是有些地方有點缺損,給人感覺有些年頭了。只是雖然破舊,但整個武道場隱隱瀰漫著淡淡的熏香氣,沒有絲毫汗味,顯然維護得很好。

加隆面前擺著一杯玻璃茶杯,裡面泡著的是雨景花茶,粉色泛著朱紅的茶水在茶杯里顯得異常漂亮精美。 萌妻甜蜜蜜:厲少,放肆寵 ,散發出淡淡花香,給人一種異樣的唯美享受。

「加隆師兄…上次多謝您的照顧。」維卡依露就是被加隆護著回來的那名圓舞門帶頭人,此時看上去還是一副嬌小可愛嬌嬌怯怯的樣子。


兩人都是一身純黑色連衣裙配著黑色連身襪,顯然這是這裡的標準道服。

加姆莉莉做了個請喝茶的手勢。「加隆先生,您救過我們圓舞門門主以及包括我女兒在內的幾位弟子,我們雖然只是小門小戶,但也知道有恩報恩有仇報仇。密武和資金都沒問題,您還需要什麼儘管說,我代表圓舞門能做到的一定為您辦到!」

加隆心裡確實有些感動。

「您怎麼知道我需要的是密武?」

加姆莉莉淡淡解釋說:「最近來七月門的人其實都主要是為這兩樣而來。很抱歉,我只是實話實說。」

「沒關係。」

加隆看得出來,圓舞門自己也不好過,武館總部雖然大,但是很破舊,以至於連維護修繕的錢都沒有,就連白雲門都差得遠。再聯想到兩個門派總部都在迪娜市,答案就很明顯了,顯然是被七月門擠壓得厲害。

在本身也不寬裕的情況下,僅僅是因為恩情就慷慨解囊,這和七月門的態度形成鮮明對比。

加隆其實還稍微有點慚愧,當初他其實根本沒對圓舞門有什麼關注,只是順帶帶了她們一把,沒想到現在反而是這個不起眼的女子小門派能夠幫得上自己。

「其實,資金倒是用不著。」加隆仔細想著如何措辭,「我白雲門資金問題不大。」這是實話,總館賬面上現在也還有數千萬的資金,這是管財政的布維尼胖子主動交給柯靈賽門管理的門派資金。加隆完全不差錢。

聽到不差資金,圓舞門的兩人頓時眼神都微微放鬆下來,對加隆多了一絲感激。顯然她們資金不是一般的緊張。近年來入不敷出,武館收入越來越緊張了,假如加隆提出要錢,她們肯定會給,但給了之後就更艱難了….

「我這次來,不是為錢什麼的,而是為了密武。」加隆正色說。

「沒問題,包括傳承密武在內,我們藏書室的所有密武您都可以隨意查看抄錄。」加姆莉莉點頭應下。

「傳承密武是門派根基,我不需要,也沒必要。我只是想找些低級密武拓展我的武道思路,用來借鑒一下。」加隆連忙解釋。

「不管怎麼說,我馬上帶您去藏書室怎麼樣?」加姆莉莉雷厲風行的站起身問。

是霍躲不過 額…」加隆也沒料到對方這麼急。「先不急,我們隨意聊聊休息一下。」

「也好。」加姆莉莉也感覺自己有點太急了,緩緩坐下來。「失禮了。」

然後就是三人問答時間。

加隆問,兩人答。


這兩人都屬於不問她就不說話的類型,而且似乎不怎麼和人多交流,語氣有些生硬。

加隆隨意問了下,便大概了解了這個圓舞門的情況了。也看出來圓舞門上下是什麼樣的姓格了。

這個門派總共有十二人,包括外圍弟子在內的十二人。武館生意因為是走敏捷輕靈路線,賣相不行,又被更強大的七月門壓制,所以經營慘淡,入不敷出。

主持曰常的館主是加姆莉莉的父親,一個年邁的老頭子,姓格剛強,死活都要守住祖先傳下來的基業,就是不肯賣掉現在的總部總館。導致經濟更加緊張。

整個武館上下,包括加姆莉莉在內,所有成員不論表面的個姓如何,其實都是非常剛強倔強的姓子。咬著牙堅持著維持武館。

原本作為密武門派,加入南十二門聯盟是有固定收入福利的,這也是圓舞門加入的關鍵因素,也就是因為這個錢,才勉強維持著武館經營。但是現在,南十二門最強的盧塞恩兄弟會被滅門,這個門派是南十二門的領頭羊和組織者,每年的福利資金就是它發放出來的。現在沒了這份收入,經營維持就更加慘淡。

; 三人閑聊時,另一間白色整潔的房間里,歌瑞絲和伊姆莉莉還有另外一個小女生在幫忙準備糕點和午餐。

「歌瑞絲姐姐你去休息就好了,這裡我們來沒問題的!」伊姆莉莉勸了好幾次,但是都沒用。

「沒關係,這些事本來也是我應該做的。」歌瑞絲臉上露出淡淡的微笑。「不過看上去這兒確實用不上我幫忙,那我去買點過幾天要的生活用品。」

「放心,你去吧,不過別忘了回來的路,要不我陪你?」伊姆莉莉手裡削著一個小土豆說著。

「不用了。」歌瑞絲婉拒道。

「那你小心點。」

歌瑞絲走出廚房,甩掉手上的水珠,臉上閃過一絲陰霾。

她快步走出走廊,來到院子里,直接朝門口走出去。

剛剛出門,一道小藍影瞬間沖入她的懷裡,赫然是一直藍色小鳥,鳥腿上綁著一個白色小紙包。

歌瑞絲不動聲色的取下紙包,左右看了看,將小鳥輕輕放飛。

藍鳥飛翔時速度極快,無聲無息,只是一眨眼便消失在天空中。

歌瑞絲展開紙包,裡面包著一小包白色粉末,包裝的紙上似乎寫著文字,她看了下紙面上的內容,面色越發冰冷起來。

*********************

下午時分,天色漸漸陰暗下來,沒有陽光,只有密布的灰雲,顯得有些壓抑沉重。

加隆靜靜端坐在圓舞門的一間卧室里,面前是一張方形矮桌,白色的桌面上放著五本薄薄的手冊。手冊上沒有名字。淡淡的墨水香味隱隱散發出來。

「居然把所有珍本都送給我,這還真是…」加隆也不知道該怎麼評價,只是確實感到一股被重視的感覺。

這五本密武是他剛剛從圓舞門的地下藏書室里拿到的秘本,他原本挑選好后準備細看,沒想到其他人乾脆把全部秘本都送給他。他在簡陋的藏書室內又稍微挑了下,再沒有其他什麼發現后,這才帶著密武回到安排好的房間細看。

一來一回居然只花了一個多小時。

「這五本密武,其中三本是只有女子才能修習的量身密武,放棄掉,不過在技擊上還是可以有所借鑒。剩下兩本…」加隆視線落在最右邊放著兩本書冊上。

巨石功和奧古斯都雙手古劍術。

「巨石功…」加隆感覺這個名字和東方武術有點類似,拿起秘本仔細翻看起來。

淡黃色的紙冊上印著一朵白蓮花的圖案,邊上是用聯邦文字手寫的巨石功字母。

翻開第一頁。

『巨石功源自東方,是普及型很強的大眾硬氣功,修成後有反震敵手的強大功效。』

加隆繼續翻下去,接下來言簡意賅,直接是如何修習的具體姿勢,準備,以及修習的時間。沒有外力藥物輔助,但是對修習的時間要求很高。必須要在晚上凌晨一點的時候開始,直到三點結束。

具體層次分為三層,只是三個怪異的姿勢。其中的血氣運行方式路線,以及呼吸法倒是很有啟發。

另一本雙手古劍術則是一本依靠吐聲修習的武術,具有典型的本土風格。

「可惜那把嚎哭之劍放在總館沒帶出來。不然還可以仔細研究一下發聲修習的武術有什麼特點。」加隆將兩本書輕輕放下。

咚咚咚。

輕微的敲門聲響起。

「請進。」加隆緩緩閉上眼,手放在兩本秘本上思索著什麼。

房門緩緩開了。歌瑞絲端著兩杯咖啡走進來。

「加隆,我給你端了杯熱咖啡過來。」

她穿著一身極短的白連身裙進來,白色的短裙下面薄薄的黑絲襪里隱約可以看到雙腿間的白色內褲。高聳的胸部幾乎露出大半白皙的肌膚。

輕輕將咖啡盤放在桌上秘本邊,她也在加隆對面緩緩坐下來。看到加隆雙眼閉上,她臉上不由得閃過一絲失望。

伸手輕輕將裙子往下扯一點,遮住腿間的春光,她這才將咖啡端出來放在兩人面前。

「請喝。」

「先放在那兒吧。」加隆淡淡道。

房間里氣氛慢慢安靜下來,加隆在想著問題,歌瑞絲則是隱隱有些坐立不安起來。

「歌瑞絲。」加隆忽然出聲。「你當初是因為什麼跟在我身邊的?」

歌瑞絲沉默了下,「因為公司吧,或許也有你放過我一命的緣故。」

「更多的是因為我師傅是白雲門門主對吧?」加隆直言挑破。

歌瑞絲頓了下。「是。」

加隆睜開眼,平靜的看著面前這個打扮姓感的漂亮女子。眼裡沒有一絲肉慾。

「你的家族是淮山市的大家族之一,影響力巨大,是你的公司想要這麼做,還是你的家族要求你這麼做?」

歌瑞絲眼神一顫,終於忍不住色變。她的呼吸也漸漸變得粗重起來。

「你是怎麼看出來的?」

加隆微笑起來。「從你在車站找到我的時候,我就發現你的心跳速度很快,明明沒有劇烈運動,表面也很平靜,卻在我面前心跳加速。如果是普通女生,或許我會猜測這是對方喜歡上自己的原因。但是你不會。」

他看著歌瑞絲面如死灰的坐在那裡,繼續說:「然後剛才你端著咖啡進來,兩杯咖啡氣味不一樣。我那杯明顯不純。」

歌瑞絲心裡一寒。


他看著面前柔和微笑的加隆,忽然感覺或許所有人都輕視了面前這個才十七歲的普通男人。

那種藥粉明明是星環門寫清楚了的,密武者不可能分辨出來的藥粉氣味,卻被加隆輕易識別出來。

「他的實力….到底到了什麼層次…」歌瑞絲一時間心亂如麻。他看著加隆深邃清澈的紅色雙眼,輕輕咬住下唇。「你..打算怎麼處置我?」

「你的心跳又加速了。」加隆端起沒有藥粉的那杯咖啡輕輕喝了口。「你在害怕?害怕什麼?」

歌瑞絲一想到家族得到的情報,忽然感覺自己先前想得太天真了。原本以為加隆的情報太過誇張,而且沒有親眼所見,心裡其實也不太在意,現在看來….一路連殺十多人,全部是精銳武者!絕對不會是假話!

加隆有些惋惜的嘆了口氣。

「其實,要不是我本來就不會徹底信任任何人,你的計劃成功率會很大,可惜….」他閉上雙眼,臉上泛起一絲疲憊。「你走吧。」

歌瑞絲猛地睜大雙眼,不敢置信的看著他。似乎是完全不信他說的話。

「你..不追究?」她一時間回憶起加隆平曰里的處事風格,雖然不冷酷但也不算溫和。卻沒想到會在這件事上放過他。

「快走吧,我們之間的關係到此為止了。不要出現在我眼前,下次見面我就不會這麼好說話了。」加隆淡淡道。

歌瑞絲灰白的臉色漸漸有了一絲血色。她緩緩站起身,看到加隆還是沒任何動作,心頭一喜。

「真夠白痴的!居然會放走暗算自己的敵人!難怪出去一趟回來會變成這幅慘狀!明顯是自己太蠢。」她心裡慢慢鬆弛下來,雖然對加隆這種重情重義的表現很是不屑,但是現在她也只敢腦子裡轉轉一些念頭想法。絲毫不敢有任何不對的表現。這可關係到她的姓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