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位留步,你們救了我老伴,酬勞……」老人說著拿出一張支票準備填寫。

顧錦和司厲霆也不是缺錢的人,司厲霆更是簡單回絕:「不用了。」

抬手看了一下腕錶,「蘇蘇,我們走吧,現在去機場還來得及。」

「嗯,老爺爺,再見。」

兩人急沖沖的離開,這邊醫生推著老婆婆出來。

「月兒,你沒事吧?」老爺子趕緊朝著她跑去,眼中露出了關切的光芒,「這麼大的人了瞎跑什麼,知道我有多擔心?」

老婆婆癟著嘴委屈道:「我還不是想要給你買早餐,誰知道會發生車禍,真是躺著也中槍。」

那神態和口吻就像是年輕的少女,一臉的委屈之色,一看就知道老爺子將她照顧得不錯。

老爺子看到她這口味也有些心疼,「好在只是傷了腿,回去以後好好養著就是。」

「對了老頭子,剛剛送我來的人呢?」

「五分鐘前他們已經離開,感謝的話我已經說過了。」

「不是感謝的事情,你有沒有看到那個男人?他的那雙眼睛簡直和比爾一模一樣!」

「你說得對,難道當年那個女人……不行,我去追他。」

老爺子拔腿就跑,那速度比起年輕人也慢不了多少。

他追到門外早就沒有了司厲霆的身影,老爺子仔細回憶起司厲霆的容貌。

一個俊美的混血兒,他的長相比較很像那個女人,所以自己一時沒有想起來。

他們要去趕飛機,這個島上容納了全世界的人,他是去哪個國家?

老爺子有些氣急敗壞,當時只顧著擔心老伴的身體,竟然錯過了最重要的人。

老爺子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隔了很久那邊才接通。

老爺子用流利的英語道:「比爾,告訴你的一個消息。」

「嗯?」電話那頭的人聲音冷漠。

「剛剛我看到了一個男人,一雙眼睛和你一模一樣,他的臉卻很像那個中國女人。

如果當年她離開的時候懷了你的孩子,那麼這個男人極有可能是你的孩子。」

「什麼!我的孩子?他現在在哪?」電話那頭的男人聲音終於有了起伏。

「他已經去機場,我馬上派人過去找,如果他真的是你的孩子,那麼……」

「找到他,一定要找到他!」

司厲霆讓司機一路飈到了機場,正好卡在時間過了安檢。

他並沒有看到過安檢之後一群人在偌大的機場尋找著他的身影。

兩人上了飛機,司厲霆體貼的給顧錦蓋上薄毯。

「昨晚你睡得晚,在飛機上多補一下睡眠。」

「嗯。」顧錦靠在司厲霆肩頭,很快就睡了過去。

在司厲霆身邊的時候她總是能快速入眠,他給人的感覺就讓人莫名安心。

經過幾個小時的飛行時間,顧錦和司厲霆平安著地。

才剛剛走出VIP通道,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

「錦兒。」

身穿藏青色西服的顧南滄插兜站在不遠處,專門在這等著她。

顧錦愣了愣,司厲霆給她講訴過去的時候也順道給她看了看那些人的照片。

這人就是她的哥哥,和她玩了兩年遊戲的知心網友大哥!

「哥……」

到底是有著血緣關係,顧錦只覺得熟悉,並沒有覺得陌生。

「錦兒,私奔好玩么?」顧南滄陰沉著一張臉看著她,他的身邊跟著小桃。

顧錦撓了撓頭,失憶之後她就徹底中斷了和以前那些人的聯繫。

也不知發生了什麼事情,南宮熏有沒有找顧家的麻煩。

司厲霆下意識的將顧錦護在身後,「是我帶她離開,她失憶了什麼都不知道。」

顧南滄看到之前司厲霆那麼多花花新聞,並不喜歡他。

他徑直走到顧錦身邊,一把拉起顧錦的手。

「早知道會發生這些事情,當初我就不會答應你回來!」

「哥,你聽我解釋,我是忘記了一些東西。」顧錦並不知道顧南滄對司厲霆的敵意來源於哪裡。

司厲霆當時只是為了做戲才故意弄出花邊新聞,顧南滄並不熟悉,自然而然會誤會。

顧錦和顧南滄的立場不同,就算看到那些新聞她也知道司厲霆不會對不起她。

她要回國的時候顧南滄就阻止過,顧錦一意孤行。

最後顧南滄也沒有辦法,想著讓她看到真相,死心了自然就會回來。

誰知道顧錦不但沒有回來的意思,還打算長遠發展,最近的一次小桃報告他消息,顧錦失去了聯繫。

後來從南宮墨口中知道顧錦失憶的消息,這可將顧南滄擔心壞了。

顧家本來就不安定,要是被那些人知道顧錦失憶還不知道又要生出什麼風浪。

顧南滄擔心顧錦,專程從美國趕來,來了才知道顧錦和司厲霆私奔了!這把他給氣的。

「解釋留著咱們回家再說,你先和我回去。」顧南滄不由分說就要拉著顧錦離開。

「哥,我要和三叔在一起。」顧錦解釋道。「這就是個渣男,你還沒被他禍害夠?走。」 「三叔,什麼叫我比她乾淨?」蘇錦溪不解的問道。

司厲霆抱著她的身體輕輕道:「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乖,你不用知道這些,也不用覺得有什麼自卑的。

你很好,真的很好,我和她早就是過去式了,我現在的心裡只有你一個人。」

「嗯,我相信三叔。」蘇錦溪反手回抱著他。

誰沒有過去呢,自己過去暗戀過簡昀,還差點對他表白了呢。

「乖。」司厲霆身上的寒意這才消失,眼中仍舊有著一絲難以覺察的傷痛。

兩人回到公司又忙活了半天,一直到晚上八點才下班。

蘇錦溪放下手中最後一份資料,「三叔,以前你每天都這麼辛苦?」

「習慣了就不覺得辛苦了,你累了嗎?」司厲霆忙起來的時候也沒有來得及照顧蘇錦溪。

反倒是蘇錦溪一會兒給他煮咖啡,一會兒給他揉揉肩膀讓他放鬆一下。

「不累,我覺得很充實,對了三叔,明晚我和朋友有個約會,我就不和你吃飯了。」

「什麼約會?」司厲霆已經習慣了蘇錦溪的存在,哪怕是只分開一下他都會有所不舍。

「之前我不是玩了一個遊戲,咱們門主組織了一次見面會,就定在明天。」

最近事情太多,司厲霆都快忘記了遊戲的事情。

上一次在遊戲之中有一個叫做滄海的人曾經對蘇錦溪表白,他自然是不想蘇錦溪去的。

但他要限制蘇錦溪的去留豈不是和唐茗一樣?自己說過給她自由。

「都是一些不認識的人,萬一有壞人怎麼辦?」

「應該不會,我們都聊了兩年多,就算是壞人的話也不會潛伏這麼久。」

「這樣吧,飯可以吃,但不許喝酒,我會早點來接你。」

這已經是司厲霆最大的限度,雖然他想要時時刻刻將蘇錦溪抱在懷裡,但也知道什麼叫尊重。

她明顯是不願意成為男人附屬品的那種女人,自己越是強迫她做什麼就會引來她的反感。

「好的三叔。」

兩人配合越來越好,私下他是溫柔體貼的情人,平時又是一個嚴肅的上司。

正是因為他知道蘇錦溪要什麼,才會都給她,才第一天上班蘇錦溪就已經進入了狀態。

司厲霆沒有刻意包庇她,像是之前她在唐茗身邊,唐茗為了心疼她,很少會讓她做事。

然而司厲霆卻是對她很嚴厲,給她安排了很多事情,蘇錦溪獲益匪淺。

第二天下班,蘇錦溪提前去了約定的餐廳。

司厲霆前一秒微笑著送別她:「好好去玩,多吃點。」

「嗯,那我先下班了。」

蘇錦溪離開的后一秒,司厲霆臉上的笑容已經收起。

司厲霆咬牙切齒道:「林助理,你去給我好好盯著蘇蘇,要是有任何異性敢靠近她半步,殺無赦!」

林均抹了抹頭上的汗水,「是……爺,你要是這麼擔心的話為什麼不自己過去?」

「廢話,那樣不是顯得我忒小氣?」

「額……」林均竟然無言以對,只好出門去追蘇錦溪。

今天的同城聚會一共有十個人,都是門裡平時比較活躍的。

大家也都是頭一回出來面基,眼角眉梢都帶著喜氣。

小B拉著小A道:「小A,你就是小A,怎麼和我想象中不同?」

小A撫了撫黑色鏡框,「哪裡不同?」

「你明明就是一副學霸的樣子,我還以為是個小痞子呢。」

「嘖嘖,你還不是不同,沒想到你這麼高,都快190了吧?」

大家都很熱鬧的聚在一起談論。

「其實我最期待的還是咱們的門主大大和副門主,我覺得咱們門主肯定是高富帥。」

「富是肯定的,一個遊戲而已,門主大大砸了多少錢了,帥不帥就不知道,說不定是滿臉橫肉的大叔呢。」

「誰是大叔?」顧南滄充滿磁性的聲音響起。

大家循聲看去,門口的男人西裝革履,一看就是總裁的標準裝扮。

「你,你是門主?」大家都不敢相信這樣裝扮的人會玩遊戲!

「我是滄海。」顧南滄的視線在眾人身上掃去,場中有一個女人,那女人臉上化著濃妝,穿著超短裙。

這樣惡俗的裝扮要是小鎚子的話,他有點無法接受。

「天啊!門主大大,你比我想象中還要帥,你該不會是哪個明星吧?」小A誇張的朝著顧南滄撲來。

顧南滄順勢一躲,「人都到齊了?」

「小鎚子還沒來呢,剛給她發信息,她說快了,門主大大,咱們群裡面除了你之外我最好奇小鎚子。

她的空間一張照片都沒有,也從來不發動態,連她是男是女都不知道,萬一進來的人五大三粗怎麼辦?」

顧南滄最期待的就是小鎚子,其實他心裡也沒有底,要是網戀對象突然變成了大男人他接受不了。

還好不是那個化著濃妝的女人,他暗自鬆了口氣。

「應該不會的。」他只能自我安慰。

「說不定小鎚子真的很漂亮呢,小A,咱們要不要打個賭。」

「賭什麼?」

「就賭小鎚子長得漂亮還是丑,我直覺應該是個大美女。」小B倒是充滿了信心。

「哼,要是美女早就露面了,我看她肯定又丑又矮,所以一直才不好意思露面的。」

開口的正是那個大濃妝,她在群里叫紅玲。

紅玲本來就不滿每天在群里他們都圍著那個鐵鎚轉,自己都勾搭門主好幾次了,門主都沒有理會。

沒想到門主居然這麼帥,她更是想要進一步發展一下。

「紅玲,你又沒見過小鎚子,怎麼知道她又丑又矮的?」

「我只是按照常規猜測,你要是大美女會不昭告天下么?」

「那可未必,你可別忘記了,咱們門主也一直都很低調呀,總之我對小鎚子很有信心。」

「那我們就走著瞧,霸道的鐵鎚一定又丑又……」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一道好聽的聲音傳來:「請問,這裡是見面會嗎?」

大家朝著說話的人看來,入眼的首先就是兩條修長又筆直的大長腿。

黑色高跟鞋勾勒出小腿優美的線條,一套得體又優雅的OL套服。

視線移到臉上,精緻的五官,上面只化了淡淡的妝容,清新又靚麗。

要是可以打分的話,她一定是滿分。

從長相到身材,從膚色到氣質,完美。

小A驚訝到眼珠子都要掉出來了,「你,你是……」

也許是她的網名太過於粗曠,以至於本人和網名有著巨大的差別,大家都沒有反應過來。

蘇錦溪大方的自我介紹:「你們好,我就是霸道的鐵鎚。」

這個樣子怎麼都和鐵鎚聯繫不上來啊!

顧南滄此刻心情複雜,更是不知道怎麼來形容他的心情。

「蘇……小姐。」

「顧總,你怎麼在這?」

兩人都愣在了當場。

「啊?原來你們都認識?」小B也在一旁煽風點火。

此刻顧南滄的眼中只有蘇錦溪一人,他對蘇錦溪有過一些好感,但他怎麼也不會想到她就是自己網戀了兩年多的人。

「我是滄海。」

蘇錦溪想到上一次在美國的時候,兩人在餐廳裡面擦肩而過,那時候就該聯想到了。

後來在晚宴上面顧南滄的介紹就是滄海桑田,那時候她還曾經想到過滄海,但她都沒有將他和滄海聯繫起來。

「顧總,我們還真是有緣。」蘇錦溪無奈的笑了笑。

小A一臉羨慕:「小鎚子,你果然沒騙人,你長得何止是不醜,簡直美爆了!」

「你就是小A?」蘇錦溪試探性的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