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跟駿言的感情這麼多年我都看在眼裡,怎麼能忍心拆撒你們。」話語間並未帶任何感情,語氣更是生冷的沒有任何溫度。 面對著她這樣的態度,歐陽菲菲一如既往的臉上保持著淡淡的微笑。

「謝謝,媽。」語氣中帶著親切,直接開了口。

李琳聽到她叫的那聲媽時,嘴角微微扯動了一下幅度,眼神中閃過一絲厭惡,隨即消失不見。

這時候廖駿言邁步走了進來,扯掉脖子上的領帶看著歐陽菲菲。

「你們聊什麼呢?」說著走到她身邊挨著她坐了下來,抬起胳膊搭在她肩膀上。

李琳看到自己兒子后,生冷的眼神中染上了一絲柔和,臉上的笑容也變得親切了起來。

「你現在眼裡只有菲菲。」說道這裡瞟了一眼歐陽菲菲,然後收回目光繼續看著自己兒子說道,「快上去換一下衣服下來吃飯,就等你了。」

廖駿言毫無避諱的湊過去在歐陽菲菲臉上親了一口。

「我去換衣服。」說著起身便去了二樓。

歐陽菲菲目光看著林琳略帶一絲羞澀說道,「媽,那我上去看看。」說著起身,當背過身那一刻,臉上的笑容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

唐婉婉面無表情的出現在顧靖修的書房門口,身體半依靠在門框上。

「吃飯了。」語氣中透著有氣無力。

聽到她的話,顧靖修深處某個地方劃過一絲異樣,微愣了一下,抬起眼帘看著站在門口的唐婉婉,合上手中的文件,微點了一下頭表示知道了。

看到這裡,唐婉婉無語了,自己好歹也是辛辛苦苦忙了那麼久給他做餐飯,他就這樣點個頭算完事了?

哎!自己還能指望他說點什麼呢!想到這裡跟了上去,見他已經坐了下來,走過去在他對面坐下來,單手拖著腦袋看著他。

「好不好吃就這樣了!」對於自己的廚藝並未報太大希望,畢竟當年學習料理是被逼無奈。

雖然對於顧靖修生活習慣一點也不了解,但也能看得出來他生活品質要求極為高的人!

對於唐婉婉說的,顧靖修並未給出任何反應,拿起手邊的熱毛巾擦拭了一下手,放下熱毛巾拿起筷子吃了起來。原本冷峻沒有任何錶情的臉上出現了一絲鬆動,漆黑深邃的雙眸中多了一絲難以察覺的柔和。就這樣兩人氣氛十分融洽的吃過了第一次晚餐。

然而接下來第二天下午三點時,顧靖修走出自己辦公室,停下腳步看著唐婉婉。

戀空:索情甜心情人 「收拾一下,跟我出去一趟。」

原本無聊無事可做的唐婉婉聽到他說的,來了精神,立馬拎起包跟上前。

「去哪裡?」語氣中透著興奮。

對於她問的,顧靖修並沒有做出回應,看了一下她身上穿的,早上讓她換件得體的衣服,她竟然換了這樣一套衣服!收回目光冷著臉邁步率先超電梯走去。

唐婉婉跟著他走進電梯后,忍不住瞟了一眼他臉色,明顯感覺到他身上透著一股子冷意,搞不懂又那裡招惹到他了!

電梯到達一樓,跟著他走出電梯,忍不住湊上前再次問道。

「我們這是要去那裡啊?」 直到坐進車裡后,顧靖修丟出一句。

「去老宅。」話音剛落。

唐婉婉伸手就要推車門,這個時候司機已經啟動了車子緩緩行駛當中,

顧靖修眼疾手快的一把緊緊摟著唐婉婉的腰,將她扣在懷裡,冷峻的臉上透著一股子怒意。

感覺到腰上他胳膊的力道,唐婉婉痛的微微皺著眉頭,抬手拍了拍他手臂。

「痛,你放開我,我不要去你們家。」語氣中帶著一絲焦急。

剛才她那種危險舉動已經讓顧靖修開始在冒火,聽到她這番話,臉徹底的黑成了鍋底。

沒有理會她,開口對司機說道,「出發。」

司機偷瞄了一下後照鏡,開口應道。

「是。」

這下唐婉婉更加著急了,腰被他一條胳膊緊緊扣著,根本就掙脫不開,調整好坐姿,側臉看著鐵青著臉的他,

臉擠出一絲僵硬的笑容。

「你回家帶我去幹嘛?我這個人很招人嫌的,你放我下車好不好?」語氣中帶著哀求。

此刻顧靖修強壓著怒意,對於她說的,連個餘光都沒有給她。

見他如此,唐婉婉到嘴邊的話又咽了下去,瞎子都能感覺到他有多生氣,但是他為什麼要帶自己去他家?自己跟他媽還有大嫂發生的那些事,顯然溫度都還沒過!這個時候去,這個時候去,那難保不會被穿小鞋、

但這些事情又不能跟他顧靖修說!跟他說了,指不定還要被他怎麼折磨使喚自己呢!嘖,自己最近真是走了狗屎運,逛個街能把他媽跟嫂子得罪了。

車子緩緩駛入顧家老宅后停了下來。

顧靖修這才鬆開了摟著她腰的胳膊,推開車門下了車,唐婉婉忘了一眼車窗外,長長的嘆了口氣,無奈的推開車門下了車。

這時響起一聲嬉戲聲。

「喲,回來啦,大家都到了,只剩下你們兩個主角了。」

顧茂豐帶著笑意看了一眼陰沉著臉的老三,最後走到了唐婉婉身邊,微微彎下腰看著一臉不情願的唐婉婉,忍不住調侃她。

「你這是怎麼了?看起來不是很高興啊!」

唐婉婉瞪了一眼顧茂豐,昨天的事情自己可還沒忘呢!不知道這貨到底想幹嘛,忍不住瞪著他,餘光偷偷飄了一眼顧靖修離開的背影。

顧茂豐順著她目光,扭頭看了一眼離開的老三,然後扭過頭看著唐婉婉。

「你又惹老三生氣了?他臉色可不是很好看啊!」說著直起腰身。

唐婉婉直接翻了個白眼送個他。

「我哪有那種本事,惹他生氣! 純狼總裁:小妻子你別跑 還有,他帶我過來幹嘛?」到現在也想不清楚他帶自己回來幹嘛!

聽到她說的,顧茂豐忍不住笑了出來,看來她還不知道自己惹人生氣的本事有多厲害!

帶著笑意看著她說道,「老三沒告訴你今天是我們家庭聚會?老爺子跟我爸媽都想見見他哪位神秘人,看你這架勢,感情你這是被強擼過來的? 妖女亂國

『家庭聚會』四個字讓唐婉婉傻眼了,弄了半天自己被他拉過來做擋箭牌?心裡那個不爽! 顧茂豐看著她臉上的那小表情,變來變去的,顯然是不樂意,現在這種情況有那麼點意思了。

挑眉盯著她說道,「走,進去吧!」

這個時候如果老爺子他們看到就老三一個人進去,估計得心裡涼半截。

一聽說要進去,唐婉婉又生了退縮的心。

「你說如果這個時候我跑了,會怎麼樣?」語氣中帶著試探。

聽到她問的,顧茂豐審視了一下她,看著她那架勢,是想離開又不敢離開,顯然是害怕老三…….,抬手帶著不明笑意摸著下巴。

見他如此,唐婉婉忍不住露出一個嫌棄的眼神,這貨跟顧靖修兩個人真是親兄弟?真是不免讓人懷疑,顧靖修人冷,話少,整個人透著一股子帝王般禁慾氣息,眼前這貨,簡直就是一個話癆,看誰都是自來熟。

「你知不知道你現在的樣子看起來有多猥瑣。」

她的話讓顧茂豐……,活到這把年紀,還是第一次聽人說自己猥瑣!還是不逗她了,人都被老三強擼到這裡了,等一下因為自己把她嚇跑了,那就不好玩了!

清了一下喉嚨,一本正經的看著她說道,「要不這樣,你看我去喊老三出來接你進去怎麼樣?」

聽到他說的,唐婉婉整個人跟泄氣的皮球一樣,頓時焉了,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廟,算了,自己認了!但自己這樣一個人進去又算什麼?

輕嘆了口氣,看著他試探的問道,「你家人應該很好相處的吧?」

看著她局促不安的樣子,顧茂豐別有深意的笑了一下

「好不好相處,等一下你進去就知道了,走吧!」

顧家客廳內,一大家子坐在那裡等的脖子都長了,都一副望眼欲穿的樣子,當看到只有顧靖修一個人進來時,熱鬧的客廳頓時客廳安靜了下來。

老爺子撇了一眼空蕩蕩的門口,開口說了句。「回來啦!」聲音中透著一股子滄桑。

顧靖修微朝他點了一下頭,走到沙發處,在沙發上坐了下來。

幾度楊雪梅想張口問,但又忍了下來,老二不是拍著胸脯說老三會帶人回來嗎?這倒好,空歡喜一場、心裡別提多不是滋味了!

這個時候顧茂豐帶著唐婉婉出現在客廳,兩人並肩走在一起,先發現兩人的是林靜。

妖邪總裁迷糊小養女 「這是二叔的女朋友?」開口說話的是林靜,眼神中露出少許驚訝。

她話引起眾人的注意,在場的目光齊刷刷的看了過去,什麼情況,老三沒帶回來,老二倒是帶回來一個?

顧靖修深邃漆黑的目光看著並肩走進來的兩個人,雙眸中透著一股子冷意。 見齊刷刷的目光同時看向這裡,顧茂豐無法忽視掉老三那鋒利的眼神,突然有點好奇想看看他能忍多久。

一臉痞笑的說道,「怎麼樣?我們兩個站在一起是不是特別般配?」說著抬起胳膊勾上唐婉婉的肩膀。

客廳內一陣寂靜…….

然而面對著顧家那一大家子眾多目光,此刻唐婉婉有種想掉頭就走的衝動,不是沒有察覺到顧靖修那冰冷沒有溫度的眼神,緊張的不由的伸手抓住了顧茂豐的衣服。

面對著這樣的場面,顧茂豐也察覺到了身邊唐婉婉的不安,但絲毫沒打算結束這個玩笑,板起臉。

「幹嘛?你們這是不歡迎?不歡迎我帶她走啦?」

聽到他的話,楊雪梅反應過來,瞪了一眼自己兒子,每次都是這樣半吊子!

「你倒是快帶她進來坐啊!別站在那裡愣著了!」說著目光中含著一絲笑容看向那個在商場才見過面沒多久的唐婉婉。

對視上顧夫人笑臉迎人的目光,心裡稍微放鬆了點,看來她應該不會跟自己計較商場發生的事情了,只不過是顧茂豐這傻缺到底想幹嘛!

微仰著臉,薄唇微微開啟,用這僅有兩個人能聽到的音量問道,「你要幹嘛?」

聽到她問的,顧茂豐臉上的笑容不減的應道。

「我當然是在幫你啊!」

不等她反駁,攔著她肩膀走了過去,單手插在西褲口袋裡,搭在唐婉婉肩膀上的胳膊收了回來,開始幫她做介紹。

「爺爺,這是唐婉婉,」說著目光看著唐婉婉。

「這是我爺爺,這是我爸。」

唐婉婉看著一臉威嚴坐在沙發上的老爺子,帶著淺笑問候道,「爺爺好,伯父好~」

此刻內心簡直要抓狂了,自己為什麼要做這些?為什麼!真是尷尬的要瘋了?顧茂豐這個傻缺到底想幹嘛!

然而到了楊雪梅那裡,顧茂豐一臉正色道。

「媽,你不是準備好了禮物?來,拿出來吧!」說著伸出手一副要禮物的姿態、

見老二這幅架勢,楊雪梅始終保持著淡淡的微笑。

「嗯!我好像忘在卧室了。」

她這話一出,顧茂豐立馬察覺到這裡面肯定有事!看來這個玩笑不能再開下去了,只不過現在老三也不發話!真搞不懂他到底在想什麼!

「你要是再不發話,人可真要被誤會成是我的了!」說著目光看向冷著臉一言不發的顧靖修。

這突來的反轉讓在場的人一臉茫然、

顧靖修直接忽略了大家投過來一探究竟的目光,深邃漆黑的雙眸緊緊鎖定這唐婉婉。

「過來。」富有磁性的聲音中隱藏著一股怒意。 從剛才進門她跟老二的一舉一動都落入眼底,不得不承認他們兩個的互動,刺痛了自己的眼睛!

面對著這樣的顧靖修,唐婉婉覺得自己小心肝都被嚇的一顫,早晚要被他嚇出心臟病來!自己也是有脾氣的好不好!雖然是這麼想的,但還是低眉順眼的走到了他身邊,

偷偷瞪了一眼顧茂豐,都是這傻缺害得!

冷戾少爺的囚妻 面對唐婉婉透過來的眼神,顧茂豐露出一個無辜的表情,聳了一下肩膀坐了下來,本來就是想看看老三反應,那知道竟然還動怒了!

客廳異常的安靜,顯然還沒辦法從這突然的轉變中反應過來。

顧茂卿見她略顯拘束,緩和氣氛道。

「唐小姐請坐。」富有磁性的聲音中透著一絲儒雅。

唐婉婉順著聲音看了過去,看著那個跟顧靖修有著幾分相似的英俊硬朗的五官,但氣質卻是截然不同,按照年齡上的判斷,這位應該是顧靖修的大哥了!看著真讓人舒服!沖他露出一絲微笑,然後在顧茂靖修邊坐了下來。

楊雪梅看到這裡徹底蒙了,這個唐婉婉的性格自己已經見識過了,如果說老二找個這麼樣性格的,也沒覺得有什麼不正常,可人竟然是老三帶來的,按照老三的冷性子,還有非常挑剔的性格,這還真是有點匪夷所思,該不會是老三為了應付,才帶她來的吧?

想到這裡目光看向老三,看著他冷冰冰沒有任何溫度的眼神,更加覺得自己的想法真有可能存在,挑了一下眉尾,目光看向唐婉婉。

「婉婉,喝茶,」聲音中透著柔和。

聽到她說的,唐婉婉看著她慈眉言笑,那天的事情像是沒發生過一樣,這下鬆了一大口氣,手心裡剛緊張的冒出了細汗。

「謝謝,伯母。」說著伸手端起桌子上的茶杯抿了一口茶。

完全沒有意識到手中的那杯茶是顧靖修的,然而當放下茶杯時,唐婉婉見幾雙眼睛同時盯著自己,不明白自己哪裡是不是做錯了,目光帶著一絲求救信息瞥向身邊的顧靖修。

然而,顧靖修連個餘光都沒有給自己,……..被他帶過來當擋箭牌,他難道就不能給自己個好臉色嗎?天知道自己此刻有多拘束?多放不開嗎?他倒好,跟沒他事一樣。

楊雪梅收回目光,臉上始終保持著淡淡的笑容看著唐婉婉。

「婉婉,喜歡吃什麼?我去廚房幫你親手做幾道菜!」說著站了起來。

見她用意如此明顯,唐婉婉感覺自己真是憋屈的慌,伸手偷偷的在顧靖修的腰上使勁的掐了一下!帶著笑容看著楊雪梅。

「阿姨,我幫您吧!」說著起身站了起來。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太多了!接下來迎接自己的恐怕是一場硬仗!跟著她去了廚房。 顧靖修餘光撇了一眼她離開的背影,腰間剛被她掐過的地方微微泛著一絲痛意,她膽子還真是越來越大了!

進了廚房后的唐婉婉一刻也沒有停下來過,一度懷疑自己的腰已經不是自己的了!之前真是想的太過天真了!這簡直就是赤裸裸的報復啊!顧靖修那個混蛋,幹嘛要帶自己來他家!

楊雪梅倒是有點被這個眼前的唐婉婉驚到了,甚至有點懷疑這個跟自己在商場見到的那個人是否是同一個人,本以為她會是十指不沾陽春水的那種,卻不曾想做起菜來卻是有模有樣,一點也不含糊,重要的是味道還不錯。

打從她進廚房后,把兩個早飯的阿姨支開給她打下手,她就沒停過,不得不說,她還是可圈可點的!只不過老三跟她的關係到底是真是假,看來還得再試探一下!

臨近六點時,飯菜陸陸續續擺上桌,顧茂豐走到餐桌前看著菜色,再回頭看了一眼正在陪老爺子下棋的老三,難怪他難么淡定!感情唐二傻子還是有兩把刷子的!

走了過去觀望了一下棋盤,然後看了一眼正在削蘋果的林靜。

「大嫂,你趕緊去拿急救箱過去一趟廚房,剛說是唐小姐切到了手指!」說著餘光偷偷瞟了一眼老三。

然而捕捉到他正準備落棋的手頓了一下,隨後才落的棋子,看到這裡偷偷的笑了一下。

毫不知情的林靜馬上放下手中的水果刀,開口應道。

「好,我這就去!」

老爺子抬起眼皮子看了一眼顧靖修。

「讓老大來,你去看看,嚴不嚴重!」

聽到老爺子的話,顧靖修點了一下頭,起身邁著矯健的步伐超廚房走去,來到廚房,見平時做飯的兩個人此刻無所事事的交頭接耳的不知道說什麼。

目光看到那個纖細的背影,身上系著圍裙正背對著自己低著頭像是在切菜,手都受傷了,為什麼她還在做這些?看到這裡臉色冷了幾分,鄒著眉頭,走上前從背後一把抓住她手腕。

正入神的唐婉婉被他的舉動嚇的輕叫了一聲,意識到身後緊貼著自己的人是顧靖修時,呼出一口氣,翻了白眼,隱忍著情緒。

「你幹嘛?」語氣中帶著濃濃的不滿!

顧靖修沒有理會她問的,抓起她另外一隻手看了看,皙白纖細的手指除了泛紅之外,完好無損。

透過背影看,顧靖修緊緊將唐婉婉圈在懷裡,兩人緊緊挨在一起,親密無間。

只是出去不到五分鐘再回來的楊雪梅看到眼前這一幕,從來也沒有見過老三跟那個女人這麼親密…… 林靜拎著醫藥箱過來,被楊雪梅攔在門口,拉住她往外面走去。

「媽,你拉我到這裡幹嘛?」

看到剛才那種情況,楊雪梅保養的十分好的臉上露出一絲為難之色,欲言又止,不知道該怎麼跟她說這件事,看著她拎著藥箱。

「你拿著這個幹嘛?」

被她問的林靜一臉茫然。

「剛,二叔說唐小姐切到手了!讓我拿藥箱過來的啊!」

聽到她這麼一說,難怪老三會出現廚房!透過剛才看到的,可以完全百分百確定唐婉婉跟老三的關係了!此刻,還真是真是非常後悔那麼對唐婉婉了!

看著她說道「我好像對老三的對象做的有點過了!」語氣中帶著一絲自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