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跟她沒發什麼吧?」葉小可直勾勾的望著林塵。

「你想多了,當初傾月跟妹妹在她的宗門待過一段時間,她是一宗之主。」

林塵說道。

「還是個女宗主啊…你喜歡女宗主不?」

葉小可眨了眨眼睛。

「我喜歡你妹!」林塵沒好氣道,這都能瞎扯。

「我妹?嘿嘿…你別說,我還真有個妹妹,也就是二娘生的…嘿嘿…你竟然喜歡我妹,天吶…那可是有違常理,是要被人說閑話的。」葉小可。

「!!!」

林塵懶得說什麼了。



之後的一段時間裡。

林塵幾人就閑聊著。

另一邊虛空里。

林族武聖攜帶帝器,視察虛空!

最終,發現遙遠天域有一頭鳳凰飛掠,鳳凰的背上有一些人。

「葉小可!」 婚然心動:大牌老公劫個色 沉魚落雁的美人,眼神閃爍,隨即以帝器,迅速向那遙遠的天域掠去。



過去三天時間。

林塵幾人還在路途中,鳳凰的速度很快,每個呼吸時間已經飛越了相當於整個神風大陸。

可,大陸與大陸之間的距離太過遙遠,尤其是,葉宮離神風大陸最為遙遠。

「看這樣子,還有很長的一段距離。」

林塵說道。

「也快了,最多十幾天吧。」

葉小可說道。

林塵輕點頭。

轟!

忽然,有一道浩瀚帝威從遠處以光速般的速度襲來,帝威降臨時,正飛掠的鳳凰停止身形,一雙丹鳳眼凝視。

葉小可張望過去,見有一名美麗的青衫女子時,臉色一沉。

「林靜!你想幹什麼!」

葉小可凝望著她,冰冷道。

「幹什麼?還要我多問?」林靜的身形出現在了幾人的面前不遠處。

身姿高挑,一襲青衫,穿的簡簡單單,不施粉黛,即便如此,依然美麗動人。

肌膚如雪,眼睛稍微一掃,便能感覺出肌膚的柔嫩,滑膩。

她美眸掃視一眼諸人,最終將目光定格在林塵的身上,林塵…長的與她爹爹有幾分相似之處。

「我是林靜,你姐姐。」

林靜淡淡開口,就像是鄰居家的小姐姐一般。

「林塵。」林塵望著她。

「跟我回族吧。」林靜微笑。

「林塵是我親哥,是葉族子嗣,為什麼要跟你回林族?」葉小可不爽道。

「他前生是葉族子嗣,今生是林族子嗣,前世是前世的事,今生是今生的事。」

林靜淡淡回道。

「切,總之,林塵只能回葉族!」

葉小可對腳下的鳳凰說道:「走!」

蜜愛腹黑老公 鳳凰渾身綻放出一股帝源力量,它不是大帝,但擁有帝源,一樣能綻放出大帝的幾分力量。

「執意如此,那別怪我不客氣了。」

林靜神色平靜,手持雷霆帝劍,帝劍纏繞著耀眼的雷光,隨後,猛然向著鳳凰刺出一劍,這一劍,宛如將世間所有的雷電全部聚集在一處,向著鳳凰刺去。

風凰發出嘹亮的鳴叫聲,一股恐怖的力量猛然從口中噴出,這是火,三昧真火!

加上帝源的力量,噴涌而出。



三昧真火與雷霆之劍碰撞,中間區域,空間瞬間崩碎,宛如玻璃一般,出現了許多裂紋,最後,崩的支離破碎。

兩方雖交手,不過葉小可幾人並沒有受到波及。

林塵皺眉,對葉小可問道:「能不能不打?」

「不打的話,你就要回林族了。」葉小可。

林塵頭疼。

沒過多久。

方圓萬里的空間全部崩碎,下方的山脈大河,也被恐怖的力量震得稀巴碎。

忽然。

天地震蕩,有一股極強的空間亂流風暴,從四面八方席捲而來。

「不好!空間亂流!」葉小可雙眸一凝,對林靜跟鳳凰沉聲道:「快停手!」

但,林靜跟鳳凰並未停手。

一生一世,黑白影畫 對於林靜而言,亂流風暴來了,她有五成的希望趁機帶走林塵。

對於鳳凰而言,同樣有五成的希望帶走林塵。 ?恐怖的力量在綻放,亂流風暴從四面八方席捲而來,宛如世界到了末日一般,恐怖無比。

在空間亂流風暴即將席捲到林塵幾人時,鳳凰長嘯一聲,嘹亮的聲音響徹方圓萬里,一股極其強橫的幽黃火焰包裹著林塵幾人,隨即,將幾人扔出亂流風暴之外。

風凰動用最強力量死死的纏住林靜,林靜眼神閃爍寒光,雷霆帝劍猛然刺出,咔嚓,砰噠,空間被恐怖的力量撕裂,直向鳳凰的身軀破去。

風凰噴涌幽黃的火焰,宛如山一般大的火焰能量球,爆發而出。

嘭!

虛空炸裂、恐怖的餘波席捲方圓萬里,掀起了恐怖的漣漪。

另一邊。

葉小可凝聚最強聖力護住林塵幾人,但,前方的亂流風暴太過兇猛,宛如無盡的刀刀劍劍,破空而來。

葉小可雙眸一凝,嬌喝一聲,燃燒血脈之力,讓自身的力量超過了聖境!

嘭!

林塵幾人瞳孔一縮,有一道巨大的亂流漩渦席捲而來,速度快入閃電,嘭的一聲,林塵幾人進入了亂流漩渦之中。

半個月後。

一處巍峨聳立的山峰上,那裡有一座茅草屋,茅草屋很簡陋,簡陋的只有鍋碗瓢盆,以及一張床。

床上,林塵躺在那裡,身上穿著粗布麻衣,明顯是被人換過了。

過了許久。

林塵的手指頭微微扯動,眼睛緩緩睜開,朦朧的視線里,都很陌生。

「這是哪裡」

林塵勉強半坐起來,甩了甩頭,讓自己更加清明,他看了看身上的衣裳以及周圍簡陋的裝飾。

「當時有空間亂流漩渦,然後就昏迷了。」林塵皺眉,他查探自身,發現修為還在,心中鬆了口氣。

他最怕的就是自己又重生了,那樣的話,又要重新修鍊了。

林塵下床,慢吞吞的走出房間,房間外,入眼的是巍峨的山峰,四周有燎煙生起。

山村。

這樣的地方,就是山村了。

「你醒啦。」

清脆動聽的聲音在林塵耳邊響起,林塵目光望向不遠處。

有一名身著粗布麻衣,不施粉黛,但收拾的乾乾淨淨,精緻的少女走來,

「是你救了我?」林塵望著少女。

少女只是普通人,沒有一絲修為。

「嗯,我看到你昏迷在山上,我就將你帶回來了,你是犯了大罪,還是被人陷害,才被扔進了這個地方?」許瑤眨眼問道。

「大罪?被人陷害?」林塵搖了搖頭說道:「我是被亂流卷到這個地方的。」

許瑤吃驚道:「亂流卷到這裡來的?」

「嗯。」林塵點頭,問道:「這裡是什麼地方?」

「這裡是罪惡之城,祖上犯過大罪,或者十惡不赦的人才會出現在這裡。」許瑤說道。

「罪惡之城?」林塵很迷糊,有一點他能肯定,這裡絕對不是神風大陸。

「這裡是哪個大陸?」林塵問道。

許瑤眨了眨眼睛,打量著林塵,這不會是腦袋出問題了吧?連這裡的大陸叫什麼都不知道。

許瑤說道:「光明大陸。」

「光明大陸」林塵挑眉,問道:「這大陸的最強者,是不是光明女帝?」

「嗯嗯。」許瑤點頭。

「!!!」林塵無語,他竟然被亂流卷到了光明大陸,他從柳青璇那裡看過九界的分布圖。

光明大陸離神風大陸的距離很遠,亂流風暴應該是將他卷在附近的大陸啊。

為什麼是光明大陸?

林塵想不通,也沒再想,在這個地方,他也能慢慢修鍊。

反正實力提升上去就行,等過段時間,葉族跟林族會派人找他的。

林塵望著許瑤,許瑤只是普通人,並未踏入修行,讓他疑惑。

「為什麼你不修行?」林塵疑惑道。

「這裡的人都不能修行,因為這裡是罪惡之城,祖上犯過罪,連帶後代子嗣都是不能修行的,若是修行,就會被殺。」

許瑤解釋道。

林塵眉頭挑著,說道:「禍不及親,這樣一刀切,未免太過分了吧。」

許瑤微笑道:「這個世界就是這樣,誰拳頭硬誰就有控制權,強者制定的世界規則,我們只能逆來順受。」

林塵多看了一眼許瑤,這是生活讓許瑤在這麼小的年紀就懂了許多。

「聽你的意思,這裡應該是個囚籠,有沒有辦法從這個囚籠出去?」林塵想趕緊離開這樣的地方,他要前往武道層次高的地方,這樣有助於他修行。

「有。」許瑤說道:「這裡是罪惡之城,實際上這裡的人都是奴隸,也是商品,若外界的人看上了我們這裡的姑娘,就能將我們這些姑娘帶出去,至於男的嘛,看有沒有富家千金願意購買男奴了。」

林塵不語。

簡單的幾句話,他聽明白了。

罪惡之城,就是奴隸!

這裡的人,是整個世界最低賤的人,低賤到可以讓人隨便買賣。

「罪惡之城外面的人,都是什麼境界?」林塵問道。

「最高是武師。」許瑤說道。

「武師?」 一世婚寵:君少的叛妻 林塵嘴角微微揚起,這樣的境界,他隨便流露一絲氣息就能碾碎。

「過幾天,我帶你出去。」

林塵對許瑤說道。

許瑤輕搖了搖頭,笑著拒絕:「我習慣這種平淡的生活了,不想到外面。」

「到了外面,你就能修鍊,壽命也能增長,總比在這裡等死強吧?」林塵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