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幹嘛?」蘇紫萱看著樂天。

「洗澡啊。」樂天回答。

「你幹嘛要和我在同一間浴室?」蘇紫萱質問。

「你是不是以為這個臭味很容易祛除?要是沒有人幫忙,你自己洗一天也洗不完。」樂天哼了一聲。

蘇紫萱一愣,這傢伙……

仔細地想了想,她也就放棄了,自己的身體對這貨而言,還有什麼秘密可言?

樂天找了半天才找到熱水的閥門,他直接就打開了。

浴室裡面慢慢的飄起了白色的水汽。

兩個人脫掉了雨衣,樂天看了看,直接將雨衣扔進了浴池內。

「幹嘛?」

蘇紫萱捂著胸口,她紅著臉看著樂天。

「先別急著下水,我先給你處理一下,你記住了……一會按照同樣的辦法給我處理一下。」樂天說道。

蘇紫萱點點頭。

樂天打開了一瓶乳液,這是一種帶著清淡花香的粉色液體,樂天聞了聞,感覺還不錯。

樂天在自己脫下來的衣服口袋裡翻出了十幾片柳葉,他將這些柳葉依次擺放在搓澡床的周圍,蘇紫萱看了看,這是擺了個什麼東西?

看起來怎麼像一條小船?

「躺上來!這些柳葉千萬不要碰到。」樂天提醒道。

蘇紫萱趴在了床上,樂天開始在她的身上吐沫那些乳液,背後大腿這些地方都塗抹了一遍,然後他開始大力的揉搓。

蘇紫萱居然還覺得蠻舒服的……

樂天也沒客氣,除了裡面,外面都仔仔細細的搓了一遍,給蘇紫萱搓的面紅耳赤……

「翻過來。」樂天說道。

蘇紫萱慢慢的翻過身,剛剛她都差點來感覺了……

「記住步驟了沒有?喂……瞎想什麼呢?」樂天用手在蘇紫萱眼前晃了晃。 蘇紫萱回過神,她看了看樂天的眼睛,這個傢伙的眼神倒還是蠻正常的,也看不出有什麼猥瑣的神色,但是……這傢伙的身體倒是誠實的表達了他的真實意念!

蘇紫萱真的是臉紅了,她居然沒忍得住喊了出來……

呻吟剛剛出口,她就愣住了,自己居然也會發出這樣的聲音?

樂天的手也抖了一下……

他小心的看了看蘇紫萱,這女人不會突然暴起將他吃了吧?

「咳咳……你忍一忍,我給你唱首歌吧。」樂天說道。

蘇紫萱奇怪的看著樂天,這傢伙……這都什麼時候了,還唱歌?

「南無喝羅怛那哆羅夜耶!南無阿唎耶婆盧羯帝爍缽羅耶菩提薩埵婆耶……」

樂天用一種奇怪的音調慢慢地唱著。

蘇紫萱驚訝的睜大眼睛,她聽過這個調調,這不就是大悲咒嗎?

樂天足足唱了三遍,蘇紫萱奇怪的發現這個東西聽著聽著,還真的是將自己馬上要燃起的慾望給壓了下去。

「好了!」樂天收手。

現在的蘇紫萱全身都是黏黏滑滑的浴液,她奇怪的看了看自己。

「先這樣浸一會,一會再用水衝掉,剛剛我給你做的你都記住了嗎?」樂天看著蘇紫萱。

蘇紫萱點點頭,其實也沒有什麼需要記的東西,無非就是大力的揉遍全身罷了。

樂天趴在搓澡床上,蘇紫萱猶豫了一下,終於下手了。

「喔……輕點輕點!」

樂天鬼叫。

蘇紫萱手勁那可不是開玩笑的。

「不行!你不是說了,要和你做的一樣?」蘇紫萱拒絕。

好在還有那些浴液做潤滑,否則樂天估計自己能痛的暈過去。

「我說……你昨晚為什麼那麼奇怪?而且還那麼厲害!」蘇紫萱問道。

反正閑著也是閑著,聊聊天也可以緩解一些尷尬。

「我很厲害嗎?」樂天反問。

蘇紫萱稍微放鬆了一下力氣,樂天終於也鬆了口氣。

「你沒發現嗎?你在對付那個胖子的時候,太勇猛了。」蘇紫萱點點頭。

「唔……可能是術有專攻吧?」樂天回答。

蘇紫萱想了想,倒也是這個道理……

「我總感覺你這個人還有許多的秘密……」她說道。

「唔……秘密誰還沒有一點?」樂天舒服的嘆了口氣。

蘇紫萱的手勁一旦適應之後,樂天就開始享受了,畢竟這也算是另類的按摩了。

「我能不能知道你的秘密?」蘇紫萱問了一句。

樂天沒吭聲。

蘇紫萱突然感覺自己有點尷尬……

「可以倒是可以……不過現在還不是時候,我的秘密有些驚世駭俗,我覺得我們的當務之急應該是發展我們倆的關係。」樂天說道。

「為什麼?」

蘇紫萱已經揉到了樂天的屁股上,這還是她第一次這麼光明正大的摸一個男人的私密之處。

「我的秘密只有我的女人才能知道……」樂天回答。

蘇紫萱無語。

這傢伙這明明是挖了一個坑等著自己跳嘛。

「啪!」

她狠狠的拍了一下樂天的屁股,樂天一聲怪叫。

「不說就不說……我還不稀罕知道呢。」她哼了一聲。

看到樂天一點反應都沒有,蘇紫萱也是無奈了,這傢伙的秘密她其實好奇的要死,特別是昨晚這傢伙的表現還那麼的奇怪呢。

「好了,翻身。」蘇紫萱說道。

樂天慢慢的翻了過來,他看著蘇紫萱的眼睛。

蘇紫萱居然有點不好意思了,她咽了口口水,倒了一些浴液繼續給樂天揉身體。

可以看得出來經過她的揉捏,樂天的身上居然滲出了一些涼涼的霧氣,蘇紫萱已經知道這就是所謂的怨氣了。

「你將來想找什麼樣的男人?」樂天突然開口。

「沒想過。」蘇紫萱搖搖頭。

「現在想想。」樂天突然吸了口氣。

因為蘇紫萱的小手已經摸到了極關緊要的地方……

看起來這隻小手沒有馬上離開的打算,樂天情不自禁的打了個哆嗦……

太特么刺激了。

「我將來的男人嘛……我倒是不希望他多有錢,但是他一定要對我好。」蘇紫萱想了想。

「我對你也很好啊。」樂天吸著冷氣。

強忍著這一陣陣的刺激。

蘇紫萱的心裡其實也在打鼓,這傢伙……本錢可真大!

「你對我很好?我怎麼沒看出來?」她哼了一聲。

看到樂天滿臉通紅的樣子,蘇紫萱倒覺得有點好玩,她慢慢往下揉著。

「我將來的男人還要不嫌棄我是個警察,要忍受我好多天不回家,還要能壓得住我的脾氣。」蘇紫萱說道。

樂天翻了個白眼,這女人有點貪心了。

「他最好有一個固定的工作,不要不務正業……」蘇紫萱說到這還特意的看了看樂天。

「算命也是一種正當工作好不好?」樂天瞪著她。

「算命在大部分人的眼裡等同於騙子好吧!」蘇紫萱撇了撇嘴。

樂天無語。

他剛剛要反駁,浴室包間的門突然被人踹開了,幾個男人猛地沖了進來。

「就是他!我都說了上午不營業,他還強往裡面闖……還把我打暈了。」那個保安指著樂天呵斥。

孫浩南也是滿臉怒火的衝進來,這特么是誰吃了熊心豹子膽敢來自己這裡撒野?

等他衝進來一看,一個女人正在「伺候」這一個男人,他看了看這個女人。

蘇紫萱他還是認識的,畢竟是警局的的隊長……

「蘇隊……你……你這是什麼意思?」孫浩南簡直是莫名其妙了。

蘇紫萱的臉紅的不能看了,她急急忙忙的用浴巾擋著自己的身體,現在她能說什麼?

「滾!」

趴著的男人反倒是發話了。

孫浩南一愣,這個聲音……

他往前走了一步,仔細地看了看。

「靠!樂天兄弟……你這是……」孫浩南簡直是莫名其妙了。

這是哪出跟哪出啊?

一個大仙居然在和一個女警察在洗鴛鴦浴?

這特么太陽是要從西面出來了吧?

「快讓他們出去……」

蘇紫萱頭都不敢抬了,這可真的是要羞死人了。

「別特么廢話了!先帶著你的人出去!等一會我再和你說……」

樂天坐起身來,不斷地使著眼色。

孫浩南一看,急急忙忙的招呼自己的人出去,很明顯,這次的事件是一次烏龍事件…… 看到囡子,我就想到當年自己也是跟着方大師東奔西跑的,看着人家那些小孩兒上學自己也是羨慕極了。所以現在,我很能理解囡子的心情。

算了算時間,到下半年上學也就只有兩三個月的時間了,希望這段時間裏,李隊長他們能夠把這事情辦妥。還有,就在楊家墳的事情,也得儘快搞清楚。

雖然現在囡子媽媽已經同意了她戶口跟上學的事情,但是最重要的一點還沒有弄好,就是名字。沒有名字,是沒辦法上戶口本上的,但是現在囡子跟她媽媽之前的關係,確實不太適合見面。要是把囡子單獨放在鋪子裏,我又不太放心。所以,這事兒還是得等方大師回來,讓他看着囡子,我再去跟囡子媽媽商量這件事。

可是方大師不知道怎麼回事兒,這一走就是好幾天毫無音訊。發短信不回打電話關機,如果不是真的方大師有真本事,還以爲他在那邊出了什麼事兒,不過就是現在這樣,也是讓我跟李隊長那邊也夠擔心的了。

接下來的好幾天時間裏,方大師沒有回來,李隊長也沒有找過來,也沒有聽說過紙人出沒和有人死去。證件事兒,好像變得銷聲匿跡了一般。

那個大紅棺材,被李隊長不知道送到哪兒去了,上面的那些符號到底是什麼意思,到現在爲止我還是不知道。而且,棺材裏面被帶走的到底是什麼東西,也不知道。

這幾天時間裏,囡子越發的對電視感興趣了,就好像上學了之後就不能看電視了一般。而我則是繼續研究範老頭給我留下來的那幾本書。這幾本書,剛開始看的時候十分的枯燥,可是越研究下去越發覺得有意思。很多的東西,都能夠得到驗證。

書中還有很多的陣法和風水方面的事情,偶爾我也會帶着囡子出去附近實踐一下,看看書上講的到底是不是真的。囡子每到這個時候,都會很幽怨的看着我,因爲帶她去就得讓她畫很多張畫,還有就是看不成她喜歡看的電視了。

就這樣過了將近半個多月,方大師在某個半夜渾身狼狽的敲響了我那個鋪子的門。

大半夜的我本來還想抱怨幾句,但是聽到是方大師的聲音之後,我心裏一驚,連忙去給他開門。沒想到的是,門剛打開,方大師直接就撲到在了地上,把我也嚇得不輕。趕緊把方大師扶起來放到牀上去,然後準備打電話叫救護車。

“葉子,我身上這上去醫院沒用。你房子裏有糯米嗎,給我找點勝糯米來。”方大師躺在牀上有些虛弱的說道。

“有,我這就去弄。”聽到方大師要糯米,我就差不多知道方大師遇見什麼麻煩了,估計身上的傷都是被殭屍抓傷的。殭屍的屍毒,可是非常難纏的,一不小心,很有可能到最後自己也變成殭屍。

鋪子裏還真的有糯米,不過年代久遠,還是範老頭活着的時候買了一袋子,這些年根本就沒有用到過。所以,差不多有五六年的時間了。我直接弄了滿滿一碗糯米,給方大師斷了過去。

方大師的兩隻手都已經變得烏青,有些擡不起來,就讓我趕緊把糯米先給他弄到傷口上。看到方大師脫了衣服之後,身上那幾個血洞,有種觸目驚心的感覺,我整個人都在打顫。整個抓了一把糯米,直接就給方大師按在了那個傷口上。

緊接着就聽見方大師一聲慘叫,那糯米竟然有一種燒焦的味道散發出來。再看向那糯米,整個都變成了黑色。

“葉子,你還是處男吧?”正在我繼續給方大師把糯米往胳膊上按的時候,方大師的這話讓我也是有些莫名其妙。

“別告訴我你不是啊,是的話,再去弄一碗來,糯米用童子尿泡好,然後貼到傷口上。”方大師整個人的臉已經變得有些蒼白。剛纔的兩下,讓他承受了很大的痛苦。看着我好一會兒沒有反應過來,直接就一腳朝着我踢了過來,讓我趕緊去弄。

我轉過身直接朝着廚房走起,然後端着那用童子尿泡着的糯米走進了房間當中。方大師二話沒說,直接就伸手進碗裏抓了一把按在了自己的胳膊上。緊接着我就看見,那糯米竟然在冒煙,而方大師原本身上的血洞,也在慢慢的結痂。

差不多十幾分鍾之後,方大師才把左右兩個胳膊上的血洞都弄好。然後轉過身來朝着我罵了一句:“你小子也不長點眼色,還不趕緊去給我倒點水洗手,呸呸呸,臭死了。你小子,該吃點下火藥了。”

等一切弄完之後,天都快亮了。看到方大師這慘樣,我也沒有讓他給我講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還是讓他先休息爲好。

第二天早上十點多鐘我才醒來,但是我想來之後發現方大師還在睡着而且身上好像在發燒。看到這種情況,我就知道不能夠再拖下去,趕緊打電話讓李隊長過來,順便也叫了救護車。

我跟李隊長一起把方大師送到了醫院那邊,方大師依舊沒有醒過來。

把昨天晚上所有的事情都給李隊長說了一遍之後,李隊長整個人也變得有些擔憂起來。要知道,那可是殭屍,如果殭屍出現在市區的話,不僅僅會帶來恐慌,更是會致命的。因此,必須得提高警惕。

“囡子,你看方大師身上,有沒有別的東西?”等李隊長走後,我轉身朝着身後的囡子問道。

囡子想了好半天之後,朝着我搖了搖頭,示意方大師別的問題。這也讓我鬆了一口氣,如果真的只是殭屍造成的傷口的話,之前的處理已經差不多了。現在接下來,在醫院裏治療處理幾天,應該就能夠完全好起來。

到了下午的時候,方大師才醒轉過來。看着他睜開眼睛還能夠認得我跟囡子還有李隊長,我們才終於鬆了一口氣。

“方大師,你這次是怎麼弄的啊?碰上硬茬了?”我有些好奇的朝着他問道。

之前聽說他跟那幾個人一起走了,應該是去他們的老家,可是隻不過是調查情況而已,怎麼還調查出來個殭屍了。而且,就連方大師那麼厲害的身手,都已經成了這幅模樣。那麼其他人現在成了什麼模樣。

“屁的個硬茬子,還不是讓我給解決了。”方大師開始說完話開始顯擺了起來,就說自己當時跟那個殭屍大戰時候有多麼英勇,經過不懈努力,終於把黑驢蹄子塞進了殭屍嘴裏,然後用那半截斷刀爆了殭屍的頭。

可是說來說去,不管我怎麼問那殭屍怎麼出來的,他都不回答。就連我問他去那幾個人老家有什麼收穫,他也不回到。

“葉子,這事兒跟你沒關係了,回去好好看書複習,過兩天我照看囡子,你再去那邊一趟問問給囡子取個啥名字好。”方大師說完話之後,就擺了擺手,讓我帶着囡子回去。看那架勢,好像有話要跟李隊長說,我站在那邊礙事兒一般。

不過當我再次看向方大師的時候,他的眼神給我示意了一下囡子還在旁邊。

我恍然大悟,並不是因爲我的原因,而是因爲囡子的原因,看來是有些事兒不能夠讓囡子知道。而我現在是囡子的監護人,如果我不走的話,囡子肯定也不走。所以只有把我打發走了,他才能跟李隊長把這事兒說清楚。

我朝他點了點頭,立刻帶着囡子裝作生氣的走出了病房。

其實我很想知道方大師到底發生了什麼,怎麼弄成了這個樣子。但是想起來那天那幾個人說找他們的就是囡子爸爸時候,囡子那過激的反應,就知道今天確實不適合囡子留在那兒,而我自然而然就成了“犧牲品”。

“葉子哥,我想回去看奶奶。”從醫院出來之後,安靜了好一會兒的囡子,轉過頭來可憐楚楚的朝着我說道。

“囡子,可是村子已經進不去了,咱們等以後再去好不好,這件事兒過去了之後,我帶你去看奶奶。”我蹲下來,寵溺的摸了摸囡子的頭,朝着她說道。

“可是,我想奶奶了。那天晚上走的時候,奶奶的棺材,還在院子裏放着沒埋呢。我昨天晚上做夢,奶奶說自己冷。葉子哥,能不能找人去把奶奶埋進祖墳裏啊。”囡子說這話的時候,特別的認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