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幹嘛呢,讓你在一旁看著,沒讓你過來搗亂,聽見沒有。」剛才的中年醫生又過來訓斥。

只見蘇小北指了指難受的青年,一言不發站在一旁看著那中年男子像吃了屎一樣的表情。

下一刻,中年男子大喊道:「放下你們手裡的工作,快過來。」

陸陸續續的人都過來了,將青年抬到了病床上,帶上氧氣罩。

蘇小北就坐在剛才的位置看著他們精彩的表演。

一群人在青年的身邊鼓搗鼓搗這幾個儀器,又查查那個是什麼,這一切的動作在蘇小北的眼中顯得各位的愚蠢和不標準。

半個小時之後,一名女子對著易怒的中年男子說道:

「主任,已經確人他患上了SABD,咱們目前的儀器還無法救助他,我已經給他服用了第一代產品,還是儘早將他送到醫院吧。」

「不行,絕對不能將他送到醫院,別人會更加看不起咱們的。」

中年男子一句話就否決了剛剛女子所說的。

蘇小北實在是聽不下去了,只好向系統爸爸救助。

「叮,推薦宿主兒子購買所有管狀病毒特效藥的藥方。」

藥品介紹:不管你是新的老的,還是大的小的,只要你是管狀病毒,將會被通通推倒。

「購買。」

「叮,宿主兒子就是爽快,購買成功,扣除1000積分。」

……………

蘇小北取出藥方,發現這上面的葯都很常見,實驗室裡面基本上都有有。

只不過還是有兩三種是找不到的,憑藉蘇小北對藥品的熟悉,用了幾種別的葯來替代。

經過了多重加工,藥方上的葯終於被製作出來,一枚小小的綠色藥片。今天有點事,請大家諒解一下,還有,一定要注意通風,出門在外一定要帶口罩,千萬別去人群密集的地方,電影已經延期了,都可以安心渡過這次之後再看。

從外面回來一定要洗手,在湖北的不要出去了。千萬不要不當回事,因為真的很嚴重。

愛你們的少年。對了,可以加一下書友群1007852715

《系統逼我去健身》請假 蘇小北盯著手中的綠色藥片,嘴角不聽發抽搐著。

因為,他並不相信僅憑藉這一枚小藥片就能解決困惑了實驗室的SABD病毒。

不過,蘇小北之前看過的網文都曾說過:「系統出品,必屬精品。」這樣的一句話。

如今,他也沒有別的辦法,所以只好硬著頭皮上去試一試了。

偷偷摸摸的走到的患病青年的臨時病床旁邊,就在蘇小北以為自己沒被人發現的時候。

一聲呵斥傳來:「你在這幹什麼,趕緊出去。」

這個聲音為何如此熟悉,原來還是那個中年男子,真是陰魂不散啊。

不過這次,蘇小北並沒有在意他,因為他相信自己,相信系統,將綠色藥片放入了青年的嘴裡。

然後,中年男子趕來,將他拉到一邊,想要把綠片從青年的嘴裡摳出來,卻發現這一切都無力回天了。

離婚後我爆紅娛樂圈 綠片已經進去,而無處撒氣的中年男子只好將注意打到了蘇小北的身上。

「你剛才給他吃的是什麼?」

「他要是死了誰來負責?」

「你付的了這個責嗎?」

中年男子一秒三題瞬間問懵蘇小北。

而此時他的內心是這樣:「我嘞個去,還有人嘴速竟然能如此之快,這不去當老師都可惜了。」

外面的人終於發現事情的不對,快速的穿好防護罩和進行完紫外還有高溫消毒后,進入到實驗室內。

和蘇小北爭吵的中年大叔正好看見他們進來,馬上換了一副狗腿子的表情,令人十分的噁心,。

「老闆,你怎麼來了,這裡很不安全的。」

「你不用管我,先說說發生了什麼,他為什麼躺在測試病床上。」

凌志沒有將他說的第一句直接忽略了,帶領話題走向正規,避免被有心之人帶偏,防止網友們說我水字數。

於是,中年男子干出來一件特別不要臉的事情,女人聽了流淚,男人聽了拔刀。

「老闆,這個人因為工作太多,太累了,然後有點小感冒,我剛給他吃了感冒藥緩解一下病情的惡劣。

重生名門千金 等他好點之後再送他去醫院查看,然後,他不知道給他吃了一個什麼東西,我擔心吃出事來。」

中年男子指著蘇小北說道。

剛才提出想要送青年去醫院的女子同樣聽見了他們的對話,看著蘇小北的英俊的面孔,跺了跺腳,走了過來。

「我看你明明就是不想讓別人知道他患上了SABD病毒。」

「你給我閉嘴,他明明只是一個小小的感冒。」中年男子制止了女子。

然後他又向凌志說道:「老闆,你別聽他胡說,他就是感冒而已。」

凌志思索了一番,為什麼一個普通的感冒,他說的是防止病情惡化,而且為什麼感冒會使人昏迷。

所以真相只有一個,中年男子在撒謊。

於是,凌志冷哼道:「這一切都是你編的吧,你不想讓我知道他患上了SABD病毒。

因為你怕我責怪你無能,就連自己團隊裡面的人都能感染。

不帶他去醫院是因為怕有心人知道研究團隊患上病毒導致整個團隊身敗名裂。」

凌志看他沒有反駁,那一定是自己說的沒毛病。

於是,他又接著說道:「可是,你想過沒有,如果他要是真的因為你這個決定而死去,這由誰負責?

先不談負責的事情,他要是死了,那才是真正的身敗名裂啊。

到時候就算特效藥研製出來也不會有人買了,自己研究團隊的人患病都死了,這個特效藥買回來幹什麼,當糖豆吃嗎???」

咱們再來談談負責的問題,如果他死了,他的家人勢必會上法院告咱們公司。

到時候,我肯定不會保你,因為這件事你沒有告訴我,同樣我也會告你。

重生之魅眼妖嬈 因為整件事我都不知情,所以,法院一定會判你負這個責,跟我沒有任何關係。」

不得不說,凌志不虧是一個商業高手,就連糊弄人的本令都這麼強。

中年男子已經被他糊弄的心驚膽戰了,頭上不停的向下嘀嗒著汗水。

不過,就當中年男子要張嘴說話的時候。

躺在病床上的青年開口了:「我這是怎麼了,為什麼突然暈了過去。」

然後,中年男子看見他醒了,心裏面立馬不慌了,就死咬他是感冒,能奈我何。

然後,馬上張嘴說道:「老闆,我都說了,他只不過就是一個感冒而已,工作太過於勞累了。

是您神經過敏了,肯定是最近沒有休息好,還是多去休息休息,這裡有我負責就行了。」

撒一個謊,需要無數個謊言來彌補,在撒謊這方面,這個中年男子做的還是比較不錯的。

一口咬死就是感冒,誰也拿他沒有辦法,不過他還是差了一點,誰讓他遇到的是掛壁呢。

蘇小北拿出手機,打開了回憶往事APP,將時間調到剛才他和女子的對話時候,然後將手機遞給了凌志。

…………… 凌志將手機接了過來,仔細的看完之後,又一言不發的將手機還給了蘇小北。

突然,他的臉色變得沉重了起來,令人越來越覺得恐怖。

沉默,是暴風雨來臨前的寧靜。

內心十分害怕的中年男子也不知道蘇小北給他的是什麼。

只好裝作什麼都沒有發生的樣子問道:「怎麼了,能不能把手機給我看看。」

這一愚蠢的舉動差點給蘇小北他們倆樂壞了。

真是活久見,還有犯人想要看自己的犯罪過程的。

難不成是看看自己犯了什麼錯,今後好改正???

蘇小北愣了一會,然後看向了凌志,他們似乎用眼神交流了一番。

貌似,凌志的意思是讓蘇小北給這個中年男子觀摩一番。

於是他將APP打開,然後,用著一種看傻逼的眼神,將手機遞給了中年男子。

一開始,他還納悶蘇小北是不是患上眼病了。

看完之後,才知道自己原來只不過是一個跳樑小丑。

原來,只有他自己不知道自己已經被發現了。

「既然你自己已經看完了,想必就不用我再廢話了吧,是你自己引咎辭職,還是我上告法院呢。」

凌志努力的剋制自己內心怒火,畢竟眼前的這智障也幫助他完成過許多實驗。

哪怕沒有功勞,也還有苦勞,他只好這樣安慰自己。

「老闆,您在給我一次機會吧,我這樣做,也是為了大家好啊。

如果這個消息暴露出去,就更沒有人願意給咱們投資了啊。」

這句話暴露了很多消息,一個實驗人員是怎麼知道公司需要投資的,這就令人很匪夷所思。

「說,你是從哪知道公司需要投資的,我記得從來沒有跟你們說過吧。」

錦繡凰圖:重生侯府嫡女 這就令凌志更加生氣了,冷冷的說道。

蘇小北在一旁看的不亦樂乎,不過,他卻在心底記住了。

以後哪怕自己要開公司,也絕對不要管事,讓手底下處理就好了,亂七八糟的事太多了。

他們還不知道,在不久之後,有一個甩手掌柜的稱呼將在商業大佬的圈子中傳開。

千萬不要惹怒他,他的資金似乎源源不斷,好像大風刮來的一般。

只要你惹上他,他什麼事情都不用做,美滋滋的吃個飯,你的公司可能就換了個名字。

許許多多的長輩們紛紛告誡自己的小輩們,千萬不要惹他。

不過,還是有無畏之人對此嗤之以鼻,不斷的在死亡邊緣徘徊。

…………

突然,一名年輕的青年慌慌張張的跑了過來,臉上的表情十分沉重。

氣喘噓噓的他,臉上卻給人帶來的是一種焦急的感覺。

凌志作為他們的老闆,當然很了解他們每一個人,眼前的這個年輕人如果不出什麼大事的話是不會如此慌張的。

這件事絕對要比眼前的這個智障嚴重的多,所以凌志馬上丟掉芝麻撿西瓜。

「你別急,坐下慢慢說。」

他拍了拍青年的肩膀,用著和藹的語氣對他說道。

緩了一會,青年緩緩張開了嘴:「老闆,病毒已經爆發了,特效藥如果還研製不出來,將給國家造成巨大損失。」

這個消息,無外乎是慘重的,凌志變得更加焦急了,臉上的表情越發越凝重了。

接下來,他又向青年問道:「病毒為什麼會這麼快爆發?」

「已經查實,在江城出現了一名超級傳播者,現在已經隔離了。」

「特效藥研製的進度如何?」凌志的表情就像吃了蒼蠅屎一樣的難看。

他們聊的太入迷,沒有注意到在一旁偷樂的蘇小北。

果真,他們還不知道特效藥已經被他研製出來了,既然這樣,先讓他們頭疼一會,過會再說出來。

「結合第一代產品,我們更換了30種藥品,這次一定能有效的治理病毒。」

倆人聊了半天,好消息也讓他們高興不起來了,臉上難看的表情影響著每一個人。

o(╥﹏╥)o

躲在一旁的中年男子,燦燦的插了一嘴:「那個,我能幫上忙,您再給我一次機會吧,這次一定努力研究。」

蘇小北看凌志要答應他時候,剛要張嘴告訴他特效藥已經被研製出來的信息時。

一道咳嗽聲傳了出來,接著傳來的是虛弱的男子聲音。

凌志似乎想到了什麼,立刻轉過頭去,看到了………………… 原來是躺在病床上的青年男子醒了,這也就意味著蘇小北的特效藥起作用了。

不過,凌志等人並不知道,還以為他的病情沒有那麼嚴重,突然醒了過來,這令他們變得十分害怕。

另一旁的蘇小北看見他們這副狼狽不堪的模樣忍不住笑出了豬聲。

下一刻,他的笑聲便停止了,因為眾人莫名奇妙的看著他,為什麼我們害怕的要死,而你卻能笑出聲。

這個時候,蘇小北清了清嗓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