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都這樣說了,我還能不進行這次歷練。」深吐一口氣,周天心裡卻是想通了,正如蛟所說,天底下沒有不勞而獲的事。

「你這一去,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來,你還是好好的跟家裡人交代一番吧。」火雀倒地是雌性,心思比較細膩。

「的確啊!」周天對著屋子走去,感慨萬千的道。 「氣之運行是依[天、地、人]三才牽引,導行[先天、後天、自然]三門之氣,每門各分為[九節]行功…元者,本來之物也。在人謂之元精、元氣、元神……」

房間之中,周天盤膝而坐,眼眸緊閉,宛如老僧入定一般的修鍊著,不過此時的他卻是眉梢微皺,絞盡腦汁的參悟著他母親留給他的功法。

「呼, 你叫什麼?我叫外賣 !」

兩個時辰后,周天停止了修鍊,長吐一口氣,一團烏黑的煙霧便是順著他的鼻息流淌而出,旋即頗為無奈的道:「而且這功法似乎沒有屬性,也沒有任何的攻擊力。」

「哼,你懂個什麼,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蛟輕哼一聲,忿忿的道。

「此話怎講?」周天不解的道。

「天弟,你母親留下的這功法絕對非同一般,雖然現在沒有任何攻擊力,但隨著你修鍊此功法,我能清晰的感覺到,根植在你體內深處的雜質被排除了體外。」火雀耐心的解釋道。

「哦。」周天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你小子啊!一般人想要排除根植在體內深處的雜質必須藉助天材地寶或者靈藥,而且隨著生活中的風吹日晒,五穀雜糧,各種毒素雜質會不斷的侵入體內,想要根除體內的雜質是不可能。」

蛟沒好氣的道:「可我感覺如果你能把這功法修鍊到極致的話,說不定你可以辦到,而到那個時候,你的壽命將是永恆的存在。」

「永恆的存在。」


周天眼睛瞪的溜圓,一臉不可思議的道:「那不就是長生不死了嗎?」

「我都有點懷疑你母親留給你的是不是傳說中的長生訣。」蛟嘀咕道。

「長生訣?是什麼?」周天的好奇心被勾起來了,興緻勃勃的問道。

「一部傳說中的神通,傳聞能把這種神通修鍊到極致的話,就可以做到永生,而且生命力堪比浴火重生的鳳凰。」火雀聲音空靈的道。

「永生!而且生命里還堪比浴火重生的鳳凰!這世間真有這般神奇的神通?」一臉的驚嘆,周天不相信的問道。


「傳說是有,是天氏一族的鎮族神通,而且只有具備天氏一族血脈的人才能修鍊長生訣,不過這天氏一族已經很久沒在大陸上出現過了。」蛟訴說道。

聞言,周天眼睛一亮,道:「蛟,你說母親給我留下的功法要真是長生訣的話,那我母親…」

「毫無疑問,你母親就是天氏一族的族人,不過前提是你修鍊的是長生訣。」

火雀打斷周天的話,道:「而且對現在的你來說,天氏一族和長生訣什麼的,對現在的你來說,太過的遙遠,知道的太多反而不利於你心境的修鍊,或許這也是你爺爺不告訴你父母事情的原因吧。」

「你還是安心的努力修鍊吧,等你修鍊到第二或者第三重的時候,你就能知道這功法究竟是不是長生訣了。」蛟補充道。

「嗯,我會努力修鍊的。」周天鄭重的一點頭。

「話說回來,我現在似乎可以修鍊師傅留下的兩卷地階武技了吧。」

周天話鋒一轉,心神一動,兩個漆黑的捲軸便是出現在他的手裡。

「地階武技,給我看看。」

右臂冒出一團漆黑的煙霧,蛟便是出現了,一把拿起周天手中的兩個捲軸,看了眼捲軸上的字跡道:「天罡三十六劍,地煞七十二步,讓我研究研究,然後為你制定一套最為合理的修鍊方案。」

聞言,周天自然是點頭答應,然後蛟便是翻閱起這兩部武技起來。

「有人來了,我一會兒再找你。」將近十分鐘后,蛟忽然道,然後他便是回到了陰陽龍鳳圖裡。

「咚咚…」

有了蛟的提醒,周天好整以暇的躺在床上,片刻后,敲門聲如約而至的響起。

「有事嗎?」周天走程序一般的問道。

「吃晚飯了。」石蘭的聲音響起,依舊清冷而簡潔。

「哦。」周天應了一聲,便是開門走出房間,想著樓下走去。

……

「爺爺,我有一件事想跟您說一下。」吃著飯的周天忽然放下筷子,對著素來嚴厲的爺爺道。

「說吧。」周坤依舊吃著飯,道。


「我想自己一個走去泰陽城,把這次旅程當作一次歷練。」周天小心翼翼的道。

「什麼時候動身?」石蘭和周坤吃飯的動作一僵,老人道。

周天一愣,聽爺爺的口氣,他似乎答應了,這有些出乎意料,緊接著周天道:「兩天之後。」

「既然你心中有了決定我也不多攔你,只希望你一路小心,能成長蛻變。」

周坤放下手中的碗筷,慈愛的看著孫兒道:「從你出生到現在我都沒有送過你什麼禮物,說一種你趁手的兵器吧,我給你做一件,以備不時只需。」

「啊!兵器…那就劍吧。」

聞言,周天心頭一顫抖,只覺得眼睛里有些東西快流出來了,最後他眨了兩下眼,把眼淚咽了回去,道。

「劍…」劍之一字似乎對老人觸動很大,他呢喃一句,滄桑的眼瞳便是逐漸的沒有了焦距。

「對了,爺爺,其實石蘭的天賦也不錯,要不也讓他和我一起參加八大超然宗門的招徒,我覺得他一定能進入八大超然宗門的。」

周天像是想起了什麼,忽然開口道。

「你想和我在一起?」不帶周坤說什麼,石蘭忽然開口道。

「額…」雖然石蘭的話有些歧義,不過周天也沒多想,直接點了點頭。

「石蘭我另有安排,你不用為他擔心。」瞥了眼石蘭,周坤搖了搖頭道。


「那…好吧。」周天本想問問爺爺給石蘭安排了什麼,不過一想到爺爺的性格,他不打算說的是絕對不會跟人說的,最後他還是放棄了詢問的打算。

聽了周坤的話,石蘭的眼眸不著痕迹的黯淡了下來。

「哎!」看著石蘭,周坤在心中無聲的嘆息一聲。 翌日,朝陽只在東方剛剛冒出一縷充滿生機的紅光時,天地間還是一片昏暗,周家一間庭院的木屋門便是被輕輕的打開,走出一道挺拔的身影,反手關上門。

周天如同往常一樣,在黎明時分蘇醒,洗漱穿戴好后,掛著水壺,帶上打包好的乾糧,前往小河邊修鍊。

別人所看到的,只是他所取得的成就,誰又知道,他所付出的努力呢?

周天腳步飛快,落地輕盈,飛速離去,不到十分鐘,便是來到小河邊修鍊處。

幾分鐘快步,渾身氣血加速,身體也活動開來,渾身上下暖洋洋的充滿了力量,他能清晰的感覺到身軀和四肢百骸內,有著一股股的暖洋洋的氣流在流淌,這是修鍊了他目前留下功法的效果。

從小河邊迎面吹來一陣風,還帶著昨晚的寒意,絲絲冰冷撲面,撩動發梢,整個都是精神了起來。


「蛟,你現在可以說說天罡三十六劍和地煞七十二步的修鍊方案了吧。」

面朝小河,周天似自言自語一般的道。

「這兩卷武技是一套合擊武技,互相配合使用的話,那般威力將會翻數翻啊!」

蛟顯型出來,似鷹的爪子上拿著兩個漆黑的捲軸,只見得它似駝的嘴一張一合的道:「不過這兩卷武技都不是完整的,都只有三分之一,我剛開始還疑惑,為什麼以天罡地煞命名的武技只是地階的,現在倒是說的通了。」

「不是完整個的,只有三分之一,那我還能修鍊嗎?」周天頗為擔憂的問道。

「這兩個捲軸上記載的都是前面的部分,你可以修鍊。」

「呼,還好。」聽了蛟的話,周天長呼一口氣,緊接著他又是問道:「才三分之一就被列入地階中級,要是全部的武技哪得是什麼級別。」

「估計是天階武技吧。」蛟毫不在意的道。

「天階武技!」周天一臉的神往,盯著捲軸的眼眸金光閃閃的呢喃道。

「不就是兩部天階武技嗎?瞧你那眼饞勁兒,真是沒出息。」

蛟是見過大世面的人,對周天的這般表現極其的不滿意,似兔的眼眸斜睨著少年,恨鐵不成鋼的道,然後,它爪子一甩,一個捲軸便是飛入周天的手中,道:「你現在先試著自己獨自參悟並修行一下這地煞七十二步,不,準確的說是地煞二十四步。」

聞言,周天也不再多言,盤膝坐在小河邊,攤開捲軸,雙眸宛如寶石一般,光耀閃爍,倒影出捲軸之上密密麻麻的文字和圖畫註解。

僅僅三分鐘,周天便停了下來這般聚精會神的觀看捲軸,眉宇之間有著一絲疲憊之色,旋即他便是把捲軸放進了空間戒指,雙眸一閉,竟是閉目養神起來。

雖然觀看捲軸內容的時間很短,但周天卻是把這部武技里的內容一五一十的記在了腦海里,可謂是過目不忘,而這種能力亦是修鍊者獨有的能力,當然,這個過目不忘的過程是需要耗費大量的精神力的,十分的累人。

眼眸緊閉的周天在腦海中仔細的捉摸著武技的內容,模擬著武技的招式,演算著武技的真元運行。

沉浸在武技之中的周天渾然不覺外界時間的流逝,身體一動不動,宛如一尊雕像,不知什麼時候,兩隻雲雀落在了他的身上,在他的肩膀和頭上嬉戲跳躍。

當太陽越過頭頂之時,周天那修長的睫毛微微一動,隨即他緊閉的眼眸陡然睜開,一抹精光一閃而過。

「周天,讓我看看你的參悟了多少步。」

忽然,蛟的聲音在周天腦海中響起。

聞言,周天的嘴角翹起一抹自信的弧度,而後,他一步踏出,頓時塵土飛揚,他的身形也是拔地而起,對著小河面落去。

當周天距離河面不到一米時,他一聲底喝,身體在空中一扭,又是一步踏進水中,頓時水花四起,宛如萬斤巨石砸進水中一般。

站在水中的周天右腿高高的揚起,而後一步踏出,瞬間水流便是被劈開,露出了河底的泥沙,周天的第三步竟然是踏開了流動的水流。

隨即,周天踏出第四步,在水流即將合攏之際,周天的身形宛如大鵬展翅一般的飛出四十多丈,落在河對岸的一棵兩人合抱的大樹下。

而後,周天對著大樹樹身連踏三步,每一步踏出他的身形都是上升了數米,當三步踏完時,他已經來到了樹冠,旋即,他在空中一個優雅的翻身,直直的對著地面落去。

當周天離地面不到半米時,他腰身一扭,踏出第八步,頓時煙塵瀰漫,他身旁兩人合抱的大樹也是發出一連串的噼里啪啦之聲,便是裂成兩半,轟然一聲的倒下了,片刻后,待到煙塵散去,只見得,周天正站在一個碾盤大的坑裡。

周天竟然三步踏裂兩人合抱的大樹,第八步還踏出了一個碾盤大的巨坑。

這還不算完,周天第九步踏出,一腳踢在一塊青色巨石之上,隨即,那巨石竟然順勢飛了出去,而後,周天踏出第十步,旋即他的身形便是化作一抹殘影,瞬間他便是來到了還在飛出的青色巨石之上,然後他踏出第十一步,那青色巨石便是在空中來了個大轉彎,直直的砸進地面。

最後,周天踏出第十二步,那青色巨石便是四分五裂開來。

「呼…」

踏出地煞十二步之後,周天汗如雨下,胸膛宛如風箱一般劇烈的起伏著,呼吸急促。

雖然周天很累,但他心裡卻是異常的欣喜,他看了眼小河,對半裂開的大樹,碾盤大的巨坑,還有四分五裂的巨石,小臉滿是興奮之色。

「天階武技果然非同一般,這還只是前十二步,就有這般驚人的威力。」

片刻后,周天用手抹了一把額頭之上的汗水,感慨道,隨即他在腦海中意氣風發的道:「蛟,我的悟性如何啊?」

「老實說,你得悟性的確有些驚人,我本以為你能悟出前六步就很不錯了,沒想到…」

蛟的聲音中也是有著濃濃的驚訝,緊接著他話鋒一轉,道:「不過你施展出這十二步之後你的體力已經被消耗了差不多了,看來今天你也沒法再修鍊武技了,剩下的時間,你去準備一些乾糧,帳篷,驅蟲散,療傷恢復真元的丹藥吧,這些都是旅行修鍊必不可少的東西。」

「買乾糧和丹藥我倒是理解,可買帳篷和驅蟲散幹嘛,我們又不是去深山老林,是去泰陽城。」

眉頭一皺,周天疑惑的道。

「哼,年少無知,你去泰陽城不能走官道,如果走官道的話哪裡用得了四個月,也達不到歷練洗禮你的效果。」蛟老氣橫秋的道。

「不走官道!那我們走那條道去泰陽城啊?」周天滿腹疑惑。

「路是人走出來的,我們自辟道路,以最短距離到達泰陽城。」蛟輕鬆隨意的道。

「自辟道路,以最短距離到達泰陽城,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