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總不能讓我們白努力一場吧!」

四大七級宇宙文明高層都不是傻子,聽到這裡,哪還不明白蘇寒的意思。

於是乎,繁星帝國的高層終於開口說道:「蘇寒,只要你願意把那塊八級宇宙文明碎片交給我們繁星帝國,那麼你們龍淵星以後將由我們繁星帝國罩著,任何一個七級宇宙文明想要動你們龍淵星,就必須要經過我們繁星帝國這一關。」

聽到繁星帝國給出的條件,蘇寒暗中撇了撇嘴。

當初,龍淵星本就是繁星帝國的『星際殖民地』,可是繁星帝國害怕其餘三大七級宇宙文明的聯合,主動放棄了龍淵星。

現在,卻想用這麼一個條件收買龍淵星,未免也太天真了一點吧。

貝爾帝國的高層害怕蘇寒答應繁星帝國的條件,連忙開口說道:「蘇寒,只要你願意把那塊八級宇宙文明碎片交給我們貝爾帝國,我們貝爾帝國不但會庇護龍淵星,更是會賜予你們大量的稀有資源。」

「蘇寒,把那塊八級宇宙文明碎片交給我們白熊帝國吧,別的我不敢說,但是有了我們白熊帝國的庇護,就算是其他七級宇宙文明想要動你們龍淵星,也得好好掂量掂量。」

加碼帝國的高層見到其他七級宇宙文明紛紛開出自己的條件,頓時有些又氣又急。

這塊八級宇宙文明碎片本該屬於他們加碼帝國,可是最後竟然要以這種『競價』的方式。

不過如果加碼帝國再不開出條件的話,恐怕這塊八級宇宙文明碎片真的要落入其他七級宇宙文明的手中了。

想到這裡,加碼帝國的第五長老只得咬著牙說道:「蘇寒,只要你願意把那塊八級宇宙文明碎片交給我們加碼帝國,我們加碼帝國不僅會庇護你們,而且還願意給龍淵星大量的資源和幾項超級技術,幫助龍淵星衝擊七級宇宙文明。」

什麼!

聽到加碼帝國開出的條件,其餘三大七級宇宙文明的高層頓時驚住了。

他們沒有想到,加碼帝國為了的到那塊八級宇宙文明碎片,竟然下此血本。

要知道,四大七級宇宙文明不會輕易的將超級技術贈與給其他文明。

畢竟一旦六級宇宙文明掌握了超級技術,很有可能給七級宇宙文明造成威脅。

可是現在加碼帝國為了的到那塊八級宇宙文明碎片,竟然打算贈與龍淵星幾項超級技術。

不得不不說,四大七級宇宙文明開出的條件一個比一個誘人。

可是遠沒有達到蘇寒預期的那樣。

按照蘇寒的想法,是絕對不會交出那塊八級宇宙文明碎片的。

之所以創立這個公共頻道,商議那塊八級宇宙文明碎片的歸屬問題。

無非就是想要給四大七級宇宙文明一個錯覺,那便是龍淵星並沒有任何染指那塊八級宇宙文明碎片的意思。

如果有可能的話,再拖延一段時間。

現在龍淵星已經湊齊了四塊八級宇宙文明碎片,如果能窺破其中的機密,或許龍淵星不再受七級宇宙文明的威脅。

想到這裡,蘇寒深吸一口氣,將自己早就想好的條件給說了出來:「我知道,在場的各位都想的到那塊八級宇宙文明碎片,可是八級宇宙文明碎片只有一塊,無論我把它交給任何一個七級宇宙文明,都會徹底將其餘三個七級宇宙文明得罪死。」

「為了防止其他七級宇宙文明的報復,我決定誰能幫助龍淵星晉陞七級宇宙文明,我便將那塊八級宇宙文明交給誰?」 「混賬!簡直是無法無天了,他們難道還想反客為主不成?一群不知好歹的傢伙,還真是好了傷疤忘了疼。」林衛聽完小地的敘述,並且加魯魯也證實了真實性,火氣頓時就上來了。

原來,小地拉著加魯魯,是來找林衛告狀的,這一個月相處下來,人族跟地精一族,摩擦不斷,甚至已經演變到了火拚的地步,其中的原因,卻是人族之中的一些敗類,故意找事。

「少主息怒!這些人分別來自不同的地方,良莠不齊,而且人數眾多,其中難免會有一些惡徒,加上在一些人的心裡,看不起地精一族……」

「看不起?他們有什麼資格看不起?就實力而言,地精一族那個不比他們強?不想著努力提升自己的修為,反而整這些沒用的虛榮心,他們也不想想,就憑他們的實力,真要鬧起來,地精一族分分鐘就能把他們滅了。」林衛撇撇嘴,一臉不屑的說道。

「額!可能有些人認為,您也是人族的一員,而地精一族,則是聽命於您,在地位上,人族應該高於地精一族。」加魯魯有些尷尬的說道。

「哼!什麼人族地精一族,在我眼裡,兩族的地位一樣,沒有什麼高低之分,我看他們都是閑的,既然如此,那就給他們找點事情做,讓他們去幹活,那功勞換取修鍊資源,以及食物,你手下不是有很多城主嗎?把他們派遣下去,讓他們去管理。」林衛板著臉,怒聲說道。

「是!少主!我這就去安排!」加魯魯點點頭說道。

「還有!」林衛思索了一下,而後冷聲說道:「對於那些作惡之人,不必客氣,通通殺了,同時,嚴令禁止相互之間,私底下爭鬥,你開闢出一些區域,讓他們公平解決,對於那些不服我的,給他們一個機會,把他們通通趕出去,這裡是我的世界,我可不想讓他們,把這裡搞得亂七八糟。」

「明白了!」加魯魯點點頭說道。

「嗯!地精一族交由小地統治,而人族,就由你來管理,你們雙方要相互扶持,說不定哪一天,我們就會跟水族開戰,我們要抓緊時間,積蓄力量,絕對不能窩裡斗。」林衛最後叮囑兩人道。

「是!少主(主人)!」

小地跟加魯魯連連點頭說道。

「下去吧!」林衛說完,再次閉上了眼睛。

加魯魯跟小地見狀,躬身對林衛行了一禮,而後轉身離開。

沒過多久,無數天魔神宮的修士,以及數十位原天魔神宮治下的城主,帶著他們原先的軍隊,開始在人族居住的區域,劃分管轄的區域。

之後的段時間,大批作惡的暴徒,以及躲在幕後的黑手,被當眾斬殺,更有一大批的人,被趕出了地下世界,總人數多達百萬,其中被斬殺二十餘萬,八十多萬人離開了地下世界,將要面對外面的水魔獸。

一時間,整個人族的區域,一改往昔的風氣,每個人見面,要麼匆匆而過,要麼笑臉相迎,甚至對地精一族,也是和和氣氣的,再無之前的趾高氣揚,表面上,收斂了所謂的優越感。

而這個時候,加魯魯在抹了抹額頭上的虛汗,一臉感嘆的說道:「看來!還是好人比壞人多啊!原本,在我的計劃里,怎麼也要死個千八百萬人,驅逐一半以上,沒想到,總得加起來,才百萬左右。」

聽到加魯魯的話,位於加魯魯身旁的那些,天魔神宮的高層,眼角不斷的抽搐,悄悄抹了一把冷汗。

接下來,人地兩族各自分工,地精一族開採礦石,打造器物,人族種植,以及生產各種食物,兩族的發展,也慢慢步入了正軌。

因為不用為食物發愁,兩族除了提升自身的實力,還在努力提升族人的數量,加上林衛鼓勵生育,不管是人族,還是地精一族的人口,都在以爆炸式的增長,居住的區域,也在不斷的擴張。

以地下世界堪比東盛神州的範圍,數百年,甚至是上千年,都不用為人員太多,土地太少而發愁,更何況,還有下面幾層的空間。

而林衛,也在為入侵地下世界第二層,而準備著。

…………

時光悠悠,轉眼之間,百年時間過去。

當初來地下世界的那一億多人,早已習慣現在的環境,並且已經繁衍了好幾代,而整個地下世界,也被改造的十分的舒適。

原本昏暗的地下世界,在上方的土層,鑲嵌了大量的燈具,使得地下世界第一層,絕大部分的區域,都變得十分的明亮,甚至在陣法的控制下,按照日升日落的規則,調節光亮,達到了黑夜跟白晝的效果,除了有一點,那就是沒有太陽的熾熱感。

好在!在地下世界種植的作物,都是靈植,並不是普通的植物,無需太陽的照射,也不用在意四季變化的溫差,只需要有濃郁的天地能量就行。

這一天,本是一年一度的年終,不管是地精一族,還是人族,都在各自的家中,準備過年。

天魔神宮的主殿,天魔宮之中,人族跟地精一族的兩大首領,位於最上方,而在下面的大廳之中,則是坐著兩族的高層。

「恭喜大山兄弟,終於邁出了那一步。」加魯魯舉杯,笑著對小地說道。

「哈哈哈!多謝多謝!不過本王跟你可比不了,你們人族,現在都有三位半神了,而我族則只有本王一人。」小地大笑著說道,能夠突破到半神級,讓它十分的欣喜。

「話可不能這麼說,雖然我族加上我,有三位半神,但只要說起來,還是你們的高手最多,單是那達到傳說級的族人,恐怕都有十萬了吧?這要是放在以前的東盛神州,恐怕都能統一整個東盛神州了。」加魯魯一臉羨慕的看著小地,感嘆不已。

「也不知道主人怎麼樣了?有沒有邁出那一步?說起來,我們也有許久沒有去覲見了。」小地微微皺眉說道。

「自從少主說要潛心修鍊,邁出那一步,不讓我們去打擾他,距今已經有五十了,既然少主到現在都未出關,想必應該還沒有踏出那一步。」加魯魯點點頭說道。

「嗯!五十年確實太短,以主人的天賦,邁出那一步,甚至是成為神級強者,那是必然的,只是時間問題而已,他現在才兩百歲,還有足夠的時間。」小地點點頭,一臉自信的說道。

「那是自……嗯?」加魯魯剛剛開口,卻是眉頭一皺,拿出了一枚傳訊珠,而在一旁的小地,則是同樣一臉疑惑的拿出了傳訊珠,甚至連下方不少的兩族高層,也是相繼拿出了傳訊珠。

見此,那些沒有拿出傳訊珠的兩族高層,則是紛紛看向那些正在讀取信息的人,而後便看到那些人的臉色紛紛一變,就連上方的加魯魯,以及小地也是如此。

「傳本座(本王)的命令,全族備戰!」

加魯魯跟小地對視了一眼,而後紛紛轉過頭,看著下方的兩族高層,異口同聲的說道。

緊接著,加魯魯語氣沉重的說道:「水魔獸殺來了。」

「什麼?」

一道道驚呼聲響起,眾人這才明白,包括加魯魯跟小地在內,凡是拿出傳訊珠的人,為何會神色突變。

等到下方眾人離去,看著空蕩蕩的大廳,小地有些遲疑不決的說道:「加兄!你說這事,我們要不要稟報主人?」

「這……還是告訴少主為好!那海族之中,可能會有神級的存在,就算現在沒有,但用不了多久,肯定會有,以我們的實力,根本不是對手,只能稟報少主,讓他請老主人出手。」聽到小地的詢問,加魯魯同樣遲疑了一下,而後則是下定決心,沉聲說道。

「好!那就由你傳訊給主人!我這就返回族內,集結我族的勇士,趕往入口。」小地點點頭,正色道。

「放心!我人族的勇士,隨後就到。」加魯魯點點頭,沉聲說道。

「嗯!」小地點點頭,沒有遲疑,閃身離開了天魔殿,身形騰空而起,朝著地精一族的區域,極速飛去。

而在天魔殿內的加魯魯,則是拿出了一枚傳訊珠,往裡面輸入信息,片刻之後,加魯魯收起傳訊珠,同樣離開了天魔殿,朝著地下世界,連接著地表世界的入口飛去。

…………

靈主宮,林衛居住的宮殿,意為地下世界之中的人族,以及地精一族,兩族眾多生靈之主的意思。

原本小地是提議叫神主宮,或者是神王宮的,但加魯魯諫言,說林衛現在連半神都不是,以神主,神王稱呼,太過鋒芒畢露,有違天道,容易遭天妒,可能會使林衛突破半神,甚至是神級的困難增加,於是乎,便改為靈主宮,平日的稱呼,也改成了靈主。

靈主宮內,並不空曠,林衛居於中間的位置,頭上一座迷你小塔懸浮,一道華光至小塔落下,籠罩著林衛的身體。。 「哦?」

聽見改頭換面四個字的哲也眼睛一下子亮了起來,這東西,有點意思啊。

他的腦海里一瞬間閃過了很多種用法。

別誤會,他可不是用來做什麼壞事的,比如想什麼換個臉去偷窺什麼的,他是絕對不會做的。

阿杏壓根沒發現哲也來了興趣,還在那邊吐槽:「那種易容面具對皮膚的傷害可大了,我才不要做那種東西。

而且這年頭誰還用這種傳統的易容道具啊,化妝不會嗎。」

哲也眨了眨眼睛。

「不過你也別小瞧了我,我還是會做一些的,比如說用圓絲蛛吐出的絲做面膜之類的。」

阿杏可能也覺得有些不好意思,稍微補充了一下。

就是這個面膜,和易容面具的用途差別好像有點大,雖然都是蓋在臉上的。

想想也正常,阿杏怎麼說都是一個女孩子,不對這些感興趣才奇怪。

「說起來,你在城都這邊有收服什麼新的夥伴嗎,要不要我這個城都百科全書給你點建議啊。」

阿杏頗有些自豪的昂起了自己的頭。

「還沒有。」哲也搖了搖頭,「我很少主動收服精靈的。」

對於這一點,阿杏倒也是頗為認可的點了點頭:「沒錯,那種見到一隻精靈就收復的人根本就不配做訓練家,既然不能作為夥伴好好照顧,一開始就不要隨便收服啊。」

遠在關東地區和小茂比賽釣魚的小智突然打了個噴嚏。

「你不會是因為又要輸了所以想要用生病作為借口逃跑吧。」

小茂看了看小智,略帶嘲諷的說道。

剛剛感覺到一股惡意的小智立刻把這件事拋在了腦後。

他漲紅了臉:「你說誰要逃跑了啊,明明是你要輸了好不好,而且訓練家釣魚的事情,能叫輸嗎,我只是今天運氣不好而已。」

「呵呵,你該不會是天天運氣不好吧。」

小茂嘴一張就直扎小智的心。

兩人從小一起長大誰還不知道誰了,不論是任何比賽,小智目前還沒贏過小茂。

「嘖,小孩子活力就是充足啊。」

端著杯咖啡站在窗口處看兩人打鬧的大木博士悠然的搖了搖腦袋。

不過,他還是很看好小智這個傻孩子的,至少他對精靈的熱愛比世界上的絕大多數人要強太多太多。

這足以讓他成為一個相當強大的訓練家。

精靈是會用實際行動來回報訓練家對它的信任以及愛護的。

「大木,你過來看看,這個數據是不是有點奇怪啊。」

山梨博士的聲音從背後響起。

「來了來了。」

大木博士匆忙喝完手裡的咖啡又投入到了精靈的研究中去。

聽見阿杏這麼說的哲也則是聳了聳肩,他倒和阿杏的想法有點差距,主要是養不起那麼多的精靈。

否則多少有點收集癖的他還是會選擇收服很多自己喜歡的精靈的。

他夢想中的生活就是等老了以後,在一個院子里,有很多很多或可愛,或威猛,或慵懶的精靈陪著他一起曬太陽。

「啊呀,和你聊太久了。」

阿杏低頭一看時間,連忙一個躍起蹦到樹上,「下次有機會再和你聊吧,或者你可以來忍者學院參觀一下,報我的名字就好,拜拜咯~」

她的聲音漸行漸遠。

只能說不愧是忍者世家,不走尋常路的同時,身手也異常的矯健。

「不過,她是不是走錯方向了。」

哲也看著阿杏離去的背影,撓了撓頭。

忍者,存在路痴的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