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有精靈球嗎?有帶來抓飛天螳螂的蟲網嗎?嗯……你們覺得以那些新人訓練家的精靈……嗯……就算是加起來,就一定能打過野生的飛天螳螂嗎?」

武藏:……

小次郎:……

喵喵:……

這……特喵的真是三個好問題啊!

楊誕的靈魂三問,直擊火箭隊三人組的心靈。

「精靈球……我的精靈球呢?」武藏終於開始慌慌張張地摸起了自己的口袋。

「完了完了完了……」小次郎感覺自己人都傻了。

喵喵獃滯地眨巴眨巴眼:「好,好像都沉入環山湖了喵!」

「嗦~喃嘶!」

果然翁表示火箭隊三人組說的都太對了!

一瞬間,楊誕感覺自己身上多了三道,哦不,是四道直勾勾的目光。

同時,還有波加曼轉著小腦袋的疑惑的動作。

「咳咳,你們看我做什麼……月見山新人訓練家大會期間,能用來捕捉野生精靈的空白精靈球……都被精靈聯盟臨時收走保管了。」楊誕輕輕咳了咳,「你們不會是想讓我去抓住那一隻飛天螳螂吧?」

火箭隊三人組如三隻小雞一齊啄米一般,開始瘋狂地點頭。

彷彿……

楊誕就是他們火箭隊三人組的希望!

……

「我們幫你一起對付飛天螳螂!小次郎!」

「武藏說的沒錯!到時候這一隻飛天螳螂,就是你的精靈夥伴了!」

「不用感謝我們的喵!」

楊誕看著眼前熱情無比的火箭隊三人組……

心頭一樂,嘴角忍不住一歪。

然後呢?

然後將飛天螳螂連同我的波加曼一起搶走是吧?

火箭隊啊……

老壞老壞了!

「不用不用不用……」楊誕非常真切地拒絕著。

不過有一說一,在月見山這裡遇見野生的飛天螳螂,作為新人訓練家的楊誕,不可能不心動。

如果單從寶可夢遊戲中種族值這個數據來看,飛天螳螂直接擁有500點的種族值,要知道波加曼最終進化型帝王拿波,種族值也只不過530,僅僅比飛天螳螂高了30點。

雖然這是在精靈世界中,寶可夢遊戲中的種族值並不能決定現實世界中的一切,但至少能更直觀地進行一些對比。

可問題是……

楊誕並不覺得以自己目前的訓練家實力,就能收服野生的飛天螳螂。

至少目前這個階段,波加曼想要1V1打贏這一隻野生的飛天螳螂……

可能性幾乎為零。

「如果妄圖想要像狗豪那樣收服野生的飛天螳螂,那訓練家與精靈之間的羈絆……又有什麼意義!」

「啊,楊誕,你在說什麼?什麼狗?這裡……哪裡有狗?」武藏茫然地左右看了看。

「沒什麼,我只是說……如果依靠別人的力量收服精靈,我總覺得……少了一些什麼。我想,收服一隻精靈,更重要的,是讓精靈認可訓練家,這樣才能形成更牢固更可靠的羈絆吧……」楊誕笑了笑,看向了波加曼的方向。

「波加波加!」

*(())*

波加曼踮起了腳尖兒,高高舉起的小翅膀,回應著楊誕剛剛說的話。

這才是波加曼心目中真正的訓練家嘛!

「這……」

武藏和小次郎陷入了深深的沉默之中。

從阿柏蛇,瓦斯彈,到阿柏怪,雙彈瓦斯。

小次郎已經多久沒有被大食花「吃」過了?

「小鬼頭,你是真煩人啊!你愛抓不抓吧,煩死了!」武藏罵罵咧咧地轉過身,但是在轉身的同時,眼角的晶瑩,在淡淡的月光下,熒熒閃爍著光芒。

「就是啊,你要抓就自己抓吧,我看你抓不抓的住!」小次郎的聲音並沒有像武藏那麼犀利,但是說完之後,再次陷入了沉默之中。

「他們……已經開打了。」喵喵看了一眼金黃市訓練家那邊的方向,想要轉移一下武藏和小次郎的注意力,因為喵喵……

也被楊誕的這一番話給影響到了。

真的可惡吶喵!

都讓它有點不好意思想要抓走波加曼了喵!

……

「波加!」

楊誕和波加曼同時將目光看向了遠處的樹林。

只見那一雙陰影中的眼睛陡然怒目圓睜!

「剎!」

鐮刀所向,披荊斬棘!

……

清澈的破空聲,打破了夜的寂靜!顏九想了很久還是覺得要兩個人把事情說清楚,便把積壓在心頭的話都說了出來,江浦月思考半天以後也說出了自己當時這麼做的原因,聽顏九這麼說了以後,確實有些不妥,但是人已經放了,再抓回來也不可能了。

「他們失去親人的痛,不是區區一點銀子就能彌補的,她可能是誰的女兒,而他們也有可能是誰的丈夫,誰的父親,誰的兒子,但是現在說這些也於事無補了,做這些無休止的爭論也沒用,但是我想你以後能知道,生命是平等……

《王妃她一心只想創業》第177章劍影不允許上戰場 []

「南醫生,我是在給你面子!」

這個老管家最後耐心耗盡,冷著一張臉只扔給了溫栩栩一句。

什麼叫沒有丈夫?

TMD她的丈夫不就是他那個少爺嗎?

溫栩栩被趕出來時,氣到眼前都是一陣陣發黑的,她沒有想到進展順利的事情,突然會來這麼大的一個急劇下轉。

那現在怎麼辦?

難道她真的就這麼離開嗎?

她看了一眼在旁邊也是淚眼汪汪看著她的女兒,牙一咬,拿出手機就發了一條微信出去。

【南木木:霍先生,你在嗎?我剛才……被你爺爺趕出來了,他說我沒有及時治好你,其實不是的,霍先生,我一直在積極治療,而你也有好轉的跡象,你能讓我回去嗎?】

她為了還能回去,連這樣的懇求都說出來了。

可是,微信發出去后,沒多久,回過來的,卻讓她心底一涼。

【霍司爵:這事與我無關。】

【南木木:霍先生?!】

她震驚極了,怎麼樣都不敢相信,這是她收到的回信。

他這麼絕情嗎?

這段時間,他們不是相處的很好嗎?他還去日本找她了,把她帶了回來,怎麼現在說這麼無情的話嗎?

溫栩栩眼眶紅了。

剛從在觀海台,那個老管家對她說的那麼多黑白顛倒不堪入耳的話時,她沒有什麼波瀾。

可是現在,她看到了這條回信,她難過了,委屈了。

【南木木:霍先生,我是你的家庭醫生,怎麼會與你無關呢?你可以決定我的去留的。】

她再一次把自己的態度放在了最卑微。

可是,這一次,她發過去后,對方卻再也沒有回了。

就好似平時她在跟他說話,他不想聽時,總是冷漠的看向別處,完全當做沒有看見她一樣。

溫栩栩終於最後一絲希望都破滅了。

她趴在了方向盤上,大顆大顆的淚水終於從眼眶裡滾落了下來。

小若若在旁邊看著,氣壞了。

她想要聯繫哥哥們幫忙,可是,自從兄妹三人都在一起后,哥哥們就再也沒有給過她聯絡工具了,那她要怎麼聯繫哥哥他們呢?

哥哥,媽咪又被欺負啦,哥哥……

小丫頭也哭紅了雙眼。

可母女倆不知道的是,就在這個時候,霍司爵其實根本就不在觀海台,他這天早上天都還沒有亮,就被神宗御帶去部隊了。

這老不死的,居然看到他痊癒了后,為了鍛煉他的體質,居然把他拉到了這裡來訓練!

「唔……」

又是一身悶哼后,他再一次重重的被摔在了地上。

轉眼,滿頭冷汗便從他的額頭上涌了出來。

部隊指導員:「沈副官,這樣對一個從來沒有參加過極限訓練的人,是不是太狠了?小心他承受不了。」

「沒事,你看著來就好了,老爺子說了,他大病了兩次后,身體很差,急需要恢復,來這裡訓練是最好的方式。」

沈副官就淡淡的回了句。

順便,他看了一眼還捏著手裡的一隻手機,以及一個簡單的行李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