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別打了…」

看著大事不妙,連忙找人,蹦的一聲,頭撞到了曾朗的身上,曾朗雙手抱胸看著好戲,他老大從小就歷練,這些對他來說,小case。

雛雯雯淚眼汪汪地盯著曾朗的藍色瞳孔,「曾朗,拜託你快點叫他們停下來。打架解決不了問題的。」

曾朗看著這小眼淚小鼻涕的,很是心疼,他也是愛莫能助,「別哭,嫂子,老大沒事的。」

曾朗摟了摟雛雯雯的肩,從褲袋拿出紙巾幫雛雯雯擦拭著。

當嚴秉已經傷得嘴角破裂,四肢無力,習俊梟放開了他,狠狠地批了一句,「曾朗,小心我剁了你的手。」

曾朗連忙放開雛雯雯肩上的手,丟掉捏在手心裡的紙巾,雙手舉手,「老大,稍安勿躁。」

雛雯雯被習俊梟強行拉了出去,嚴秉的那句話敲打在他心裡,他和她在一起的時候,很肯定她是第一次,可是嚴秉卻說她和他也發生了關係,證明在之後她背叛了他,心裡很不是滋味,本來派人保護雛雯雯,聽說雛雯雯來到秉承,心裡不踏實,帶著曾朗來,居然讓他聽到這樣的獨白,熊熊怒火蔓延,他接受不了,當他已經愛上她的時候,他完全陷下去了,受不了一點點打擊,他的世界里不容許有背叛。

臨近黃昏,雛雯雯被帶回了金怡園,習俊梟遲遲不開車門,車上的人兒已經哭不成氣了,習俊梟打開了車門,邁開步子下了車,「我真的沒想到你會背著我找嚴秉,我應該早就猜到了,你—雛麗麗,資料上出現的都是嚴秉,你和他的關係果然非同一般。」

他的突然出聲,讓雛雯雯抽泣地愣在原地。她真的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相愛的人不應該充分的信任對方嗎?可是她並沒有得到他的信任,很傷心,內心已經不是忍讓,她只想公道。

習俊梟邁開步子,一步一步地靠近,雙眸緊緊地盯著雛雯雯,習俊梟換種語氣,長臂一伸,將雛雯雯攬進了懷裡,性感的唇湊近了她的耳朵,「不過才一眨眼不見,你就這麼不甘寂寞,就要去找別的男人了,嗯?」

「我沒有!」雛雯雯低低地回應他。

習俊梟的眸光冷冷地掃了一眼雛雯雯,唇角微微一揚,卻感受不到任何的笑意,而在他懷裡的雛雯雯,卻感覺背脊有道涼意。

雛雯雯什麼也不再說了,就這麼短時間內,她可以找男人嗎?習俊梟簡直就是放大尺度地無理取鬧。

一走進房間,雛雯雯就被習俊梟拉住,「看來,你覺得我們習家給你的還不夠,我對你還不夠好,還要勾引嚴秉,讓他對你念念不忘。」

習俊梟只是想去找回老婆,沒想到,卻讓他聽到這一幕。

「我沒有!我沒有勾引他!我只是幫他的手下說說情而已。」雛雯雯不停地搖頭。「而且他只不過是我的小時候的哥哥而已。」

習俊梟長臂一攬,雛雯雯跌進了他的懷裡,手腳冰涼得可怕。

「說說情,你是泥菩薩嗎?哥哥嗎?我看你和他是舊情復燃吧?你一直暗戀他不是嗎?我真愚蠢,還以為你嫁給我就是真的愛我,可笑。」話說著,大手一用力,身上的顆顆紐扣撒落,房間安靜得連紐扣砸在地板上的聲音都清晰可聽。

「你想做什麼?」雛雯雯雙手環胸,退開他一步遠。

「你說我想幹什麼?既然你都可以背叛我了,我何不滿足了你?不然傳出去,說得我習俊梟很沒用!」習俊梟那淡淡的表情,眼眸瞥向了她裸露在外的白皙肌膚。

「沒有,梟哥哥!」她只能緊緊地捂住身子,她不願意在這種不理智的情況和他僵持,她的苦衷她還沒說,她不想他們之間有參雜任何雜質。

習俊梟伸手堅捏著她的下巴,眼睛泛著淚光,淚眸閃爍著,雛雯雯看到他脆弱的一面,他第一次看到習俊梟那麼無神,連韓在熙被關起來的時候都不會這麼無助,卻輕輕吐出三個字,「為什麼?」

習俊梟是愛她的,可是他原諒不了雛雯雯的背叛,薄唇攫住了她微顫的粉唇,狠狠地吮吸著她的甜美,不帶一絲絲的溫柔。

「習俊梟,你聽我解釋,事情不是你聽到的那樣,我把真相告訴你,好不好?你先理智一點!」雛雯雯白皙的臉上染上了一層紅暈,用嬌嫩的小手抵著,卻依舊拉不開兩人的距離,她想告訴他愛嚴秉哥的是姐姐不是她。

「我現在不想聽,我就是想讓你永遠都不能想著別人,只能想著我。」他說著話,他腦子裡接受不了太多,真相對他來說都是傷害。

雛雯雯不停地掙扎著,扭動著身子,卻依舊敵不過他的鉗制。雛雯雯緊咬著唇,別過臉去,歇心了,不想再說什麼了,越在不冷靜的時候講道理越不相信,於是轉過自己的臉,看著雛雯雯淡然的轉頭,心頭的怒火再次上揚,他在她眼裡就這麼不堪了嗎?

不給她任何抵抗的機會,習俊梟想也沒想就凶了起來,雛雯雯不哭不鬧,無聲地哭泣著,讓他微微頓了一下,看著她忍痛緊咬著唇,毫無血色的唇泛出一絲絲血絲。

習俊梟雖然腦海閃過一瞬間的心疼逐漸被男性的佔有慾沖昏了頭腦,直至她承受不住。

起身套上自己的衣服,看著雛雯雯蒼白著臉,唇上泛著血絲,眼角還殘留著淚痕,隨手拿著被單替她蓋上。為什麼?當我視你為己出的時候,卻讓我知道了不想知道的事情,心裡想著,雛麗麗,你太強大了,輕而易舉地俘獲我的心,卻也輕而易舉地傷害我,為什麼?我有哪裡對你不好嗎?越想心裡越納悶,

站在落地窗前,外面的風景有點蕭瑟,現在的心情看什麼都覺得沒多大感覺。習俊梟平常不會抽煙,煙是男人的失漠的必須品。修長的指間夾著一根香煙,一口一口地抽著,直至床上的人兒慢慢轉醒。

雛雯雯嚶嚀一聲,睜開眼,整個身子無力,酸痛之極,一個翻身,看到了站在窗前的那道身影,重新閉上眼,一行淚滑下臉頰,看到煙霧瀰漫,有點嗆人,雛雯雯不喜歡煙,她知道這不是什麼好東西,她對氣味非常敏感,異味對她來說都是難受的。

雛雯雯咳嗽兩聲,「咳咳咳咳!」

習俊梟摁滅了手中的香煙,走到了床邊,俯身看著她,一言不發。

雛雯雯雖然閉著眼,卻依然能感受到習俊梟那道目光,睜開雙眸,眼眶紅紅的看向他,「這樣,你滿意了嗎?」聲音很平靜,沒有生氣,像泄了氣的氣球。

習俊梟開口,淡淡的煙草味,笑一聲,「你說呢?」


「我已經不再想解釋那麼多了。」

雛雯雯拉過被子,連蓋住自己的頭顱,被窩裡傳出,「你愛我的話就會相信我,我知道你從頭到尾愛的就只有你。」

習俊梟無奈地笑了,他從頭到尾愛的只有自己,這個女人就是這樣看他的嗎?他不是個濫情的人,一旦愛了就不會輕易地放手。

雛雯雯像個烏龜一樣躲在被窩裡,無聲無息,尋求自己的保護殼,心裡在埋怨自己,她不該怨他,事情的開始都是她,他更沒錯,換做誰也接受不了,她只想靜靜地躺好,什麼都不想。 第八百五十六章爭鋒相對

眾人很快到了百草居,百草居的人當然認識龍雲和五大公子,也認出了玲瓏,

他們把百草居的大管事請了出來,

百草居大管事笑臉相迎:「歡迎龍雲閣下,歡迎玲瓏小姐,歡迎五大公子,幾位貴賓一起到來,我們百草居真是蓬蓽生輝啊,」

「大管事,我們這些主要是陪玲瓏小姐過來挑選仙藥的,百草居有什麼好的仙藥,給我們介紹一下,」聶公子說道,

「沒問題,我們百草居剛剛新到了一批仙藥,其中有不少中品級仙藥,你們請跟我來,」大管事笑著說道,

他帶著眾人進入了真正的百草居,也就是他的仙府裡面,

百草居有特色,就是因為他們用仙府作為交易的場所,裡面種植了大量仙藥,

一般店鋪,還真沒有這樣奢侈,用仙府作為交易的場所,

進入仙府,拓跋野能夠判斷出,這個仙府不過是中品仙府,

他曾經得到不少仙府,下品仙符到小世界,他都有,自然比較熟悉,

百草居裡面的仙氣還是挺濃郁的,適合仙藥生長,

進入仙府,大管事帶著拓跋野他們七人,直接出現在仙藥所在的區域,

拓跋野放眼望去,果然發現了不少新到的仙藥,

只是,這些仙藥他都有,沒有購買的想法,

「龍雲閣下,玲瓏小姐,五大公子,你們隨意看,需要什麼仙藥直接告訴我,我會直接移植給你們,至於仙藥的價格,直接詢問就行,」大管事說道,

「好,你去忙吧,」玲瓏說道,

大管事走了,五大公子爭相給玲瓏介紹仙藥,

玲瓏身為四品仙丹大師,難道還不認識仙藥嘛,他們簡直是多此一舉,

拓跋野冷眼旁觀,看五大公子如何去討好玲瓏,

他仔細查看仙藥,看看有沒有他所需要的仙藥,

玲瓏確實有意購買仙藥,不多時就挑選出很多仙藥來,

她挑選的仙藥以三品仙藥、四品仙藥居多,價格都不低,

看她大肆挑選,沒有在意價格,就知道她的身家很豐厚,

天丹城是有規矩的,新入門的弟子,沒有做出貢獻之前,只能拿到十萬下品仙晶,

十萬下品仙晶不少,也不算多,

像玲瓏這樣採購仙藥,肯定是不夠用的,

很顯然,玲瓏跟拓跋野一樣,有不少家底,

五大公子大獻殷勤,可拓跋野知道,他們是拿不出多少仙晶的,

「龍雲師兄,你為什麼不挑選仙藥,這麼多仙藥,難道沒有你看得上眼的,」玲瓏問道,

拓跋野搖頭道:「仙藥是不錯,不過我最近花費太大,沒有太多仙晶購買仙藥,還是算了,」

裝窮,讓人看不起,本不是他的作風,

不過,在玲瓏面前,他不想揭露自己的老底,

「沒有仙晶,那你來幹什麼,」楊公子冷聲道,

聶公子說道:「聽說你前段時間收購了大批隕石,難道都虧光了,」

「隕石,難道你們對賭石很擅長,剛好,我也喜歡賭石,待會兒我們就去看看,」玲瓏興緻很高,

「好啊,我們五大公子,在賭石方面都是行家,你跟著我們,肯定能夠大賺的,」楊公子說道,

拓跋野平淡道:「我眼力不行,最近賭石輸了很多仙晶,我以前那點家底,都被我敗得差不多了,我就不跟你們一起去湊熱鬧了,」

聽他這麼說,五大公子都面露喜色,

沒有他一起去,五大公子才有機會多跟玲瓏接觸,

他們都看得出來,玲瓏明顯更加在意龍雲一些,


沒辦法,他們五大公子雖然聲名遠播,卻沒辦法跟龍雲相比,

差距擺在那裡,有龍雲在,他們也不敢胡亂吹噓,

「龍雲師兄,你是不是太謙虛了,我看你肯定是不想陪我們一起去,故意找的借口,」玲瓏說道,


她主要是想了解龍雲,並不是五大公子,所以想讓龍雲也跟著去,

她也知道龍雲最近大肆收購隕石的消息,至於賭石是虧是賺,恐怕只有龍雲自己知曉,

「我真沒有那個意思,我又沒有太多仙晶去購買隕石,跟著去也沒有意思,」拓跋野搖頭道,

他是以退為進,試探玲瓏,

「龍雲師兄,你說好給我當嚮導的,難道說話不算數,」玲瓏板著臉,

「玲瓏小姐,我們對天丹城更為熟悉,我們給你當嚮導也是一樣的,」楊公子說道,


拓跋野點頭道:「不錯,五大公子對天丹城最為熟悉,我剛來天丹城,還是他們帶著我熟悉天丹城的,」

「那我不管,你要是不去的話,我也回去了,真是掃興,」玲瓏冷著臉,

五大公子看拓跋野的眼神極為不善,他是有苦難言,苦笑道:「好吧,我陪你們一起去,反正我就當看客,」

「好,我先把仙藥結賬,然後直接去賭石,你們肯定知道哪些地方比較好,帶我去就行了,」玲瓏說道,

拓跋野最清楚了,他最近掃蕩了所有賭石市場,市場上好一些的隕石,都被他買走了,剩下那些隕石,即便有能夠賺到仙晶的,也不會出現大賺的情況,最多翻幾倍,

賭石來說,翻幾倍的利潤,只能算小賺,

不管他們去什麼地方賭石,估計賺到仙晶的可能性不大,

這種情況,他當然不會說出來,

要是讓人知道,他能夠看清楚隕石裡面的寶物,估計他會成為香饃饃,各方勢力都想綁架他,

玲瓏很快把仙藥都挑選好了,然後進行結賬,

「玲瓏小姐,你購買的仙藥比較多,總共需要三十六萬下品仙晶、一萬二千中品仙晶,本來,我可以給玲瓏小姐辦一張金卡,只是小店唯一的一張金卡給了龍雲閣下,重新申請金卡過來,還需要一段時間,玲瓏小姐,實在抱歉,要不然這樣,你用龍雲閣下的金卡先結賬,等金卡到了,我派人給你送去,」大管事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