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手!」

一邊怒吼,幾道身影直接衝殺而出,其他一群天仙境強者也迅速沖了出去,要救人。

古雄不能死!

即便是高空中坐鎮的一位古仙族帝尊高手這一刻臉色也微微一變,剛準備動手,東林仙庭的帝尊已然氣息微動,湧現而出,阻攔了下來。

下方,刀出的林楠自然不管其他人的制止聲。

一經出刀,自然沒有收回的道理!

在古雄不甘心的怒吼中,絕望中,一刀而下。

「撲哧!」

強大的准帝兵,直接將古雄斬開,而後緊接著的幾刀接踵而至,殺得古雄沒有任何反擊之力。

被斬!被殺!

這一幕,徹底鎮住了周圍無數高手。

太快了,莫說是其他人,哪怕是近在咫尺的紀雲也完全沒想到。

雖然重創,但他是天驕,有自己的信念,古雄殺到后,他僥倖活了下來,第一時間服用仙丹療傷,然後準備聯手屠戮林楠。

結果……他的仙丹才剛剛服用下去,根本沒有來得及動手的時候,古雄被殺了!

太快了!

隨即反應過來的紀雲再沒有任何想法轉身就要逃!

古雄的死,深深的刺激了他,他真的怕了。

然而一瞬間,林楠再度動手了。

「翁!」強大的空間之力爆發而出,限制了周圍的虛空,重創的紀雲這一刻根本拼不過林楠,無法遠遁。

「想逃?」林楠冷笑而出,一瞬間將古雄的殘屍和准帝兵收了起來,轉身一刀朝紀雲斬去。

「蓬!」一刀,紀雲被斬飛。

這一刻的林楠,越殺越強了!

這一戰,他不知道斬出了多少刀,太熟悉了。

刀刀之威,都極為恐怖,重創的紀雲擋不住。

「噗嗤!」紀雲眼中帶著駭然之色,大口鮮血噴出。

就在這個時候,林楠的刀再度殺了過來。

「死吧!」林楠冷聲開口。

「斬!斬!斬!」

刀影漫天,帶著滾滾天威,自上而下,從天而降,恍如天威!

「不!」紀雲吼叫,拚命抵擋。

然而,無用!

「撲哧!」

一刀,整個人被斬開,隨即心中微動,身體直接被轟碎,而後一股腦的都收到專用須彌戒指中。

至此,戰都結束!

兩大最強天仙境高手,全部被屠戮!

戰場上,這一刻只剩下林楠一人,手持准帝兵長刀染血,並且不停的往下滴。

氣勢滔天!

一人站在那裡,仿若一尊戰神!

戰無不勝!

看著,讓人懼怕,不單單是天仙境,哪怕是不少仙王境強者這一刻也臉色凝重異常。

林楠展露的實力,太強太強了!

周圍,原本古仙庭一方不少天仙境強者就要衝上來。

但是這一刻,林楠雙眼掃過,一位位天仙境高手頓時停了下來,終究還是沒敢!

太強了!

先前林楠的戰鬥,根本不應該是一位天仙境,更像是一位仙王境強者。

給他們太大的壓力!

這一刻,林楠給予他們一種根本無可戰勝的畫面,深深的刺激著他們。

「誰敢一戰!」

這一刻,林楠開口了,聲音不響亮。

但是,卻清晰的傳了出去,震動周圍無數人。

霸氣不已,身上隱約間帶著一股至高無上之感!

古仙庭一群天仙境高手,在林楠的目光注視下,甚至竟然不敢直視過來!!!!

一人,壓制兩域同階! 他鬱悶的不想再說話,點了菜,把菜單遞給水天芸:"芸芸,你別說話了,先點菜!"

水天芸點了兩個菜,直接把菜單給服務員。

歐陽辰黑著臉把服務員叫回來,繼續點了倆菜。

等服務員走了,他才看著水天昊:"你剛才也看到了,她到底有多麼針對我,連飯都不讓我吃!"

水天芸呵呵一聲:"我說不讓你吃了嘛,你不是把服務生喊回來點菜了嘛,你還想幹嘛?你這麼能耐,咋不上天呢,你要是上天了,我想針對你,也上不去啊!"

歐陽辰看著她,嗤笑一聲:"你幼稚不幼稚,還上天,我今天看在你哥的面子上,不跟你計較了!"

水天芸瞥了他一眼:"你不跟我計較,那我也不跟你計較了吧,畢竟,我聽我哥說,你可是為了讓我參加雅斯特服裝設計大賽,煞費苦心啊!為了讓我公平公正的拿到名額,還特地問了我哥,怎麼才能討好啊,看在你想討好我的份上,我就忍了你剛才無禮的行為!"

歐陽辰的臉色,瞬間變得很不自在,他看向水天昊:"水天昊,你是不是跟她胡說八道了,什麼叫我想討好她,我腦子抽風了,才想討好她吧!"

水天昊的嘴角抽搐了兩下,他估計這倆人都有病,而且,病的不輕,明明他們心裡不是這樣想的,可是,非得往死里跟對方作對。

歐陽辰此刻說的這麼理直氣壯,可是,之前是誰說,怎麼樣才能讓水天芸得到這個名額,還能讓她心裡舒坦。

明明是好心好意,可是,全都壞在這兩張破嘴上,見了面壓根就不會好好說話。

水天昊無語的嘆口氣:"算了,我什麼都不說了,你們倆吵吧,只要能讓我吃完這頓飯,怎麼都行!"

歐陽辰看了他一眼:"你吃你的,其他的事情你不用管,反正我也不怕你妹!"

水天芸看他:"呵呵,說的我好像怕你似的,我告訴你,我最不怕的,就是你這種長了一張嘴,不會辦事,只會說話的男人!"

歐陽辰挑眉看她:"我不會辦事只會說話,你確定?"

水天芸挑釁的看著他:"怎麼就不確定了,你看看你在我面前巴拉巴拉說了多少廢話,實際上進了公司,做了幾件大事,簡直是一無是處!"

歐陽辰黑著臉看著她,說著說著,怎麼又開始人身攻擊了。

他沉著臉:"水天芸,你這樣說,是想讓我說你畫的設計圖有多糟糕嗎?"

水天芸頓時心虛了幾分:"什麼叫我畫的設計圖有多糟糕,我的設計圖哪裡糟糕了,我怎麼不知道!"

歐陽辰嘴角勾起一抹諷刺的笑容:"你就說說,哪裡不糟糕了,缺乏經驗,毫無創意,就是有點基礎,基礎這東西,是個人都能學習到,你難道不知道嗎?沒有那天分,就不要做不切實際的夢,就你,還想參加雅斯特服裝大賽,你別去丟人,我怕你丟自己的人不說,公司的人都要被你丟光了!"

水天芸這下是真火了,她一下子站起來,拿起桌子上的餐具,就向著歐陽辰砸過去:"歐陽辰,你別太過分了!"

餐具砸在地上,發出破碎聲,整個餐廳的人都向著這邊看過來。

水天昊一把將水天芸拉著坐下,他自言自語:"我今天應該讓你們去包廂的,坐在外面,人都不夠丟的!"

水天芸這會還氣著呢:"丟了也是他丟人,跟我沒關係!"

歐陽辰無所謂的開口:"我這人向來不怕丟人,就怕有些人嘴上說著不在意,其實心裡多害怕還不知道呢!"

水天芸氣呼呼的看著他:"誰害怕了,歐陽辰,我勸你好好說話,好好做人,不要指桑罵槐!"

歐陽辰正要說話,服務員過來,打掃摔碎的餐具。

水天昊這個唯一的正常人,禮貌的開口:"不好意思,弄碎了餐具,等到一會結賬的時候,一起賠了!"

服務生笑著點頭,將地上的碎瓷片收拾了。

歐陽辰和水天芸坐下來,兩個人互相瞪著對方,好像要將對方生吞活剝了一般。

歐陽辰這會都不想說話了,只不過,見這倆人冷靜下來,他還是忍不住說了一句:"我以後再喊你們倆出來,我就是豬!"

"你不是說,周末還要一起出去玩嗎?"歐陽辰看向水天昊。

水天芸也開口:"為什麼不一起出來,搞得我好像很怕他似的!"

水天昊頭疼:"你們倆吵的我頭都疼,你們這麼相互攻擊,說話一點面子底線都不留,你們就不心累嗎?"

"心累是什麼?"歐陽辰一臉無所謂。

水天芸看向自家哥哥:"周末要去玩嗎?去哪裡,我可以帶我朋友嗎?"

水天昊看水天芸:"你想帶誰?"

水天芸開口道:"我交了一個新朋友,是公司設計部的,還有姍姍,她要是知道我出去玩,肯定要一起去的!"

水天昊點點頭:"行,那就一起去吧,只要你不怕跟他吵架,讓大家看見,丟了你的人!"

水天芸癟癟嘴:"我才不想跟他吵架了,你放心,哥哥,我真的不會再跟他吵了!"

水天昊有氣無力的看了她一眼,笑的勉強:"我們剛才過來的時候,你也是這樣跟我說的,你說,你讓我放心,你來了會乖乖跟他道歉的!"

水天芸皺眉:"我這不是道歉了么!"

歐陽辰適當的開口:"水天昊,周末一起出去玩吧,多喊幾個朋友,我回臨海市,還沒交到幾個朋友呢,你放心,我也不會再跟水天芸吵了!"

水天昊沒想到,這倆人居然真的站在統一戰線,不打算吵了。

他吃驚的看了這倆人一眼:"好,如果你們接下來吃飯,不會再吵架,我就安排周末一起去海邊燒烤!"

水天芸的眼睛瞬間亮了:"燒烤,我喜歡,到時候,我一定會多吃點的!"

水天昊心情這才好了幾分:"恩,你想吃多少,就吃多少!"

可能是水天芸和歐陽辰心知肚明,他們倆之前鬧騰的太厲害,讓水天昊都不想說話,不想去玩了,之後倒是很安靜的吃了頓飯。

吃完飯,水天昊送水天芸回去。

車子開出去好一會了,水天芸都不見自家哥哥說話,她忍不住開口:"哥,你是不是生氣了啊?"

歐陽辰搖搖頭:"沒有,我怎麼會生氣,我只是心累,我之前聽歐陽辰說你們倆不對付,我以為,他就是說說而已,我沒想到,你們說一句話都要吵起來!"

水天芸這會腦子徹底冷靜下來了,她一臉認錯的表情:"哥,你別因為這個生氣啊,我就是……就是看到歐陽辰,也不知道哪裡來的火氣,而且,你看他作為一個男人,也不知道讓著我,我就……自然而然跟他吵起來了嘛,再說了,吵架也沒什麼啊,我們倆彼此都清楚,可能吵架的時候,嘴賤一點,但是,真的對對方,也沒有什麼壞心思的!"

水天昊沒好氣的看了一眼水天芸:"這些我哪裡能不知道,你們倆簡直就跟小孩子吵架一樣,我只是擔心,你們倆這麼吵,會影響感情!"

水天芸頓時有些不自在:"感情,鬼才跟他有感情呢,沒有感情,又怎麼會影響感情!"

水天昊敗給她了:"好了,我不想說這個了,反正你們自己看著辦吧,我是不想再管了,今天下午,經此一役,我心累的沒法形容!"

聽到水天昊這話,水天芸沒忍住笑出聲:"哥,哪裡有那麼嚴重啊,我跟歐陽辰那麼吵架,也沒見真的出什麼事啊!"

水天昊看了她一眼:"但願吧!"

水天昊把水天芸送回家,直接上樓了。

水天芸在後面喊:"哥,你今天晚上住家裡嗎?"

水天昊點了點頭:"你不是說,明天早上還要送你上班嗎?"

"我以為你就是隨口說說呢!"水天芸有些不好意思。

水天昊上了樓,沒好氣的說了一句:"你以為我是你啊!"

說罷,他就回了他房間,水天芸想想今天晚上吃飯的情景,估計水天昊是真覺得丟人,餐廳里那些人,估摸著,都以為自己跟歐陽辰是神經病。

水天芸這會其實有些後悔了,她都不知道,自己看到歐陽辰,就跟被什麼刺激了一樣,說那些話做什麼。

只不過,仔細想想,也不怪她一個人,歐陽辰要是態度稍微好點,才不會吵那麼凶呢!

水天芸自我安慰了一番,就去睡覺了。

水天昊那邊,他洗完澡,出來接到了歐陽辰的電話。

他沒好氣的開口:"你還打電話過來做什麼?"

歐陽辰笑了笑:"跟你道歉啊,我知道今天下午,當著你的面跟水天芸吵架,你有些生氣了!"

水天昊無語:"你還知道我生氣了呢,我以為你眼睛瞎了呢!"

歐陽辰輕笑:"水天昊,你好好說話,別搞人身攻擊啊!"

水天昊納悶的坐在床邊:"我說歐陽辰,我這樣說你,你還是笑嘻嘻的,怎麼到了芸芸那邊,說你一句,你就忍不住要回十句呢,我是真的沒見過,像你們這麼能吵的冤家!" 戰場上,林楠一人震懾一群天仙境強者。

一聲誰敢一戰,無人敢應!

這一戰,林楠徹底展現出了無敵之勢,哪怕連殺兩大天仙境的最強者,依舊不過癮,依舊氣勢超強,碾壓一群人。

東林仙庭一方,一群高手開口大笑,覺得暢快淋漓。

他們先是被古藺欺負,然後林楠來了滅了。

而後是紀雲古雄來了,壓制的他們喘不過氣來。

而今,又被滅了!

真特么的爽!

哪怕是高空中的帝尊,這一刻也甚是滿意。

自然,一方歡喜,一方悲催。

古仙庭一方,這一刻勢氣再度遭到極大的打擊,林楠的誰敢一戰,終究是無人敢上前送死。

原本蓄勢待發的大戰,終止了下來。

唯獨古仙庭的幾位仙王境高手這一刻看向林楠的眼神之中,恨不得將林楠生吞活剝。

他們古仙庭已然有著兩大最強天驕死在林楠手中了。

若是再算上在仙緣大會中死亡的,那就更多了。

恨,可想而知。

然而一切都無用,他們不敢動手,在天仙境之中,林楠幾乎是無敵存在,除非是仙王境高手下場。

不過之前連血雲老祖這種超強老邪魔都殺不死林楠,其他仙王境高手也不見得能夠成功。

此刻的林楠,基本上是大勢已成,徹底成了不少人心腹大患,一旦跨入到仙王境,無疑又是一位超級恐怖的強者,唯獨准帝強者才能對抗估計!

大戰落寞,古仙庭的大軍再度退回去不少,林楠再度立下大功勞。

一座仙宮內,林楠在方振的陪同下走了進來,兩盤足足坐著十幾位仙王境強者。

主位上的,赫然是劍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