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大哥,我會小心的。」葉雄點了點頭。

「我也會量力而行。」何忠回道。

接下來,一行人相互交流今天的闖關心得,這才各自回房休息。

葉雄躺在床上,滿腦子都是火炎的影子,不是因為她漂亮,而是在想著怎麼樣從她身上得到血脈。

休息片刻之後,葉雄決定出去,將今天闖關的東西換成積份,順便看看交易中心還有什麼有用的。

整個小鎮,除了交易中心,幾乎沒什麼地方可去。

修界境的人數很少,偌大的城鎮找不到幾個人,有資格進入這裡的都是絕世強者。

而這些絕世強者,還有很大的一部份殞落了。

葉雄心裡突然想起一個詞語,賭博。

來修羅境歷練的人,大多數都是帶著賭博性質的。

畢竟這裡有無數關卡,修鍊資源獎勵豐富,在這裡修鍊可以速度很快。

但是另一方面,這裡也危機四伏,能活著下來的,除了實力之外,更多的是意志力跟敏銳力。

將物品換成積份之後,葉雄正準備出去,突然門口衝進來一個人,差點撞到他身上。

「對不起,對不起。」那人連忙道歉。

葉雄抬頭,發現來人是一名身穿褐色衣服的姑娘,長得還可以,就是鼻子有些怪怪的,看起來有點喜感,把她女人的味道抹去了不少,平添幾分喜味。

「沒關係。」

葉雄笑了笑,轉身準備離開。

「等一下。」褐衣姑娘連忙喊住了他。

「姑娘還有事嗎?」

「我剛才撞了你,為了表示道歉,我能不能請你吃頓飯?」那姑娘嘻嘻地笑著問。

葉雄眉頭皺了起來,腦子在想著剛才的相撞。

兩人都是修士,就算是急急忙忙,也不應該撞到別人身上才對。

剛才這女人撞自己的時候,一點都沒有收身,彷彿故意撞上來一樣。

她不會故意接近自己吧?

「不用了,都是小意思。」葉雄笑道。

「就吃頓飯,很快了。」褐衣姑娘上前攔住他的去路,說道:「我這個人有點強迫症,做了虧心事,心裡就是不舒服,吃不下飯,睡不著睡。」

「我有急事……」

「再急,也急不了這一時吧?」

葉雄嘆了口氣,說道:「好吧!」

「太好了,我知道這附近有家店很好吃,我帶你。」

兩人一前一後,朝那那家店而去。

「我叫林紫,你叫我啊紫就行了,你叫什麼名字?」褐衣姑娘問。

「我姓葉,單名一個雄字。」

「葉雄,葉雄,這名字真夠……普通的。」林紫笑道。

「我父親跟有我仇,所以起了這麼一個俗名。」葉雄笑道。

林紫噗地笑了起來,她心裡本來還有些小緊張,以為這心裡的男神很不好相處,現在一看,才知道自己想多了,這男神很平易近人啊!

「阿紫姑娘,你是哪裡人?」葉雄問。

「我就是這裡的啊!」

「你不是從別的地方來的?」

「不是,我從小到大都是在修羅境長大的。」

「阿紫姑娘,你多大了?」

「三千歲了,你呢?」

「我啊,差不多四百了。」葉雄回道。

「四百?」

阿紫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著他:「你沒跟我開玩笑吧,才四百歲骨齡?」

葉雄摸了摸鼻子,這實在是有點難以讓人相信,但這就是事實。

「阿紫姑娘,我說的都是實話。

兩人別走邊聊,很快就來到附近的一家店。

葉雄雖然只有幾百歲骨齡,但是卻是個老油條,通過短短的接觸,他更加堅定自己的看法,這姑娘肯定就是故意接近自己的。

這家店的人很少,兩人剛上去,葉雄就發現一道熟悉的人影,正是跟他先前一起闖過關卡的火炎。

「火姑娘,這麼巧?」葉雄上前打招呼。

「真巧。」火炎點了點頭,看了旁邊的林紫一眼。

「我給你們們介紹一下,這位是火炎姑娘,是我闖關的時候認識的。」介紹完,他又指著林紫說道:「這是位是林紫,我們剛剛認識,一見如故。」

兩女平淡地打了一下招呼。

「阿紫姑娘,不如咱們就湊一桌坐吧,火姑娘不介意吧?」 陰陽同修 葉雄笑著問。

「不介意,隨便。」火炎道。

「店老闆,來加點菜。」林紫喊道。

片刻之後,店老闆就來了,林紫似乎對這裡很熟,很快就點了一些招牌菜。

三人有說有笑,葉雄用自己的口才,很快就讓兩女對他好感漸增。

談到興起的時候,林紫突然站了起來,拿出一個小瓶子看了一下,說道:「家裡人找我,我先出去一下。」

她跑出去接聽水鏡,片刻之後回來歉意地說道:「不好意思,家裡有點急事,我要回去。」

她一邊說,一邊看著葉雄,似乎有些不舍。

男神現在跟一個漂亮的女人在一起,讓她非常沒有安全感。

「阿紫姑娘,那你先回去,反正我會呆在這裡一段比較長的時間,咱們見面的機會多得是。」葉雄說道。

「把你的本命元氣小瓶給我。」林紫伸出手。

葉雄掏出一個小瓶子,遞了過去。

林紫接過之後,將自己的小瓶子遞過去之後,這才匆忙離開。

飯桌之上,只剩下他跟火炎兩個人了。

「你知道她是什麼人嗎?」火炎突然問。

(ps:最近房子搞裝修,更新有些不穩定,讀者們可以先存著慢慢再看。) 葉雄搖了搖頭,反問:「你知道嗎?」

火炎回道:「我也不知道,不過我直覺她不簡單。」

葉雄無語,誰都能看出來她不簡單。

「我還有事,先走了。」火炎說著,站了起來。

雖然她跟葉雄已經熟悉,但還是無法單獨跟葉雄相處太久,有些不習慣。

「火姑娘住哪,我送你回去。」葉雄道。

「不用了。」火炎說著,馬上就離開了。

看著她的背影,葉雄腦海一直在思考著,還是沒想出得到血脈的辦法。

……

接下來的日子,葉雄跟申箭,任逍遙,一直都呆在修羅境之中闖關。

葉雄的實力雖然比較弱,很多關卡都沒辦法闖,但是他的意志力比較堅定,只要自己沒有把握的,他絕對不去闖。每一道關卡他都回去好好研究,增加自己的實力,在有足夠的把握之前,他才敢去闖關,十分謹慎。

時光過得飛快,眨眼之間,五年時間就過去了。

在這其間,林紫跟火炎都時不時會跟他相聚片刻,林紫還會主動著,火炎就比較冷漠,一直都沒辦法讓葉雄有機會得到得血脈。

在第三年的時間,何忠在一次闖關的時候殞落了,進來的六個人,只剩下葉雄跟兩名神將。

申箭在闖一次關卡的時候,受了傷,養了幾個月傷才好,這更讓葉雄小心翼翼,不敢逞強。

在修鍊到的過程之中,葉雄的實戰力再一次得到增漲,雖然依然沒有辦法突破,但是他身上的幾種神通,更加熟悉,特別是青龍變,他修鍊到第四變,而《天帝訣》他也修鍊到了第五層,可以初步用於實戰。

隨著突破的關卡越來越多,葉雄的積分也越來越多。

這天,葉雄正在分析關卡,門外傳來的敲門聲。

「進來。」

林紫推門而入,毫不客氣地走到他旁邊。

這段時間,林紫就像神出鬼沒一樣,時不時出現,又突然是離開,葉雄雖然懷疑她的身份,但是有一點是可以確定的,就是她對自己沒有惡意。

「在幹什麼?」林紫上前看著他。

只見桌面上擺著一張圖,一共有十八個部分,每一部關都是一個關卡。

修羅石林,修羅深淵,修羅塔,修羅沙漠,這些都是這修羅境之中的關卡。

每種關他都標明了自己闖了多少,除了修羅石林跟修羅深淵他全部闖過之外,別的都是闖了很少的一部份,甚至有一些關卡他只闖了兩關就不敢繼續闖下去,這些關種,就算合種期,都未必能闖過去。

「研究關卡呢!」葉雄抬頭看了他一眼,問:「你怎麼又過來了?」

「閑著呢!」林紫支起下巴,看著桌面上的圖一眼,說道:「以你現在的境界,能闖的全都闖過了,想要再次闖過,必須要進階,不然,現在就是你的盡頭了。」

「我也想進階,問題是我才進階沒多久,想再進階太難了。」葉雄回道。

這幾年,他想了所有能進階的辦法,都不適合自己。

修鍊進階的辦法無外乎是服藥進階,修鍊功法進階,傳承進階,還有天道恩澤。

服藥進階跟修鍊功法進階比較好理解,就是得到頂級的靈藥,修鍊成丹,服用進階,或者將自己的功法,修鍊到新的層次,加強力量改變自己內世界進階。

至於傳承進階,就是有人捨棄自己,灌入被傳承者身體之內,強行擴大內世界,這種方法非常危險,無論是傳承者還是被傳承者,都是風險非常大,有可能雙方都殞落。還有最重要的一個問題是,傳承者的實力,要遠遠高於被傳承者。

至於天道恩澤,更不可能,哪怕他再創造出《佛魔掌》第三式,也不可能得到,天道恩澤每一種神通只能得到一次,除非他能創造出另一種比佛魔掌還要厲害的神通,再次得到天道恩澤。這種可能性更小,畢竟佛魔掌的出現,本身就是帶著運氣性的,創造神通哪有那麼簡單。

「你不用著急,以你的骨齡,能有現在的境界已經非常厲害了,心急吃不了熱豆腐。」林紫笑道。

「你說得也是,是我太急進了,修真一道,本來就沒那麼容易。」葉雄道。

林紫仔細看著上面的圖案,最後說道:「你去闖修羅塔第四層吧,這個機會比較大。」

葉雄搖了搖頭,說道:「第四層不行,申箭說了,這第四層,他都未必能闖過去,我更加不可能。」

「修羅塔第四層是防禦大於攻擊的,你的變身術比申箭的防禦還要強,理論上來說,應該比他機會大些。」林紫繼續說道。

「你怎麼知道我的防禦力強?」葉雄問。

「哦……我是猜測的,你想想,像你這麼低的境界,如果防禦力不強,怎麼可能闖過那麼多,連半步合體都闖不過的關卡。」林紫連忙說道。

從葉雄進來那一刻起,林紫已經開始關注他,之後他每闖一個關卡,都在林紫的注目之中,可以說,葉雄有什麼神通,她了如指掌。

不但是她,就連他的哥哥,還有她的父親,都對他非常滿意,父親還讓他們兄妹倆,密切關注他跟另外兩名神將,他們的一動一舉,她都非常熟悉。

葉雄從身上掏出一個鑲著寶石的發叉,道:「阿紫姑娘,這發叉我都帶了五年了,是時候物歸原主了。」

林紫臉色頓時很難看,但是當她的目光落到對方眼睛,才發現自己被套路了。

就憑自己剛才的臉色變化,對方肯定知道這發叉是自己的。

「你真壞。」林紫白了他一眼,不得不承認了:「送出去的東西,我不會再要。」

說這話的時候,她臉色有些紅,畢竟發叉不是一般的物休,送給一個男人,有種另類的含意。

「其實,我早就知道你是修羅境背後的人了,只是不點破而已。」

既然她不接,葉雄當下將發叉收了起來,畢竟強行還回去的話,對於一個女人了來說,讓她有點難堪。

「我早就知道瞞不住你了,走吧,我帶你去見見我父親。」林紫說道。

「我的朋友呢?」

「他們的資質還沒資格見我父親,你也不能將見我父親的事情告訴他們,這一點你得保證。」

葉雄點了點頭,這才跟在她後面,走出房間。 半小時之後,在一片山林之中。

林紫跟葉雄去到那裡的時候,那裡已經有兩名男子在等了。

兩人長得比較相像,年長的外貌五十歲左右,滿頭斑白頭髮,左眼被黑布擋住,瞎了一隻眼睛。

另一名男子外貌年紀跟葉雄長得差不多,兩名男子容貌有些相似,極有可能是父子。

「父親,哥哥,他來了。」林紫上前道。

在父親跟哥哥面前,林紫有些拘謹,沒有先前在葉雄面前那麼無拘無束。

獨眼老者點了點頭,一隻眼睛這才看著葉雄,問道:「我女兒跟你都說了吧?」

「阿紫姑娘什麼都沒說。」葉雄回道。

「我叫林正南,這是我兒子林龍,我們林家是修真境的發現者,開創者,這裡的所有關卡都是我創造的。」

葉雄肅然起敬,先不說這老者是什麼人物,是什麼境界,有什麼實力,單是他能夠在這修羅境之內,創造這麼多的關卡,就極不簡單。

這些關卡,涉及的東西非常廣,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做出來的。

「見過林前輩,不知道前輩叫晚輩過來,有什麼吩咐。」葉雄問。

「龍兒,紫兒,你們兩個下去。」林正南突然吩咐。

林龍跟林紫同時退了下去,等他們離開之後,林正南這才正色道:「葉雄,你的背景,還有你的朋友的背景,我都查得清清楚楚了,包括你跟光明神殿,還有陸青鋒的恩恩怨怨,我也清楚,這些年你在修羅境的一舉一動,我也看在眼裡,你是一名絕世天才。」

「多謝前輩高抬。」葉雄拱了拱手。

「我林正南從來不會高抬一個人,是行就行,不行就不行,哪怕我的兩個兒女,跟你一比,也相差甚遠,所以,有些事情我一直都不敢告訴他們,有些秘密是他們承受不起的。」

林正南說得非常嚴肅,葉雄有種直覺,他接下來跟自己說的話,很有可能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我可以收你當徒弟,保證你在百年之內突破到合體境界,我可以將我一身的神通全都教給你,但是你得答應幫我辦一件事情,你願意嗎?」林正南問。

「請問前輩,到底是什麼事情?」葉雄皺著眉頭問。

「我現在還不能告訴你,以你現在的實力,根本就沒辦法承受這個秘密,但是我可以保證,做這件事情絕對不會讓你違背良心,甚至咱們之間的目的,有可能還是同一個方向。」

「難道前輩跟我一樣,都是為了對付陸青鋒?」葉雄試探地問。

「陸青鋒算得了什麼,只不過是個傀儡罷了。」

「難道前輩指的是陸青鋒背後的人物?」葉雄內心一凜。

這個神秘的人物,陸青鋒跟他暗示過,他跟幾名轉世神將也商量過,陸青鋒背後極有可能有一個人物在支配著他,從林正南的語氣之中,他說的極有可能,就是這個人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