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還要宣布一個消息,我們華夏科技公司將在三天後,進行一場實驗,我們公司將派出十輛零點電池組動力的大巴車,從湘江出發,目標是北京。我們將實驗零點電池組充一次電的能量,我們三天後共同驗證這個奇迹吧……」黃然這個時候自豪的說,而攝像機也不停的拍攝者周圍的場景……

人群慢慢的散去了,華夏科技公司的基地裡面又恢復了平靜,但是今天人們的心卻不能平靜,零點電池組成為人們討論的話題,而世界各國這個時候卻召開了緊急會議。這場風暴真是太大了,如果零點電池組的能量真是鋰電池的一千倍以上,那對世界的影響就太大了,這件事情的嚴重性可想而知,這場風暴到底會惹起多大的事端還不清楚,但是有的人已經看出了一點苗頭,當天的石油價格下跌就是一個最好的證明……

黃然這個時候卻和研究人員一起歡呼,他們來到了全自動工廠,這個工廠位於地下二層,這個基地地下一共十層,簡直就是一個地下城市,裡面所包含的東西太多太多了。黃然看著正在組裝的十輛大巴車,臉上輕輕的笑了笑,這個工廠的極限生產力是每天一千台的數量,這樣的工廠已經算是很大的生產線了。

「好好檢查這十輛車,絕對不能出現任何的意外,等一會兒要在試驗場實驗一下,三天後就是我們驗證成果的時候了,只有大家真正的看到成果,大家才會真正的了解零點電池組的運用……」黃然輕輕的笑了笑,腦袋裡面卻飛快的計算著零點電池組的利潤。

(兄弟們,又跑到第四了,傷心哦) 就連兩個人同時待監獄,也只是暫時放下對彼此的成見罷了。

一出來后,兩個人關係又恢復了以前。

現在眼看她就要跟席錦榮離婚了,她跟杜美華的關係才算是緩和。

想想也是,她跟杜美華以後都是不是婆媳關係了,關係自然就會好起來了。

突然之間覺得有點可笑,更有點諷刺。

當天陶紅雲就跟席錦榮離婚,綠色本子拿在手裡后,陶紅雲帶著席棟樑和席帶娣一起回到了娘家。

而杜美華拿著家裡的戶口本,跟席國強連夜趕回城裡。

席家空蕩蕩,就剩下席錦榮一個人,身上只剩下百來塊錢。

當晚他到永和鎮,離婚的事,他不隱瞞張文玲,還深情地對說:「以後我們就可以光明正大在一起了,誰也不敢說咱們了。」

「是啊!」張文玲也深情凝望著他,隨即眼皮子略微一垂,眼底掠過一抹算計的光澤,再次看著席錦榮時,她溫柔笑著說:「以後咱們會一直幸福下去的。」

「嗯!」席錦榮不禁在腦海里幻想著他跟張文玲的幸福日子,以後再生兩個孩子,幾十年後張文玲仍然溫柔可人……

「那以後你還有什麼打算嗎?」

「我都已經計劃好了。」

霸寵田園:潑辣小娘子 聞言,張文玲眼睛一亮,笑問:「什麼打算?」

「我計劃還是干回以前的生意。」

張文玲的嘴角微微一凝,隨即好像什麼都沒發生一樣,繼續笑問他:「我以前經常都說,你收廢品生意太累了,又需要很多的錢周轉,你現在錢都給了你前妻,咱們上哪弄資金重新開始啊?」

「放心了,我跟那些大老闆熟,好好談一談,應該可以先把貨給我的,等貨一轉手了,我再將錢給他們就是了。」

「這樣也行嗎?」

「可以的,放心吧!」席錦榮不斷在她耳邊憧憬以後的好日子,他卻沒有注意到張文玲有些心不在焉。

……

三天後,唐小芯從席秋怡嘴裡得知,席錦榮跟著陶紅雲離婚了,她有點不敢相信。

最後只在心裡感嘆,無論以前有多少感情,也是抵不過無情的歲月,更抵不過嬌人。

「我雖然不太喜歡陶紅雲,但畢竟她跟我哥有兩個孩子,現在他們兩個離婚,孩子跟著她,就相當於孩子沒了爸,多可憐啊!」席秋怡不禁同情起陶紅雲,說到底,她更同情那兩個孩子。

「我對這件事不發表意見,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生活。」她就覺得以前都是陶紅雲日子過得太好了,現在吃點苦頭,也沒什麼,說不定這樣陶紅雲就改變以前的做派了。

「希望各自安好吧!」

「我倒是覺得不一定。」

「怎麼說?」席秋怡濃濃八卦的語氣追問唐小芯。

唐小芯目光斜看了她一眼,「你難道不會分析嗎?你二哥現在是一無所有,陶紅雲有錢,沒男人,也沒地方住,帶著兩個孩子只能回娘家去,他們兩個能好到哪裡去?肯定少不了一番折騰的。」

席秋怡想了想,點頭:「也是。」

……

一個月以後

席錦榮東山再起一直都不成功,昔日跟他吃吃喝喝的那些人,見到他一分錢都沒有,就想著躲著他,更別說會伸手幫席錦榮一把。

三十多天的挫敗,讓席錦榮事情了以往的信心和自信,整個人都顯得有些頹廢。

慢慢地,他也愛出門,一出門就要花錢,也不愛收拾自己,還天天喜歡借酒消愁。

張文玲從最開始的隱忍,到了後面隱忍不了,但還是非常克制的說了席錦榮幾句,讓他不要再喝酒了。

一喝酒,她就得要打掃家裡,她又還得要上班,很辛苦的。

而且最重要的是席錦榮現在花的就是她的錢。

席錦榮一聽她說話,就會反問她,「你是不是也在嫌棄我?」

「怎麼會呢!我喜歡你,我就不會嫌棄的。」當然,這些都是假話。

張文玲是個懂得算計的女人,她知道席家所有人都在粵城,個個都是做生意的,都有錢,他們總不會一直看著席錦榮頹廢下去。

只要席錦榮去跟他們開口,他們肯定也會對伸出援手,借錢給席錦榮做生意。

她就一直想著席錦榮是有個潛力的男人。

「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這時張文玲望著他的眼神就是深情款款。

喝醉了的席錦榮定定看了她一眼,彷彿就是在確定是否真假,過後,他在轉移了目光,繼續喝酒。

張文玲收拾好酒瓶子,背對著席錦榮時,毫不掩飾自己內心對席錦榮的嫌棄和厭煩。

另外一邊,陶紅雲在娘家待得一點都不愉快。

剛開始她哥哥嫂子對她都是客客氣氣,到了後面問她借錢,她不是怎麼想借了,她哥哥和嫂子就擺臉色給她看了,又還說她一個女人家拿著這麼多錢也不好,錢也只有用來做生意,才會有價值等等。

陶紅雲還是堅持把錢拿自己手裡是最安全的,這下好了,把她哥哥和嫂子給得罪了,平日里是三菜一湯,現在換成了天天豆腐乳。

搞得她兩個孩子天天都不想吃飯。

畢竟她也是嫁出去的女兒,她也不好說什麼,只能再帶著自己的兩個孩子出去吃點其他的。

這下好了,讓她嫂子知道了,非得說她沒良心,說她母子三人住在這裡這麼久,沒問要過一分錢生活費,結果買吃的,也不知道給侄子侄女買一點。

搞得陶紅雲格外不好意思,她也不能跟她嫂子吵,一吵架她媽就在中間,覺得很為難的。

沒辦法,陶紅雲要是去買吃的,就會給侄子侄女買一些。

但是,她哥哥和嫂子仍然還是不死心,找她借錢,又讓她媽跟她開口:「好歹都是一家人,你哥一家子好了,你們也才會好呀!」

好說歹說,陶紅雲還是把錢借給她哥哥嫂子了。

然而,一個月都不到,就再找她開口,說要借錢。

這下陶紅雲當面就拒絕了他們,「哥,我不是生錢的工具,我還有兩個孩子要養要讀書,我手頭上就怎麼一點錢,我都給你了,我們母子三人怎麼辦?」 「等我們生意好起來了,我們就會把錢還給你,我們又不是還錢給你,對吧! 失落喚響 你現在帶著兩個孩子上哪去都不容易,家裡飯菜什麼都有,餓不死的。」

聞言,陶紅雲內心竟覺得特別的諷刺,是啊,飯菜都有,可是吃的都是些什麼呀!她都不想說了,而且最關鍵是她在這個家,她還要看哥哥嫂子的臉色過日子,再這麼下去,對她還是兩個孩子都不好。

她不想自己辛辛苦苦生的兩個孩子,在將來以後,就只學會看別人的臉色活著,她想她兩個孩子都有出息。

她還要讓席錦榮知道,拋棄他們母子三人,就是他做的最後悔的事。

「嫂子,過兩天我們就會搬出去住了。」

「什麼?你現在是兩個孩子,你不是一個人,你打算搬到哪去住啊?你要是出去干點什麼,你都會覺得不方便的,還不如住在家裡頭呢!」

「不了,兩個孩子也是要讀書,我打算帶著他們外頭住。」

「去鎮上住嗎?席錦榮跟那個賤人就是在那邊,你要是讓兩個孩子看見席錦榮和那個賤人,不太好吧!」

陶紅雲有幾分明白,她嫂子這是挽留他們在家裡住,不過她可不打算再繼續過這種憋屈的日子了。「不是,我們是去城裡。」

「啥?去城裡吃和住花費都很高的,還不如帶在鄉下住呢!」

「城裡方便,我前家公和前婆婆都在那裡,我要是沒空了,他們可以幫忙帶孩子。」

「紅雲不是我說你,你會不會把事情想得太好了,你跟席錦榮是離婚了,他跟那個賤人在一起,肯定也是要生孩子的,你那前家公和前婆婆原本跟你關係就不是很好,你現在跟他們可是半點關係都沒有,他們肯定是會幫自己兒子帶孫子了,你是指望不上他們了,你還不如指望咱媽給帶孩子呢!」

「席錦榮跟那個女人在一起,早晚都是會要孩子的,早呢就是半年,晚呢就是一年以後,我就是要趁現在他們還沒有孩子,我才找他們幫我帶孩子,半年以後我在城裡也就穩定下來了,到時他們哪怕不想給我帶孩子,我也可以自己帶孩子了。」

陶紅雲一臉主意已定,誰說都沒用的表情,她嫂子悻悻,不再說什麼。

陶紅雲動作也很快,她在第二天後,就帶著收拾衣服,就去了粵城。

剛好沒有落腳處,她就只能去席秋怡住處。

也是幸好席秋怡這邊還有多餘的房間,就先讓住下來。

晚上吃飯時,席秋怡也是客氣的跟陶紅雲說了一句:「如果你有需要幫忙的地方,你就跟我們說。」畢竟也是她哥對不住陶紅雲在先。

「行,如果我有困難的話,我就會跟你說。」

晚上九點多,席秋怡把兒子哄睡著了,抱到宋大媽房間里,現在不管是宋繼福還是宋拾元都是跟宋大媽一起睡。

她回到了房間,見宋多金坐在床上看衣服版圖。

她坐了過去,略略不好意思地說,「我家人又給添麻煩了。」

「還好,只要他們不來煩人,收留他們住一段時間,也沒什麼。」宋多金連頭都不抬就說。

席秋怡稍微調整了坐姿,與宋多金挨近一些,嘴角一勾,「要我說,還是我嫂子厲害,她都能猜到了陶紅雲在娘家的日子不好過,這不,才一個月,陶紅雲就跑出來了。」

聞言,宋多金終於將手裡的圖紙放下,饒有興趣地問:「嫂子真的這麼說?」

「嗯!」

「那看來嫂子料事如神。」

「要不然你也不會這麼佩服她,不是嗎?」

一聽,宋多金笑了,將圖紙放一旁,雙手摟著席秋怡的腰,下巴撐在了席秋怡肩上,「是啊!我是挺佩服嫂子的,大部分事情她都非常果斷,決定又是對的,我都沒她這個能力。」

席秋怡側目看著他,「其實你也很厲害了,能跟嫂子的腳步,一般人都跟不上嫂子呢!」

宋多金想想覺得也是。

像萬家,一直都想著弄到唐小芯的鴨脖子秘方,至今為止都沒弄到,生意也是馬馬虎虎,沒有太多的水花。

「我現在什麼都不擔心,就是有點擔心陶紅雲頭腦還跟以前一樣不清晰,去招惹了嫂子,我可告訴你,如果她要是招惹了嫂子,可別怪我把她跟她那兩個孩子趕出去。」

席秋怡連忙跟他保證:「放心,我會找時間提醒她的。」

「希望她長點記性吧!」

「我估計我二哥都有可能會過來了。」

「什麼?」

席秋怡連忙又說,這是唐小芯預料到過的。

其實她是推到唐小芯身上去,也只有這樣,宋多金才不會生氣家裡來太多人。

她爸媽雖然表面上不管席錦榮了,但還是偶爾擔心席錦榮的情況,於是她就給席桂花打電話,跟席桂花打聽。

於是她就知道席錦榮東山再起失敗了,想必應該會來這邊。

「嫂子真有這麼說?」他怎麼覺得唐小芯不可能會管這破事呢!

「是真的。」不行,她明天出去跟她嫂子串口供,事情不能穿幫。

「席錦榮跟陶紅雲已經離婚了,你覺得讓他們兩個同時在咱們家好嗎?」宋多金反問她。

「……是有點不太好。」

「你也知道不太好,那你就要想辦法弄走陶紅雲,或者不讓席錦榮到這邊來。」

「以我爸媽的性格,肯定是不會讓我二哥受苦的,只會把陶紅雲趕出去。」席秋怡忍不住跟他分析分析。

「我是不管這些,家裡的事,我都是交給你了,你自己看著辦吧!」至於是去說服杜美華和席國強,還是讓陶紅雲和兩個孩子走人,那都是她來做決定。

「好吧!我想想!」

「也晚了,該睡覺了。」宋多金躺下也有十多分鐘,見她還是坐著不動,就催她。

「哦,好!」

第二天,席秋怡帶孩子,早飯是由杜美華和宋大媽做好,喊大家一起吃飯。

陶紅雲帶著兩個孩子姍姍來遲,見這麼多人都在,就唯獨不見宋多金,就禮貌上地問一句。 華夏科技公司火了,李升雲在當天下午就去了人民大會堂,參加了一個緊急會議。這次華夏科技公司放出的籌碼真是太大了。那輛紅色的大巴車,蘊含的技術所能創造的價值真是太大了,零點電池組是一部分,而那輛車的電動機更是價值高昂,那麼好的動力性,其價值不必零點電池組的價值低,而其他輔助系統,隨便一個拿出來所創造的價值都是不菲的……

「總理,你放心,小傢伙的性格我是知道的,我想他心裡是愛國的,零點電池組肯定要會第一個在中國使用……」李升雲這個時候認真的說。

「恩,這件事情就交給你了,務必要辦好這件事情……」老人嚴肅的說,其他人這個時候也點點頭。

「我會的……」李升雲點了點頭。

當天下午,李升雲就直接飛到了湘江,在金龍和龍戰的陪同下,來到了黃然的別墅。 逆天狂妃 黃然這個時候還沒有回來,今天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而張穎他們幾個卻在家裡……

「哥哥,二叔,李叔叔。你們怎麼來了……」龍雅琪看到自己的哥哥他們,趕緊站起來迎接。

「龍大哥,你們怎麼來了……」柳晴和張穎這個時候也笑著迎接了上來,而美惠子和美奈子兩個人卻懂事的倒上茶水。

「呵呵,我陪李叔過來找黃然有點事情……」龍戰笑了笑,金龍和李升雲面帶微笑的看著別墅裡面的人,臉上始終掛著神秘的微笑。

「哦,他還沒有回來,要不我給他打個電話……」龍雅琪看著三個人,輕輕的笑著說到。

「呵呵,不必了,我們就在這裡等他吧!」李升雲笑著說,金龍也點點頭。

「那你們坐下了休息一下吧!他也快回來了……」柳晴笑了笑。

「呵呵,你們這裡還挺熱鬧的,這兩位是……」金龍這個時候看著美惠子和美奈子,輕輕的說。

全能小神農 「哦,這兩位是美惠子和美奈子,來自日本……」龍雅琪笑著介紹說,美惠子和美奈子笑著行了一個禮。

「呵呵,老金,你就坐下吧!我們等一會兒小傢伙……」李升雲看著大家,笑了笑,金龍看了看周圍的人,慢慢的坐下來。

「我說妹子,我怎麼看你變得又好看了,吃什麼好的,養這麼漂亮啊……」龍戰這個時候來到龍雅琪身邊,輕輕的笑了笑。

「哥,我問你,黃然第一次去我們家的時候,你是不是串通父親,把我許配給了黃然……」龍雅琪這個時候看著龍戰,慢慢的問。

「沒有啊!怎麼可能呢,當時父親是有這個意思,不過他沒有同意啊……」龍戰這個時候撓了撓頭,輕輕的說。

「啊,這個壞蛋,我回來讓他好看……」龍雅琪這個時候小嘴撅著,然後走開坐在沙發上……

「我回來了,哎呀,今天可是累壞了……」黃然這個時候低著頭走了進來,嘴裡大聲的感嘆道,美奈子迎接了上去,溫柔的接過他的西服,而柳晴這個時候也給他倒上了水。

「龍大哥,老金,李叔,你們怎麼來了……」黃然抬起頭看見金龍他們三個,驚訝的說到。

「呵呵,小傢伙,我們就不能來你這裡坐坐啊!怎麼,不歡迎啊……」李升雲這個時候微笑的說,金龍和龍戰怎是面帶微笑的看著他。

「哎呀,怎麼可能不歡迎啊!呵呵,你們來告訴我一聲啊!我去機場接你們……」黃然這個時候笑了笑,坐在沙發上,而美惠子輕輕的給他捏著肩膀。

「呵呵,來到匆忙,也沒有通知你……」李升雲笑著說。

「呵呵,你看你們三個,你們要是提前對我說,我也好去安排一下啊!」黃然看著龍戰,輕輕的埋怨到。

「好了,你就別客氣了,你看你多會享受……」龍戰這個時候看了一眼美惠子,笑著說到。

愛在魂深處:邪少的傲嬌新娘 「呵呵,對了,你們來湘江是不是有什麼事情啊!」黃然這個時候好奇的問。李升雲這個時候看了看周圍。黃然隨即明白了什麼意思……

「李叔,你就說吧!這裡的人你就放心吧!都是自己人……」黃然笑了笑,喝了一口水。

「呵呵,那我就不跟你羅嗦了,今天來主要是因為你……」李升雲慢慢的說。

「我,找我有什麼事情啊……」黃然笑著說。

「你說呢,一聲不響的就扔出這麼一個大新聞,零點電池組,估計這個時候不知道有多少特工想弄到具體資料呢……」李升雲慢慢的說。

「哦,是嗎?呵呵……」黃然笑了笑。

「你怎麼想的,零點電池組是不是先投入到國內呢,你們華夏科技公司可是神秘的很啊,那輛大巴車,不是一個簡單的角色啊!」李升雲這個時候慢慢的說,大家都好奇的看著黃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