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

「不會吧?!」

三人盡皆大驚失色,這怎麼可能,敢跟龍衛對著干,他們是不是瘋了?

不對,這個黑龍盟主本來就是個瘋子,還是個手段通天的瘋子。

試問,誰有能耐讓混亂了幾十年的黑海市一舉統一?是誰將黑海市各大勢力耍的團團裝,最後還用實力威懾八方?

龍衛之前並非沒有派遣過四階修士前來援助,可就像之前說的那樣,這座城市已經爛到了骨子裡,各大勢力相互盤踞,有些勢力背景十分驚人,連四階龍衛來了,都不敢輕舉妄動。

一旦龍衛有了想要收服這座城市的念頭,這些勢力就會聯合起來統一對抗龍衛。

或許在實力上他們不佔優勢,可要比起下三濫的手段,他們可是一個比一個玩的溜兒。

就比如,隨便在大街上綁個幾百個人質,或者在哪個不知名的角落裡放上幾噸炸藥,就能讓龍衛束手束腳,十分憋屈。

收服這裡需要消耗的時間和精力實在太大,全國各地這個時候又都在發生各種各樣的詭異,於是,龍衛就乾脆放棄了這裡,任由他們發展,直到白洛的到來。

「黃升老哥,你說的可都是真的?」聽到這個消息的三人臉色不大好看,如果那人真打算這樣,他們豈不是如同待宰的羔羊?

黃升道:「我也不想相信,但這個人有多大的能耐你們應該都清楚,他既然敢孤身來到黑海市,僅僅半個月時間就統一了黑海市的地下勢力,那要說他敢對龍衛動手,我也是毫不懷疑的。」

「草!」一人怒罵出聲。

「現在的瘋子越來越多了,虧我前兩天還以為黑海市地下勢力一統一,我們就能清閑了,沒準還能跟這個黑龍盟主談判,獲得一些好處,誰知道他竟然跟對龍衛動手!」

「瘋了!真是瘋了!」

又一人嘆道:「誰說不是呢,我們現在該想想怎麼辦才好,要是消息準確,恐怕以那位黑龍盟主的急性子,要不了幾天就會向龍衛動手,我們要是不先想好退路,以後可就要跟著龍衛一起陪葬了啊!」

「對啊,這樣下去,我們恐怕都要難逃一死。」

「不行!我絕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黃升拍案而起。

「大家相處了那麼久,以我們對周川大首領的脾氣,要是按著他的想法來,龍衛跟這個黑龍聯盟肯定會死磕到底,這樣的事情,絕對不能讓它發生!」

黃升臉上露出一絲陰狠的殺意,周川就是三年前新來的那位龍衛首領,脾氣很直,愛憎分明,對下面兄弟們也很好,放在其它城市,就是標準的模範好首領。

但在這裡卻行不通,這裡是黑海市,心不黑的人,是沒辦法在這裡活下來的。

黃升一咬牙,語道:「名人不說暗話,我今天就把話說開了,要是周川打算跟黑龍聯盟死磕,我是絕對不會讓大家平白上去送死的!」

「那人既然能擊敗地獄火俱樂部的兩兄弟和張虎,我們去再多人也是送人頭。」

三人不由得慌了神,紛紛看向黃升。

「黃大哥,你說該怎麼辦吧?」

「黃老兄,你來拿主意,我們都聽你的!」

黃升聞言欣慰,還算他平時沒少照顧這幾人,到了關鍵時刻,他們還是站在他這邊。

「好,既然兄弟們相信我,那我就當仁不讓,為我們大家找出一條明路!」

「黑龍聯盟要是真敢對龍衛動手,按照周川的想法肯定是不行的,死磕只會加大傷亡,甚至最後讓龍衛都從黑海市中消失。」

「之前周川首領的所作所為大家都有目共睹,沒少得罪人,甚至可以說,整個黑海市的大半勢力都被周川首領得罪了個遍。」

周川性子剛直,為人仗義,連黃升這個跟他不對路的副首領,都不得不佩服周川,但可惜啊可惜,依舊是那句話,他,不適合這座城市。

周川在黑海市初來乍到時帶人跟不少勢力交過手,結果也是滅了幾個小心勢力,後面全都碰了一鼻子灰,這才老實了不少。

但用黃升的話來說,這人就是死性不改,三天兩頭就帶龍衛出去搞事情,如果不是黃升在後面幫忙擦屁股,周川這廝沒準早就被人群起而攻之了。

只見黃升繼續道:「諸位兄弟,如今想要活命,就只有一個辦法。」

「什麼辦法?」三人紛紛問道。

黃升咬了咬牙:「跟黑龍聯盟聯手!」

「什麼?!」三人面色駭然,『刷』的一下站了起來。

「黃老哥,這樣不好吧?我們畢竟是龍衛,一旦跟黑龍聯盟聯手,豈不是就成了官匪勾結?這名聲要是傳出去,我們的下半輩子可就完了啊!」三人很是擔憂。

黃升見三人猶豫不決,大喝一聲:「到底是名聲重要,還是我們的性命重要?!」

「再這樣婆婆媽媽下去,等黑龍聯盟的人找上門,我們都得死!兄弟們也沒有一個能活下來!」

猶豫?他就不猶豫了嗎?如果放在十年前,他剛來到這座城市的時候,他會二話不說跟黑龍聯盟死磕到底,可是現在……

他變了,金錢和權勢已經掏空了他的內心,不再是以前那個跟周川一樣正氣凌然的漢子。

對面三人被鎮在原地,良久,三人回過神來,緩慢地點了點頭。

抱歉了,周川首領,他們只是想活下去,僅此而已。

有人選擇用生命守護正義,有人選擇委曲求全苟活於世,他們不是英雄,他們更愧對龍衛這個稱號。

「那周川首領?」一人問道。

「當成獻給黑龍聯盟的賀禮吧。」黃升緩緩道。 天空顏色帶著些陰沉,下著淅淅瀝瀝的小雨。

雨中,原妖獸市場的副首領老老實實撐著傘,低頭對著傘下這人道:「盟主,前面便是龍衛總部。」

「嗯。」白洛點了點頭,看了看四周。

這裡明明是這座城市的中心地帶,卻十分荒涼,著實讓人感到奇怪。

在他身後,跟著的是黑龍聯盟的一系列高層,包括僵文在內,幾乎所有高層都來到了這裡。

只是,這些人此時一頭霧水,不知道白洛在打什麼主意,難道他真的想對付龍衛不成?

眾人被這個想法嚇了一跳,仔細一想,還真不是沒有可能。

沒人能摸准這位黑暗帝王的心思,只有知道真相的僵文能猜到一二,但他也不想多說,免得壞了白洛的好事。

黑龍聯盟這次來了數百人,跟在白洛身邊的只有不到十個人而已,剩下的都被白洛派出去封鎖出路,嚴禁閑雜人等入內。

因而,此時龍衛總部算是被白洛帶人圍了起來。

就在白洛距離龍衛總部越來越近的時候,龍衛內部也不平靜。

金龍衛周文坐在龍衛總部大堂的主座上,聽著來人將目前的情況彙報了一遍,臉色一直陰沉。

這位年輕的金龍衛看上去年齡不過二十五,城府不深,下面坐著的黃升這些老狐狸幾乎靠著周川的臉色就能猜出來他在想些什麼。

「首領,黑龍聯盟都快帶人打上門來了,您快先想辦法啊。」前來彙報的人員催促道。

周文將手中茶杯摔在地上,怒道:「我們龍衛不去找他們的麻煩,他們就該謝天謝地了,今天他們竟然還敢打上門,真是反了!」

「通知下去,所有龍衛成員,準備戰鬥!」

「是!」傳令者剛要下去,卻聽另一道聲音傳了出來。

「等等。」副首領黃升制止了他的動作,雙眼看向周川。

他沉聲道:「首領,還請您三思啊,黑龍聯盟如今勢大,我們跟他們硬碰硬,著實不理智。」

周川聽后怒氣更勝:「現在不是我們的問題,是他們帶人打上門來了!我們就算不想跟他們硬碰硬都不行!」

「更何況我們是龍衛,龍衛總部被地下勢力帶人圍剿,這消息傳出去還不知道會讓多少人笑掉大牙!」

「今天我就算死,也要守住龍衛的榮耀!」

黃升毫不在意地回道:「首領,現在發怒也沒用,我們應該做的是想辦法如何化解這場危機,而不是拿我們的性命去跟他們死拼。」

周川怒極反笑:「哈哈,黃升啊黃升,別以為我不知道你跟黑海市這些勢力相互勾結的事情,以前也就算了,今天關乎龍衛的榮譽,絕對不能服軟!」

要是連別人打上們,龍衛都能當縮頭烏龜,那他活著還有什麼意義?

周川在黑海市待了這麼長時間,早就憋了一肚子火,今天白洛的到來算是給了他一個引子,讓他徹底憤怒。

黃升臉色也是很不好看,罵人不揭短,周川當著龍衛這麼多人的面,將他跟黑海市地下勢力相勾結的事情捅了出去,他的面子往哪兒放?

黃升也是惱怒了起來,破口大罵道:「周川,你要想死可以自己出去,別連累龍衛的所有人!」

「別以為所有人都跟你一樣腦子裡少根筋,我們也有家人,我們還不想死!」

周川怔了一下,目光掃遍四周,所有跟他目光相對的人,都羞愧地低下了頭。

他終於明白了什麼,心中彷彿被一支利箭穿過。

「原來你們都是這麼打算的嗎?」周川小聲喃喃道,聲音中帶著一股蕭瑟感。

當然,也並非所有人都畏懼周川的目光,最終還是有兩人站了起來。

「首領,我們跟你一起去,龍衛的榮耀,絕不允許被人踐踏!」

「好!」周川意氣風發,不再管剩下那些人。

「既然他們都怕死,那就讓我帶著你們出去迎戰!」

黃升看著周川的背影,小聲說了一句抱歉。

站在原地的周川忽然感覺到一陣頭昏目眩,身子不受控制地倒了下來。

「這是怎麼回事?我的身體?」周川腦袋裡暈暈乎乎的,黃川在茶中下了葯,毒不死三階修士,但也足夠讓他失去戰鬥能力。

「來人,把周川拿下!」黃升一聲令下,等待多時的眾人將暈暈乎乎的周川擒了下來,剛才站起來跟著周川的兩人也被紛紛拿下。

周川腦子裡一蒙,頓時明白了過來。

「黃升,你竟然敢下毒!」

「現在大敵當前,你這樣做是自尋死路啊!」

黃升冷笑不語:「不好意思,首領,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等我們將你獻給黑龍聯盟,我們跟黑龍聯盟就不再是敵人了!」

「你、你怎麼敢?!」周川險些氣的一口鮮血噴出來,黃升他怎麼敢這樣做?把他獻給黑龍聯盟?

難道黃川等人打算靠著他的人頭,去跟黑龍聯盟聯手?

周川心中焦急如焚,卻又因被黃升下了葯,全身剩下提不起一絲靈力,跟個廢人差不多,只能眼睜睜看著這一切的發生,沒有能力制止。

黃升將周川五花大綁,那兩名跟隨周川的部下也被綁了起來。

「黃升,你這是大逆不道,大逆不道啊!」

「等下次龍衛派人前來,知道了你所做的一切,就到了你接受審判的時候!」

「你們這些人,都會受到龍衛的制裁!」

黃升眼神中帶著一絲憐憫,悲哀地看著周川,嘆息道:「首領啊首領,你還是太嫩了啊。」

「等我們將你送入黑龍聯盟,你就會被龍衛正式除名,原因嘛,在龍衛跟黑龍聯盟的戰鬥中不幸身亡怎麼樣?」

「至於你的那些部下們,我也會給他們一個烈士的身份,雖然我們在跟黑龍聯盟戰鬥中表現英勇,但還是死傷了不少人,首領您和這些人就在其中。」

「周川首領,你覺得這個提議怎麼樣?」

周川渾身都在發抖,不是被下藥身體不適,而是被黃升的無恥給氣的。

「你、你怎麼敢?!!!」

周川怒火攻心,「哇」的一下噴出一口血水。

明明他們這些人才是想要誓死捍衛龍衛的人,為何他們就要被陷害,而黃升這些小人卻能活的更滋潤?

周川心中有著無窮無盡的憤怒在燃燒,但卻無可奈何,現在的他,還能做些什麼?

「兄弟們,把他們押著,我們去見見黑龍聯盟。」黃升一聲令下,周川等人被押了下去。

發生在大堂里的事情已經被多嘴的某些人傳了出去,一些龍衛成員不願跟黃升同流合污,想要救回周川,但人數太少,最終還是難逃被鎮壓的命運。

龍衛訓練場上黃升將周川等人押了起來,在他們前方,數百名龍衛慚愧地低下了頭。

這裡原本應該是整個黑海市最正氣的地方,如今卻也成了藏污納垢之所,著實讓人嘆惋。

黃升站在最前方,放聲道:「諸位,我們並沒有做錯,我們只是想活下去!」

「按照周川的想法,如果我們跟黑龍聯盟死拼,最終只會以卵擊石,得不償失,試想,如果連我們都沒了,黑海市的秩序又由誰來守護?」

「所以我們要活著,暫時的妥協不代表永遠的妥協,我們只是在保存力量,為更加長遠的將來做打算。」

「我呸!」半跪在地上的周川朝著黃升吐了一口唾沫,語氣不屑。

「無恥小人,連投降都能說的這麼不要臉,可真有你的。」

眾人頭低的更深的,有人被周川激起了血性,想要奮起反抗。

但卻被身邊的同伴攔了下來,指了指周川和他身邊的數十人。

這些都是不打算服從黃升的人,他們的下場只有成為龍衛和黑龍聯盟聯手的犧牲品,倘若他們也貿然上去,也不過是在『不幸犧牲』的人員名單上多出來一個人罷了。

見無人反對,黃升帶人來到門前,等待黑龍聯盟的到來。

另一邊,白洛嘴角微翹,輕語道:「龍衛裡面,似乎發生了什麼有趣的事情。」

僵文耳朵一動,問道:「出什麼事了嗎?白老大。」

「待會兒你就知道了。」白洛故作神秘。

「看來,這裡的龍衛也被腐蝕一空了啊,正好,是時候清洗一下了。」

這時候他為自己當初剛來到黑海市,沒有立刻找上龍衛而感到慶幸,如果帶著這幫龍衛跟黑海市的這些地下勢力戰鬥,到頭來他們幫誰還不一定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