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這小子竟然沒死!」周圍的人全都驚訝的合不攏嘴,沒想到此人竟接下耿寨主三掌。

川風伸出僵硬的雙手摁在地面,緩緩撐起身體站了起來。「咔——咔!」錯位的骨頭亂響。川風忍住疼痛,緩緩伸出僵硬的胳膊把骨頭複位。

「小子,你贏了!」

耿懷陸仔細的看了川風一眼,試圖穿透這張面具看到下面的面孔。

耿懷陸說完轉身就走,其餘的寨兵帶著不情願的耿濟隨後撤離。

「三一,你沒事吧!」等到耿家寨的人離開,天宇急忙過來扶川風。

「我沒事,先離開這裡!」川風推開天宇的手,倔強的往前走。

牽過留在客棧的花花牛,兩人馬不停蹄的離開了耿家寨。再怎麼說他們也與耿懷陸結下樑子,繼續留在耿家寨保不齊會出什麼事。

川風剛走出耿家寨,渾身便忍不住的顫抖。「哇——!」他再也忍不住傷勢,一大口鮮血從嘴裡噴出。

耿懷陸的實力果然不一般,這最後一掌功力銀龍鎖子甲只卸掉了八成。但剩這兩成功力,依然還讓川風身受重傷。

「快,扶我上馬!」

川風再也保持不住硬漢形象,開口讓天宇幫他一把。

天宇有點苦笑不得,想不通川風這是硬給誰看吶。

「你懂什麼,咱這叫輸人不輸陣!」 禍害大清 川風臉色頓時一紅,立即蠻橫為自己辯解。

天宇沒有作聲,抓住川風的腰部將他扶上花花牛的馬背。

「你——!」

看著天宇那油鹽不進的表情,川風立即放棄與這等粗人辯解的想法。

豪門小寵妻:闊少的一品夫人 川風兩人離開耿家寨后,在山裡找了一處地勢隱蔽的地方療傷。

川風雙腿盤下運功療傷,天宇則隱藏在周圍護法。

淡淡藍光閃耀在川風周圍,極凍寒炎決雖強大無比,但是他這麼重的傷一時半會也好不了。

「不行,太慢了!」川風有點氣急攻心,眼看晉級任務的時間就快結束,自己卻又受了重傷。

「噗!」川風猛的吐了口鮮血,精神剛一不集中,修復內傷的真氣立即失控,導致體內傷勢又加重了。

早知耿懷陸是個表裡不一的人,就不該衝動管那閑事。現在倒好,惹得他自己身受重傷。

想法雖然如此,但下次再碰到這種事情,川風還是會忍不住出手。因為,他可不是冰冷無情的人!

「川風,你沒事吧?」

天宇著急的做到川風身後,運起內功準備為川風療傷。

「不用管我,你繼續警戒!」川風不由分說推開天宇,重新運轉內力修復傷勢。

天宇的實力不算弱,川風決不會把他的功力浪費在療傷的事情上,對付任萬雙這一戰還需要天宇的大力支持。

川風抱元守一,意識回歸腦海。

系統那熟悉的面板浮現出來,晉級的支線任務亮在第一排。時間已經過去三分之一,如果再過兩個月的時間完不成任務,川風就會被系統抹殺掉。

點開兌換商店,琳琅滿目的物品出現在眼前。隨意的瀏覽一下,川風的注意力停留在一顆黃級中品復傷丹上面。

復傷丹(黃級中品):武士中期100%幾率治癒,武士後期70%幾率治癒,半步武師40%幾率治癒。兌換需要三十點貢獻值。

「三十點貢獻值?」川風心中有點苦澀,三十點貢獻值便是三十斤黑鐵。

這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他到哪裡去搞?

「系統,貢獻值難道只能用黑鐵兌換?」

「叮咚,珍惜礦物、強大武器也是可以用於兌換貢獻值哦!」

「系統,那我這把劍值多少?」川風取出隨身佩戴的黃級上品長劍。

「叮咚,二十五點貢獻!」一道光芒閃耀,系統數據從劍刃上投射出來。

「二十五點?」川風眉頭一皺,隨即取出一柄黃級上品的匕首。

「叮咚,值二十點貢獻值!」系統掃描光線一閃,一連串的數據彈到面板上。

「系統,你大爺的也太黑了吧!」川風心裡暗罵不已,兩柄黃級上品武器才四十五點貢獻值。

兌換商店裡的黃級上品武器,全部都是六十點貢獻值以上

「全部兌換貢獻值!」川風手中光芒一閃,長劍與匕首已被系統收取。

「叮咚,恭喜宿主獲得四十五點貢獻值!」兌換商店面板左下角,立即多了一個四十五的阿拉伯數字。

「兌換黃級中品復傷丹!」

「叮咚,恭喜宿主獲得黃級中品復傷丹一顆!」一道外人察覺不到的紅光亮起,血紅色的復傷丹出現在川風手中。

他立即仰頭吞下復傷丹,運轉極凍寒炎決吸收藥力。不到一盞茶功夫,復傷丹的藥力就被川風完全吸收。

川風睜開精光四溢的雙眼,身上的傷勢已經恢復七成,剩下的休養幾天便可痊癒!

此次雖然受傷頗重,但也讓川風修為精進了一點。他有把握,再過一段時間定能突破到半步武師。

「叮咚,請問宿主是否使用本月的抽獎機會?」

「使用!」川風點開系統面板,這個月的抽獎機會必須使用。

結合之前的種種情報,任萬雙此人十分難纏。想要把握多一點,他就必須積極武裝自己。

幸運大轉盤迅速旋轉起來,裡邊滿是令人眼花繚亂的獎品。川風放棄其他的獎品,單獨觀察轉盤上的武器。

一柄火紅色的長弓率先映入眼帘,弓身雕刻著一條長著血盆大口的巨蟒。

接著是一塊巨大的黑色盾牌,盾牌上面雕刻著一隻白色烏龜。

再接著便是一柄通體呈灰色的半截長刀,刀身紋著一頭金色惡虎。可惜刀身只剩虎頭,虎身已經隨著那半截消失不見。

三柄武器的威壓告訴川風,那柄火紅色長弓威力最強。黑色盾牌次之,虎頭斷刀墊底!

轉盤指針緩緩停了下來,在川風屏氣凝神的渴望之下轉到紅色長弓上面。

川風臉上已經露出勝利的笑容,有十足的把握可以確定指針要在紅色長弓與黑色巨盾中選擇了。

然而,系統跟他開了一個玩笑。指針突然猛的挪了一點,鬼使神差的停在虎頭斷刀上了。

重生農家媳 「我去,什麼鬼?」川風頓時滿臉黑線,自己好像失算了耶。

「叮咚,恭喜宿主獲得地級下品武器五虎斷門刀!」一道衝天殺意激起,五虎斷門刀出現在川風的手中。 「伍、伍虎斷門刀?」

川風一臉驚訝之色,五虎斷門刀的來頭可不小。

五虎斷門刀,前世少林寺的鎮派刀法!在古龍與金庸兩位文豪的筆下,皆有五虎斷門刀的記載。

五虎斷門刀(殘):一、此刀原是天級上品武器,由於一場大戰折斷刀身跌為地級下品。

二、斷門一刀:使用者每天可使出一次堪比半步武王的刀氣。

三、刀身殘留一縷五虎老祖的刀意!

四、武宗初期修為100%幾率擊殺,武宗中期修為70%幾率擊殺,武宗後期修為40%幾率擊殺。

「斷門一刀?」川風手握五虎斷門刀,運轉功力向前斬出斷門一刀。

一道金色的刀氣激射而出,擊中川風面前的巨石。「唰」、巨石竟從腰部被金色刀氣切成兩半掉落在地。

御宅 「好強!」

天宇一臉震驚的看著巨石,川風的舉動把他嚇了一跳。

五虎斷門刀剛一出現,天宇便發現了它。那令人窒息的殺氣,令天宇不寒而慄!

令天宇疑惑的是,川風怎麼不在耿家寨里使出這一刀?如果使出這一刀,就算是武宗的耿懷陸也會被川風一刀兩段!

「真可惜!」川風慎重的收起五虎斷門刀,臉上遺憾之色密布。

如果這把五虎斷門刀沒斷,他大可憑著這把天級上品武器,擊殺那青狼盟的任萬雙。

「好了,我們抓緊趕路吧!」川風騎上花花牛,率先衝出密林。

「嗯?」天宇怪異的看著川風,他剛才不是身受重傷嗎?怎麼這會,突然就生龍活虎的上躥下跳了?

眼看著川風就要消失在盡頭,天宇急忙騎上馬追趕過去。

天狼峰底,川風、天宇兩人騎馬緩緩走到大道上。

天狼峰造型奇特,整體呈一匹巨狼。狼頭仰天長嘯,後半身蹲坐在地上。

峰底是一馬平川的地勢,除了青狼盟建造的老巢,稀稀拉拉長著一些小叢林。

川風此次活動是打探任萬雙的底細,不摸清楚情況他不會貿然動手。

「啾!」川風騎馬剛經過一道岔路口,一支箭矢突然飛來。他迅速伸出右手,將這支偷襲的暗箭牢牢卡在兩指中間。

「我去看看!」天宇縱身一躍,跳到附近樹枝上觀察前面的情況。

不一會兒,他便從樹上飛回了馬背。

「天宇,前面什麼情況?」

「前面有兩伙人在戰鬥!」

川風折斷手中箭矢,一臉茫然的說:「戰鬥?」

這裡可是青狼盟的領地,能有誰敢造次?莫不是,天宇眼花看錯了吧!

「是青狼盟跟狂蛇幫的人在戰鬥!」

「狂蛇幫?」川風一臉的問號,狂蛇幫是哪號角色,竟然與青狼盟的人作對?

「狂蛇幫是青狼盟的死對頭,聽說他們幫主郁風與任萬雙有不共戴天之仇!」

川風扔掉手中箭矢,一臉好奇的問:「哦,那這狂蛇幫的實力怎麼樣?」

「與青狼盟不相上下!」

「天宇,我們去湊湊熱鬧!」川風眼中閃過莫名的光芒,他已經有了對付任萬雙主意。

敵人的敵人,便是朋友。川風打算借郁風的手,殺了任萬雙!

一眨眼功夫,川風兩人便來到戰場附近。

這場廝殺共有六十多個人,狂蛇幫一方約有四十多號人,青狼盟一方約有二十號人。

狂蛇幫的人胸前都綉有一條血色巨蛇,青狼盟的人則在背後綉了一個青色狼頭。

「章華,你小子活的不耐煩,竟敢對我們狂蛇幫動手!」狂蛇幫里一名禿頭大漢滿臉猙獰的踢翻對手,霸道的殺進青狼盟的陣營里。

「黑狗,今日就是你的死期!」章華一臉不屑看了禿頭一眼,快速拔劍斬向他的腰眼。

「憑你?還不配!」禿頭黑狗一掌擊中劍背,將章華的劍擋開。

「是嗎?呵呵!」章華的話音剛落,人就憑空一閃從黑狗面前消失不見。

寒光一閃,章華突然出現在黑狗身後。「噗!」得意忘形的黑狗突然抱住脖子,渾身無力的倒地身亡。

大意的黑狗沒有料到,章華竟然突破到武師中期。他那武師初期的實力,在章華面前根本不夠看!

黑狗頭目一死,狂蛇幫的人頓時群龍無首。四十幾號人全部各自為戰,陷入被動的局面!

章華左一劍封喉、右一劍穿心,狂蛇幫的人瞬間死傷無數。青狼盟的二十幾號人,硬生生的滅掉狂蛇幫一大半人。

「天宇,該你上了!」川風無聊的打著哈欠,狂蛇幫的人也太無用了吧,四十多號人竟然被青狼盟的二十多號人收拾了!

天宇拔出手中兔八哥劍,極速射進青狼盟的陣營里。擒賊先擒王,天宇直奔章華而去。

「哪裡來跳樑小丑?」章華一劍刺向天宇面門,意圖一劍擊殺。

章華的劍剛刺出來,天宇便從他的面前消失不見。等章華反應過來,天宇已經繞到他的背後。

天宇手起劍落,飛舞的兔八哥劍瞬間割破章華的喉嚨。

「噗!」一股鮮血濺出,瞪著雙眼的章華一臉不甘的倒下。

「殺!」青狼盟的人迅速合攏,將天宇團團圍住。

天宇手中兔八哥劍一晃,刁鑽的劍尖刺進一名青狼盟弟子的胸膛。他緊接著揮劍橫斬,幾名青狼盟弟子被一劍封喉。

「唰、唰唰!」天宇身影不斷閃爍,腳下已經堆滿青狼盟弟子的屍體。

「噗!」天宇緩緩拔出兔八哥劍,這最後一名青狼盟弟子也倒在了地上。

不得不說,任萬雙此人果然厲害。青狼盟弟子異常團結,天宇那套犀利的殺劍愣是沒有嚇跑一個!

極度寵愛,總裁的替身嬌妻 天宇收劍歸鞘,緩緩走向那群倖存的狂蛇幫弟子。

「別,別過來!」

幾名狂蛇幫弟子懦弱的向後退,天宇剛才那殺人不眨眼的氣勢讓他們膽敢。

突然,一股尿騷味傳來,天宇眉頭不自覺的皺了起來。

「你叫什麼名字?」

天宇伸手指著最右邊的那個人,擺出一副凶神惡煞的樣子。

「小,小的陳瓜皮!」

「陳瓜皮,帶我去見你們幫主!」

「好,好的大俠!」陳瓜皮連忙點頭,只要不殺自己怎麼都好。

「快去前面帶路!」天宇踢了陳瓜皮一腳,催促他趕緊行動。

陳瓜皮幾人屁顛屁顛的跑到前面帶路,天宇則跟川風騎馬走在隊伍後面。 盤山、宛如一條巨大青蛇盤旋向上,屹立在蒼狼山脈分支上。

陳瓜皮一路帶著川風天宇兩人,輕車熟路的趕往狂蛇幫營寨。

「這地風景不錯!」川風隨手從路邊摘了了一朵野花,狂蛇幫的山頭風水真不賴啊!

放眼望去,滿山皆是鮮花青木。如果不是任務在身,他都想在這裡避世隱居了。

盤山山頂,狂蛇幫營寨氣勢如虹的傲立在天地間。高聳的寨牆上,全副武裝的狂蛇幫眾四處巡邏警戒。

「站住!」陳瓜皮帶著川風剛走到寨門前,幾名守衛拔出武器將他們攔了下來。

「你們兩個是誰?」守衛懷疑的看著川風跟天宇,這身蒙面裝扮一看就是可疑人物!

「快去通報你們幫主,就說老朋友要跟他談筆生意!」

「談生意?就你!」守衛不屑的審視川風一眼,藏頭露尾的可不像什麼肥羊啊!

「耽誤了我們的正事,小心郁幫主拿你問罪!」川風雙眼寒光一閃,一股威嚴的氣息壓向守衛。

「你,你先等著,容我進去稟告!」守衛氣勢一頓,立即轉身灰溜溜的轉進寨子里。

守衛已經被川風這股王八之氣鎮住,以為他們兩個人跟幫主真是久相識。

望著守衛遠去的背影,川風得意的捋了捋劉海,沒想到自己虎軀一震真把那傢伙唬住了。

此時此刻,一旁的天宇眼中滿是佩服之色。萬萬沒想到,川風拉大旗扯虎皮的功夫真有一套。

不一會兒,守衛便急匆匆的跑了回來。

「你們兩個跟我走吧!」守衛急忙揮手示意,讓川風兩個跟他進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