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本世子那天不過是話趕話,隨口說說的,她竟然真要這麼做?」蘇七少氣得兩眼冒火。

他最討厭面對那麼多女人了,一個長公主都令他頭大,更何況是這麼多女人。

「是真的!公主還說,她要讓你挑一個你最喜歡的呢!公主她們就快來了,世子,現在怎麼辦啊?」蘇青急得搔頭抓耳!

突然,外面傳來一陣鶯鶯燕燕的笑聲。

蘇七少往窗外一看,只見長公主竟領着十幾個濃妝艷抹的女人,朝書房走了進來。

看到這群打扮誇張、笑得艷俗的女人,他嚇得腳底一滑。

他趕緊關上門:「蘇青,我是絕對不會納妾的。為了讓這些女人死心,為了一勞永逸,等下你要和我做一場戲。」

「什麼戲啊世子?」蘇青問。

「你過來!」蘇七少朝他招手,等蘇青走過去后,他朝他附耳說了起來。

聽着聽着,蘇青的臉色變得越來越苦。

這時,長公主她們已經走到了書房門口。

長公主一走過去,便看到書房大門緊閉,這大白天的,蘇七少關門幹什麼?

她立即走過去,猛地推開房門,一推開門,就有股子濃濃的酒味襲來。

看來蘇七少在房裏喝酒。

「啊,什麼人?」這時,裏面傳來蘇七少的驚呼聲。

長公主抬眼一看,竟然看到蘇青正坐在蘇七少的大腿上。兩人坐在酒桌前,正親熱的抱在一起。而且兩人只著了裏衣,那衣衫凌亂,胸膛半敞,臉色醉得陀紅,看着很辣眼睛。

再看蘇七少和蘇青都正痴迷的望着對方,蘇七少還捧著蘇青的大臉,那眼神魅惑迷離,泛著朦朧的醉意。

長公主氣得大怒,「你們,你們兩個在幹什麼?」

「啊,公主來了!」蘇青嚇得趕緊從蘇七少身上彈起來,眾人瞪眼一看,發現他竟露出大半個雪白的胸膛。

而那地上則扔着他們的外裳。

姑娘們看到這一幕,紛紛驚得目瞪口呆,一個個嫌惡的捂着眼睛!

「公主,這大白天的,世子他們竟然在這裏苟且,難道世子喜歡男人?」

【作者有話說】

楚玄辰坐在真皮沙發上,一身西色的西裝勾勒出他完美的身形。

他手中點着一根煙,霸氣的吹了吹手中的煙圈,目光深邃的看着讀者們,用陝西話道:「女人,給好評!俺,是你的!」 一名叼著煙,頭戴着安全帽的男人,大搖大擺,一步一步,走了出來。

那名男子,面色冷漠不善,緩緩走到了秦蒼穹面前。

而後抬眸,用冰冷不善的目光,盯着眼前這個斯文的西裝青年。

「小子……你他媽,吃了雄心豹子膽了?敢在我李世超的工地上鬧事兒??」那名叫做李世超的項目經理,面色冰冷不善,帶着威脅,瞪着秦蒼穹。

秦蒼穹眸光平靜,淡淡掃了他一眼。

而後,他也順勢,掏出一根捲煙,給自己點燃,深吸一口。,

「哦,你就是這片工地負責人?」

「李世超?」

「李經理,淡定。今日秦某人前來,是來跟你,談一樁生意。」秦蒼穹吐出一口煙圈,淡淡說道。

聽到這句話,那項目經理李世超微微一愣?

「什麼生意?」他警惕的問道。

秦蒼穹右手輕輕一抬,指間一彈。

『錚。』一枚銀元硬幣,倏然彈上半空。

硬幣,在半空上飛旋,旋轉。

在高空劃過一道弧度后。

那枚壹元硬幣,穩穩的落在了李世超的腳下。

李世超低頭看着硬幣,而後又驚疑不解的盯着面前這個青年,「啥玩意兒?」

秦蒼穹指了指地上那枚銀元硬幣,緩緩說道,「我出一塊錢,收購這片工程項目。」

唰~!

此言一出,李世超整個人,有點懵???

在場一眾工人們,也是面色錯愕……有些反應不過來???

出……、

出一塊錢……收購……這個酒吧項目??

這??

這個人,是瘋了嗎??

「你特么,在跟我開玩笑呢??」李世超臉上帶着一抹嘲諷的笑。

他在江南當了這麼多年的項目經理,還是頭一次聽到,這種無厘頭的冷笑話。

眼前這個年輕人,是活膩味了吧?

敢跟自己開這種無腦玩笑??

可,秦蒼穹卻吐出一口煙,淡淡回道,「我秦某人說話,從不開玩笑。」

「一塊錢你收好,這片工地項目,歸我。」

聽到這句話,李世超臉上的笑容,漸漸收了起來,「你特么,是真腦殘,還是假腦殘?你算什麼東西?也配跟我開這種腦殘玩笑??今天你要是不給我一個交代,你還別想站着從這個工地大門出去。」

李世超耐心有限,他懶得在跟這個腦殘青年廢話了。

可,隨着李世超話音剛落。

秦蒼穹直接右手一抬,「啪……!」

狠狠一巴掌,當場抽在李世超臉上!

「噗……!」李世超整張臉,劇烈扭曲……顫抖!

而後下一秒,他的身軀……當場……被一股劇烈抽飛上了半空!

半空中,他整個身軀都在劇烈飛旋。

口中,滿口的腥血,混雜着碎牙……飛濺噴涌而出……!

「轟拉……!!」李世超的身軀,狠狠摔落在數十米外的工地腳手架上。

砸的整個腳手架都轟塌一片。

李世超身軀凹進了腳手架廢墟中,口中腥血狂吐,整個人臉頰紅腫成了豬頭,凄慘無比!

整個現場,所有工人們全都瞪大眼睛,呆住了??

所有人,都被這一幕,措不及防……有些反應不過來……

這??

這??

他們項目經理,都被打了??

被一巴掌抽飛? 翌日。

清晨。

一抹初陽,從東方天際,緩緩升起。

星園別墅外。

櫻樹下。

秦小鯉正俏臉身姿筆挺,站在樹下,緩緩擺動著太極架勢。

易有太極,始生兩儀。

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

隨著這一個月來,秦小鯉的不斷練習,她對太極的掌控,更是深入精髓。

而今,她甚至都不需要父親的指點了。

她已經完全領悟了太極的精髓。

星園別墅內。

秦蒼穹系著廚袍,在廚房內,替女兒烹飪起了早餐。

和麵粉。

拉麵。

用清水煮沸,過濾。

而後,磕上一個鮮雞蛋。

放入濃香的湯汁中。、

下面。

切上幾片牛肉。

香蔥,香菜。

西紅柿。

調味。

舀上一勺,隔壁西湖斷橋旁,老陳家的生抽醬油和醋。

溫火,煮沸十分鐘。

而後。

一碗香噴噴的西紅柿雞蛋牛肉麵,出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