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這居然是上古寶劍!」

男子的師父激動的直接蹦了起來,然後哈哈大笑道,「啊哈哈哈哈哈!太好了,今天得到了一隻神獸,又得了一把寶劍。」 他往外一揮,寶劍便散發出一道駭人的光芒。

帝玄御心中愧疚。

以前這劍在他手裡,根本跟廢鐵沒兩樣,現在在高手的手中,才散發出了光芒。

他的心中忽然有著濃濃的挫敗。

「恭喜師父,恭喜院長,師父以後就是院長了!」

「哈哈哈哈哈!不錯不錯,我得到了院長之位不說,還得了把寶劍,又得到了神獸麒麟,哈哈哈哈哈!」黑袍男人得意的哈哈大笑。

帝玄御看著他們,渾身充斥的怒氣。

「帝大哥你趕緊回來吧。」

顧惜惜幾人趕緊叫他,不要讓他再出頭了,現在還是先保命要緊。

這些天,她們和帝玄御的相處,知道了他是一個心地很善良的人。

她們也是真心的喜歡他,不想看到他出什麼事情。

而帝玄御站在一旁,緊握著雙拳,氣的咬牙。

該死的,這些強盜把他的寶劍還有他的神獸都給搶走了!

最後,他也被打倒在地上。

帝玄御內心憤怒,眼睛中突然閃過一抹紫氣,心裡有一股力量在漸漸的凝成一團漩渦,越長越大!

他身上的氣息逐漸蔓延開來,讓人嚇了一跳。

在帝玄御身旁的男子明顯的感覺到了不同,回過頭一看,正好看到他的眼睛,那是一雙紫色幽幽的眼睛,魅惑迷離,帶著一抹攝人心魂的美,但讓人看著心惶惶。

那男子手中的劍啪嗒一下驚掉了。

隨即他大叫一聲:「哇!你這個妖怪!」

聽到同伴的話,其他的男子也都紛紛轉過頭來,看到帝玄御紫色的眼睛。

接著,有人驚訝道:「你難道是帝家之人么?」

「他要是帝家人的話,那可就不好辦了,帝家人可不是那麼好得罪的!」

但是還有人霸氣的說道,「哼!怕什麼?我們直接把他給宰了不就啥都知道了么?

哈哈哈哈,他死在這裡,我們大家不說,誰知道他是我們殺的呀!」

「等等,我有一個疑問,他如果是帝家人的話,那麼他的實力怎麼會這麼慘,簡直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人,該不會是冒充的吧?」

「誰知道是怎麼回事,不過我們殺了他就什麼都乾乾淨淨了,不就好了嘛,何必那麼糾結呢?」

這些人在叫囂著。

他們的師父黑袍老者坐在一邊,臉色陰沉的盯著帝玄御,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在他黑袍老者身旁站著剛才和帝玄御交手的男子,他盯著帝玄御的一雙紫色魅惑眸子,想到了那帝家人強大,突然,他笑了笑,便走過去認真的打量著帝玄御的眼睛。

「呵呵,好漂亮的眼睛,聽說只有血脈最純正的人才會有紫色的眼睛。

我覺得你應該就是帝家的人不錯,只不過,你的實力實在是弱的可憐,不知道你究竟發生了什麼?

看來你就是天生的蠢才,估計帝家人也都放棄你了,否則,又怎麼會讓你來到這個不毛之地?」

聽著男子的話,帝玄御眯起眼睛。

從小到大,他也從來不知道,他也擁有著帝家最純正的血脈。

而從小到大,他也沒有煩惱,因為他知道他的弟弟天生的血脈強大,他的弟弟很強大,一切都會保護他。 梅靜姝雖然奇怪這個英姿颯爽,穿着黑色皮衣皮褲的短髮美女是從哪兒冒出來的,但也沒多想,以爲是陳志凡來幫忙的朋友,只是有些奇怪“主上”這個稱呼,她在想這是不是陳志凡的別名。

可站在最後面的羅通沙雅,看到這悄無聲息突然出現的零,俱都駭得不輕。

他們也是異化人,而且是感知型的異化人,可居然完全沒感受到零的存在。

零對他們來說,就想從另一個世界憑空出現的一樣,要是零突然在他們脖子上來一下,他們不敢想下去了,兩人脖子都覺得有些發涼。

羅通沙雅顯然想到一塊去了,對視一眼,眼睛裏全是掩飾不住的震驚。

而且“主上”倆字他們可聽清楚了,就是主人的意思,陳志凡,是她的主人,這麼一個神出鬼沒的女人甘心屈於人下,他們對陳志凡又不由又多看重了幾分。

陳志凡這時纔想起自己差點忘了零的存在,他有些尷尬,人家這麼忠心耿耿,自己卻當她不存在,實在是有夠汗顏的。

其實這也不能完全怪陳志凡,實在是零自身修煉的法門,都是關於隱藏、刺殺的,平常隱藏在陳志凡身邊,在暗處保護陳志凡,存在感降得極低,陳志凡不特意感應,都發現不了她的存在。

零就和他影子差不多了,這是這影子,是一把極其鋒利的刀,是能殺人的!

陳志凡轉頭看向她,發現她雖然低着頭,可眼睛裏嗜血的戰意噴薄欲出,陳志凡看了兩眼,就被炙得眼睛發疼。

陳志凡本身就對忘記人家有些愧疚,想了想,不忍心拒絕她的提議,便輕聲說道:“你去吧,注意不要殺人。”

零身體頓了一下,對這個命令有些不適應,但她還是想都不想點了點頭:“是!”

陳志凡也不是想做什麼聖母白蓮花,而是在華夏神州殺人,非常非常麻煩,一兩個人還好說,要是這四五十人都死了,那沒人能保得住他。

到時候整個龐大的國家機構運行起來全力對付他,陳志凡不認爲自己能擋得住。

光是像羅通沙雅部門裏面的那些異化人,就夠陳志凡喝一壺了。

而零從小的訓練都是以殺人爲目的的,她長大後所經歷的一切,也都是些殘酷的廝殺,不是殺人,就是被殺,爲了不被殺,她只能拼命的殺人,她能存活到現在,不知積了多少累累屍骨。

對於零來說,殺人已經成爲了身體的一種本能,平常不殺人的時候,她還要非常努力的去剋制住這股蠢蠢欲動的念想,否則她覺得自己的理智將不復存在,她會變成一個只知道嗜血殺人的瘋子。

所以陳志凡不得不特意提醒她,否則這四五十人不用說,都將慘死在她的刀下。

零接到陳志凡的命令,就邁開靈貓般一樣輕盈的步伐,躍到黃虎身前,舉刀一抹。

她手裏的紅雪左文字寒芒一閃而過。

一個衝得最前面,剛衝到黃虎身前,舉起鋼管準備抽向黃虎的瘦高紫發男,就看到自己那隻抓着鋼管的手離開他的身體,飛了起來。

竟是被零一刀齊根削斷,緊接着平整的創面血霧噴濺而出,零眉頭皺了一下,一個輕巧的轉身挪步,躲開了激射而出的血霧。

黃虎可沒這麼靈活,即使發現血液噴向他,身體跟不上反應,被高瘦紫發男的血霧噴了個正着,滿頭滿臉滿身全被澆了個通紅,整個人瞬間就變成了一個血人。

不知情的人看到後,可能還會覺得他經歷了多麼慘烈的廝殺,實際上只是被殃及池魚。

等斷臂落在地上後,高手紫發男淒厲的慘叫了幾聲,卻又突然像被掐住了脖子一樣止住了慘叫,原來他是已經忍不住疼痛,昏了過去。

陳志凡看着這血腥的場景,皺了皺眉,不過終究沒有說什麼。

不死人就好,畫面殘忍一點,也有助於讓對方的人膽怯,讓他們不戰自潰最好不過了。

後面的衝勢稍止,不過不知是誰喊了一聲:“讓他們也見見血!”

這些人全都又像打了雞血一樣衝了過來。

這幫初生牛犢,看樣子竟是被血腥衝昏了頭腦,激發出了血性。

恐懼的極致,就是毀滅一切,果然有道理。

又一批人衝過來了,這次總共有十來個。

這也是酒吧面積比不上大街,而且還有各種陳設物品擋着,四五十個人根本不好展開,最多一次性上來的也就十來個人。

後面的人擠人,人挨人,終究是衝不上來。

零提着滴血的武士刀,看着剩下的幾十個人,昂然無懼。

等那十幾個人衝到近前,她向後把腰彎到極致,輕而易舉的躲掉十幾個雜亂無章的鐵棍鋼管揮擊。

接着她如穿花蝴蝶般,遊走在人羣當中,嘴裏嬌喝着,見人就砍,見人就殺,在她閃着陣陣寒光的紅雪左文字之下,轉瞬間,這些人不是受傷失去了戰鬥力躺在地上,就是慘嚎着捂住傷口,丟了武器轉身就跑。

可只傷人不殺人終究不是零所擅長的,她牢記着陳志凡的話,每一擊都避開要害部位,完美的執行了陳志凡的命令,可也再不能像以前那樣憑藉着本能殺人,她的動作生澀了許多,像發條生鏽一樣,再也不能順暢的運行。

十來個人她花的時間有些長,導致這些人沒被全部解決完,後面剩餘人又補了上來。

零的狀況倒還好,雖然速度慢了,沒在短時間裏解決這些人,但還不至於被這些烏合之衆傷着。

可幾十人的人羣,在零被拖住之後,漸漸的往陳志凡這邊衝了過來。

陳志凡看到這些人衝過來,非但沒有任何恐懼,反而舔了一下嘴脣,有些興奮。

既然你們急着找死,那麼我就成全你們!

陳志凡已經做好了迎敵的架勢了。

“特麼的,跟這幫雜碎拼了!不然他們衝過來,老子們也沒好果子吃!”卻是長毛髮了一聲喊,從圍觀人羣中衝了出來,跟着他來玩的八九個人也緊隨着他一起衝出,他們這些人徑直衝向短髮黃毛男帶來的幾十個手下。

陳志凡沒想到長毛會加入進來,在他愣神的功夫,長毛回頭喊道:“我們幫了你,你到時候不會抓我們吧?” 他雖然是哥哥,可是他這個哥哥一點都沒有用。

不過他也喜歡瀟洒慣了,也不想操那麼多的心。

可是到現在,他才知道自己太弱小了,弟弟也不能時時刻刻的保護著他,而且他知道自己也擁有著和弟弟一樣的純正血脈,他的一顆心也再不能像以前那樣淡定了。

「我看你是找死。」

帝玄御冷冷的盯著眼前那個囂張的男子,一把抽掉他身上的劍,便直接朝他的大腿上扎了過去!

那男子猝不及防被帝玄御襲擊成功,自己滾在了地上,捂著自己被扎傷的大腿嗷嚎大叫。

飛龍學院的人們看到這一幕都紛紛叫好。

顧詩詩她們姐妹倆也為他鼓掌。

顧惜惜大叫道:「打的好,打的好。」

那男子聽到顧惜惜的叫喊聲,看到自己這麼狼狽,頓時怒了,他站起來,一把扯住帝玄御的腿,也把帝玄御給扯倒在地。

「該死的,你去死吧!」

他堂堂一個絕頂高手,居然被他這個廢物給打倒在地,簡直丟人丟大了!

隱婚神祕影帝:嬌妻,來pk! 帝玄御也沒有防備,一下子被男子給撲倒,兩人很快便扭打在一起,抓住各自的衣服,掐著對方的脖子,狠狠掐著對方。

越來越緊。

眾人看得心驚膽戰,這兩個人該不是瘋了吧?

他們居然變成了近身肉搏,也不用自己高超的靈力了。

他們兩個大男人在地上滾來滾去,渾身狼狽不堪,口中不斷的罵的髒話。

飛龍學院里的人們看到這一幕,紛紛為他擔憂。

他們之前或許是因為院長的話,才願意跟著帝玄御。

可是從現在開始,他們也對這個有情有義的男子真的有了好感。

從神蹟走出的強者 甜甜戀愛輪到我 願意跟隨他。

帝玄御雖然實力弱,但耐不住他有一顆好心。

而且,他雖然心地善良,但是他並不膽小,比如現在,對方比他的武功高,他也敢上去和他對著干。

他們看到他被打,也都忍不住想上前幫幫他?

兩個人廝打在了一起,但是由於對方的實力比他高,帝玄御很快就落了下風,被男子按在了身下。

男人緊緊抓著他的脖子,惡狠狠的道,「你小子到底服不服?還敢不敢和我對著干?」

帝玄御咬了咬牙,目呲欲裂的瞪著他,「老子才不服呢,服你大爺。」

話音一落,他的臉上便挨了幾個巴掌,「到底服不服?」

男子用力很大,幾乎沒兩下就把帝玄御給打蒙了。

帝玄御還是依舊咬著牙,不服輸!

他死也不服!

男子頓時瞪大眼睛,更是在他的臉上一陣招呼,「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多有多大的骨氣。」

「不服!不服!」帝玄御不斷的重複著這句話。

咬緊牙關,口中飛出一口血沫,吐在男子的臉上,「老子就是不服。」

那凄慘的一幕,讓人看著心中都沒有想笑,反而對他產生一種敬佩,顧惜惜姐妹兩個更是淚光閃閃,這些人太過分了,她怎麼可以這麼對帝大哥呢?

帝大哥,你一定要堅持住呀!

彼時,禁地。

水潭中不斷咕嚕嚕冒著白色的煙霧,好像要蒸發似的。 黑龍的身體劇烈的顫抖了一下,想要掙脫開來,但是又好像被束縛了,出不來一樣,它顯得很是著急。

另一邊。

男子還在打,帝玄御的一張臉早就被他打得面目全非,不能看了。

而他也早就沒有了知覺,整個人都快要暈了過去。

正在這時,帝玄御聽到有心裡有一個聲音在叫他。

那是一個小女孩的聲音,她的聲音帶著焦急和憤怒,「主人主人主人……」

「你是誰呀?」帝玄御在心中問道。

「主人,你終於回我了,太好了,我就是黑龍啊,你堅持住,我馬上就可以出去救你了。」黑龍道。

「什麼?你是黑龍?」帝玄御瞬間連痛都給忘記了,睜大眼睛,嘴角的鮮血淋漓,只是他還是有點不敢相信。

黑龍不是在禁地嗎?

怎麼會在和我說話呢?

帝玄御疑惑的問。

「主人,你堅持住,我現在正在接受傳承呢,我接受飛龍神獸的傳承之後,就會變得很強大,馬上就會飛過去救你。」

「你說什麼?這麼說,你也是飛龍神獸?」

帝玄御瞬間驚訝了,隨後心中一陣欣喜,「黑龍原來你居然是一個神獸,可真厲害,你要加油,慢慢來,千萬不要著急,一定要好好的,我不疼的,我會等著你的。」

雖然臉上痛得面部抽搐,可是帝玄御卻還在咧著嘴笑了起來,因為他簡直是太幸運了,他平時什麼本事也沒有,但就是運氣好啊。

他現在不僅有帝家最純正的血脈,還擁有了麒麟神獸,如今又來了一隻,肯定是自己上輩子做的好事太多了。

掐著帝玄御的男人打得累了。

他的手都打軟了,手腕都簡直要累斷了,所以他打算停下來歇歇,突然,他發現帝玄御被他打的快活不成了,他居然還在咧嘴笑?!

瞬間,這就激發了男子內心的憤怒,他不幹了,「這是怎麼回事?我還就不信了」

「我去,你是個傻子嗎?你居然還能笑出來,信不信我直接弄死你。」男子狠狠掐住帝玄御的脖子,不斷的收緊。

「尼瑪的有能耐就把老子殺死了,瞎嗶嗶什麼?依依說了,你們這些死的人,都是廢話太多了,被自己的廢話給拖死的。」

帝玄御呼吸淺短,一字一句的說道,一雙瀲灧的紫眸狠狠的瞪著男子,就算他掐死他,他也不會向他屈服,因為這種人不配。

「你放開他!」

飛龍學院的學員們都憤怒了,一個個站起身來,狠狠的瞪著男子大聲說道。

就算帝玄御不是他們學院的人,還沒有同意站在他們學院,帶領他們,可是就憑他這種不屈的精神,也值得他們欣賞,值得他們保護他。

顧院長看著帝玄御,眼中閃過一抹憐惜,隨即他站起來,望向黑袍老者說道,「你放開他吧,他不是本學院的人,你要是想接管學院,就放開他,我答應你。」

黑袍老者聞言,立即將目光轉向顧院長,幽幽的說道,「你的意思是只要我放了他的話,你就會將飛龍學院轉手讓給我?你甘心情願?」 一寵成癮:總裁上司來敲門 聽到長毛的話,陳志凡趕緊回過神來,也回喊道:“你們放心大膽的動手,不要弄死人就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