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能這麼貴啊,每天進出的人那麼多,你們單單是收入,就是天文數字了。」楊心怡道。

「算了,給他們吧!」入鄉隨俗,葉雄也不好計較太多。

他拋出兩個儲物袋,將裝著兩百萬顆上品靈石的儲物袋遞過去。

那名守衛接過來看了一下,這才收起來,說道:「進去吧!」

兩人正準備進去,突然面前飛過來兩道人影,直接就進去。

「他們為什麼不用交錢?」楊心怡急問。

誘妻入懷:前夫,請溫柔 「他們是本城的人,當然不用交。」

楊心怡還想理論,葉雄一把拉住她,將她拉著往裡面走。

走出幾百米,葉雄這才笑道:「都到這種境界,還這麼衝動。」

「我不是在乎錢,是他們欺人太甚,他們分明就坑我們,欺負我們是外來人。」楊心怡怒道。

「欺負外地方,在每個地方都有,咱們不差錢,走吧!」葉雄笑道。

楊心怡好不容易才壓住自己的脾氣,進入太空城。

進去之後,葉雄第一時間就是買一張地圖,看看南方星域的情況。

不看不知道,一看之下,他總算明白為什麼南方星域這麼多空間城。

原來整個南方星域,大星球數量非常少,大多數是面積非常小。沒有生命的星球數量非常多,所以,迫不得已之下,才建了很多的太空城。

「老闆,這上面紅色區域的指的是什麼?」買了一張圖之後,葉雄看著地圖問。

「紅色標註是危險地帶,凶地,絕地,蟲洞,凶獸出沒的地方,你們只要不經過這些地方,還是沒什麼危險的。」店老闆見他們是生人,沒有鄙視,當下介紹。

「這麼多?」葉雄看著那紅壓壓的一片,也是震驚了。

「南方星域是整個亂星海危險地帶最多的地方,一些地方,連半步元嬰進去都會殞落,更別提金丹中期,你們小心一點,千萬別亂闖,這裡可不是你們西方星域。」店老闆鄭重地提醒。

「多謝老闆。」葉雄將地圖收了起來,對楊心怡說道:「咱們先找個地方落腳吧!」

天漸漸黑了,兩人找到客棧,準備先休息一晚上再出發。 晚上,兩人進入房間,葉雄將地圖拿出來,細細研究一番,把一些重要的地點記錄一番。

「你慢慢看,我進入芥子空間修鍊了。」楊心怡說完,正要進入。

「等一下。」葉雄連放下地圖,將她拉住,嘻嘻笑道:「咱們好不容易才有機會獨處,這大晚上,當然是過兩人世界,做點該做的事情了。」

楊心怡的臉瞬間就紅了,連忙道:「你瘋了,萬一他們從芥子空間出來怎麼辦?」

「我已經在芥子空間布了個小小的禁制,他們一觸動禁制,咱們就知道,夠時間咱們反應了。」葉雄笑道:「再說,他們知道咱們夫妻在外面,又是大晚上的,誰敢出來,我非好好教訓他不可。」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楊心怡還是有點擔心。

「這樣吧,我在禁制上面寫行字,提醒他們不得出來。」

葉雄從身上拿出芥子石頭,指尖一連串金色銘文落到那禁制之上,在上面寫了一行字:沒有經過同意,擅自出來,重罰。

「你這樣豈不是此刻無銀三百兩,他們心裡肯定會亂想的。」楊心怡的臉更紅了。

看到禁制,傻子都想到他們在幹什麼。

「咱們是夫妻,他們管得著嗎?」葉雄理氣直壯:「咱們在做繁衍後代的大事,礙誰了。」

說完,他就要使壞。

「等一下。」

楊心怡連忙護住自己的衣服,然後指了指他手臂上鎖神鏈印記的位置,以目光示意。

葉雄一拍腦袋,怎麼把這事給忘記了。

「你出去一下,我問問。」葉雄道。

楊心怡點了點頭,走出房間。

葉雄元氣進入鎖神鏈之中,然後拍了拍那印記。

很快,一道白色虛影就從裡面出來,一名身穿白裙的少女出來了。

「靈兒,你的傷恢復得怎麼樣了?」葉雄問。

「沒多大礙,恢復得差不多了。」器靈靈兒說道。

「這樣就好……」

葉雄組織一下語言,想想應該怎麼問這麼尷尬的話。

「靈兒,你是女孩子,你也應該知道,我是個男人……」

「公子,你是想讓靈兒離開你嗎?」聽到他的話之後,靈兒十分焦急:「靈兒只是一個器靈,除了感應能力跟戰鬥能力之外,生存能力非常差,如果你讓我離開,我只能找下一個人依附。公子,我覺得咱們之間合作非常好,咱們也有相同的目的,都是為了對待魔淵,公子,求求你不要趕我走。」

「靈兒,你別焦急,我不是那個意思,我的意思是,我是男的,你以後如果突然之間就冒出來,而我正在做非常重要的事情,比如……洗澡……」

「公子,我明白你的意思,以後我如果探測到魔淵的消息,第一時間先通知你,得到你的允許之後,我再出來,行不行?」器靈問。

「你在我的身體之內,如果沒有出來,我在外面做什麼事情,你知不知道?」葉雄問。

靈兒搖了搖頭。

葉雄鬆了口氣,暗道還好。

不然自己做什麼事情,都被她知道,那得多尷尬啊!

「就這麼說定了,咱們現在是站在同一戰線上的,應該相互幫忙,你以後探測到魔淵下落,跟我說一聲就行了,不早了,你先回去休息吧!」

「公子晚安。」靈兒說完,進入鎖神鏈之中。

「全部搞定,這下應該沒有人阻止老子辦好事了吧!」葉雄走到門口,將楊心怡叫回來,告訴她器靈的事情。

楊心怡剛鬆了口氣,突然一道影子撲了過來。

「別急……」

「慢點,你別這麼猴急啊……」

「救命啊……」

房間裡面響起夫妻倆的嬉笑之聲。

……

第二天一早,兩人起來,去酒樓吃了點早點,準備繼續出發。

早上時分,原本以為不會有多少人,沒想到上去之後,發現整個酒樓坐滿了人。

只有窗角還有一張桌子,其餘都沒有座位。

葉雄目光在周圍看了一眼,眉頭皺了起來。

這裡一共有幾十桌,每一桌上的人打扮風格都不同,顯然是從不同的地方來的。

在這裡的人,目光看著別人,大多數帶著不善。

這種情況,只有兩個可能:一種是有仇,一種是競爭。

一個人不可能跟所有人都有仇,那麼只剩下一種可能:競爭。

葉雄朝遠處的店小二招手。「小二,點菜。」

「好咧……」那店小二走過來問:「兩個客官,想點什麼菜?」

「隨便來幾樣招牌小菜就行了,不要太肥膩。」葉雄道。

接下來,店小二報了幾樣小菜,經過葉雄點頭之後,就去下單了。

「你們說,天火谷發現的那塊神秘的石碑是什麼,連谷主都無法參透。」一名客人小聲地說道。

「肯定不是簡單之物,不然的話,天火谷也不會廣招英雄帖,讓這麼多的人去參透。」他旁邊的客人道。

「這一次來參透的人,估計有好幾千人,不知道會不會有人參透。」

「咱們只是去看戲的,以咱們的覺悟,想參透那是比天還難。」

「整個南方星域,誰不知道一碑難求,上次長雲派的幫主參透一塊上古的石碑,結果得到飛升仙界的大能的傳承,還學會一招劍道,從來實力大漲……」

接下來,兩人不停地說著,從他們的話之中,葉雄知道為什麼這裡這麼多人了。

原來,這些人都是來參透石碑的。

這裡附近有一個叫天火谷的門派,發現了一塊石碑,無法參透,召過過去參透。

葉雄感覺一下周圍的修為,大多數都是金丹中後期,金丹巔峰的只有兩三個,但實力遠遠在自己之下,連被自己用靈識窺探都不知道。

「快吃吧,吃完還要趕路呢!」葉雄說道。

像他們這種境界,已經達到金丹巔峰,差不多進入半步元嬰,一塊小小的石碑,只會引起一些金丹中期後期修士的瘋狂,對自己作用不大,所以他沒有絲毫興趣。

楊心怡反而聽得津津有味,很感覺興趣的樣子。

「阿雄,咱們去看看熱鬧好不好?」她小聲地問。

「不就是一塊石碑而已,就算能滲露又有什麼用?」葉雄搖了搖頭,道:「咱們吃過錯,還是儘管趕路吧!」

他只是隨口一說,哪知道旁邊一名大漢霍地站了起來,目光炯炯地盯著他:「小子,你說什麼,就憑你,有什麼資格看不起天火谷發現的石碑?」 面前的男子長得凶神惡煞,赤著上身,六塊腹肌塊塊隆起,看起來就像石頭一樣,非常駭人。

「這位道友,我並沒有看不起石碑……」

「你就是看不起石碑,你剛才竟敢說參透石碑也沒有作用,你一個金丹中期修士,如此狂妄自大,就連我家少城主也沒能參透,他可是金丹巔峰,你算什麼東西?」大漢怒喝。

「我說石碑對我沒用,沒招惹你吧,你至於對我大吼大叫嗎?」葉雄也是無語了。

樹子大什麼鳥都沒有,自己不過隨口說了句話,招誰惹誰了?

「巴圖,別跟下等人一般見識,吃不著葡萄說葡萄酸嗎,回來吧!」

遠處一張桌子邊,淡淡地聲音傳來,語氣不重,但卻有著不容拒絕的態度。

「居然是少城主陸松,沒想到他也來了。」

「傳聞,天火穀穀主發現石碑,自己無法參透,第一個就是向天空城城主相助,城主因為有事情出遠門,所以派了自己最得意的兒子前來,聽說少城主參透三天三夜,都沒有參透出來,現在見自己參透了這麼久都沒能參透的石碑被別人說成無用之物,難怪他的手下會發怒。」

「巴圖可是陸文松身邊,脾氣最火爆的手下,得罪他沒有好下場,咱們還是少說兩句。」

遠處,一張桌子旁邊,兩名男子聲音壓得很低,竊竊私語,但是並沒有逃出葉雄的耳朵。

「小子,嘴巴放乾淨一點,不然怎麼死都不知道。」巴圖放了句狠話,這才惡狠狠地離開了。

看著巴圖離開的背影,再看了眼葉雄低聲下氣的模樣,楊心怡忍不住噗的一聲笑了出來。

如果被幽靈跟五靈,還有他的幾個徒弟知道,堂堂的北域尊者被人這樣欺負,不笑掉大牙才怪。

楊心怡本來就長得漂亮,修為進入金丹巔峰之後,更是讓她的氣質產生質變,雖然易容一番,將自己的外貌改變了一些,但是精緻的五官,還是能看出是一個漂亮的美人兒,她這一笑,頓時就引起周圍很多的人注意。

楊心怡發現自己笑得太過明顯了,連忙捂住嘴巴,悄悄看了陸松那邊一眼,小聲道:「咱們是應該低調一點,可是沒讓你低調到這種地步,被人欺負到這種地步,瞧你那熊樣……不行,笑死我了。」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只是不想惹事,有這麼好笑嗎,瞧你笑成那樣?」葉雄苦笑。

「反正我覺得很好笑,不行,我受不了了。」楊心怡拚命地捂住自己的嘴巴,怕笑出聲。

如果葉雄打不過他還說得過去,偏偏對於巴圖,葉雄伸伸手指就能將他弄死,這樣楊心怡就覺得特別好笑。

「笑夠沒有,笑完快點吃飯。」葉雄白了她一眼。

這個媳婦,什麼時候也沾上冰靈那種愛捉弄人的性格了。

「咱們不去看那什麼石碑了?」楊心怡問。

「我去看那個,閑得蛋疼啊?」葉雄翻翻白眼。

以現在他這種實力,已經很難再突破,一般的石碑,對他根本就沒有用。

「好吧,不去就不去了。」楊心怡點了點頭。

……

另一桌。

陸文松一邊吃飯,一邊留意著那邊的情況。

巴圖回來之後,那個氣質不俗的女的一直在笑,那樣子不知道是不是嘲笑他,讓他心裡非常不舒服。

「兩名下等人而已,跟他們計較有損我們身份。」

除了巴圖之外,陸文松身邊還坐著一名外表二十三四歲,穿著一身紅色裙子的女子,外貌不俗,化著淡淡的妝,下巴一直都是微微抬起,說話的時候,有種居高臨下的樣子。

「瑩姑娘,我去找他算賬。」巴圖霍地站了起來,就要過去動手。

「巴圖,坐下。」陸文松命令。

「少城主……」

「坐下,聽到沒有。」

巴圖不甘心地坐了下來,但他還是不解氣,腳下輕輕一踢,一道元氣穿過他的腳,朝那邊狠狠地踢去。

這一下速度又是快又是疾,神鬼莫測,就在他以為這一腳將那傢伙擊飛出酒樓的時候,讓他傻眼的一幕出現了。

那人好好地坐在那裡,好像他根本就沒出手似的。

巴圖不死心,腳下再次一踢,一道月牙形元氣,再次朝那邊攻去。

跟前面一樣,元氣再一次泥牛入海。

巴圖整個人傻眼了。

他可是金丹後期,剛才那悄然出手,別說中期,就算是後期,也不可能那麼輕易防得住。

「少城主,這傢伙有點邪門。」巴圖忍不住說道。

手下在自己眼皮底下出手,陸文松不可能不知道,他只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他心裡也正好教訓一下這個傢伙。讓他想不到的是,這傢伙不動聲色,就將巴圖的攻擊防了下來。

「巴圖,別再惹事。」陸文松喝道。

他算是看出來了,眼前這一對男女,如果不是有什麼特別的秘術,就是實力很強。

重生童養媳:梟寵不乖嬌妻 雖然,對方的修為感覺起來就像金丹中期的樣子,萬一對方的實力遠在自己之上,收斂氣息,他是根本無法看出來了。如果是后一種,他再去惹事,那就是找死。

半晌之後,葉雄跟楊心怡吃飽了。

「小二,結賬。」葉雄朝店小二招了招手。

那店小二跑了過去,笑道:「兩位,你們的飯錢已經有人結了。」

「結了?」葉雄愣了一下,問:「誰結了。」

「是一名女子,她已經走了。」店小二說道。

難道是熟人?

不可能,他在這裡根本就沒有熟人,如果不是熟人的話,為什麼無緣無故幫自己結賬。

雖然一頓飯錢對於他來說,根本就不算事,但是可以看出來,他們被盯上了。

葉雄心念一動,靈識剎那間釋放出去,瞬間就明白,說道:「心怡,咱們走吧!」

「誰幫咱們結賬的?」

「出去就知道了。」

兩人走出酒樓,剛剛走出幾十米,面前突然出現兩名女子,擋在他們面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