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你可以試試看針灸,畢竟你身具太乙神針,鬼門十三針,這些陣法都已經失傳了,我也不太了解他們的功效,你倒是可以用用,說不定有效果。」

葯岐給秦穆然建議到。

「行!那我試試。」

秦穆然點點頭。

「遇上這樣的病,確實有些棘手,但是患者一定要保持好的心態,有必要的話,聯繫下國外的特效藥,或許能夠有用。」

葯岐安慰了一句,說道。

「謝謝葯老提醒。」

秦穆然說完,又跟葯岐寒暄了幾句,這才掛斷了電話。

夜幕很快就降臨了,秦穆然開著車,來到了盛康集團接了提前下班的莫輕舞。

莫輕舞經過秦穆然的安慰,神色狀態稍微好了一些,不過看起來仍然很是憔悴。

「輕舞,吃了嗎?」

秦穆然問道。

「吃過了。」

莫輕舞點點頭。

「行吧,我送你回公寓,然後開始給你試著治療。」

秦穆然點點頭。

針袋什麼的都已經準備好了,回到公寓后,秦穆然便是讓莫輕舞躺在沙發上面。

將門窗都關好,窗帘也拉好,避免在一會兒針灸的過程中莫輕舞受涼。

「輕舞,可能會有些疼,但是忍住就沒事了。」

秦穆然看著莫輕舞,提醒了一句道。

「秦大哥,我會忍住的。」

莫輕舞點點頭,同時深呼吸一下,算是做好準備。

秦穆然緩緩打開針袋,一排銀針列出,秦穆然一手探出,從中迅速抽出一根。

銀針寒光一閃,秦穆然手一橫,銀針迅速地劃過酒精燈的外焰消毒。

「嗖!」

銀針迅速刺入莫輕舞的皮膚表面,莫輕舞的身體微微一顫。

「輕舞,忍住,我開始了!」

秦穆然看著莫輕舞,眼中閃過一抹不忍,但是想到她的病,秦穆然必須要儘力嘗試一下!

「嗯!秦大哥,我能夠撐住!」

莫輕舞點點頭,隨後便是索性閉上眼睛。

秦穆然從針袋之中又抽出了數根銀針,手掌勁氣外放,銀針懸浮在掌心之中。

手心一震,銀針爆發而出,落在了莫輕舞的皮膚上面。

足足十幾根銀針刺在了莫輕舞身上大大小小的穴道上面。

秦穆然的丹田微微一震,一股勁氣順著丹田涌了出來,沿著經脈遊走,落在秦穆然的掌心之中。

秦穆然掌心中的勁氣爆發而出,落在銀針的針尾處,針尾震顫,發出嗡嗡的聲響。

「太乙神針,燒山火!」

秦穆然這一次,直接將九龍針法與太乙神針相結合,來試著將莫輕舞體內的細胞殺死。

「嗯…..」

突然,莫輕舞的口中發出一聲痛苦的聲音,雖然很輕,但是可以看到,莫輕舞的眉頭已經緊緊皺在了一起。

「輕舞,堅持住!」

秦穆然看著莫輕舞鼓勵了一聲,同時手掌心之中的勁氣順著銀針落入到了莫輕舞的體內。

滾滾勁氣猶如利劍般,進入到了莫輕舞的體內,同時在搜索莫輕舞體內的癌細胞要將其殺死。

「啊!」

劇烈的疼痛讓莫輕舞感覺整個人都燒起來了,皮膚都因為太乙神針的燒山火而布滿了一片紅色。

莫輕舞在沙發上掙扎著,想要動,但是秦穆然見狀,一直迅速點出,點在了莫輕舞的穴道上面,讓莫輕舞無法動彈。

勁氣在莫輕舞的體內遊走著,將他體內的細胞殺死。

秦穆然的額頭上已經不由自主地滲出了許多的汗水。

「秦大哥,我好難受啊….」

莫輕舞已經陷入到輕微的昏迷之中,意識都已經有些模糊不清,但是他的口中還在喃喃呼喊著。

「輕舞,撐住,秦大哥一定可以治好你的!」

秦穆然看著莫輕舞這個痛苦的樣子,心中有些不忍,但是沒有辦法,白血病不是一般的疾病,想要治好,必須要用凌厲的手段。

尤其是現在,莫輕舞的病情還算是比較嚴重的,秦穆然必須要用更加果斷的手法。

絕對不能夠心慈手軟了!

現在對莫輕舞的仁慈,就是對他病情的不負責,說什麼秦穆然都要治好莫輕舞!

莫輕舞是莫文強留在世界上唯一的親人了,他絕對不會看著莫輕舞出事的!

要不然以後他還有什麼顏面去地下見莫文強,他還怎麼給莫文強交代?

「太乙神針,透心涼!」

秦穆然勁氣一轉,手指輕輕撥動著銀針的末尾,銀針微微震顫,一股透心涼的寒意傳來,落入到了莫輕舞的體內。

因為這股突然而來的寒意,讓莫輕舞整個人如同放在火上炙烤的身體突然平靜了下來。

緊緊皺在一起的眉頭也緩緩舒緩了起來。

秦穆然就這樣看著莫輕舞,勁氣卻是不敢有一絲的鬆懈。

他不斷引導著勁氣在莫輕舞的體內遊走,將癌細胞殺死,但是看莫輕舞這樣子,卻是沒有多大的用處。

「果然,沒有想象中那麼容易!」

秦穆然感慨了一聲,但是卻依舊運轉勁氣注入在銀針之中。 聽到好大寶的話,柯雲泣怒不可遏,恨聲道:“想要咬斷我的骨頭?那要看你的牙齒硬不硬了!”

話音剛落,天空中的紅毛巨爪居然捨棄了從天空中墜落下去的趙小川,然後握成拳頭向着郝大寶砸來。

在那紅毛巨爪握拳的瞬間,那拳頭便消失在原地,再出現時已經到了郝大寶的面前。

那拳頭還未打中郝大寶,但帶起的強大風壓已經吹得郝大寶的眼睛都睜不開,周圍扭曲的扭曲的空氣更是化爲細密的小刀將郝大寶的臉皮割出無數的小口子。

然而郝大寶卻並沒有並眼前的紅毛巨拳嚇到,反而嘴角露出了一絲詭異的微笑。

“來吧!來吧!這樣子小川就得救了!”

郝大寶雙眼充滿血絲,腦中興奮的想到。

原本砸向郝大寶的紅色巨拳上的眼珠觀察到了郝大寶的表情變化,頓時心中升起一絲不祥的感覺。

還沒等它思考出這股不祥的感覺到底是怎麼回事時,紅色巨爪攻向郝大寶的空間兩側陡然一陣波動。

隨即兩道人影猛然竄了出來,而這兩道人影正是李正義和蘭天。

只見李正義渾身佈滿了好像岩漿版火紅的血氣,蘭天身前六道輪迴不斷地轉動,一左一右一向着紅毛巨爪攻去。

“不好!上當了!”

柯雲泣驚呼一聲,紅毛巨爪上的眼球偏向身後望去,看到星兒不知何時出現在趙小川的身旁將他抱入了懷中。

轟!

李正義和蘭天兩人的攻擊狠狠地擊在紅毛巨爪上,紅毛巨爪身上的長毛像是一陣博朗浮動,緊接着一陣令人牙酸的骨裂聲響起,身上深深地凹陷了下去。

“茲~”

一道血霧從紅毛巨爪的眼珠中噴出而出,紅毛巨爪上柯雲泣的慘呼聲響了起來。

“不可能!你們的力量應該是被這個空間封印住的,爲什麼.”

柯雲泣的話沒有說完,因爲他看到在他的不遠處諸葛第一正狠狠地瞪着他,而他的周圍更是出現了一道光膜。

這道光膜上一幅幅奇異的畫面不斷地浮現着,將他和外面的世界隔絕開來。

“原來如此!原來是諸葛家的八陣圖!”紅毛巨爪上的眼珠盯着渾身顫抖,臉色慘白的諸葛第一,恨聲道:“想必這樣對你的身體負擔也是很大的吧?”

諸葛第一沒有回答,冷哼一聲,周圍的光膜上的的突然驟然一頓,紅毛巨爪身上噴濺出的血流又大了不少!

“柯雲泣,如今我們力量都恢復了!今天就是你的死期!”星兒看到紅毛巨爪的慘狀,大聲嬌喝道,同時伸手一會,一陣細密的星光向着紅毛巨爪籠罩而去。

“死期?哈哈,你太高看你們自己了!除了我自己,哪怕是這天,這世界都滅不了我,何況是你們?”柯雲泣大聲狂笑道。

李正義和蘭天眼中閃過一絲慍色,他們知道對方強悍,所以才聯合在一起做出了這樣的一場戲,甚至他們都不顧自己的身份,用了偷襲這種行爲才終於將對方制住。

可是沒想到對方不僅沒有絲毫頹然,反而如此的狂妄!這怎能讓他們不惱?

當即他們就打算動用自己真正的絕學,可就在這時陡變突生!

只見他們星光灑在紅毛巨爪上,一連串的爆炸頓時將紅毛巨爪炸的血肉模糊,但是那些血肉模糊的肉塊卻開始蠕動起來,鮮嫩的肉芽像是觸手一般向着四周擴散開來,向着衆人抓來。

“小心,這些觸手中蘊含着之前的那些心魔和符文,其中包含着一種可怕的力量!”

正當衆人驚訝時,歐陽琪琪的聲音傳來。

衆人一愣,但隨即一隻觸手已經飛向了李正義。

李正義反應過來,一邊伸手向着那粉嫩的觸手抓去,一邊怒道:“可怕的力量?哼!就讓我看看他到底有多可怕吧!”

“轟!”

果然很可怕,那觸手剛和李正義接觸,巨大的爆炸瞬間顫聲,周圍的人羣幾乎都沒有反應過來便被爆炸產生的氣浪衝飛了出去。

急忙躲避了爆炸的蘭天灰頭土臉,滿臉震驚地望着不遠處倒在地上,渾身焦黑,奄奄一息的李正義,暗暗心驚。

“我們的力量現在可是全部恢復了啊,李正義的道家罡氣也應該開到了最大,可即使是這樣也依然被對方炸飛了出去?這柯雲泣果然不好對付,看起來我也不可以藏私了!”

蘭天這樣想到後,仰天咆哮起來,大喝一聲‘六道輪迴’,身上的氣勢暴漲,六個黑洞驟然變大,將整片他們頭頂的整片天空包圍起來了。

他們陷入了一片陰暗當中,同時星兒也再次灑出無數的星光,只是那些星光的光芒比起剛纔來說更加的閃耀。

“哈哈,沒想到這麼多年沒有相見,你們的力量竟然強大了這麼多!看樣子我果然小覷了你們!只可惜我的目標不是你們,就陪你們玩到這裏吧!”

正當所有人以爲大戰即將打響時,柯雲泣大聲笑道:“既然你們那麼喜歡我的這具分身,那麼就留給你們吧!至於本源輪迴碎片,如果你們想要獲得話,就帶着輪迴者來裏面吧!我在裏面等着你們!”

聽到柯雲泣的話,衆人臉上閃過一絲錯愕,但隨即看到那些不斷蠕動的血肉中原本鑲嵌的那隻眼珠驟然飛出,竟然向着穹頂飛去。

蘭天和星兒第一時間反應過來,連忙像是眼珠飛去想要攔住對方。

然而還沒有飛太高,便被那團蠕動的血肉構成的觸手阻擋了道路,根本讓周圍的所有人靠進不了眼珠。

“攔住它,千萬不能讓它逃跑!”

星兒和蘭天見自己無法阻止眼珠的離去,異口同聲的對着諸葛第一吼道。

諸葛第一眼中光芒一閃,將懷中的趙小川拋上天空,隨即雙手一瞬間不知道在身前接了多少法印,隨即整片光膜傳來一陣嗡嗡的響動聲。

風火雷澤!

代表着四大元素的奇景出現在眼珠前面,將眼珠包圍起來。

“諸葛家的八陣圖?用的不錯,只不過想要阻攔我還差了些!”

眼珠中傳來柯雲泣的冷笑聲,一道光束瞬間從中射出,穿透了那些奇景。

諸葛第一和法陣相連,身體頓時向前一傾,噴出一口鮮血,然後仰面從天空中掉落下來。

“該死的,最終還是讓它跑了麼?”蘭天看到那隻眼珠消失在空間的縫隙中,低聲咒罵道。

就在這時,一陣強烈的光芒從他的身前亮起。

他轉頭望去,這才發現原來是那團血肉發出的耀眼光芒。

“要爆炸了?”蘭天一愣,但隨即冷聲道:“沒那麼容易!”

話音剛落,蘭天看向之前頭頂的六道輪迴,只見那六道輪迴微微一頓,隨即向着相反的方向轉動起來。

而那些即將爆炸的血肉周圍的空間不斷扭曲起來,漸漸消失在了空中。

“輪迴逆轉?這蘭天竟然做到了這一步?”

星兒驚訝地看着蘭天將巨大的爆炸在眨眼間便消散的一乾二淨,眼中露出了不可思議,而她的雙手上則提着剛剛從天空中墜落下來的趙小川和諸葛第一。

蘭天似乎察覺到了星兒的目光,轉頭向着她望去。

兩人的目光在空中微微一碰,似乎爆裂出一連串火花,不過很快兩人又將目光移到了別處,彷彿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秦穆然給莫輕舞治著病,但是莫輕舞的癥狀只是稍微好轉了些許,並沒有多麼明顯的變化。

這一下子,就算是秦穆然也都犯了難。

連他都沒有辦法改善莫輕舞的身體狀況,看來即便是擁有以氣運針的方法,也沒有辦法治療白血病。

唯一能做的,就是維持莫輕舞的身體狀況,不讓病情繼續惡化下去,同時尋找特效藥。

「嗖!」

秦穆然手掌一收,勁氣一轉,頓時,莫輕舞身上的銀針全部落在了秦穆然的掌心之中。

掌心中寒氣湧現,上面殘留著黑色的印記,看起來就像是莫輕舞體內的毒素一般。

秦穆然將這些銀針都扔在了垃圾桶里,已經是不能夠再用了。

被秦穆然治療的莫輕舞,在銀針收走的時候,便是陷入到了熟睡之中。

經過了剛才的折磨,莫輕舞早就全身沒有力氣了,現在這一休息,則是睡的非常的死。

至少,經過這一次的治療,秦穆然能夠保證莫輕舞不再流鼻血了。

秦穆然看著陷入熟睡之中的莫輕舞,緩緩拿出手機,撥打了一個號碼出去。

很快,號碼便是接通了。

「喂,老大!」

霍爾頓的聲音從電話那邊傳來。

想要特效藥,只能夠動用冥王殿的力量。這方面,冥王殿的力量還是可以做到的。

所以想了想,秦穆然覺得還是交給冥王殿去解決會好很多。

「霍爾頓,最近冥王殿怎麼樣?」

秦穆然問道。

「正常運轉之中,雙曲星他們剛剛接了一個大任務,就連霜姐都親自去了。」

霍爾頓說道。

「什麼任務連我小姑都驚動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