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說了,我是不會扔下我的兄弟不管的!」龍昆狠狠的瞪了眼說話的那人,頓時,那人心中一寒,不敢在說話。

「快!還有一百米!」龍哥背著候鍾健步如飛發動了最後的衝刺,不過,身後的蓉城幫成員們也不慢,短短一分鐘就拉近了距離,僅僅相距五六米。

「給我沖,將他們截下!」牛冕揮舞著手中的鋼刀喊道。

「站住!站住!」

於是,眾人再次發威,快速衝擊而上,在龍哥他們即將衝上馬路的一刻,將他們給包圍了起來。

「龍昆,我看你現在往哪裡逃?」牛冕得意的看著被他手下包圍的龍昆說道,當初,在龍昆的手下,他就好似孫子一般,沒有想到他也有翻身的一天,心中有種說不出來的痛快。

「龍哥,對不起,是我連累了你們!」候鍾看著被包圍他們的人,臉上閃過黯然的神色。

龍昆的目光掃過四周,發現自己四人已經被幾十人包圍,明亮的眸子中閃過一絲絕望「猴子,別說喪氣話,就算是死,我們也要死的堂堂正正!只是我讓追隨我的兄弟們失望了!」

「龍哥,能與你死在一起也值了,下輩子我們還做兄弟!放我下來吧!」候鍾似乎恢復了一絲精神氣,說話的聲音也提高了不少。

「哈哈,好兄弟!」龍昆回頭看了一眼,站在他身邊,臉上寫滿了絕望之色的兩名兄弟,沉聲道「翟波,陳奎你們兩人投降吧,只要我死了,黃孝也不會為難你們的!」

「龍哥!」

「龍哥!」

兩人一聽既是感動又是喜悅,朝著龍哥跪了下去「龍哥,我們對不起你!」

龍哥忽然扭轉目光「牛冕,看在我的面子,你饒了他們吧,黃孝不是想我死嗎?只要你不為難他們,我就死在你的面前如何?」

牛冕踏前一步,目光中帶著戲謔的看著龍昆「哈哈,龍昆啊龍昆,你也有今天啊,想當初你是何等的威風,恐怕那個時候,你根本就沒有將我這個小蝦米放在眼裡吧,嘿嘿,要我放過他們也可以,你跪下向我磕三個響頭,我就饒了他們,怎麼樣啊?」 候鍾怒目圓睜,用嘶啞的聲音喊道「牛冕,你這個王八蛋!你還是人嗎?當初要不是龍哥收留你,你有今天嗎?」

牛冕不屑的一笑「哈哈,罵的好!罵的好! 深宮離凰曲 我就是一個王八蛋,不過你們連王八蛋都不如,因為你們的命還在我的手上,我想留就留,想殺就殺,龍哥,想好了嗎?我的耐心可是有限的,跪還是不跪?」

龍哥臉上一陣青一陣紅,呼吸也急促了起來,士可殺不可辱,他龍哥講義氣,性格剛烈,如今卻落得如此一個下場,跪了兄弟能活命,不跪兄弟就要死。

「罷了!罷了!牛冕記得你說過的話!」龍哥明亮的眸子忽然暗淡了下來,他深深的嘆了一口氣,然後就要向牛冕跪下。

「龍哥不要!龍哥不要跪!」

候鍾無力的喊道,至於另外兩人,眼中充滿了慚愧之意,但是卻沒有出聲,因為龍哥跪了他們才能活,在面對生死的時候,又有多少人能夠保持一顆平常心呢?

「好漢子!我喜歡!」就在這時,一道讚揚的聲音忽然傳來。

「誰?是誰?」眾人不由在四處搜索著,牛冕更是感覺這道聲音隱隱有些耳熟。

「不用找了,我在這裡!」林洛的身影從樹後走出,他下車之後,幾個閃爍就衝到了這邊,最後決定還是靜觀其變,然後就躲在了一顆大樹后。

先前的一切他都看在眼裡,很是佩服候鐘的忠義和龍哥的義氣,他原本以為這樣的人只有演義裡面,或者電視中才會出現,想不到現實中也有,所以,他心中十分佩服,還有一種熱血噴發的感覺,這也是他站出來的原因。

「小兄弟!」候鍾暗淡的眸子忽然一亮。

「是你!」牛冕的臉上出現一絲驚懼之色,他沒有想到,林洛又一次出現了。

林洛木管冷冷掃過牛冕,沉聲道「不錯,是我!現在我給你兩個選擇:第一,帶上你的人滾蛋!第二,繼續留下,但是後果一切自負!」

「小子,你不要欺人太甚!我們蓉城幫可不是善茬,我承認你很能打,但是你能打過數百人,你能打過數千人嗎?」牛冕厲聲吼道,但是臉上卻多了一絲畏懼,十來秒的時間,他的十三名持刀的手下都被打倒,現在,他手下雖然有五十來人,但是真的是不是林洛的對手,他心中卻是沒底。

林洛不屑的嗤笑道「廢話少說!我討厭有人威脅我!我數三聲,如果你們還不滾就別怪我不客氣!」

「小子,你是什麼玩意!敢威脅牛哥!活的不耐煩了!」一名手持砍刀的黑衣西服大漢不知道林洛的厲害,見到他如此的囂張,心中頓時一陣不爽,說話間,就揚了揚手中的砍刀。

「嗖!」

一道人影閃過,忽然那名男子感覺手中的砍刀一輕,然後他整個人就飛了起來,再後來,他感覺一股重力狠狠的抽在了他的後背,整個人正面朝下跌落在地。

恰好地面有一塊拳頭大小的石頭,正好磕在了他的兩排牙齒上,頓時,他的門牙就掉落兩顆,發出一聲慘叫來。

一隻腳踩了上去,冰冷的聲音傳入他的耳中「你還不夠資格和我說話!」

其他人見到被踩在地上的同伴,都有些驚懼,他們只感覺一道黑影閃過,然後就聽到一聲慘叫,倒是龍哥雙眼一亮,忍不住贊道「好身手!」

「小子,我勸你最好不要玩火!蓉城幫你得罪不起!」一旦抓住了或者殺死了龍哥就是大功一件,眼看就要成功過來,突然半路上殺出一個程咬金,這讓牛冕如何能夠輕易放棄。

「三!」

林洛沒有理會牛冕的威脅,而是徑直數數了起來,牛冕一見可是氣壞了,林洛是一點都沒有將他放在眼裡。

「二!」

「媽的拼了,老子還不信你一人能夠打過五十多人,上,給老子上,劈了這個小子!」牛冕歇斯底里的叫喊著。

「殺啊!」

五十多名蓉城幫成員得到命令后,紛紛揮舞著砍刀或者鋼管向林洛而去,林洛冷冷一笑,忽然他的身體忽然彈起。

「砰砰!」

隨著兩聲脆響,卻是他如同一隻炮彈轟擊而出,撞在了兩人的胸口,強大的力量直接將兩人的身體撞飛,他們聽到了自己胸骨碎裂的聲音,落在地上,卻無力再爬起。

看到候鐘的傷勢,林洛心中有點不舒服,所以出手自然是重了不少,他步伐一退,就避開了左右兩邊的三柄刀,左右雙手成手刀劃過兩邊,然後就聽到一陣哎呦與砍刀掉落的聲音。

「砰砰砰!」

林洛一腿掃過,又有三人被掃飛,下一刻,他就腳踩八卦游龍身法,雙手不斷的翻飛,然後就見到不停的有人飛起落下,就不能再爬起。

林洛出手很重,凡是被他擊中的人,沒有一個能夠爬起來,保持一秒一個的速度,轉眼間,五十多人,就躺下了大半。

這下牛冕驚懼了,如此厲害的人,他從來都沒有見過,倒是龍哥比較有見識,看著那不斷在人群穿梭中的影子讚揚道「好厲害的八卦掌!」

「砰砰砰砰!」

人影翻飛,林洛的身影不斷遊走,在五十多秒的時候,最後一個蓉城幫的成員都被他打倒在地。

「小子,受死!」

牛冕忽然從胸口中掏出一柄黑色的手槍,那黑黝黝的洞口直接對準了林洛的胸口,就在這時,林洛的身體猛的一僵,不過在下一刻,他的雙眼就變成了金色。

「砰!」

在林洛的雙眼中,黑黝黝的槍口忽然噴出一簇火花,然後一顆彈頭就朝著他的胸口而來,不過這彈頭的速度很慢,很慢!

慢得林洛能夠輕易看出它的軌跡,身子微微一扭,他就避開了彈頭的軌跡,然後一個箭步飛沖而出,眨眼間就衝到了牛冕的身前,想要繼續扣動扳機的他,忽然感覺手掌一僵,手中的手槍已經易主,並且在他的額頭的位置多了一個冷冰冰,硬邦邦的東西。

雖然現在是黑夜,但是他卻看到他的手掌上多了一隻銀光閃閃的銀針「難道就是這枚銀針讓我的手掌僵硬的?」

「你敢開槍?」林洛很生氣,非常的生氣,這是他第三次遇上有槍的傢伙。

「不要殺我!不要殺我!」

牛冕的手槍被奪,失去了最後的依仗,心靈瞬間崩潰,心中更是對林洛產生了一種無以倫比的恐懼,連槍都打不中,這還是人嗎?

「哼!」

林洛一腳踢出,踢中了牛冕的膝蓋,頓時,他整個人都跪在了林洛的面前,臉上儘是驚恐與害怕的神色。

他面色一冷,手中再次出現了一枚銀針,然後對著牛冕的腦袋狠狠紮下。

「噗!」

牛冕感覺頭頂一絲涼氣鑽入體內,然後就感覺全身一軟,似乎所有的力氣都被抽走一般,林洛扎中穴位叫做百會穴,這個穴位可以刺激生命力,同時,也能要人命。

林洛這一紮已經打開了牛冕的生命閥門,在接下來的一個月,他的生命力會快速的流逝,當他生命力流失完的一刻,就是他死亡的那一刻,這樣殺人是神不知鬼不覺,就算是最先進的儀器都檢測不出來。

林洛收起了手槍,看都不看一眼牛冕向龍哥走去。

看到走來的林洛,龍哥雙手抱拳,向林洛深深的鞠躬「多謝小兄弟仗義援手,我龍昆感激不盡!」

「小事一樁!」林洛微微搖頭,目光落在了候鐘身上,眉頭微微一皺。

「小兄弟,又是你救了我們,真是太感謝你了,咳咳!」此時候鐘的臉色已經變得極度的蒼白,隨時都有咽氣的可能。

「小兄弟你沒事吧!」司機吳錫明想了一陣還是下車了,他跑到這邊來,剛好聽到槍響,現在又看到了躺了一地的人,不由驚懼的喊道。

「吳師傅,我沒事!在這裡!」林洛微微點頭,吳師傅能夠跟上來,說明他不是那種沒有擔當的人,頓時,林洛對他是好感大增。

「猴子!猴子你怎麼了!要堅持住啊!我馬上就帶你去醫院!」龍哥焦急的聲音忽然響起,然後就抱起了猴子,向公路上跑去。

「龍哥,你等等,我有辦法救他!」林洛的聲音忽然響起。

龍哥步伐一滯,回頭用哀求的眼神望著林洛「小兄弟,求求你一定要救救猴子,不論你要做什麼都可以!」

「你放心,有我在,他沒事的!」林洛示意龍哥將猴子放下,然後他檢查了一下猴子的傷口,中指食指捏成劍形,連連點過候鐘的五處傷口,頓時,還在流血的傷口就止住了。

對此,龍哥等人不由感到驚奇不已,而跑到這邊來的吳師傅看到這一幕,更是驚喜的張大了嘴巴,林洛沒有任何的工具,任何的藥物就為人止住了血,這簡直從未聽說,這說明林洛的醫術十分的高明。

接下來,他們就見到林洛的手中出現了一枚銀針,然後猛的扎入了候鐘的頭頂的百會穴之中,一股真氣透體而出,刺激了對方的生機。

「咳咳!」

不過短短一分鐘,就聽見一聲咳嗽的聲音想來,卻是候鍾醒來了。

「猴子,太好了!太好了,你醒來了!」龍哥驚喜的叫喊道,林洛拔掉了銀針,然後說道「現在可以送他去醫院了,讓醫生縫合了傷口和輸點血就沒有什麼大事了!」

「小兄弟,謝謝你!我龍昆無以回報!就只能給你磕頭了!」

「砰砰砰!」

看著連連磕了三個頭的龍昆,林洛微微一怔,連忙扶起了他「龍哥,你嚴重了,救死扶傷乃是醫生的天職!」

「小兄弟,你是我的恩人,我候鍾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候鍾得知是林洛將他從鬼門關拉了回來,不由心中對林洛更加的感激。

「候哥不要這麼說!龍哥,你快點送候哥去醫院,他失血過多,如果再不輸血,也會很危險的!」林洛沉聲說道。

「好!好的,我馬上就送他去醫院!」龍哥抱起了候鍾就向馬路上跑去,林洛微笑著看向吳師傅「吳師傅,恐怕要麻煩你這個飆車隊長了!」

「啊,沒有問題!我馬上就將車開過來!」吳錫明一個激靈,連忙朝自己的車跑去,很快,計程車就開了過來,龍哥將候鍾弄了上去,隨後看了一眼身後的兩人冷冷的說道「這裡就交給你們處理了!」 「是龍哥!」

兩個的臉色有些難看,本來他們以為龍哥必死的,現在龍哥沒死,他們十分擔心龍哥會不會對他們生出芥蒂。

半個小時候,醫院的走廊上,林洛,龍哥還有吳師傅三人坐在一起,龍哥欲言又止,不過看林洛閉目養神的樣子,只要將想要說的話悶在心裡。

吳師傅也有話想要說,他想要請林洛幫他治病,哪怕花上一些錢都無所謂,只是先前,林洛提出要免費幫他治病,他卻拒絕了,現在卻要求林洛給他治病,他還真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大約又過了半個小時,手術室的燈熄了,一名護士走了過來,向林洛他們說道「病人已經脫離了生命危險!」

「太好了!」龍哥不由興奮的拍手道。

就在這時,一名醫生走了出來說道「病人來之前,是不是有人為他止過血,真是太神奇了,難道這是傳說中的截血止血之法?」

龍哥與吳師傅都不由用眼神望向林洛,那名中年醫生不由激動的道「小夥子,難道你認識那名止血的醫生?」

「不認識!」林洛搖搖頭。

「那病人的是誰給他止血的?」中年醫生眼中閃過一絲失望之色,不由繼續問道。

「那是一個白髮老頭,他只是幫我朋友止住血后就離開了!至於他是誰?抱歉我真的不知道!」林洛說起謊來是眼睛都不眨一下。

「那你們知道嗎?」中年醫生的目光又望向了龍哥和吳師傅。

「我們都是一起的,所以也不知道!」龍哥和吳師傅不傻,既然林洛不願意說,他們為什麼要告訴對方。

「真是可惜!真是可惜!原來我以為能夠去拜訪一下這位前輩,看來我是沒有那個福分了!」中年嘆了一口氣,然後大步離去,倒是龍哥和吳師傅臉色都有一絲笑意,因為那醫生口中的前輩不正站在他的面前么。

很快,候鍾就被護士們從手術室退出,送入了病房之中,躺在病床上的候鍾已經恢復了一絲紅潤。

「龍哥,猴哥,天色這麼晚了,我也該告辭了!」林洛對龍哥和候鍾說道。

龍昆再次抱拳道,臉上寫滿了感激「小兄弟,今天多謝你了,多的話我就不多了,以後有用得著我龍昆的地方,我絕對不會有半點含糊!」

「再見!」

「兩位,我也走了!小兄弟等等我!」吳師傅跟著林洛的腳步追了出來。

「小兄弟,我送你吧!」

「好!」

現在已經凌晨了,醫院外也不好打車,既然吳師傅願意送,林洛當然不會客氣,一路上,吳師傅都欲言又止,林洛卻假裝看不見。

二十多分鐘后,計程車來到了華南大學外,林洛掏出了一百塊遞給了吳師傅「給,吳師傅,今天耽誤你的工作了,這是車費!」

「不用了,不用了,這車費就算了,我想求你一件事,不知你!」說道這裡吳師傅卻有一絲不好意思。

「呵呵,想要我幫你治病吧!這個沒有問題!這樣吧,明天中午,你給我打電話吧!你來接我,我到你家裡幫你治療!」林洛將一百塊放到了車上然後推開車門走了下去。

「小兄弟,你是真是好人啊!」吳師傅對著林洛的背影喊道。

「再見!」

凌晨過後,校門已經關了,不過這也難不倒林洛,手腳並用,不到兩秒鐘就翻過了鐵門,進入了學校之中。

回到了寢室之中,林洛驚奇的發現,張帆三人居然都還沒有睡,不由問道「你們三個怎麼還沒有睡啊?」

「哈哈,老三老四你們輸了,給錢給錢!」張帆一看到林洛不由高興的喊道。

「擦!老大,你也太不給力了吧!為什麼你要回來?」劉凱和薛傑抱怨道。

「你們是怎麼回事?」看到三人的樣子,林洛有點摸不著頭腦。

「哈哈,老大你艷福不淺啊!蘭博基尼坐著舒服吧?不對,這不是關鍵,老大,你的約會怎麼樣了?有沒有進一步的發展?我們在賭你今晚回不回寢室!」

「咦,你怎麼知道?不過你們也真夠無聊的!」林洛有點奇怪了,他和方萌萌約會的事情,這幾個傢伙怎麼知道的?

「哈哈,老大,你也太不小心了,在校門口的一幕,我們都看到了,嘖嘖,雖然是驚鴻一瞥,但是那女的真的很漂亮啊,老大就是老大,不聲不響就泡到了一個蘭博基尼!」劉凱淫,盪的笑道。

「呃!好吧!既然你們看到了,我就不隱瞞你了,她叫方萌萌,我的女朋友!」說到這裡,林洛的臉上不由露出了一絲得意之色。

「方萌萌,這個名字?我怎麼有點耳熟?但是,嫂子那麼漂亮怎麼會榜上無名呢?這沒有道理啊!」劉凱有些奇怪的說道。

「不用猜了!她不是我們華南大學的!是外國語大學的!」

劉凱忽然跳了起來「啊,我想起來了!方萌萌,方氏集團的公主,外國語大學的第一校花!老大啊,你真是太了不起了,居然將外國語大學的第一校花給泡了,估計外國語大學的那群牲口要去撞牆了!」

「老三,你說的是真的嗎?嫂子真是外國語大學的第一校花?」張帆也是一副吃驚的模樣。

「那還有得假,不信你馬上登陸外國語大學的論壇,十大校花的照片以及簡介都在上面!」劉凱一副肯定的模樣,張帆連忙拿出了蘋果四代開始登陸外國語大學的論壇。

「果然是啊!老大,我太崇拜你了!能不能傳授一點秘訣!」張帆一臉崇拜的盯著林洛,央求著他傳授秘訣。

「得了吧,我也沒有什麼秘訣,好了,都這麼晚了,明天還要上課,睡覺了! 從斗羅開始掌控萬界 睡覺了!」

洗漱了一番林洛正準備睡覺,忽然他的電話響了起來,他眉頭微微一皺,拿起電話,發現來電顯示居然是賀為民,不由有點奇怪「這麼晚了,賀為民怎麼還打電話來啊?」

他摁下了接聽鍵,話筒里就傳來了賀為民焦急的電話聲「林洛,是林洛嗎?」

「喂,賀叔叔是我!是不是有什麼事?」

「你睡了嗎?」

「剛準備睡!」

「啊,太好了,是這樣的,我有一個長輩,九十多歲,現在已經危在旦夕,你看你能不能幫他治療!」賀為民的聲音中帶著一絲期待。

林洛微微沉吟「賀叔叔,能不能治,我也不知道,要等我看了病人才知道啊!」

「也是!也是!是我心急了,我已經派李志斌來接你,林洛,這次要麻煩你跑一趟了!」

「好的,賀叔叔,我馬上就到校門口去等李哥!」林洛二話不說就答應了下來,賀為民這人不錯,沒有官架子,而且也幫過他好幾次,林洛是知恩圖報的人。

他快速穿上衣服,想了想將買來的玉石也帶上了,然後就給其他三人交代了幾句,就向校門飛奔而去。

來到校門外,等了不足五分鐘,一亮黑色的大奧迪就到來了,車窗搖下,出現了李志斌的木然的臉,此時他的眼中也閃過一絲緊張「林洛快上車!」

「好!」林洛一上車,還未有繫上安全帶,奧迪車就飆了出去,這讓林洛感到一絲緊迫之感「看來賀叔叔的長輩已經到了非常危險的程度!」

海天大酒店,現在已經是深夜一點,但是整個酒店卻燈火通明,在酒店之外,更有上百名荷槍實彈的武警官兵看守戒嚴,禁止任何人出入酒店。

總統套房之外,一臉焦急的賀為民正來回走動,他的臉色陰晴不定,黎老是華夏國少有的開國元老之一,雖然,他現在已經處於退休狀態,但是卻是一個政治集團的堅強後盾,有他在,那些有著別的心思的人,最多搞一些小動作,卻不敢胡來。

但是如果他不在了,靠著黎老凝聚在一起的政治集團,很有可能瞬間崩潰,到那時,將會有大量的「鯊魚」撲擊而上,來分食這團強大的利益,更有可能,以黎老為首的整個政治集團都會就此毀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