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宋野搖頭,「我也沒出過幾次禁區,對外面的世界了解不多。」

沈前點點頭,轉而問道:「宋隊,你跟我說實話,那垃圾場里躲藏的拾荒者真的只是些低階的初武者?」

「跟你倒沒什麼好隱瞞的。」

宋野坦然道,「別看你們那個陳老師說的嚴苛,其實這次還真不會有什麼大的危險。」

「我們提前清理過一遍了,只留了十來個拾荒者在裏面,實力最高那個也就是三段初武者,剩下的就只有三四個達到了初武者一段到二段的實力。」

「你們這個班裏都是天才,只要自己不慌,絕對足夠應付。」

原來如此。

沈前恍然,難怪剛才看所有警武者都是一臉淡定。

看來,自己可以安心的打醬油了。

感受到腰間的手又緊了一圈,哪怕是防護服都擋不住某些觸感之後,沈前咳嗽一聲。

「那啥,霍伶兒,我有點悶。」

「哦。」

背後傳來一個悶悶的聲音,卻沒有鬆手的意思。

「你怎麼了?」沈前這才意識到霍伶兒的狀態不怎麼對,貌似就剛才開始就一直在沉默寡言。

「……害怕。」隔了一會,霍伶兒弱小的聲音才傳了過來。

「怕什麼?」沈前一怔。

「就是……怕。」聲音更弱小了。

沈前低頭看了一眼,才發現霍伶兒抓着自己衣服的指節因為用力過度而顯得青白,他掰開霍伶兒的手掌看了看,上面全是汗水。

「既然這麼怕,你就留在城裏啊,為什麼還要跟來?」沈前疑惑的問道。

霍伶兒不說話。

沈前嘆息一聲,沒有再多問。

不知過了多久,撲面的風沙陡然消失,好似重新穿透了一層薄膜,四周變得安靜下來。

昏黃的天空下,眼前是一片散發着惡臭的廢墟,除了邊角有幾棟完好的房子之外,到處都是斷壁殘垣,成堆成堆的垃圾好似各種模樣猙獰的巨大怪獸,在廢墟上探出了頭來。

宋野停下摩托,先到的警武者迎了過來。

「頭兒,這裏的防護系統還在,只要充入能源就可以使用,怪不得那些拾荒者們會把這裏當做據點。」一個警武者大聲道。

「嗯,我們的闖入很可能已經打草驚蛇,立刻散開,注意警戒,防範危險!」宋野下令道。

沈前看得無趣,他已經知道這些警武者都只是在配合演出,故意製造出一些緊張感。

氣悶的沈前拍了拍霍伶兒,「我們到了。」

霍伶兒放開沈前,跳下了摩托,雙手絞在一起,透明面罩里的小臉透著蒼白。

「一會你實在怕的話,就別去找拾荒者了,你和我一起划水吧。」沈前安慰了一句。

霍伶兒聞言頓時恢復了一些精神,用力的點點頭。

不多時,所有人都到齊了。

「幸好,沒有遇到什麼妖獸……」

沈前聽到後來的警武者小聲和同伴說了一句。

的確,真說起來,妖獸才是禁區的霸主,比一般的拾荒者可怕得多,剛才宋野一路上也很警惕,想來就是在防範可能出現的妖獸。

沈前抬頭看了看,防護氣罩外的視野依舊很差,不過沈前估摸著柳長青大抵就隱匿在某處高空。

同行的警武者約莫有三十來人,在宋野的指揮下,很快就各自散開,朝廢墟四周的邊緣處進發。

「再跟大家強調一次,請量力而行不要逞能,遇到無法對抗的拾荒者,最好的辦法就是逃走。」

宋野又說了一遍,等通過通訊儀確定所有警武者都已經就位后,朝陳鋒和趙瀚海點了點頭。

「大家準備好即可出發,我和趙主任會在廢墟中心站立,時刻留意大家的狀況。」

陳鋒眼神掃過眾人,警告道:「但還是那句話,危險也許會來的很突然,我們未必能及時趕到,你們要有隻能靠自己的覺悟。」

陳鋒說完,就和趙瀚海一起,當先進入了廢墟之中,很快消失不見。

看着一片寂靜卻好似張開了血盆大口、隨時會吞噬眾人的垃圾場,再加上警武者們「如臨大敵」的模樣,剛才還算鎮定的同學們又開始有點慌了,開始互相拉攏著組隊。

大家組隊的對象首選周曉光,但周曉光沒理會任何人,身形一躍,沒等有人開口就獨自進入了廢墟。

這樣一來,班上表面實力排第二的霍伶兒自然成了香饃饃。

「沈前,我們一起嗎?」鄭少陽帶着兩個人走了過來,一臉希冀的看着沈前和霍伶兒。

沈前雖然實力不算突出,但也不弱,上次對戰死囚的表現有目共睹,不少人也並不排斥他。

「啊,算了吧,我這人怕死,這次就想打打醬油。」沈前搖頭拒絕。

「可是有陳班長在,不會有什麼生命危險的,這可是真正檢驗我們實力、歷練心性尋求突破的好機會啊,而且聯手的話,成績肯定會更好……」

鄭少陽不死心的又勸說了一會,但見沈前始終無動於衷,也只能搖頭放棄。

他又詢問霍伶兒,但霍伶兒只是看着沈前不說話,意思就很明顯了。

大家紛紛嘗試無果后,看沈前的眼神就不自覺的帶上了一些怨氣。

「這人就沒有一點膽魄嗎?」

「以前和他切磋我就感受到了,穩健的要死,動不動就認輸。」

「算了算了,人家非要躲在學妹的背後吃軟飯,你能有什麼辦法?」

沈前假裝沒聽到這些風言風語。

等眾人都陸續進入廢墟之後,沈前招呼了一聲霍伶兒,準備帶着她現在外圍逛逛。

饒有興趣的靠近了一處垃圾堆,沈前觀察了一下,這裏面的垃圾種類很是龐雜,許多東西他都聞所未聞。

比如說此刻他抽出的這個洋娃娃,怎麼看怎麼怪異,皮膚觸感也太真實了,而且跟真人差不多大小……

咦,這是什麼?

沈前驀然目光一凝,在霍伶兒驚愕的目光之中扯下了洋娃娃身上套著的中式肚兜。

「沈,沈前……你,你……」霍伶兒抱着胸口,驚恐的退後了一步,臉上流露出了羞憤、失望以及幽怨等諸多神色混合的表情。

沈前從沒想過,一直比較單細胞的霍伶兒也能有如此複雜的表情。

「想啥呢,你快過來看看這是不是血?」

回過神來的沈前無奈的翻轉了肚兜,將另一面露了出來。

暗紅色的血跡將白色的肚兜侵染了一大半,沈前抖了抖,赫然有血滴掉落。

這說明血液是新鮮的。

霍伶兒意識到自己誤會了,鬆了一口氣之後走近看了看,隨即蹙起了眉頭,「是血,但不太像是人血。」

「是的,我也覺得奇怪,因為這血液不僅不刺鼻,甚至還有淡淡的香氣。」

「我記得我聽家裏的人說過,有一些妖獸的血液就帶着香味。」霍伶兒歪著腦袋想了想,開口道。

「你確定?」沈前臉色嚴肅了起來,「這是妖獸血?」

妖獸的實力遠比尋常武者強大。

後來沈前專門請教過石定言,Z級只是妖獸中最弱的存在,而那麼一隻食鐵獸卻差點讓沈前死在了禁區里。

如果這垃圾場里也有不知名妖獸存在的話……

「也不是太確定啦,但是有這種說法。」霍伶兒也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

沈前不再猶豫,轉身就去找宋野。 狹路相逢勇者勝!

見到落單的AD,羅棟覺得這一次一定可以把場子找回來,洗刷他不是坑的恥辱。

大招。

宮本直接原地消失,出現在李元芳腦袋上。

李元芳估計也是一個憨貨,嚇得他還沒有等宮本落下,直接就點2技能帶着宮本划跑。

砰。

落下羅棟會操作,1技能龍捲風直接削李元芳,李元芳也慌張點大招腳下瘋狂旋轉。

「別想跑!」

羅棟見到李元芳剩下血絲了,還想逃跑,立馬2技能追,藍啟明看了一眼只能說,人才。

就差一點,羅棟追着進塔,結果很明顯了,被防禦塔打死還是沒有碰到李元芳:「差一點點,氣死我了。」

如果是藍啟明,這個李元芳是逃不掉的,只要用他們藍區藍BUFF旁的小怪當踏板,宮本的2技能命中目標可以刷新2次,就是三段。

可以羅棟根本就不會想到利用小怪刷新,只想用來追李元芳,導致2技能直接進入讀秒狀態。

「你大爺的大炮,送人頭送上癮了是吧?」

另外四個被坑上賊船的同學臉色都綠了:「不帶你這麼坑人的。」

「投吧投吧,沒意思。」

「啟明,江湖救急。」

羅棟直接把手機推給藍啟明,藍啟明無語。

接還是不接。

葉柳詩見狀,她就猜測可能是一鳴驚人的藍啟明打的,果然如此。

「我剛上的鉑金,別投啊。」羅棟緊張道:「昨天的戰績是啟明玩的,快點拒絕。」

嗯?

「我就知道不是你!」

「啟明玩達摩很厲害,星期五殺了3班24個人頭。」

已經七分鐘。

藍啟明不打算接過來的,不過羅棟一副拜託的樣子,讓藍啟明整個人都不好了:「我幫你打,距離保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