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德拉科搖了搖頭,眼中的驚慌神色盡數消散:「我相信您,您是不會讓我進入到危險之中的。」

「但是德拉科,你要知道,我現在是一幅畫像而已。」斯內普搖了搖頭道:「你是知道的,魔力的注入之所以危險,就是因為他受到很多的因素的影響。先不說環境了,就說你的情緒吧,緊張激動害怕恐懼都會影響到魔力的注入,到時候真有一個萬一我現在怎麼對你進行保護?我不想這麼快就在畫像的世界中看到你。所以必須要斯拉格霍恩來對你進行有必要的保護。」見德拉科聽了之後只衝著自己點了點頭,斯內普接著說道:「麥格和你父母那裡你要不要…」

「不用了。」德拉科看了看手中的瓶子中的那晶瑩剔透的液體道:「您知道嗎?無論是在上課還是教我熬制吐真劑的解藥的時候,斯拉格霍恩教授,他都曾經不止一次的將同學和我從即將爆炸的坩堝底下救了出來。我想,這樣的一個教授,我有理由相信他會保護好我的。而且我現在也已經長大了,我不想再讓我的父母為我擔驚受怕了!教授,我求求您,相信我也相信斯拉格霍恩教授,沒有麥格,沒有我的父母,我們都不會出事的,好嗎?」聽了德拉科的話,斯內普看著德拉科的那雙閃動著堅定的光芒的雙眼,愣了好久才點了點頭。德拉科,這個被父母照顧的很好的孩子,終於還是長大了。

自大戰過後,霍格沃茨便開始了整修,這些天來,所有留守的學生和前來幫忙的家長們都沒有能夠好好的放鬆一下,當聽說馬克西姆夫人帶著布斯巴頓的學生們要過來幫忙重建的時候,麥格便找了幾個教授和哈利等人還有部分的學生和家長,坐在一起開了一個會。當聽麥格說想要辦一場歡迎舞會的時候,所有的人都表示了同意,畢竟大家也想要借著這個機會好好的放鬆一下。於是麥格便布置了下去。而就在今晚,大廳已被布置的漂漂亮亮的,只等帶著大家的到來。

終於,當麥格和馬克西姆夫人一起過來的時候,眾人都起立鼓起了掌來。麥格示意大家安靜之後便高聲說道:「首先,讓我們感謝遠道而來地客人們,感謝他們特意前來幫助我們重建霍格沃茨!」說罷底下便爆發出了一陣熱烈的掌聲。待到眾人安靜了下來之後,麥格便接著說道:「今天,我們特在此舉辦一個歡迎宴會。為了歡迎我們遠道而來的朋友們!霍格沃茨和布斯巴頓,雖然隔著千山萬水,但是我們的心永遠在一起!」

「好!」「說的對!」聽了麥格的話,眾人便是一陣的響應,麥格忙揮了揮手道:「現在,我們歡迎布斯巴頓魔法學校的校長馬克西姆夫人為大家說幾句話!」

待到掌聲停止了之後,馬克西姆夫人便高聲說道:「幾年前,我帶著我的學生們前來霍格沃茨魔法學校參加火焰杯,當時的情景現在想來依舊是歷歷在目。感謝霍格沃茨給了我們一場難忘的比賽!現在霍格沃茨有難,我們理應幫忙!」求推薦求收藏求打賞,什麼都求,本書目前在一個關鍵時刻,撲街與否就看這兩個星期了。

還有提前和你們說一下,這次川之國任務和草忍不一樣,應該會長不少,因為想盡量寫出火影的那種感覺,而不是一個無腦裝b文。

當然也不會寫的無聊,我會盡量寫的有趣一點。大綱早就做好了,絕對有火影那味,你們可以猜一猜劇情,雖然猜到了沒獎勵(手動狗頭)另外,今天是三更(驕傲臉)。

《九尾之夜,我一拳打爆尾獸玉》求推薦求收藏 「你在擔心什麼?我又沒對她做什麼。」

蕭千亦瞥了一眼祝莫冉,表情很是淡定,就好似他的擔心根本就是多餘的。

祝莫冉扯了扯嘴角,他嘟囔著:「你要是真做了什麼,那可真就麻煩了。」

「對了,你該不會想着要把那個越小姐弄到手吧?你能說服你們家老爺子?」

蕭千亦微微挑了挑眉:「先不說是與不是,我想與誰在一起,還需要過問他們么?」

祝莫冉先是一愣,接着便聳了聳肩:「你們家的事情我哪裏清楚?不過國內越氏雖然小,但是越氏的那幾個人在國外也是有產業的。」

「你都知道的事情我會不知道么?」

「……」

得!他這是皇上不急太監急!當他什麼都沒說!

當一天的課程都結束之後,越凜與梁悅一同走出教學樓時,便看到學院門口被圍了個水泄不通。

等她們走近之後,這才知道是一堆腦殘女生擋在這裏堵了路。

這些女生花痴的樣子,還真是讓人看着覺得有些礙眼。

「用舔狗來形容還真是再恰當不過。」

越凜冷着眼看着眼前嘰嘰喳喳的一堆人。

梁悅愣了一下:「凜,我可從來沒聽你這麼形容過別人。」

「現學現賣。」

當越凜剛說完這四字,便聽到有人喊她的名字。

「越凜!越小姐!」

越凜與梁悅一同回過頭,便看到一個陽光燦爛的男生正朝這邊過來。

「你喊我,你是哪位?」越凜看着眼前這個男生問道。

男生顯然沒想到越凜會問這麼一句,他先是愣了一下,然後有些尷尬的撓了撓頭。

「我是藍辰天。」

越凜微微歪了歪腦袋,這人她認識么?

正當越凜要問什麼的時候,梁悅扯了扯她的衣角。

「他之前跟你打過招呼,我記得好像是什麼藍豐電子。」

越凜大概是想起那一幕了,然後看向眼前的男生問道:「你找我有事?」

「我……我想問一下越小姐一會兒有空嗎?能請你吃個飯嗎?」

藍辰天頓了一下,便一股腦的把話都說了出來。

越凜看着他剛準備拒絕的時候,前面的人群突然散開,讓出了一條路。

這時候大家就看到腦殘蝴蝶中心的罪魁禍首,正邁著大長腿朝着越凜這邊走了過來。

「我在門口等你很久了。」蕭千亦走到越凜身旁,面帶笑意的來了這麼一句。

「不好意思,她現在沒時間。」接着蕭千亦又看向藍辰天來了這麼一句。

梁悅看到眼前這個情況,扯了扯越凜的衣角后便先離開了。

她可不想在這時候做什麼電燈泡之類的,這太可怕了!

藍辰天聽到蕭千亦的話后微微愣了一下,他看向越凜道:「既然今天沒空的話,那就改天吧。」

越凜沒答應也沒搖頭,只因對方說完后便直接離開了。

「還不走,是留戀剛才那個人么?」

在越凜看着梁悅背影的時候,蕭千亦幽幽的聲音傳了過來。

越凜先是瞥了蕭千亦一眼,接着掃了掃周圍這些花蝴蝶。

「你這意思,是我的人把這門口堵住了?」

越凜說完之後,理也沒理便直接朝外走去。因為有蕭千亦在跟前,所以那些花蝴蝶也不敢怎樣。

當她剛走到大門口時,就看到了在一旁的祝莫冉。

「你好,越小姐。久聞大名。」祝莫冉見越凜出來了,便走上前打了個招呼。

「你好。」

越凜掃了一眼眼前這個人,她這裏似乎沒有這人的資料。

「噢,我是千亦的好友,或者說是他的保姆。」祝莫冉笑着自我介紹道。

越凜聽了後點了點頭道:「那你們慢慢聊,我先走了。」

她說着就朝着自家車那邊走了過去。

大概是因為完全沒有料到越凜會是這樣的反應,所以就連祝莫冉都愣在了原地。

「我先走了,你把東西給我送過去。」蕭千亦沖着祝莫冉說了一句后,便跟上了越凜。

「喂喂喂!我去!搞什麼啊?!」

不管他在後面怎麼咆哮,蕭千亦始終沒有回頭。

越凜聽到那邊的咆哮聲,便回過頭看了看蕭千亦。

她那意思很明顯,就是在問他跟着她做什麼。

蕭千亦微微挑眉:「難道你忘記我之前說的事情了?」

「忘倒是沒忘,你的意思是今天開始?」

越凜一臉淡定,她答應的事情從來不會反悔。

「那是自然,他會幫我把東西送過去的,不用管他。」

既然當事人都說不用管了,越凜便直接上了車。

祝莫冉見他們二人上車后嘴角狂扯了一番,連忙上車讓自家司機追了上去。

「那個女生什麼意思啊?什麼時候都霸佔著老師!」

「你沒聽說嗎?老師現在已經是她的專屬補習老師了!」

當她們幾人正在議論的時候,突然一個女聲傳了過來。

「你們剛才說的,是什麼時候的事?」

當眾人聽到聲音,紛紛回頭,這才看到霍欣走了過來。

霍欣是什麼人她們都清楚,霍欣可不像越凜那樣小透明。越凜都已經搞了這麼多事兒了,不知道她的人依然很多。

「霍大小姐,就是昨天吧。昨天下課之後我們都在,那個女生就直接說要補課,然後老師答應了。」

霍欣聽了她們的回答後點了點頭,沒想到她幾天沒來學校,倒是發生了不少事。

「這人竟然佔着大家的老師,真是讓人不爽!」

「可不是嘛!」

霍欣只是聽着她們的議論並沒有說什麼,這時候李詩雨也在不遠處看着這邊。

「哼!這個越凜還真是本事大,攀上一個又一個!」

剛才的那些情況她可是都看見了,不過她跟霍欣一樣,只是站在後方沒有上前罷了。

越凜可不知道這些女人心中的小九九,她可沒有心思管這些事情。

當車輛抵達越家,越凜下車便看着管家道:「陳叔,你帶他去選一間客房吧,他要在這裏暫住。」

陳叔聽了之後愣了一下,隨即笑着便點了點頭:「先生請隨我來。」

蕭千亦施以微笑,便跟着管家去選房間了,越凜則是回了自己的房間。

對她來說,越家這麼大,多住一個人少住一個人都無關緊要。

她換好衣服后便撥通了越青瀾的電話。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蘇宇不明所以,為何王爺看起來似乎很不高興?

看着兀自笑的開懷的黎素,蘇宇突然明白了,想來王爺是不想在黎素麵前提起這些事情。

蘇宇暗地裏偷偷想着,王爺的心思可真是複雜。

明明以前他很討厭黎素,現在他對待黎素的態度,可是截然不同了。

倒是他,每次都弄的裏外不是人。

蘇宇仰頭嘆息,都說女人的心思難猜,要他說,王爺的心思更難猜!

「其實,我走了這麼多路,嘴巴有一點干。」

說着,蘇宇給自己倒了杯茶,「咕咚咕咚」喝了下去。

一杯不夠,緊接着他又喝了兩杯半,這而後用手背抹了抹嘴角的水漬,滿足的喟嘆了一聲。

見他這副蠢樣子,蕭奕辰有些嫌棄的撇開了視線。

黎素笑夠了,這才想起來還有正事要說。

她不覺得蕭奕辰費這麼大勁把自己約到這裏,就只是為了說這麼一個消息。

定然還有別的事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