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點氣氛都沒有了。」林曉雅埋怨著。

「問你個問題。」林曉雅問著。

「什麼?」

「你現在有沒有女朋友?」林曉雅問道。

王旭東低頭吃著東西,沒說話。

林曉雅等了很久,最後生氣地罵著:「你啞巴了呀?」

「怎麼了?」

「我問你話呢?」

「你不說了讓我不要說話的嘛。」

「你……」林曉雅被王旭東氣的不行。

「沒有。」王旭東忽然冷不丁的來了一句。

「真沒有?」林曉雅楞了一下,然後開心地問著。

「不信拉倒,愛信不信。」

「你與那個秦可欣分了?」

「分你個屁,從來就沒在一起過分什麼分?」王旭東沒好氣地說著。

「對我說話能不能客氣點文明點?我現在可是大學生,不是小太妹了。」林曉雅生氣著。

「哦,也是,不能再這麼對你說話了,大家都是文明人了,是我的錯,我以後注意,盡量忍住不罵你。」王旭東點頭。 王旭東正說著,手機響了起來,王旭東拿過手機看著,看了眼號碼,然後不自然地看了眼林曉雅。

「怎麼了?不會說曹操就曹操到吧?秦可欣給你打電話?」林曉雅敏銳地感覺到了什麼。

「人小鬼大,猜的還挺准,不準亂說話不準亂來聽到沒有?」有過前車之鑒的王旭東警告了一下林曉雅,然後接過電話道:「喂,可欣。」

「咦,也不嫌酸。」林曉雅誇張地嫌棄地白了王旭東一眼,然後低頭吃東西。

「下班了嗎?」秦可欣問著。

「嗯,已經下班了,在外面吃飯,你呢?」

「我剛回家,我晚上不吃飯。」

「還是應該吃一點,多少吃一點,對胃好。」

「習慣了,是真不餓。錢到了,下午收到銀行簡訊了,我不是說了不用急著還嗎?我拿著錢又沒什麼用。」

「之前公司的確是沒有錢,最近銷售額業績都還可以,公司除了正常的開支外還有點閑錢了,所以就立即給還了。已經欠了你夠久了。」

「欠債還錢,無可厚非,這個我沒什麼好說的,我現在就是想問你,多出來的那部分錢是怎麼回事?」秦可欣忽然質問著王旭東。

「多的?多的應該是利息吧,多少我不清楚,我是讓財務按照市面上的正常行情給算的,怎麼?是不是數目不對?不對的話我讓財務那邊再核算一下。」

「與數目無關,我現在就是想問你,為什麼會有多出來的這一筆錢。」

「這是利息啊?」

「我借錢給你的時候說過利息這個事嗎?」

「好像沒有。」

「我有說過要你給利息嗎?」

「也沒有。」

「那你為什麼要給利息給我?」

「這……借錢要給利息這不是應該的嗎?」王旭東大概有點明白秦可欣的意思了。

「你現在是打算跟我算的這麼清清楚楚的不想欠我的了是吧?行,那按照你的邏輯,你救過我的命我是不是就應該對你以身相許?」

「呃……可欣,你別生氣,你聽我解釋好不好?首先,你借我錢這是你對我的恩,但是我做人不能不義,你借我錢不要利息那是你的情分,而我如果借你錢的不給利息那就是我做人不知好歹了,這是兩碼事,與我跟你算不算清楚就不是一回事。其次,借錢的不是我,而是公司,公司是公司,個人是個人,兩碼事,另外,公司也不是我一個人的,你也知道,公司有三個股東,我只是股東之一,所以,公司借錢肯定要公事公辦,借錢給相應的利息,這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

「我從來沒借錢給你的公司,你的公司跟我沒有半毛錢關係,我借錢是給你。王旭東,就因為你給的這個利息,讓我心裡非常的不舒服你知道嗎?難道在你的心裡,我就是那個借錢你都需要給利息的人嗎?是不是在你心裡,我就與那些放高利貸的或者是銀行的員工沒有任何區別?」

超極品狂少 「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我……」

「我不管你什麼意思,你給的多的錢我等下會打你卡上去。」

「……好吧。」王旭東只能接受。

電話裡面沉默了,王旭東也能大致理解秦可欣內心的感受,她在乎的並不是這筆錢,而是因為王旭東把她當成了外人看待。

「另外要通知你一件事。」

「你說。」

「我把工作室給賣了。」秦可欣平靜地道。

「什麼?」王旭東很驚訝,他記得上次秦可欣跟他說過她要把工作室賣了的事,他以為那只是秦可欣一時說的氣話罷了,沒想到秦可欣真的給賣了,要知道,那個工作室可是秦可欣花了很多心血建起來的,最關鍵是,那個工作室影響力很大,很賺錢。

「我說,我把工作室給賣了,已經與別人簽訂了協議,三天之內他把錢打給我,工作室的所有權就是他的了。」秦可欣再次說著。

王旭東沉默著,最後只能點頭道:「賣了也好,沒必要讓自己太辛苦了。」

「所以,你們的那個店可能要撤了,接工作室的肯定是不會同意讓你們繼續在裡面的。」

「好,我會讓人去處理這個事的,沒關係,現在那個店對我們公司的意義已經不大了,最近這幾個月以來那家店的生意已經越來越差,大部分人都選擇直接去我們在燕京的總店,所以撤了也就撤了吧。」

「另外,我跟公司請了假,最近心情不好,想出去走一走。」

「去哪?」

「沒想好,走到哪是哪。」

「去走走也是好事,心情不好就當是散散心吧。」王旭東點頭著。

兩人簡單的再說了幾句之後就掛斷了電話,掛斷電話之後的王旭東心情也不是太好,他能夠感覺得出來秦可欣的心情不好,從上次他在燕京在秦可欣生日那天就這樣,秦可欣心裡似乎一直壓抑著什麼。他也知道,這一切都跟他有關係,但是他卻做不了什麼。

「說完了?」一直沒說話的林曉雅終於是等到王旭東把電話掛了,然後問著。

王旭東看了眼林曉雅,點點頭。

「怎麼了?吵架了?」林曉雅也感覺到王旭東的心情不是太好,問著。

「你以為是小孩子嗎?吃完了沒有?」

「吃完了。」

「吃完了那走吧。」

「可你還沒吃呢?」

「我吃飽了。」

「怎麼可能,你都沒吃。」

「這些東西我看著就飽了,走吧。」王旭東說著站起來就往外走去。

「真是大男子主義。」林曉雅癟嘴不情願地跟在王旭東身後走了出去。

當天晚上,王旭東按照自己答應林曉雅的,帶著林曉雅去逛街,也給林曉雅買了很多東西,還帶她一起看了電影,然後把她送回了家,回到郭鈺家的時候都已經是晚上十二點過了。

就在車子熄火之後,王旭東對林曉雅道:「行了,到家了,下車吧,以後再沒有下一次了。」

「知道了,小氣鬼。」林曉雅給了王旭東一個白眼,然後忽然一下子伸頭在王旭東的臉上親了一下,在王旭東還在愣神的時候,林曉雅紅著臉拉開了車門跑了下去直接回了家。

王旭東給嚇的連忙朝周圍和樓上看著,除了兩個下人在院子里之外沒有其它人,他就怕讓郭鈺給看到了,幸好沒有。 王旭東開著車回家,回家的時候小蘇浩已經睡著了,一個人睡在裡面的大床上,而劉兵則一個人躺在沙發上看著電視。

看到這一幕,王旭東心裡想著,自己好像真的是應該要去買套房子了,這裡實在是太擠了。首先是小蘇浩,小蘇浩已經到了自己要獨立睡也應該有屬於自己的房間自己獨立空間的年紀了,另外,劉兵也不能一直都睡沙發,而暫時王旭東還不能把劉兵一個人放出去住,劉兵在他管著還是挺聽話的,但是要是真讓他一個人出去住,誰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壓住自己的火氣,特別是最近跟著自己每天訓練這體格強悍了不止一點點,而且,王旭東也不能放劉兵出去,放劉兵出去小蘇浩就沒人管了,當然,現在王旭東已經沒讓劉兵給自己當司機了,劉兵一直都被安排在李小天手底下上班,現在已經是公司正式員工了,只是偶爾王旭東有需要的時候才會叫上劉兵來開車。不過,劉兵還有一個很重要的職責是幫王旭東照看小蘇浩,所以,劉兵必須得跟自己住在一起。

還有第三個原因,王旭東經常晚歸,有時候是應酬,有時候是工作,小孩子要睡覺,自己回來總是會打擾到小蘇浩睡覺,另外,自己晚歸,劉兵都會等著王旭東回來之後才會睡。

王旭東想著,自己是應該要把買房子這事提到一個日程上來了,這個房子實在是太小太小,不僅僅是沒地方住,有時候幾個人都在家裡的時候甚至連身都轉不開。

第二天,王旭東在把單位的事處理了之後就自己開著車出門了,他去找樓盤看樓盤,而且都是去看那種帶精裝修買了就可以直接拎包入住的現房,他不可能有時間去弄裝修這個事。

看了大半天,看了好幾套房子,都覺得還行,但是也覺得不是很滿意。

不知不覺,就把車開到了以前蘇婉琪住的那套小別墅所在的小區附近,想了想,王旭東決定進去看一看,看看這套房子現在怎麼樣了,畢竟他也在這裡住過很長一段時間,還是有感情,雖然現在已經物是人非了。對於王旭東來說,這套房子代表著的是蘇婉琪,有著特殊意義。

王旭東在門衛那進行登記,門衛還是那個門衛,還認識王旭東,主動與王旭東寒暄起來,王旭東從自己車裡拿了幾包煙給每個門衛都給了一包,煙自然是好煙,幾個門衛都開心的不得了。

王旭東直接開著車進了小區,把車沿著小區的道路開到了蘇婉琪之前所住的別墅門口停下,在鐵門外面朝裡面看著,基本沒什麼變化,雖然過了一年了,但是還是當初的模樣。

王旭東也不知道這裡現在住的是什麼人,不過照目前的樣子裡面應該是沒人在家的。

王旭東把車停在門口看了許久,最後感傷了一下,開著車就準備出去,在經過小區門口時,門衛朝王旭東打招呼:「王先生,走了啊。」

王旭東把車停下,再給保安遞了一根煙,說道:「是啊,走了,只是路過這裡過來看看,畢竟在這住了這麼長一段時間,有感情了。對了,現在我住那房子誰住在哪?」

「你住那房子?沒人住啊。」

「沒人住?」

「是啊,一直沒人住,自從你們搬出去之後那房子就一直沒人住,空在那。」

「具體什麼情況?」

「要不你把車停那,進來我跟你說說,你停在這堵著門不太好。」

「好。」王旭東說著把車倒了出去停在路邊,然後走進了門衛室裡面與幾個門衛聊了起來。

「我也是聽說啊,聽物業的同事說的。 我在聊齋寫小說 你們搬走之後不是把房子賣給了別人嘛,買這房子的人據說是個政府領導,買這房子是給她一個在外面找的小三準備金屋藏嬌的,哪知道這事被她原配給知道了,原配就開始鬧,實名舉報了,然後,這個領導直接就被抓進去了,這棟房子直接被法院給封了,好像正在準備進行司法拍賣吧。物業那邊是這麼說的。反正從你們搬走之後,那棟房子就沒有人住進來過,一直空在那。」

聽過保安的話之後,王旭東若有所思,然後又與保安聊了很久,最後開車離開。

回到公司之後,王旭東坐在辦公室裡面拿起手機給張曉芸打了個電話,直接問著:「你法院那邊有沒有朋友?」

「法院?有啊,同學朋友都有,怎麼了?你找法院那邊有什麼事?」張曉芸好奇地問著。

「別瞎想,就是我看中了一套房子,這套房子據說正好在法院手裡準備司法拍賣,我這邊也沒那個時間去法院弄這個,而且如果有關係的話這事情也好辦的多,你幫我去問問看,我想把這套房子買下來。」

乾定天啟 「就這事?」

「對,就這事,不然還能有啥事?我都還沒經過你這一關能跟法院有什麼事。」

「烏鴉嘴,行,你把房子的地址告訴我,我找人幫你去問。」

「你在燕京還沒回來啊?」

「沒有,集中學習一個月呢,哪那麼快,行了,我這邊要上課了,你這事我找人幫你去辦了,回來之後我再找你喝酒。」

「好。」王旭東說完之後掛斷了電話。

王旭東剛才在接電話的時候手機就傳來嘟嘟的聲音,他知道有人又給他打電話了。剛掛斷,手機又響了起來,看了號碼,王旭東有些驚訝,因為打電話過來的是張曉芸的父親張浩天。

剛剛跟女人打過電話,現在老子又打電話過來,最讓王旭東驚訝的其實不是這,而是張浩天給自己打電話,要知道張浩天基本上是沒給自己打過電話的。

「喂,張叔叔,你好。」王旭東客氣地說著。

「旭東啊,晚上有沒有空?」張浩天直接問著。

「有空,叔叔您說,什麼事?」王旭東直接說著,張浩天叫他,就算是有事他也得說沒事。

「那好,下班之後你開車到市政府來接我,晚上跟我去個地方吃飯,記住了,不要帶司機,你自己開車,我也不帶司機,所以你開車過來接我。」張浩天吩咐著。

王旭東徹底愣住了,他完全沒搞明白這是怎麼回事,如果說是張浩天叫他去他家裡吃飯王旭東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但是張浩天顯然不是叫他去家裡吃飯,而且,不准他帶司機,自己也不讓司機開車,而是叫他開車過去,這事處處透著一股怪異的成分在裡面。 「好的,叔叔,我下班之後就過去接您。」雖然覺得很怪異,但是王旭東處於禮貌也沒問什麼,直接答應下來了,然後掛斷了電話。

掛斷電話之後王旭東又想了想是什麼事,但是還是沒想明白,最後也就索性不想了,不管什麼事,下午到了就知道了。

掛斷電話之後不久,外面就有人敲門,然後就見到了李小天站在門口走了進來。

「王總。」

「喲,今天改口叫我王總了?」王旭東笑呵呵地說著,然後指著椅子道:「坐吧。」

「在公司就得有在公司的樣子,私下怎麼叫都行。」

「不錯,看樣子去學東西多少還是學了點東西的。」

「不是學了一點,而是學了很多東西,受益匪淺,感覺自己整個人都不一樣了,覺得自己以前真的就是個文盲,就是個傻子。」李小天笑呵呵地說著。

「你有這種感覺就對了,也沒枉費我一片苦心。說吧,今天來找我是什麼事?」

「哥,今天來就是想要謝謝你的。」李小天看著王旭東道。

「謝我?什麼事要謝我?」

「剛剛蔣總找我談話了,說是公司準備提拔我擔任採購部的部長。」

「嗯,我知道這個事。」

「謝謝你,哥,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更不知道該怎麼謝你,我只是……我……一定會好好乾好好學,一定會把公司採購工作給干好,絕對不會讓人在採購這一塊上動任何手腳,而且,一定把握好採購原料的質量。」李小天有些結巴地說著。

「你能這麼想就是好的,關於這次你擔任採購部部長和蔣偉擔任生產部部長的事,我與林婷婷和蔣曉蝶都有討論過,因為你們倆跟我有特殊關係,而且,我不直接管轄你們,關於你們的工作能力工作態度我並不是太清楚,所以在這個決策上我並沒有說太多,提議你們倆來擔任生產部部長和採購部部長的是林婷婷和蔣曉蝶,他們倆跟我說了,你們兩個理論知識是差一些,但是工作能力還是很強的,而且,今年以來,你們在工作上有很大的長進,我說了你們在上課她們也就理解了,另外,蔣偉從一開始就管著生產工作,你從最開始就乾的公司的採購工作,一直都是,所以你們是最有經驗的,你們也是老員工,加之是我的兄弟,所以也很放心。你如果要感謝,就去感謝她們兩個,同時也感謝你們自己,如果不是你們兩個有這個能力,公司也絕不可能提拔你們。」

「我知道,但是我也很清楚,究竟是誰在提拔我們,沒有哥你,不可能有我的今天,這一天我和蔣偉都非常的清楚。我今天來沒別的事,就是想感謝你,同時,我在這裡也向你立個軍令狀,如果採購部在我手上出了任何問題,我李小天馬上辭職,都不需要哥你說,我也沒臉再見你。」

王旭東聽到這哈哈大笑,人讀過書學過東西之後整個人的確是會發生一些改變的,這也可能不僅僅只是學習的事,更多的是與自己所處的環境地位有很大的關係。

下午下班之後,王旭東自己獨自開著車去了市政府,只不過他沒有資格進去,被攔在了外面,所以只能把車停在路邊然後給張浩天打了電話,沒多久,就見到了張浩天自己一個人提著一個公文包走了出來,王旭東連忙下車,張浩天擺了擺手,讓王旭東不用管他,然後他就自己拉開了副駕駛的門坐了上去。

「去哪?」王旭東坐上車之後問著張浩天。

「軍區,知道在哪嗎?」張浩天直接問著。

「軍區?哪個軍區?東海市軍區?」

「是,知道去嗎?」

「知道,只是,我們去那幹嘛?」王旭東一邊把車往那個方向開去,一邊問著,他著實是有些驚訝。

「去那吃飯。」

「去軍區吃飯?」王旭東這下就更加驚訝了。

「對,你別問那麼多,到了你就自然知道了,不是我不想對你說,而是別人不讓我說,反正你等下就會知道是怎麼回事了。」張浩天微微笑了笑說著。

「行吧。」王旭東無奈,繼續開車,沒有再問。

「你公司現在開的怎麼樣?你在峰會上的事都看了,市政府都挺重視的,聽說有可能把你擬定為今年東海市的十佳青年。估計那個事情對你公司的影響力比較大吧?」張浩天隨意地問著。

「是的,的確比較大。」王旭東點頭,然後慢慢地向張浩天介紹自己公司目前發展的情況,以及以後發展的目標。張浩天是副市長,自然對這一塊多多少少是懂一些的,只是兩人所處的位置不同看問題的方式有些差異罷了,王旭東關注的是自己企業本身,而張浩天則更多的是從理論、政策以及民生經濟這一塊去理解問題,但是都八九不離十。

王旭東直接把車開到了東海市軍區門口,他是土生土長的東海是人,怎麼可能不知道這在哪,只不過一直都只是從這裡路過,從來沒進去過,這裡可不是一般人可以進去的。

就像現在,他把車開到門口,直接就有人把他給攔住了,不可能讓他進的。

王旭東只能怪怪的把車停在門口,等著張浩天打電話,張浩天打完電話之後不久,裡面就開出來一輛車,車裡下來一個穿著軍裝的人對門口的士兵說了什麼之後就放行了,然後那個士兵過來向駕駛位上的王旭東敬了個禮,然後對王旭東道:「跟著我的車走。」

隨後,王旭東就開著車跟著前面的車往裡面開去。

在裡面七轉八轉,最後在一棟樓前面停下。

「請進。」之前的軍人到地方之後從車上下來走到王旭東車邊對王旭東說著。

王旭東到目前為止還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他也知道這地方不適合亂說話,雖然他之前也是軍人,不過他現在只不過是一個平民老百姓而已。

張浩天與王旭東一起跟著這個軍人走進了樓里,然後上樓,這裡是軍區的招待所,只不過這顯然不是一般性質的招待所,這明顯是用來招待大領導專用的,門口的警衛就足以說明一切,王旭東對這些心裡還是有數的。 之前的軍人帶著王旭東和張浩天來到二樓的一個包間裡面,兩人在餐桌旁邊的茶室里坐下,有士兵過來給兩人倒茶。

「到底怎麼回事?」王旭東一直都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你馬上就知道了。」

正說著,一個軍人打開門,隨後一個穿著筆挺軍裝的老人走了進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