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五十枚金幣,你賣我就買,不賣我就走。」見到那人表情,周天在心中暗笑一聲,你就裝吧!旋即一臉隨意的道。

嘴角抽了抽,那人思索片刻后,還是點點頭道:「好吧!」

「這木薰穗二百枚金幣,我要了。」

邪王爆寵:絕世小狂妃 ,便尋著來音看去,發現居然是周紅濤正一臉戲謔的看著自己,而且周紅濤旁邊還有個和周天年齡相仿的少女,少女穿著一身翠綠衣衫,眉目靈動,很是秀氣,但不是周紅濤的尾巴周靈兒,而是現在家族中的第一天才,周穎。

只見,周紅濤徑直走到攤位前,對著那有些猴精的人道:「木薰穗,二百枚金幣,賣給我,怎麼樣?」

「好啊!」那人幾乎不經大腦思考就答應了下來。

見此,周天有些憤怒,咬著牙道:「老闆,你已經答應賣給我了。」

「嘿嘿,你又沒把錢給我,交易就不算完成,現在自然是誰出價高我就賣給誰了。」那人看著周天笑呵呵的道,見到周天那更加憤怒表情是,便是接著道:「怎麼,你還不服氣嗎?」

「砰,砰,砰。」

只聽到三聲響,便見到那人的丹田與雙手之上都浮現出綠色能量光圈,正是脈門波動環,周天見此,心中暗驚,顯然沒有料到,這個有些乾瘦的人,居然是凝脈境第三門的強者,這等實力,在周家也是相當不俗啊!

周紅濤見到那人展現出了實力,也是一愣,旋即對著旁邊一臉秀氣的少女,獻媚的道:「周穎,這木薰穗你還滿意嗎?」

周穎聽后,看了眼咬著牙,緊握著雙手的周天,柳眉不著痕迹的的微微一皺,但最終還是沒有說什麼,畢竟她也很需要這木薰穗來提升實力。

「慢著。」

周紅濤見此,也是咧嘴一笑,從錢袋裡拿出二百個金幣,可就在金幣距離那人手還有一寸時,一道聲音卻是陡然響起。

周紅濤與那乾瘦的人都停下手上動作,齊齊看向周天,只見周天冷笑一聲,對著攤主道:「你剛剛是不是說,這木薰穗價高者得。」

那攤主一愣,旋即點點頭,見此,周天再次冷笑一聲,便從錢袋中拿出三百枚金幣,朗聲道:「那好,我出三百枚金幣,買這木薰穗。」

那攤主又愣了一小會,才回過神來,看了眼周天手中的金幣,再把目光投向周紅濤,周紅濤見此,臉色也變得陰沉下來,對著周天威脅道:「周天,你不要忘了上次的教訓。」

對於周紅濤威脅的語言,周天恍若未聞,對著攤主道:「看來某人出不起更高的價了,那木薰穗是不是該賣給我了。」

周紅濤看后,先是有些氣,但一想到周穎也在旁邊,旋即臉上陰沉之色也消散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臉微笑,眼中戲謔之色更盛,看著周天道:「四百枚金幣,木薰穗我周紅濤要定了。」

「四百枚金幣啊!」周天皺著眉,好似自言自語般的喃喃道,旋即雙眼變的炯炯有神的看著攤主,伸出五根手指,道:「那我出五百枚金幣。」

「哼,看來你是要和我競價了。」周紅濤冷哼一聲,直接道:「六百枚金幣。」

「那我出七百枚金幣。」這次,周天倒是乾脆的道。

到了這時,周紅濤再也難以保持微笑了,畢竟七百個金幣對於他來說也不是個小數目,但是,為了能接近周穎他又必須買下這木薰穗,瞪著周天,惡狠狠的道:「八百枚金幣。」

「八百五十枚金幣。」直視著周紅濤,周天毫不畏懼的道。

「九百枚金幣。」周紅濤咬牙切齒的道,眼中威脅之色更甚。

周天看后,故作在身上亂摸之狀,當摸到胸口下一處時,更是裝作倆眼一亮,便笑著道:「九百二十枚金幣。」

見周天如此,周紅濤與攤主,甚至周穎都以為周天是真有這麼多錢,其實周天在買了匕首后,就只剩下三百多枚金幣了。

周天在看見周紅濤也要這木薰穗時,周天便明白,自己無論實力還是財力都不如周紅濤,這木薰穗基本上是和周炎無緣了,但當周天在聽了周紅濤對周穎所說的話后,便明白,這木薰穗是周穎所需要的,周紅濤只是為了討好周穎而幫周穎買下,再利用周紅濤在美女面前死要面子,周天就設計了狠狠坑周紅濤一把的計謀。

「一千枚金幣。」周紅濤身體顫抖著,咬著牙,一字一頓的道。

「哎呀,我忘了,剛剛買過東西了,現在就只剩下三百多枚金幣了。」

拍了下額頭,周天恍然大悟的道,旋即裝作鬆了口氣,對著周紅濤道:「還好,你出的價錢比我高。」

說完,周天轉身就瀟洒的走了,也不顧後方周紅濤那殺人的眼神。

現在的周天心裡也是小樂了一把,畢竟坑了一次經常欺負自己的人,而且周紅濤一月前帶人揍自己的畫面,還歷歷在目啊!

周紅濤只覺得無比的憤怒,充斥胸腔,怒火,在胸膛熊熊燃燒,不斷的積蓄膨脹,整個人血液沸騰,好像要從身體內部燃燒起來似的。

而周穎和那攤主倒是詫異的看著直接走了的周天。


至於最後周紅濤和那攤主怎樣處理,那就不管周天的事了。

很快,周天便來到和周炎他們約定好的回合地點后,發現周雨嫻已經在那,有些緊張的和周雨嫻聊了一會兒后,周炎與周忻怡倆人也一同到來,同時周炎也買到了所需要的木薰穗和水系煉獸妖丹。

陪著周炎三人,悠閑的逛出繁華的街道,然後慢慢地回到家族中..

與周炎三人在家族中分開手后,周天便心急火燎的回到自己的房間著,然後謹慎的關上門窗… 房間中,周天狠狠的深吸了幾口氣,平復了下心中的激動,旋即掏出那把匕首和手鐲,最後目光停留在那枚古樸的手鐲上,上上下下,翻來覆去仔細的看了一遍,眉頭也皺的更深了,應為他沒有發現這手鐲的特別之處,但手鐲又給周天一種特別的感覺。

看不出個所以然的周天,無奈的搖搖頭,就把手鐲放在**上,旋即把目光投向那把漆黑深邃的匕首。

希望不會讓我失望吧!

隨即周天便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一副古捲圖畫,上面的背景是一半黑一半白的太極圖,黑的那邊隱隱約約可見一條蟄伏的蛟龍,而白的一半隱隱約約可見一隻展翅翱翔的大鳥,不過那鳥卻有四條尾巴,這就是陰陽龍鳳圖。

咽了一口唾沫,周天一手拿匕首,一手拿著陰陽龍鳳圖,倆手緩緩的靠攏,片刻后,終於倆者靠在了一起,等著異象出現的周天等了半天也不見動靜,不由得心生疑惑,皺著眉,就欲將倆者拿開,再仔細看看,可就在這時,異變驟然出現,只見的那陰陽龍鳳圖中漆黑的一半陡然爆發去幽黑的光芒,而周天只感覺倆手猛地一抖,幽黑光芒一閃便什麼也看不見了。

異象來的突然,去的也快,僅僅片刻,一切便歸於平靜,周天緩緩的睜開雙眼,隨即便發現手中的匕首已經不見了,而陰陽龍鳳圖依然如剛見時一般,並未有任何改變,不相信的眨了眨眼,把陰陽龍鳳圖上下翻轉著看了幾遍,也沒有任何發現,心中不免一陣失望。

但周天轉念一想,又覺得沒什麼。陰陽龍鳳圖是師傅留給自己的,而那古樸匕首是自己在街上花小錢買的,雖說陰陽龍鳳圖還是原來的模樣,但先前那異樣和消失的古樸匕首卻是真的,這也說明自己沒有做無用功,只是做的還不夠,機緣還不到,正所謂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砯」

就在周天準備把陰陽龍鳳圖放進空間戒指時,那陰陽龍鳳圖卻是在周天毫無察覺的情況下,突然射出一道幽黑的光芒,從周天的側身飛快的掠過,還沒來得及回頭的周天,便聽到一聲好似水晶破碎的響聲從後方傳來。

待周天急忙轉過頭來,便發現自己放在**上的古樸手鐲已經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散在一**的碎鐵片和一張羊皮卷以及一顆藍色的似水晶而非水晶的晶石,好像就是那古樸手中上鑲嵌的那顆周天不認識的晶石。

過了一小會,周天才會過神來,看了一眼沒有任何變化的陰陽龍鳳圖,再把目光投向**上的羊皮卷,這是什麼情況?好像陰陽龍鳳圖發出了一道漆黑光芒,射中了在街上買的手鐲,然後手鐲就破了,露出了裡面的羊皮卷,但問題是,那麼小的手鐲能放的下這張羊皮卷嗎?難道那手鐲是空間法寶,可一般空間法寶都很堅固,又怎麼會被如此容易的擊碎呢?難道是陰陽龍鳳圖很厲害,以至於一下便破了空間手鐲,可怎麼看現在的陰陽龍鳳圖也不像很厲害啊!

再次咽了口唾沫,周天懷著滿心疑惑,緩緩伸出手,拿起那突然出現的羊皮卷,羊皮卷看上去有些古舊,但手感很好。

「什麼啊!!!玄階高級武技,玄玉手。」

正仔細打量著羊皮卷的周天,突然瞥見正面的幾個大字,瞳孔都是陡然放大,滿臉的不可置信,失聲叫道。

武技在這天玄大陸上,其重視程度,絲毫不亞於功法,一門高深的武技,能夠讓人在戰鬥時,發揮出遠超自身修為的強橫力量。

周天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隨意買來的地攤貨,裡面竟然隱藏著一卷玄階高級武技,要知道,自己家族中,最高等級的武技也就是玄階中級,雖然有三卷,但也並不是人人都能有資格修鍊的,就周天所知,上千人的族中,有資格修鍊玄階中級武技的絕不會超過三十人,而自己面前卻有一種玄階高級武技!

周天在心中暗喜一把,旋即便鎮定下來,想著,自己有玄階高級武技這件事,還是不向爺爺說了,如果說了的話,那陰陽龍鳳圖的事也保不住了。

「玄玉手:煉至大成,雙手堪比靈器,可握萬斤巨石,也可開山裂石…」

看著羊皮卷上的介紹,周天心中暗驚,不愧是玄階高級武技,而且,只要雙手按照羊皮卷上的修鍊肉體之法修鍊,再加上真氣或真元便可以發出玄玉手的一絲威力了,也就是說,自己現在修鍊雙手,等修鍊到淬鍊境八重,凝鍊出真氣后,便可以發出玄階高級武技一部分的威力了,想想就覺得興奮啊!

粗略掃了一遍羊皮卷上的內容,周天便把陰陽龍鳳圖收進了戒指中,隨即又清理起**上的碎鐵片,再仔仔細細的研究那不認識的晶石,可半天下來也沒去的半點進展,只好先放在空間戒指里,待一切收拾完之後,周天才仔細的研究起來這玄階高級武技:玄玉手。



安靜的房間中,周天正雙手捧著羊皮卷,一臉認真的研究著這門高深的武技,片刻之後,一股睡意襲來,周天只感覺倆隻眼皮極重,頭腦也越來越模糊,不知不覺間,手中的羊皮卷掉落在了**上,而周天也一頭栽在**上。




「這是哪裡?」

這裡,沒有天,沒有地,沒有方向,有的,只是無盡的幽暗,而周天似乎就身處這片幽暗之中,除了幽暗似乎看不到任何東西,但自己卻看得到自己的身體,而且相當的清晰,那周身無盡的幽暗,似乎就是一頭頭擇人而食的猛獸,一種恐懼在心中蔓延,周天有些顫抖的問道,毫無疑問,沒有任何迴音,而自己的聲音在這一刻卻顯得特別清晰。

「有,有人嗎?」

周天呆立了一會兒,也不見有任何動靜,反而心頭的不安與恐懼更甚,不得已,鼓起勇氣喊了一聲。

「砰」

好似回應著周天的提問一般,只聽的一聲悶響,周天便看到一道閃爍的亮光,就像是一團小火苗,漸漸的,那閃爍的亮光越來越亮,宛如迅速燃燒著變大的火焰一般的蔓延開來。

最終,那火紅色的光亮照耀半邊天地,而此時,周天心中的那種不安和恐懼也達到了頂點,全身顫抖著,倆眼死死的盯著那火紅色的光亮的中心處,哪裡似乎就是不安和恐懼的源頭,火紅光亮閃爍間,隱約可見一頭巨獸。

突然一隻巨大利抓出現在火紅色的光亮中心處,那利抓無比火紅而凝鍊,比鮮血都紅無數倍。

那利抓緩緩的對著周天而來,周天那清澈的雙眼,倒映出兇惡如猛虎的巨大利抓,迅速逼近,帶著一股兇狠凌厲暴戾,撲面而來,令人窒息。而這時周天只覺得身體根本就不受自己控制,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利抓撲向自己而來。

當那隻巨大利抓完全覆蓋了周天時,周天也感受到了那巨抓的大和紅,自己就像在一間巨大的紅色房子之中,那種紅色比自己見過的任何紅色都要鮮紅。

那巨抓一展,就對著渺小的周天急握而下。

「啊!可惡的封印…」

突然一道驚雷般的聲音,夾雜著無盡的憤怒,陡然響起,而沖著周天而來的鮮紅利抓,也是逐漸的變淡,當利抓來到周天面前時,已經變得虛化了,周天只感覺一道熱浪撲面而來,熾熱無比的氣體瀰漫周身,身體異常的熱。

「啊!」

還沒回過神來的周天,只覺得腳下一空,就像從高空掉落一般,掉進了下方無盡的黑暗之中,不由得驚呼出聲。

「呼,呼,原來是個夢啊!」

周天猛地從**上坐起來,大口大口的喘息著,渾身都是冷汗,當看見熟悉的房間時,才鬆了口氣,道。 朝陽只在東方剛剛冒出一縷充滿生機的紅光時,天地還是一片昏暗,周家一間庭院的木屋門便是被輕輕的打開,走出一道挺拔的身影,反手關上門。


每一日,周天都是在黎明時分蘇醒,洗漱后穿戴好,掛著水壺,帶上昨晚石蘭早已打包好的乾糧肉乾等等,離開庭院,前往小河邊處修鍊,直到日落西沉,夜幕降臨萬籟寂靜時分,才踏著月色返回房間結束一天的苦修。

或許不久得將來,別人所看到的,是他所取得的成就,誰又知道,他現在所付出的努力呢?

周天腳步飛快,落地極輕,飛速離去,僅一刻鐘,便來到小河邊修鍊處。

一刻鐘快步,渾身氣血運行加速,身體也活動開來,渾身上下暖洋洋的充滿了力量感,他也感覺到身軀和四肢內,有一股暖暖的氣在緩緩的流動,讓他快速的趕路卻沒有絲毫的疲倦。

從小河邊迎面吹來的風,還帶著昨夜的寒意,絲絲冰涼撲面,撩動發梢,渾身一個激靈,整個人精神許多。



愛情綿綿無絕期 ,腳趾緊扣地面,他的額頭和雙手上青筋暴露,閉著眼鏡,眉頭緊鎖,好似正在蓄積著無窮無盡的力量一般,旋即他雙眼陡然一睜,爆射出凌厲精芒,身子猛扭,爆喝一聲,猛的一拳,帶著陳***之聲,轟響他面前的大樹,只聽得砰的一聲巨響,便是見到木屑橫飛。

見此,周天緩緩吐了口氣,又蹲著馬步,他的額頭和雙手上青筋再次暴露,蓄力片刻,再次身子猛扭,爆喝一聲,但這次不是出拳,而是出掌,重重的拍在他面前的大樹上,在樹身上留下了一個清晰的掌印。

就這樣,周天不斷的蓄力,再猛的出手,左右手不斷交替使用,不過手上的姿勢卻不斷變換,時而出拳,時而出指,時而出爪等等各種各樣的姿勢都有。

可這般的修鍊顯然是不輕鬆,只見周天在出手近五十次時,呼吸明顯變得急促起來,額頭之上,冷汗橫流,雙手也是淤青一片,即便如此,周天依然緊咬牙關,倆眼炯炯有神,精光爆射,不斷地蓄力,再出手。

這種修鍊方法,是周天從偶然所得的玄階高級武技玄玉手上學得的,每一次都是蓄積全身之力於雙手,再猛然出手,不僅極為消耗體力,而且對雙手有極大的傷害,稍有不甚,雙手就有可能重傷甚至殘廢。

周天剛開始也是極為小心用這種方法修鍊玄玉手,但漸漸的,周天發現自己小瞧了天靈丹的藥效,每次修鍊過後雙手都是清涼無比,到第二天起床時,雙手不僅完好如初,而且還更堅韌,更具靈活性。

自得到玄玉手以來的第二天,周天便按照上面的方法修鍊玄玉手,為的是,到淬鍊境八重時可以直接發揮出玄玉手的部分威力。

「砰!」

又是一道帶著呼嘯的抓風的手抓,轟在大樹身上,留下五個深深的手指印,但周天的五指也流出鮮紅的血液,所謂十指連心,周天只感覺到一陳陳專心的疼痛,讓的周天的小臉,都幾乎扭曲起來。

「哈!一百次。」

周天狠狠地咬著牙,強忍著專心般的疼痛,猛吸一口氣,再次蓄力,身體猛扭,爆喝一聲,一拳轟在大樹身上。

看著打在樹身上帶著點點血跡的拳頭,周天胸口上下起伏,終於還是到達了身體所能承受的極限,雙腿一軟,身體便脫力的癱在地上。

劇烈的喘息了半響后,周天伸出一隻手抹去額頭上的冷汗,旋即咧嘴一笑,道:「終於煉到一百次了。」

今天是周天這般修鍊的第十四天,也就是得到玄玉手的第十五天,剛開始周天也只能這般堅持二三十次便會全身虛脫了,但十四天之後,他卻是能堅持到一百次,這其中雖然有大部分是天靈丹的緣故,但也和周天那一直堅持不懈的努力有著莫大關係,讓天靈丹的藥效充分的發揮出來。

能堅持一百次這般出手,也就達到了玄玉手修鍊的最低級要求了,雖然周天現在連一分玄玉手的威力都發揮不出來,但他的雙手卻應此而更堅韌,軟潤圓滑。

同時這般修鍊最直接的效果便是,周天所修鍊的七嘯拳也有了明顯的進步,他感覺離七嘯拳第六嘯只有半步之遙了,要不了幾天就有可能煉到第六嘯。

躺在地上休息良久,直到日上三竿,周天才感覺身體在腦海中傳出的清涼之感滋潤下恢復了一半,有些艱難的爬起身來,拍拍身上的泥土,走到小河邊的一片空草地上,拿出從家裡帶出來的乾糧肉乾,慢悠悠的吃了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