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

韓飛有點懷疑這次的造型很鬼畜,但她沒有立場說什麼,於是招招手示意他進門,「進來吧,別站門口。」

不想鄭允浩動也不動,連忙擺手拒絕:「不用了,我就站門口就行。」

這反應……韓飛突然感覺自己是個奇怪的人?起碼她有一瞬間以為自己跟剛才那位要求有特別的關係的女前輩一樣不正經。

甩甩頭把這些奇怪的想法丟開,韓飛也不再勸,把門打的更開,方便說話。

「你們打算什麼時候把肉肉們接走?」

「這個周末。」

「大概住幾天?」

「半個月吧,我媽暫時只能請這麼多假。」

「那……」半個月可不短啊,韓飛想了想又問,「你家有給阿姨們安排住的地方嗎?兩個孩子,沒有人幫忙,你媽會很辛苦,尤其他們現在學會滾了,一個不注意就不知道滾哪去了。」

話不好聽,但是確實是事情,倆小傢伙時常滾到床和圍欄中間的縫隙里去,卡在那,上不去,下不來的……

「地方有,但是因為是老房子,所以比較小,兩位阿姨一起會有點擠。」老家的房子還是N年前買的,四個房間,除了主卧有點大,其他房間都很小。

這次回去主卧肯定讓給兩個孩子,父母和奶奶就暫時住鄭允浩兄妹倆的房間,剩下的客房騰給阿姨住,但是那房間就是很小~

「如果兩位阿姨輪一下,那樣你媽忙的過來嗎?」

「可以,我媽說還不會爬,完全帶的過來。」

「那行,周末我有空就親自把孩子送過去,沒空我讓司機送去。我明天讓阿姨們列個單子,看看哪些東西你媽準備了,省的帶重複了。」

「好。」

然而,周末韓飛並沒能親自送倆崽子去爺爺奶奶家,因為工作原因。

不過剛說因為工作沒法送孩子的韓飛,就跟鄭允浩在夜店打了個照面,確認過眼神,韓飛彷彿看到了這位的眼睛里寫了「辣雞」兩個大字。

但是韓飛不好立刻解釋,她確實是在工作……

組裡被分到個案子,倒不是殺人案,但難就難在人不好抓,知道犯人是誰,但沒有證據,就是不上鉤。

說起來就是有錢的女人們被長的不錯的男花蛇騙錢騙色了,然後報案希望警方能抓住這些男花蛇,能拿回一點是一點。

案子原本不是韓飛這個組的,但是別的組實在沒轍,然後就被科長分過來了。

兩個組交接的時候,韓飛不給科長面子,直白的表示不樂意接這個案子,「你們找個女警察扮白富美釣魚就好了,這有什麼難的?」

對方組長聽著就來氣,這不是等於說他們沒能力嗎?

「你當我們沒試過?我們女組員來回晃悠好幾天,男花蛇看都不看一眼,我們尾隨去約好的餐廳蹲點,準備抓個現行,結果這些男花蛇賊精,一進門就認出我們來了,一跑就沒影。」

一聽這話,韓飛樂的不行,扭頭對徒弟崔賢宇分享,「你知道為什麼會這樣不?」

崔賢宇連連搖頭,他也好奇的很,怎麼就能這麼精準的認出警察?

韓飛擺擺手,指著對方的組長和班長笑道:「先不說假扮白富美的難度,你看他們的臉,再看他們這身板,想必坐那餐廳蹲點的時候,眼神也跟看見老鼠的貓一樣冒綠光,誰猜不出來是警察?」

這話說的……

就算是被笑話的那一方,那組長和班長也不得不承認,這事壞就壞在長的太像警察……荒唐不?

就是這麼荒唐!

笑話夠了同事,韓飛趁機搞事,「我接可以,那我明天要休息,帶薪的。」

科長臉黑了,強調道:「這是工作。」

「該我的我怎麼熬都沒意見,但這案子本來就不是我的,今晚本來我們組可以準時下班回家的,現在還得加班,這個你總得補償一下吧。」倒不是說韓飛沒同情心,而是說到底還不是這群女人好色才被騙的?就該給長長記性。

「……」

科長不答應,韓飛也不妥協,一老一少就這樣僵持著,制度上來說,她不接收的話,上級也拿她沒轍。

過了許久,可能有一個世紀那麼漫長,科長敗下陣來,揮揮手沒好氣道:「快點結案,結案了你們好好休息一天,有案子的話,只要不是重大案件,優先分配給其他組。」

「好嘞。」韓飛滿口答應。

搞定了休假,韓飛對組員們挑挑眉,還不快謝謝咱!

那嘚瑟的小樣兒,真是又欠又讓人稀罕。

所以……鄭允浩就這樣在弘大的夜店遇到了韓飛。

而且相遇的那一幕,在往後很多年,韓飛都想鄭允浩失憶的那種。

要說偽裝白富美,韓飛根本不叫偽裝,她換一身行頭,那就是貨真價實的白富美!

從頭到腳的名牌,其中不乏限定款,開的車也是豪車,那頭髮絲到腳趾甲都散發著金錢的氣息~

關鍵她即使這樣也不會給人一種土大款的既視感,反而有種說不出來的貴氣,這種從小因為出身好而養出來的氣質,不是偽裝就能裝出來的。

韓飛想速戰速決,所以她拜託編外人員朴海允妹子配合她演一場戲,只要夠奪目,必定會被那些男花蛇注意到。

至於其他男同事,則是分散在夜店各個地方。

換一身行頭,又化了妝,韓飛進了夜店沒去舞池跳舞,而是找個離音響不遠不近又靠著空調正下方的位置坐下,叫了杯酒時不時的輕啜一口,那夜店老司機的感覺一下就出來了~

「我不是男花蛇,都想過去勾搭了……」遠遠看著的朴海允妹子小聲對崔賢宇說。

崔賢宇:「……」

可不是嘛?這麼好看的小姐姐誰不想征服?

也就喝了兩杯酒的功夫,幾茬子過來勾搭的男人都被韓飛打發走了,她還不是委婉的拒絕,非常直白的罵人是窮□□絲,配不上她,甚至有幾個穿戴了仿貨的還被她拎出來重點diss~~

其中一個□□絲就是崔賢宇假扮的……講真的,他明知道是假的,被這麼毒舌的鄙視一番后還是想揍她,太欠了!

又打發走一個男人,韓飛似是被男人們煩的不行了,推開酒杯不耐煩的站起身離開,眼神迷離,走路三晃兩不晃的,好像醉了一般……

見狀,朴海允妹子連忙低頭一邊看手機一邊沖她那方向走,兩人擦肩而過之際,一不小心踩到了她的腳,韓飛疼得叫了一聲,然而朴海允抬頭看了一眼,並未道歉,就跟沒事人繼續抱著手機走自己的路。

「喂,你給我站住!」韓飛一邊怒氣衝天的放話一邊衝上去拉住她的胳膊,反手甩到了旁邊的卡座上,把原本好好坐在那談情說愛的小情侶給嚇得直接竄了。

韓飛強勢的把朴海允的高跟鞋給脫下來,只看一眼就不屑的冷笑,將鞋跟對著桌子用力敲下去,這鞋廢了個徹底。

「啊,我的鞋……」朴海允不可置信的驚呼道,看著眼前莫名其妙針對她的女人,怒氣漸生。

「冒牌貨就是這麼容易壞。」韓飛譏諷這麼一句,隨後從包包里拿了一沓錢出來扔到她臉上,「賠你的鞋,夠了吧。」

朴海允心裡大呼夠了,老公請繼續用錢砸我!但是這不是要演戲嗎?只能裝作不堪受辱的模樣站起來,推開韓飛就想走。

然而韓飛能讓她如願就見鬼了,再次把人推倒在卡座上,不待她站起來,拿起桌上的一杯水就潑過去……

潑完水,又從包包里拿出一沓錢砸人,天女散花一般砸到朴海允臉上、身上。

其實韓飛挺心疼這些錢的,警署又不給報銷,這特么可都是她的錢啊!希望朴海允和崔賢宇等會兒能一分不少的撿回來吧!不然虧大了!

炫完富,韓飛達到了目的,又逼王附身一般扯了扯嘴角,不屑的笑笑,然後轉身就走。

這一轉身,身體不自覺的僵了一下,為什麼呢?

卧槽!

鄭允浩怎麼在這?

※※※※※※※※※※※※※※※※※※※※

老韓此刻的心情可以用一個表情包形容,背景是電視截圖,三胞胎里的民國眼睛被打碼,然後配字「就······後悔,非常後悔」 莫丞州有些莫名其妙,不明白余泉泉這是怎麼了。

江枝看着這兩個人,突然想到當初在D城時余泉泉親吻莫丞州的場面。

心裏說不出的苦澀滋味,便垂下頭沒有再說話。

似乎知道江枝在想什麼,莫丞州趕忙走過去:「好了,飛機也快啟程了,我就和江枝先走了。你這邊有什麼事,記得給我打電話。」

余泉泉點頭:「你還是擔心自己吧!我好歹也是名副其實的總裁啊!」

和余泉泉最後一次道別,江枝和莫丞州上了飛機。

回到D城后,江枝的心情倒是比以前好了很多,最起碼能和莫丞州說說話了。

只不過涉及到一些情緒的事情,江枝還是不願意開口。

莫丞州端著粥,來到江枝的身邊:「喝點吧,這個是我親手照着視頻做出來的,你嘗嘗好喝嗎?」

江枝點頭,接過碗喝了一口,「嗯,還不錯,淡淡的,這是什麼粥?」

「蓮子杏仁百合粥,清熱去火,加了冰糖,甜甜的。」

江枝點頭:「有,但是我記得你以前做飯可沒這麼好吃,你別拿王媽做的東西來糊弄我!」

莫丞州微微一笑:「今非昔比啊,以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我現在一無所有就只剩下你了,當然對你好一點。」

「就你會說話,貧嘴的很。」江枝笑了一聲,輕輕地捏了捏莫丞州的鼻子。

一連幾天,莫丞州都陪同在江枝的身邊,不管清晨還在白天,都會帶着她遊玩一會。

看着遠處的夕陽,江枝嘆了口氣:「你說,人終有一死,我們到底什麼時候能死?感覺活的這麼久,挺沒意思的。」

這句話說道莫丞州的心坎里了,他心疼的抱着江枝。

快入冬了,天氣涼的很。

「為什麼要這麼說,我覺得活着還不錯,如果你再說這些不負責任的話,我就要發脾氣了。」

江枝抓住他的手:「行,不說了,我們說點現實的。這樣坐吃山空也不是什麼我們應該找工作了。」

莫丞州點頭:「行,我明天就出去找工作,畢竟我要給你一個好的未來。」

江枝微微一笑,並沒說話,兩個人就這樣抱着看着窗外的月亮。

第二天一早,江枝醒過來的時候,就看到桌子上擺放的粥和一張紙條,輕輕翻開,上面龍飛鳳舞的寫着:「我出去找工作,飯都做好了,你醒過來就加微波爐里熱一熱。」

江枝心裏微暖,坐下來感知了一下粥的溫度。

是溫熱的,看來他並沒有出去多久。

莫丞州來到了朋友的公司,應聘互聯網管理。

畢竟他以前也是公司的總裁,對網絡的技術與信息是了解的一清二楚。

所謂找工作要揚長避短,那麼莫丞州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這個。

「這不是莫總嗎?哎呀,真是好久不見啊,不過現如今怎麼落魄成了這幅模樣啊?你看看這一身不值錢的衣裳,還有那滿臉的胡茬。」

虎落平陽被犬欺,莫丞州是知道的,便回過頭看向了總經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