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會現在沒人玩QQ農場了吧》【366】年輕人能創造奇迹 ,

第381章

但謝青荷還是心疼孩子們,先去裏屋,把門關上。

她一進去,三個孩子哭的更凶。

明明和虹虹,撲到舅媽的懷裏,哭的委屈極了。

舅媽心軟,都快哭了。

她好生一番安慰之後,讓孩子們平息下來。

明明和虹虹,把情況就講開來了……

外面。

林大河站在門邊,手裏還提着毛台和化妝品的盒子。

一言不合,就要扔出去。

宋三喜心頭有些無語。

這種哥哥,也是真當的夠了。

不過,他還是和氣道:「林鄉總,不管怎麼說,洛嬌與你,還是親兄妹。血脈親情,至真至重。不能因為她……」

林大河冷聲打斷:「別扯這些了。今天,你說什麼也沒有用了。」

「我林某人,沒有這種妹妹!」

「我媽,本來就有長期慢性肝炎。要不是因為她的事,長久鬱氣,會發展到今天嗎?」

林大河的眼淚,都快出來了。

母親的悲酸往事,讓這當兒子,心裏想想都疼。

「我媽,已經放棄治療了。誰說,都不聽了。你以為,我心裏好受嗎?她要是治,我就是砸鍋賣鐵,也行啊!」

「我的前程,呵呵,也因為林洛嬌兩口子犯事而泡湯。本來,我可以去做鎮總的。結果呢?我他馬做了快十年副鄉總了!」

「這一輩子,都沒有什麼機會了!就是林洛嬌,把我的晉陞一巴掌拍死了!」

「我老婆,當年給那狗賊妹夫的一筆貸款,直接從縣信用聯社副主壬,被貶到鄉上來當個出納員。」

「我老婆,不冤枉嗎?這一切,都是她林洛嬌不聽話,偏要和岳少雲在一起,造成的惡劣後果。」

「這樣的妹妹,不要也罷!你,別再為她說什麼情了,我什麼都不想聽了!」

「不管你是誰,你和林洛嬌,從現在起,與我們林家沒有任何關係!」

「走吧,趕緊!再不站起來,我扔東西了!」

說着,他要把酒和化妝品都扔出去的架勢。

宋三喜心頭一思索,便走過去。

把東西接過來。

林大河把著門板,沉道:「走吧!看在孩子無辜的份兒上,玩具留下,我不會說一個謝字!抱歉!」

也就那時,謝青荷拉開裏屋門,出來了。

這端莊的婦人,一臉鐵青,喝斥道:「林大河,你又發什麼瘋?今天中午,還沒喝酒呢!」

林大河黑著臉,瞪着妻子,「你吼什麼?這與你有關係嗎?」

謝青荷指著宋三喜,道:「這位先生的女兒,跟明明、虹虹是同班同學,是好朋友。你以為他是洛嬌的男朋友嗎?瞎想什麼呢?」

「洛嬌現在,有這位先生幫助,已經重新站起來了。又當總裁了,開着豪華的車子。你還想怎麼樣?永遠不認你這個妹妹嗎?那是你親妹!」

「宋三喜先生,還說能治咱們瓏兒,讓他站起來。你,就這樣對待這麼一個貴人嗎?」

「明明、虹虹,那麼喜歡宋先生,你以為,孩子們都在撒謊嗎?」

林大河,驚呆了。

被妻子劈頭蓋臉一頓,整的啞口無言。

臉,憋的有點紅。

但,他實在不服氣,「謝青荷,你大呼小叫幹什麼?一面之詞,沒有證實,你就信了?」

「當年,你聽岳少雲一面之詞,貸款給他,你不就淪落到這裏當個出納?」 自那次四人聚餐之後,在接下來的一個禮拜內,倒也沒有再次聚餐,中間隔着的一個周末因為陳凡還要打比賽,所以就暫時取消了他們的聚餐,不過甄高興、趙悠依和盧夢紜三人知道陳凡有比賽,那就果斷作為「隨隊家屬」自行駕車去加菲爾德高中籃球館看比賽支持陳凡去了。

周末的比賽是加菲爾德高中和迪塞爾斯高中的比賽,這是一所有百年歷史的天主教教育背景的學校,創建於1864年,與大學合作雙學分,而且這所學校雖然人數不多,但是多項體育運動獲得了西雅圖州冠軍。

他們的校隊籃球水平也非常不錯,在去年就進入了四強,在最後四進二的比賽中敗給了去年的冠軍內森霍爾高中,所以他們的實力不可小覷。

而且相比去年的陣容,他們今年的戰力並沒有減弱,去年的首發陣容,除了大前鋒位置因為高四畢業進入了大學,剩下的四個位置都沒變過,而且隨着年齡增長了一年,實力都有小幅度的上漲。

其中以他的首發中鋒12號潘西·柯克為王牌主力球員,雖然羅伊很想鍛煉陳凡的防守能力,但是這次和迪塞爾斯高中比賽,兩個王牌球員根本不是同個位置,沒辦法對位,在攻防兩端限制潘西·柯克的重任就放在了球隊的首發中鋒施耐德身上。

因為這場比賽是在加菲爾德高中的主場,所以他們只需要在主場靜候迪塞爾斯高中的到來就行,比賽是下午兩點,而陳凡他們早上就已經在球館里練習投籃訓練了。

訓練之餘,陳凡開口詢問施耐德:「怎麼樣?今天你可是要擔當重任了!」

「怕什麼?上去盡我自己去全力攻防就行,剩下的就靠你們了!」施耐德身高208cm,一身腱子肉,身材在高中籃球屆里來說已經算是可以了,可惜這次比賽的對手,潘西·柯克更加魁偉,身高達到了215cm,體重更是有220磅,在高中籃球屆可是巨無霸級別的存在。

「對!我們可不能看着施耐德被別人欺負,若施耐德防守端被人摁在地上摩擦了,我們在進攻端要給他找回面子!」陳凡看着其他隊友笑着說道。

陳凡的話當然也引起其他人的大笑,施耐德人性格也不錯,也跟着咧開嘴笑了起來,露出一排白的晃眼的牙齒。

「施耐德,怎麼樣,若我給你扔空接,你在潘西的防守下,能終結嘛?」陳凡轉過頭問道。

面對這個問題,施耐德臉上露出凝重的神情,搖了搖頭:「不清楚,不知道對方的彈跳怎麼樣,但是光看是身高和臂展,我感覺肯定有難度!」

「不管怎麼樣,潘西的彈跳肯定不是火柴盒級別的,不過我有辦法,首先我們其他四個逮着他來猛攻,儘可能的造犯規,讓他早早的背上犯規威脅,這樣他在進攻端也不會太果斷,大的動作肯定不敢,防守端也會畏手畏腳,這樣的話效率就會降低。」陳凡看着眾人說道。

「嗯……Fun,聽你的話,似乎還有其他辦法?」球隊的小前鋒威廉姆斯看着陳凡開口問道。

「有是有,不過似乎這個工作……其實我的想法,就是我給施耐德傳球的時候,儘可能的將球喂到他的嘴邊,讓他吃的更舒服,更輕鬆一點,當然,球都會在你們手中支配,你們對自己的傳球技藝有自信的話,都可以去試試,不過我想,若失誤多了的話,我們的教練估計會把失誤多的人按在板凳上……」

「你直接說第二種辦法只有你一個人有把握能做到就行了!」辛普森笑着說道,隨後轉頭看了一眼遠處看着筆記本電腦的羅伊,壓低了聲音問道:「教練之前在NBA的失誤率高嘛?」

「不怎麼高,2個不到!」陳凡也轉頭去看了一眼,同樣壓低了聲音說道,布蘭頓·羅伊確實是他的偶像,所以他知道羅伊的職業生涯場均數據,場均失誤1.9,陳凡記得很清楚。

辛普森和威廉姆斯對視了一眼,慫了慫肩膀,「看來我們這場比賽失誤不能超過兩個,不然我們教練就要來訓斥我們了……」

陳凡笑了笑,沒有說話,他其實挺喜歡賽前隊員之間這樣的交流的,一方面可以將比賽過程中該注意的點說一下,其實就相當於NBA比賽前轉播方給出來的取勝之匙一樣,讓大家都能記住,比賽中能夠打出來或者避免掉。

另一方面就是讓隊員賽前的緊張情緒可以得到釋放或者稀釋,這樣比賽的時候也能發揮的更好。

中午吃飯是羅伊請隊員們吃的披薩,因為是周末學校並沒有上學,自然學校食堂也沒有營業,所以羅伊就叫了外賣,將披薩直接送到更衣室里來。

吃完之後,羅伊就拉着全體隊員們觀看特意讓球隊的錄像分析師整理出來的,迪塞爾斯前幾場比賽以及上賽季比賽的錄像剪輯集錦,重點分析他們所打的攻防戰術。

因為這個賽季迪塞爾斯的首發陣容基本沒有變化,而且球隊的教練也沒有更換過,在結合今年已經打了的這幾場比賽來看,迪塞爾斯的攻防戰術基本沒有變化,所以羅伊就在賽前臨時給大家看一下,講解下對手的一些習慣,或者主打的戰術,讓他們能比賽的時候更有針對性。

「你們都看完錄像分析了?怎麼樣,有什麼想法嘛?」布蘭頓·羅伊看着自己的隊員問道。當然,他更多的目光是注視在陳凡身上,畢竟他是球隊的戰術核心和場上大腦。

陳凡的發揮和場上的決策,決定了這場比賽的最終走向,若陳凡繼續前面幾場的發揮,那麼他們贏下這場比賽應該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但是若陳凡狀態差,或者陷入了什麼犯規危機之類的狀況,那麼這場比賽也許就會有失敗的可能。

其他人互相對視一眼,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羅伊的問題,他們確實是看了,但是更多的也都是把注意放在自己對位的球員身上,以及迪塞爾斯這個球隊整體的攻防戰術。

因為對方的戰術核心是他們的首發中鋒,身高達到215cm的潘西·柯克,所以他們打球的節奏並不是很快,基本都是落入到半場陣地戰之中,選擇的是穩紮穩打,基本上所有球都是要經過潘西·柯克的手上。

由他來決定他們球隊的進攻選擇,看是他自己坐着背打還是說假裝背打,吸引其他人包夾,然後傳給外面的球員。基本實施的還是一星四射的戰術體系,有點像當年稱霸東部的魔術隊一樣。

潘西·柯克在球隊中所扮演的角色就如同魔術隊的霍華德一樣,只不過他沒有霍華德的那麼強的運動天賦,只能說是一般,不過他的技術動作要比霍華德好上稍許,不過也只是稍許。

而且迪塞爾斯高中籃球隊中並沒有像魔術隊特科格魯那樣的組織前鋒角色存在。組織後衛上也不像尼爾森那樣有這麼強的突破和投射能力,所以早上陳凡所說的是對的,只要把潘西·柯克給限制住,將他和隊友之間的聯繫給掐斷,那麼迪塞爾斯高中的實力就會直接變弱。

威廉姆斯、施耐德和辛普森等人互相對視,不過最後還是沒有發言的跡象。

「施耐德,你是迪塞爾斯王牌球員潘西·柯克的直接對位者,你對接下來的比賽有什麼想法嘛?」羅伊見自己的球員都沒有發表的意思,於是就直接點名詢問了。

「我……我會好好的防守,在他接球之前,儘可能的繞前讓他接的不舒服,然後在防守中也是儘可能的讓他遠離油漆區……當然,我也會儘可能的保護自己,避免背上太多的犯規麻煩……」施耐德除了一開始有些措手不及,之後便平靜地將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

羅伊點點頭,看向施耐德的目光也多了一絲招讚許和欣慰,他自己本身在NBA打球的時候,就不是以勁爆的身體素質見長,而是靠着紮實的基本功和超高的籃球智商,所以他對於自己隊員的要求,其實在身體天賦上,並沒有什麼太苛刻的要求。

當然有身體天賦好的自然更好,但是像那種身體天賦不是很好的球員,羅伊也並不會說拒絕掉這類球員,只要你肯花功夫苦練基本功,在籃球智商上面有比別人優秀的地方就行了。

在平時的訓練中,羅伊也是狠抓基本功和籃球智商的培養這兩方面,所以這次他對於施耐德的回答還是挺滿意的,至少他答出了幾點在比賽中可以稍微限制潘西·柯克的方法,而且也深刻的意識到並且承認自己不如對方,會在對抗中處於劣勢,因此有可能會在裁判哪裏討不到好,也說了會注意自己的犯規情況。

羅伊覺得,一個球員,能在自己的位置上,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這就足夠了,至於其他的,那就是交給能力更大的球員,比如他們球隊中的戰術核心,絕對王牌,陳凡!

************** 上集提到女家樂夫婦及眾姐妹們在父親鄒君呵護下,先後紛紛凝結真丹,即便是資質最差的劍逍遙也破天荒地結成了「九品金丹」,此舉頓時打破了修真界記錄。

光陰似箭日月如梭,轉眼之間便過了十年。在修真者眼中,十年時間很短暫,甚至不夠閉關修鍊者打個盹兒,但對生活在下界地球凡間人類來說,那卻是一個繁榮時代的結束與末世時代的開始。雖然距離鄒君飛升上界才三十三年,但對於地球凡間來說卻已整整過了一萬年,並且科技文明也早已演化到「二級宇宙文明」後期了。

然而,地球人類卻仍未擺脫「物質第一性,精神第二性」的慣性約束,不僅在太陽系內大肆掠奪行星資源,而且也對太陽的恆星能源進行了過度開發,同時還實現了「超光速」遠距離飛行。於是,太陽系就成了許多地外文明經常光顧的地方,甚至還一度近逼到了同屬於「黃道界面」另一處「焦點」位置的「幻真界」結界外側。

「啟稟掌門,據常駐下界外門弟子彙報,地外文明頻繁光顧太陽系,與地球科技文明處於互相衝突狀態,有試圖遏制地球科技文明繼續向外發展之勢,短時間內恐怕會爆發宇宙大戰,是否派遣宗門精英弟子下界維護地球正常秩序?」議事大殿中各執事議論紛紛卻各執一詞,理由是不想「因小失大」,引發高維度宇宙文明衝突。

「呵呵,這確實是一個棘手問題。若放任不管,則地球科技文明必將毀於一旦,若參戰則會引起上界宗門誤解,以為要挑起『臨仙界』與其他界面之爭,呵呵。」鄒君話音一落,掃視眾人道:「讓宗門駐外使節速聯繫其他修真勢力、異能勢力,尤其是西方『一神教』,看各方對此事態度如何再做決定。決不可自己先亂陣腳。」

「諸位對此還有何異議不妨直說?」鄒君端坐高位環視大殿。————「敢問掌門壇主,不知上宗下院對此事有何看法?」就在這時,忽然有老資格提出此問。

「呵呵,既然諸位有此一問,那本壇主就不瞞各位了。」鄒君很是奇怪殿中的金丹真人中怎麼會有人知道黑龍壇背後還有個「黑龍宗下院」?想必應該是各大主脈親傳弟子從其掌座處得知的吧?反正長老院那些老傢伙們一旦碎嬰化神成功,就會宣佈退居幕後不問世事,實則悄然前往黑龍宗下院報到,好利用優勢資源繼續修鍊。

「噢?掌門壇主何出此言?莫非一直以來就有事情瞞着在場諸位?」殿中眾人聽罷后頓時一片嘩然,以為聽錯了,不過看對話雙方的口氣與表情卻完全不是裝的。

「呵呵,諸位不必大驚小怪。此事說來話長。」鄒君掃視眾人後,呵呵一笑道:「早在『扶桑神教』未曾滅亡之際,我黑龍壇時刻處於滅門的危險之中,但實際上一直得益於上界宗門『黑龍宗』在本界所設立之『下院』暗中庇護才能走到今日。而本宗開山鼻祖『黑龍真尊』即來自『黑龍宗上院』之內門親傳弟子。諸位知否?」

「什麼?我們黑龍壇竟然是上界『黑龍宗』的分支?著簡直匪夷所思?為什麼我們在座的大多數人都不知道竟有此事?」殿中大多數執事都是內門精英弟子而已。

「呵呵,那都是因為你們未能修鍊練到元神境界,當然不會接收到『黑龍祖師』的『傳訊』了。不過,黑龍宗下院乃隱世宗門,就連本壇主也不知其所在何處。」

「什麼?竟連掌門壇主都不知道上宗下院之具體所在?」殿中各位執事瞬間大吃一驚,於是紛紛又道:「如此一來,那下界地球凡間之事又如何能通知上宗呢?」

「目前仍無法通知,除非有長老院哪位師叔碎嬰成神並接到『黑龍祖師』傳訊,否則我等只能將此情報與其他勢力分享,望幻真界主要勢力儘快達成一致為妥。」

「那如此一來,得花多少時間?須知天上一日,則凡間一年,到時恐怕地球都已經被毀滅了。」殿中各位執事不禁議論紛紛起來:「還請掌門壇主早做作決斷!」

「好了,待駐外使節傳回訊息后,本壇主會再召集諸位商議此事。諸位還有何要事?」鄒君端坐高位,目光如炬地掃視眾人道:「若無其他要事,那就散會吧。」

散會後,鄒君還是一如既往地領着女兒、女婿以及六名隨從前往煉丹堂、煉器堂、制符堂和其他生產外銷產品的堂口進行巡查。當然了,剩下的其他各堂、各殿、各閣甚至宗內坊市也會去仔細查探一番,看看是否有懶政之人尸位素餐。這其實都是做個自己的女兒和女婿看的,目的就是讓他們及時熟悉掌門壇主的日常工作內容。

旬日後,待黑龍壇駐外使節紛紛發回訊息后,鄒君決定召集各位主管共商大計,於是出現了十日前,大殿上議論紛紛的情況:「敢問壇主,其他勢力態度如何?」

「根據外派使節傳訊,東方修真界暫無勢力回應,但西方異能界『一神教』與『天方教』先後作出了回應,願意派出自己的『聖戰護教團』前往下界維護秩序。」

「聖戰護教團?那是什麼實力等級的異能者?好像我們都沒有聽說過。」殿中眾人聽罷后,感覺很是不可思議,因為西方異能界對他們來說就像是謎一般的存在。

「根據外派使節傳訊,『一神教』的參戰力量有48名青銅聖鬥士、24名白銀聖鬥士、12名黃金聖鬥士、四名元嬰實力的泰坦神族聖衣鬥士做領隊,另外還有海鬥士、神鬥士、冥鬥士各七名,一共109名金丹期以上實力者參戰。至於『天方教』,聽說只派出了一個名叫『默罕默德』的『使者』而已,說是專門傳達上蒼旨意。」

「使者?就僅僅只是一名『使者』就完事了?」眾人聽得莫名其妙。————「不錯。聽說那名『上蒼的使者』修為高深莫測,法力更是廣大無邊。聽說他左手持有『古蘭經』能度化世人脫離苦海並遠離罪惡,他右手所持的『天方夜譚』一書里封印了各種被『天方教』降服的妖魔鬼怪,歸那使者以『上蒼』名義任意驅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