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多年後,百足回憶起當年的這段搶親往事時,總是很感慨的嘆道——

「那個時候啊,林他騎著赤兔,單槍匹馬的沖向噴泉廣場,很有一種勇往直前萬夫莫敵視死如歸……然後,被亂箭穿心砍成肉醬的氣勢啊!」

因為這段話,可憐的百足被痛扁了好幾頓,不過現在的情況是,當林太平騎著肥胖呆萌的赤兔,歪歪斜斜卻又風馳電掣的沖向噴泉廣場時,倒確實有種王霸之氣亂放的氣概。<>

這種場面還真是聲勢很大,噴泉廣場外圍駐守的一隊精銳士兵早就被驚動,帶隊的黑甲騎士聽到遠處轟鳴蹄聲,第一反應就是愕然抬頭望去:「什……」

只來得及說了一個字,勢如雷電的赤兔已經沖了過來,幾十名精銳士兵下意識的慌忙舉槍,可還沒等槍頭舉起來,赤兔早就擦著他們身旁,很彪悍的一掠而過,只留下呼嘯作響的狂風。


徹底暈了,幾十名精銳士兵滿臉古怪的面面相覷,黑甲騎士更是怔了好久,這才暈乎乎的冒出一句:「這個,你們剛才有沒有看到,好像有隻很肥很肥的……」嗖!話音未落,剛剛跑得無影無蹤的赤兔,居然又中途繞道跑了回來,林太平拉著兔子耳朵來了個急剎,朝著近在咫尺的黑甲騎士,很有禮貌的問道:「不好意思,請問一下,怎麼去婚禮平台才能最快?」

「最快?」黑甲騎士下意識的舉手,傻傻的指了指裡面,「沿著這個入口直接衝進去,繞過賓客的觀禮台,然後……」

嗖!話還沒說完,赤兔就再度消失不見了,只留下一句餘音飄蕩在風中:「謝了,有空請你吃飯。」

「不客……呃?」黑甲騎士喃喃回答。只是一瞬之間,他突然就滿臉漲紅的跳了起來,「混蛋!給我站住,抓住他!」

終於恍然大悟過來,幾十名精銳士兵舉起長槍,大呼小叫的追了上去,黑甲神將更是氣急敗壞的吹響警笛,剎那間,伴隨著尖銳刺耳的警笛聲,無數槍兵、強弩兵、法師、刺客全都解除偽裝。從人群和廣場的陰影角落中衝出來。

可問題是,兩條腿哪裡跑得過四條腿的兔子,滿臉呆萌的赤兔發狠衝鋒,直接從一隊武裝槍兵的防禦陣列中撞過去,甚至僅僅只是在落地時稍微有點踉蹌,就再度窮凶極惡的加速,以至於後面的強弩兵們剛剛舉起強弩,就發現敵人居然已經脫離了射擊範圍。這一刻,廣場上的所有人都齊齊轉頭望來。站在婚禮平台上的奧古斯都男爵,正微笑著回答牧師的提問,等到他愕然轉過頭,清晰望見廣場外側的混亂情景時。突然就無法控制的瞳孔緊縮:「該死的!到底是什麼人?」

是什麼人都不重要了,如此肆無忌憚的衝鋒,早已引起更多人的關注,伴隨著奧古斯都男爵面色鐵青的揮手。十幾位法師從人群中大步走出,急速完成了魔法吟唱。

剎那間,數十道雷霆齊齊轟鳴砸落。閃耀得讓烈日都失去了光澤,更為恐怖的是,就在赤兔發狠衝鋒的路徑上,青石地面突然急速扭曲變形,轉化為方圓數百米的流沙深坑。

轟轟轟!迎著呼嘯砸落的閃耀雷霆,林太平依舊不管不顧的加速衝鋒,那些高價收購來的防禦魔法道具,終於在此刻發揮出作用,雖然每抵擋一次閃電攻擊,就有幾件防禦魔法道具被轟得粉碎,可就是憑藉這種氣勢,他居然也硬生生的再度衝出幾百米,緊接著很詭異的伸手入懷,取出一根水靈靈的胡蘿蔔,直接朝空中一扔!

是的,這可不是普通的胡蘿蔔,這是在這次搶新娘行動之前,由豬因斯坦親自在煉金實驗室中製作,整整加了三十六種潛力刺激藥劑,花費五萬金幣製作出來的超級胡蘿蔔!

咔嚓一聲,還沒等胡蘿蔔落下來,赤兔就高高躍起一口吞下去,不得不承認,這根胡蘿蔔里加的料還真是足夠,剛剛吞下胡蘿蔔的赤兔,突然就兩眼通紅的豎起長耳朵,仰天怒吼一聲:「喵!」

我倒!兔背上的林太平也好,正在追來的精銳士兵們也好,全都很整齊的一個踉蹌,等等,請允許我先確認一下,這傢伙是兔子沒錯吧!

管它是貓還是兔子呢,反正在吃了加料的胡蘿蔔后,赤兔就像是吞了三斤興奮劑似的,渾身都爆發出熊熊燃燒的烈焰,就如同一枚翻滾跳躍的巨大岩漿火球,在人山人海中的廣場中橫衝直撞,什麼魔法攻擊什麼長槍箭矢,連它的矯健身影都追不上,更不用說命中攻擊了。

轉眼之間,風馳電掣狂飆突進,赤兔難以置信的彪悍衝鋒,居然硬生生頂著巨大壓力,直接衝到婚禮平台附近,奧古斯都男爵微微變色,但等他看清赤兔背上滿臉笑容的林太平時,突然就無法控制的滿臉扭曲:「該死的混蛋!居然是你!」

怒吼聲未落,他早已拔出雷霆魔劍,隔著數百米惡狠狠斬落,三首巨蟒的幻象騰空而起,在虛空中張開獠牙森森的血盆大口,窮凶極惡瘋狂罩落下來,甚至還沒觸及到地面,閃耀的雷霆就讓附近的人群渾身焦黑。

一片混亂中,也只有那位主持婚禮的神聖牧師,不知道是不是被嚇傻了,居然還下意識的按照劇本念下去:「先生們,女士們,我們將一起見證這個神聖婚姻的誕生,如果沒有人反對的話……」

我!反!對!

悲憤的大呼聲中,林太平高舉手臂大呼一聲,阿丑頓時眼冒紅光仰頭長嘶,兩條後腿猛然發力,肥胖身軀像火球似的高高躍起,騰空避過猙獰罩落的三首巨蟒幻象,重重砸在鮮花飄揚的婚禮平台上。

轟的一聲,剎那間,原本一片混亂的婚禮平台,突然就變得鴉雀無聲,台上的奧古斯都男爵愕然無語,台下的數百名賓客和數萬名平民齊齊目瞪口呆,不約而同的張大嘴,等等,這個突然衝進來的傢伙,到底是來幹什麼的?

「老……老闆?」克麗絲汀從開始到現在,一直被魔法鐐銬束縛著,整個人都昏昏沉沉的,這時候聽到近在咫尺的動靜,她勉強抬頭看了一眼,突然就難以置信的睜大眼睛,連香肩都無法控制的顫抖起來。

「嗨,好久不見!」林太平笑眯眯的揮揮手,但是幾秒鐘后,他突然就臉色一變,滿臉悲憤的指向奧古斯都,「我反對!奧古斯都,你不能娶克麗絲汀,絕對不能!」

噗!一瞬之間,在場的所有人齊齊變成人形噴泉,卻又突然覺得八卦之火熊熊燃燒,尤其是那些貴族小姐更是興奮的捂住胸口,眼睛里齊齊閃耀著明亮光芒,哇哦,好浪漫啊,所以說這位勇士冒著生命危險衝進來的目的,就是為了救走心愛的戀人嗎?

「你們居然……」奧古斯都不由得微微愕然,忍不住轉過頭去,看了看身後的克麗絲汀,其實根本不需要詢問,只要看看克麗絲汀眼中微微閃耀的淚光,就可以得出最正確的結論了。

這一刻,廣場上數萬人的古怪目光,全都聚集在奧古斯都的身上,被那種複雜目光聚焦著,奧古斯都突然有種無法控制的屈辱感,然而等他注意到四周的精銳士兵都正蜂擁趕來,卻又突然恢復了平靜,甚至頗有心情的冷笑起來:「真是讓人感動!真是讓人感動的一幕!然而,親愛的林先生,我很想知道,你憑什麼覺得你可以阻止這場婚禮?」

「憑什麼?」林太平同樣不動聲色的掃了一眼,看著越來越多的精銳士兵聚集過來,卻仍然不忘顫抖著握緊拳頭,滿臉悲憤的顫聲道,「是的,我知道,我知道以我的力量無法阻止這一切,但要我什麼都不做,就這樣看著你們踏入婚姻殿堂,我……我……我真的做不到!」

好感人!真的好感人!聽到如此樸實卻又動人的表白宣言,在場的所有人都被深深打動了,別說是那些貴族小姐們已經哭得梨花帶雨,就連那些往日心腸很硬的大貴族大富豪,這時候居然也覺得眼角微微濕潤,彷彿心裡有什麼柔軟的地方被觸動了。

事實上,和他們相比起來,那些普通民眾的反應更是強烈,甚至已經有人在密集的人群中,看熱鬧不怕事大的高聲呼道:「不!男爵大人,您不能這樣,您不能以自己的強勢力量,逼迫這對戀人……」

「給我閉嘴!」奧古斯都男爵的臉色一片鐵青,終於忍無可忍的怒吼一聲,並且微微揚起嘴角,帶著一絲充滿譏諷的笑容,像看著蠢貨似的看著林太平,「有意思,真有意思,那麼親愛的林先生,如果我堅持不讓你帶走克麗絲汀的話……」

「克麗絲汀?」原本應該憤怒的林太平,這時候倒是愕然無語,過了好久才滿臉古怪道,「等等,奧古斯都,我什麼時候說要帶走克麗絲汀了?」

難道不是嗎?奧古斯都不由得愕然無語,周圍的賓客們更是面面相覷,等等,這是什麼情況,難道這個東方人冒著危險衝進來的目的,不是為了帶走新娘?

「當然……不是!」林太平毫不猶豫的回答,並且在所有人的疑惑目光中,很認真的伸手一指,直接指向滿臉鐵青的奧古斯都——

「那什麼,我要帶走的,是親愛的奧古斯都你啊!」u 那什麼,我要帶走的,是親愛的奧古斯都你啊!

眾目睽睽之下,數萬人的集體圍觀中,林太平站在漫天花雨的婚禮平台上,如此深情款款卻又滿臉悲憤的伸手一指,直接指向目瞪口呆的奧古斯都男爵,以至於旁邊原本淚光盈盈的克麗絲汀,都突然徹底石化了。

寂靜!寂靜!這一刻,整個廣場都陷入到詭異寂靜中!

整整幾萬人集體目瞪口呆,突然就有一種同時石化的跡象,那位婚禮牧師的下巴脫臼到直接砸在平台上,上百名貴族滿臉獃滯面面相覷,就連那些正不動聲色圍上來的精銳士兵們,突然也滿臉漲紅直翻白眼,連武器落地都沒有察覺到。

「呃……」這衝擊力實在是太強了,強到奧古斯都都呆若木雞,看著對面那傢伙含情脈脈的目光,他忍不住打了個寒噤,下意識的向旁移動幾步,可是這完全沒有用,。無.錯。.s.不管他移動到那裡,林太平的手指一直很準確的指著他。

這樣也行?這他喵的也行啊?

這一刻,倒是那些貴族小姐們的八卦之火,突然就開始熊熊燃燒了,那什麼,雖然和原來的劇情有點偏差,不過現在看起來好像很有愛,真的,奧古斯都男爵大人,您就放心去追求您的幸福吧,我們不會歧視您的,一點都不會歧視您的。「該……該死的!」奧古斯都的臉都漲紅到在冒熱氣了,被那些**的目光看得渾身顫抖,他突然無法控制的怒吼一聲,「該死的黃皮猴子,你休想耍我,別以為這樣就可以轉移我的注意力?」

「我沒有,我真的沒有。」林太平仰天長嘆一聲,望向奧古斯都的目光中滿是痴情。就像是被八點檔言情劇的男主角附身了:「親愛的奧古斯都,我知道我傷害了你脆弱的心靈,可是你也不能因為一時爭吵,就隨隨便便嫁給……不對,是隨隨便便娶了別人!」

灑狗血啊灑狗血,這一番狗血灑得酣暢淋漓,在場的賓客們聽得渾身起雞皮疙瘩,一時間居然都忘了阻攔,就連那些正要施放魔法的法師們,也忍不住放慢吟唱咒語。很想聽聽後面的劇情。

「給我閉嘴,你這個混蛋!」奧古斯都簡直憤怒到頭髮都豎立起來,他甚至都能想象得到,哪怕自己現在幹掉這個混蛋,今後一段時間裡也別想抬起頭做人了。

「不,哪怕你要殺了我,也要讓我說完!」林太平依舊是那種含情脈脈的樣子,卻又像是回憶起往事似的,很感慨的輕嘆一聲。「想當年,我們兩個在群島第一次見面時,你就被我的男子氣概深深折服迷戀,卻又礙於世俗的眼光。只能故意表現得充滿敵意,藉此來吸引我的注意力……伯爵大人,這是你親眼看到的,沒錯吧!」很好很強大。一瞬之間,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台下的南圖爾伯爵身上。被突然提問的南圖爾伯爵滿臉古怪,怔了幾分鐘才結結巴巴道:「這個嘛,我只能說,奧古斯都男爵當時確實表現得充滿敵意,其實我也很奇怪,他和林第一次見到,為什麼會表現得……」

「給我閉嘴,你這隻蠢豬!」跳進大海都洗不清了,奧古斯都滿臉扭曲的怒吼一聲,渾身顫抖得像得了瘧疾,「我的身邊,從來就沒有缺少過女人,怎麼可能會對這隻該死的黃皮猴子產生興趣……難道你們都以為我瘋了嗎?」。

那誰知道呢?在場的所有人都面面相覷,自動補充出很多劇情,也許男爵大人您就是用那些女人來遮掩事實,也許您在玩弄了很多女人以後,突然發現自己真正深愛的是男人,而且聯想到您總是堅持不懈的找林復仇,卻又每一次都沒有復仇成功,或許這裡面還有什麼內幕嗎?

偏偏這個時候,林太平又長嘆一聲,飽含熱淚的顫聲道:「可是,就在那個晚上,我們卻吵架了——你無情,你冷酷,你無理取鬧;你才無情,冷酷,無理取鬧;我哪裡無情,哪裡冷酷,哪裡無理取鬧;你哪裡不無情,哪裡不冷酷,哪裡不無理取鬧……」

天雷陣陣啊!這一刻,在場的上萬人聽得天雷陣陣,瞬間就對這無情冷酷無理取鬧的世界絕望了,甚至突然有種一筷子插死自己的衝動。

可問題是,不管他們是願意聽還是不願意聽,林太平還在那裡擺著造型,熱淚盈眶道:「親愛的奧古斯都,你明知道你在我心裡的地位,我尊敬你,憐惜你,愛你,仰慕你,我怎會欺負你?侮辱你?你弄得我神魂顛倒,卻還說我在欺負你!你太殘忍了,你太狠了!你太絕情了!」

讓我們去死!讓我們去死吧!在這可怕的狗血台詞攻擊之下,在場的所有人想吐卻又吐不出來,乾脆很整齊的用頭撞牆壁。

「夠了,給我閉嘴!」奧古斯都滿臉扭曲的怒吼一聲,驟然拔出雷霆長劍轟鳴斬落,幾乎在同時,反應過來的精銳士兵齊齊蜂擁而上,窮凶極惡的跳上婚禮平台,如同黑色潮水般的瘋狂湧向林太平。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

這一刻,面對著棒打鴛鴦的悲哀,林太平很感慨的望著天空,卻又突然輕輕嘆了口氣:「好吧,這年頭的人都怎麼了,我說得這麼感人,你們居然連一點同情心都……來了!」

來了?來了?什麼來了?

剎那間,看到林太平那種熟悉的古怪笑容,奧古斯都突然毛骨悚然,幾乎是下意識的猛然轉頭,就在這一瞬間,他終於反應過來,這隻該死的黃皮猴子一直在拖延時間,而拖延時間的真正目的是——

嗖!這一刻,就在所有人難以置信的驚駭目光中,一團漆黑的圓形物體劃破長空,帶著尖銳刺耳的音爆聲呼嘯而過,在瞬間掠過大半個廣場數百米距離,重重轟在一位雷系法師的後腦上。

砰然一聲,倒霉的雷系法師正在吟唱咒語,等到他意識到危險想要開啟護盾的時候,早已經被這突然襲來的暗器轟中腦袋,頓時鮮血四濺砰然倒地!

目瞪口呆啊,在場的所有人齊齊目瞪口呆,卻又突然無法控制的驚呼尖叫,無數平民朝著四面八方逃散,數千名武裝士兵怒吼著調轉方向,奧古斯都的反應更快,第一時間就驟然望向這神秘攻擊的方向:「該死的!那是……」

是的,就在此刻,廣場北方的外圍警戒線突然一片混亂,數百名武裝士兵像是被氣浪轟中,滿口噴血的騰空而起,在四散逃走的混亂人群中,一大隊殺氣騰騰的黑暗生物狂暴衝鋒,頂著武裝士兵們的徒勞阻擋,如同一柄鋒利匕首惡狠狠刺入廣場中。

根本無法阻擋,它們憑藉著可怕蠻力和強悍防禦力,狂暴的突進突進再突進,任何阻擋在前方的生物都會被徹底擊飛出去,僅僅幾分鐘不到,這些兇惡的傢伙已經殺到婚禮平台附近,帶頭的黑暗生物敲擊著胸膛,滿臉猙獰的怒吼一聲:「該死的混蛋!放開克麗絲汀,否則姑奶奶就把你們全都敲成肉餅!」…


「那是?那是?」奧古斯都看著屬下被無情屠殺驅趕,憤怒到身軀都在劇烈顫抖,「卑鄙!卑鄙的黃皮猴子,你居然敢……」

「等等,這關我什麼事?」林太平同樣愕然無語,這一次他沒有裝,而是真的同樣愕然無語了,那什麼,如果我沒看錯的話,那些正殺過來的黑暗生物好像不是安吉麗娜她們,而是……

沒錯,正如凶獸般狂暴突進的黑暗生物們,全都是清一色的暴力牛頭人,每一個牛頭人的身高都超過三米,披掛著重斧都砍不透的堅硬鎧甲,它們抱著足有半噸重的圖騰石柱,窮凶極惡的沿途橫掃而過,把擋在前面的障礙物全都轟成碎片。

但這還不是真正引人注意的,真正引人注意的,是牛頭人衝鋒陣列前方的兩個首領,左邊的那個傢伙身高超過五米,一對金色牛角就像是死神鐮刀似的,每次甩頭都能刺穿五六個武裝士兵的身體;右邊的那個女性牛頭人更是狂暴,居然在重重包圍中憤怒咆哮,兩柄平底鍋在她的蹄子中閃耀翻飛,凡是被砸中的傢伙全都倒飛出去,還沒落地就肋骨折斷了。


「圖魯?莉亞?」看到這麼熟悉的場景,林太平先是目瞪口呆,緊接著就難以置信的怪叫一聲,「等等,你們怎麼會……怎麼會……」

「誰叫我?」突然被提到名字,圖魯和莉亞惡狠狠的抬起頭,僅僅幾秒鐘后,等它們看到林太平居然就站在前面幾十米外的平台上,突然也齊齊目瞪口呆了。

剎那間,古怪的寂靜中,莉亞突然滿臉驚喜的大叫一聲,直接像輛重型推土機似的碾壓而過,至少帶著幾十個武裝士兵騰空而起,砸得整個平台都搖搖欲墜,緊接著熱淚盈眶的猛撲上去,緊緊抱住林太平怎麼都不放——

「嗚嗚嗚,親愛的,你是特意等在這裡向我求婚的嗎?」。



, 兩隻黃鸝鳴翠柳,人生何處不相逢?

當牛頭人們猙獰兇惡的殺入廣場,揮舞著圖騰石柱瘋狂衝鋒時,拋開被打了個措手不及的奧古斯都男爵和精銳士兵們不提,就連身為始作俑者的林太平,也不由得目瞪口呆愕然無語,突然覺得這事情完全脫離了控制——

等等,這節奏不對啊,按照道理來說咱家大喝一聲,衝進來的不應該是安吉麗娜和獸人食人魔們嗎,為什麼現在衝進來呼嘯亂砸的是牛頭人……好吧,能看到圖魯和莉亞,我當然很高興,可是,可是,可是,可是這不科學啊!

科學也好,不科學也好,反正牛頭人們已經惡狠狠的殺上婚禮平台,數十根圖騰石柱瘋狂橫掃而過,凡是在攻擊範圍內的生物全都粉碎性骨折,倒是莉亞看著近在咫尺的林太平,突然就哭得梨花帶雨,顫抖著伸出蹄子輕輕摸著他的臉:「嗚嗚嗚,親愛的,幾個月不見,你一定遭受了很多磨難,英俊的臉都瘦……」

轟!還沒等含情脈脈的說完這番話,後面突然狂風呼嘯,幾個重甲劍士拔出大劍,惡狠狠的猛撲上來。該死的混蛋!敢破壞我談情說愛的傢伙,全都給我下地獄去吧!

背對著他們的莉亞看似毫無動作,但微微眯起的牛眼中卻突然精光一閃,剎那之間,剛剛還溫柔似水的她,突然就窮凶極惡的一躍而起,兩柄平底鍋化為無數黑色虛影,將方圓數十米全部籠罩在內。

僅僅一擊,就是這僅僅一擊,幾個實力都在黑鐵中階的重甲劍士,居然都像斷線風箏似的被打飛出去。更為恐怖的是,當他們肋骨折斷滿口噴血的落地時,那就算被魔法弓弩也無法刺穿的重型魔法鎧甲。居然留下了深達數厘米的平底鍋痕迹。

目瞪口呆啊!林太平這次是真的目瞪口呆,看著突然就從窮凶極惡變成溫柔似水的莉亞。他忍不住用力拍拍自己的臉,過了很久才愕然道:「呃,莉亞,你什麼時候,居然已經晉陞到黑鐵后……小心!」

話音未落,大批的精銳士兵都已怒吼著衝上平台,朝著林太平和牛頭人們壓迫過來,無數柄鋒利長槍齊齊刺出。如同漆黑色的密集叢林,無數柄鋒利長劍呼嘯斬落,帶起可怕的閃耀光芒,以至於整個平台都在此刻被長槍和長劍籠罩。但這還不是最可怕的,真正可怕的是,就是這剎那間,看起來仍然處在茫然震驚中的奧古斯都男爵,卻突然毫無徵兆的動了!

剎那間,恐怖的雷系元素瘋狂爆發,數百道閃耀雷霆齊齊騰空而起。驟然轉化為高達數十米的巨蟒幻象,但這一次的巨蟒卻不是三首,而是整整擁有九個猙獰兇惡的頭顱。如同山嶽壓頂似的兇猛罩落下來。

「抄傢伙,給我干翻這群混蛋!」危急時刻,圖魯突然窮凶極惡的怒吼一聲,剎那間數十個牛頭人同時仰天咆哮,齊齊舉起重達半噸的圖騰石柱,像是要刺穿地面似的,惡狠狠的重重砸在平台上。

轟然一聲,原本就有些碎裂的平台,彷彿被攻城錘瘋狂轟中似的。頓時四分五裂碎片四濺,一層肉眼可見的空氣波紋。如同暴風雨中的怒海狂潮,向著四周瘋狂擴散開去。將方圓數百米全都籠罩在內。

而就是在這集體發動的技能攻擊下,被空氣波紋籠罩著的數百名武裝士兵,全都無法控制的倒飛出去,重重砸落數百米外的堅硬地面上,事實上就算是在空氣波紋的攻擊範圍外,大批士兵也都集體暈眩踉蹌,體質較強的人還能勉強單膝跪倒在地,體質較弱的卻像是被無形重鎚砸中胸口,滿口噴血搖晃著倒在地上。

事實上,就連奧古斯都在這種集體捶地攻擊面前,也不由自主的踉蹌後退,但他終究有著黑鐵后階的可怕實力,僅僅在一瞬間的暈眩之後,就再度控制著九頭巨蟒幻象,猙獰咆哮著猛撲上來:「卑賤的牛頭怪,連同這隻黃皮猴子在內,全都給……」

最恨的就是別人打擾談情說愛了,原本還含情脈脈看著林太平的莉亞,突然就鼓起胸膛深吸一口氣,驟然回頭狂暴大吼一聲——「滾~~~~~~」

彷彿狂風暴雨,彷彿山崩地裂,彷彿怒海狂潮,這聚集了恐怖威勢的一聲咆哮,竟然如同帶著海嘯衝擊的可怕力量,在空氣中掀起高達數十米的巨浪,將前方的大半個平台轟得徹底粉碎,緊接著又余勢未減,重重轟在奧古斯都男爵的胸膛上。

難以形容這一聲咆哮的威力,反正奧古斯都男爵在原地一滯,頭髮長袍全都向後飛舞,緊接著就像是被一條巨龍惡狠狠踢中胸膛,整個人滿口噴血的倒飛出數百米,重重砸在密集的精銳士兵群中,至於他剛剛凝結出來的九頭巨蟒幻象,更是在瞬間就哀鳴一聲,直接轟然爆裂消失在空氣中了。

我嘞個去,這他喵的也可以啊!

林太平看得呆若木雞肅然起敬,簡直都有種衝上去要簽名的衝動了,紅燒你個清蒸啊,這不科學,這簡直是不科學得毫無天理啊,為什麼一段時間沒見,莉亞居然已經彪悍到這種程度,連獅子吼這種大殺器都學會了……等等,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新技能get?

是也好不是也好,反正莉亞現在簡直是魔神附體,這聲咆哮過後她居然還覺得不過癮,又張開大口深深吸了口氣,一直吸到整個肚子都高高鼓起,這才驟然發狠瞪大牛眼,歇斯底里的瘋狂咆哮一聲:「全都,給,老娘……滾!」


什麼叫做河東牛吼!這就叫做河東牛吼!

剎那間,可怕的音波攻擊洶湧澎湃,竟然在平地上掀起高達數十米的狂暴颶風,被這潮水般的音波颶風正面轟中,成百上千的武裝士兵齊齊慘叫倒飛,甚至身體都還在颶風中搖晃飄蕩的時候,渾身上下的鎧甲就寸寸碎裂開來。

幾個重盾戰士艱難在颶風中站立,看著自己厚達數十厘米的盾牌,竟然脆弱的粉碎離開;後排的雙手劍士們逆風前沖,但他們剛剛舉起的長劍,在瞬間就化為無數金屬碎片;法師們很艱難的撐開護盾,算是艱難的擋住了攻擊,但他們的身軀卻無法控制的踉蹌後退,在地面上拖出長長的划痕。

「該死的!這到底是什麼怪物?」混亂的人群中,奧古斯都滿臉扭曲的怒吼著,驟然迎著呼嘯而來的音波颶風,拼盡全力重重一劍斬出!

恐怖的衝擊力下,雷霆魔劍也稍微有些扭曲變形,卻還是揮出長達數十米的閃耀電光,強行將銀波颶風斬為兩截,而就是藉助這一瞬間的狂風減弱,他猛然轉頭喝道:「蠢貨,你們還在等什麼?」

事實上,不需要他再提醒,從颶風中緩過來的十幾位法師也已經瘋狂吟唱起咒語,魔法元素在空氣中暴烈涌動,凝聚為無數的魔法攻擊,齊齊轟在近在咫尺的平台上,就算莉亞的怒吼咆哮再怎麼驚人,但身為魔法白痴的她卻還是在這一擊下,被轟得渾身焦黑踉蹌後退。

幾乎在同時,得到喘息機會的武裝士兵們,再度歇斯底里的衝上去,也許他們的攻擊力不值一提,但他們的人數實在是太多了,如同源源不斷的洶湧潮水,瘋狂衝擊著脆弱平台,僅僅是那些如密集叢林般刺出的長槍,就足夠殺死平台上的任何生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