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狐疑的看向青流真君。

青流真君幸災樂禍的道:「堂堂金丹修士,居然讓個小丫頭給傷到了,真是好本事。」自己廢柴,還想推卸責任,

沒門。

盧明順氣極,但也不敢真的惹毛青流真君,畢竟只是自己的懷疑,根本沒有證據是青流真君做的手腳,說多了只會

讓人家以為自己是在推卸責任,七階傳送符只能傳送千里,如今還是先捉到蕭楠才是正事,這個老匹夫就讓他在得意

幾天,等大哥結嬰成功后,再與這老匹夫算賬。狠狠的瞪其一眼,飛身向城外追去。

青流真君見其離開,望著蘇家眾人,滿面嚴肅的道:「今天的事給你們一個警醒,只有自己實力強大,才不會受制

於人,好了,都回去好好修鍊吧!爭取早日築基,好入青雲宗繼續修行。」

帝少通緝令:嬌妻別想逃 「是,老祖。」 法武封聖 眾人行禮離開,離開前,金丹期的幾位長老對視了一眼,都從盧明順毫不客氣的言語中讀出了不同

尋常的味道。

等所有人都離開后,青流真君打開小院中的禁止,把蘇清明身上的威壓解除,只見蘇清明一口血吐出,手扶在胸口

,虛弱的站了起來,盯著自己的父親不語,只見蘇清明跪著的地面上留下兩道深印。

青流真君尋一處坐下,語重心長的道:「好了,她不是已經安全的離開了嗎?」

蘇清明轉過眼去,在父親對面坐下,吃了一粒復元丹,閉目調息了起來。

…….

蕭楠在傳送符的傳送下,順利的出了城,在城北三百米的地方現出身來,心神放鬆下,渾身再也提不是一絲力氣,

摔落在地上,神識掃了一下四周,沒有發現活物的跡象,隨即又進入空間。

空間里還是灰濛濛的,致使面積縮小到二十平方米,蕭楠想到,可能是因為靈力耗盡,所以空間才縮的嚴重,看來

自己要好好的賺取靈石了,畢竟是自己最後的仰仗,逃跑時的最佳場所,可不能湊活啊!

蕭楠平躺在空間里,從儲物袋裡取出兩粒復元丹,費勁的吞入口中,復元丹隨即化作藥力滋養著受傷的筋脈,蕭楠

再也撐不住,昏睡了起來。

盧明順只用了一會的時間就追了過來,聞著空氣中殘留的氣味,四處查探了一下,根本沒有法力波動的殘留,莫非

是憑空消失了?

沒有逮到人,盧明順恨聲道:「好個小丫頭片子,老子還從沒吃過這麼大的虧你最好躲好點,可千萬別被老子逮到

,否則定把你抽魂煉魄,以報今日之仇。」想到這,盧明順體內的細針又遊動了起來,盧明順低咒了一聲:「該死。

」瞬間消失在原地,向著城中飛去。 ? 邪君的第一寵妃 第二十章:凡人界

三個月後

蕭楠再次現處身來,在空間里更本沒有靈力,靠著復元丹的滋養,蕭楠的傷勢好了大半,四處看了看,沒有人,又回頭看了一眼自己生活了將盡四年的城市,也不知道下次再來是何時了,再見了!父親。取出分水劍,向南方疾馳而去。

蕭楠在一個小坊市,萬通坊市停留了下來,把修為調製在練氣七層,這樣也就不打眼了,看著坊市的街道上,有一隊人在找著什麼?蕭楠直覺不是好事,幸好自己再出來是換了一身男裝,有稍微裝扮了一下,就是一翩翩美少年,在自己經過時,那些人對比了一下,發現不是就放行了,在經過畫像時,蕭楠不經意的掃了一下,發現居然是自己的立體圖像,心下一驚,低下頭飛快離去。

在離人很遠的地方,才鬆了一口氣,不知是盧家還是蘇家在找自己,無論是哪家,蕭楠現在都不想見,前者會要了蕭楠的命,而後者讓蕭楠有些心寒,即使在最後,青流真君還是暗助了自己一把,蕭楠明白,這是看在自己表現的實力份上,否則,青流真君絕對不會冒著得罪盧家的危險出手,在蕭楠看來,蘇家實在是太能忍了,換句話來說,就是太窩囊了,修士本就是與天爭命,蘇家這樣一味的忍讓下去,對蘇家的發展並無一絲好處,長時間的忍讓就會讓人養成處處忍讓的包子性格,在這個與人斗,與天斗的修真界,還是熱血一點比較好,看不慣的就去修理,要活得自在才是正理。

「唉!你聽說了嗎?二流修真世家,盧家正在找一個九歲的女孩子,聽說此女打傷了盧家子弟,這不,盧家正大張旗鼓的找她報仇呢?」一男子說。

另一男子有些驚訝,道:「真的假的?誰這麽大膽?居然敢招惹大家族的人?」

穿世愛戀:全能老公寵我 「這倒不知道,只是盧家找了幾個月了,愣是沒發現這人的蹤影,看來也是個不好惹的角色。」

……

聽著眾人的議論紛紛,蕭楠不由得寒了臉,這盧家真是好樣的,居然還不死心,哼!真當自己是泥捏的不成,早晚讓你們付出代價。

來到坊市中唯一的客棧,蕭楠租了個小院子,靈氣還不是很濃郁,一個月就要五十塊靈石,蕭楠心道:「好貴啊!自己身上的靈石,再大坊市怕是不夠過夜的,以後就自己一個人了,得仔細過日子了。」打開禁制就修鍊了起來。

轉眼又過了一個月,蕭楠終於把身體的傷都養好了,丹田之中儲存了足夠的混沌之氣,如今二階復元丹對自己來說,實在是作用太小,看來是的準備些療傷的丹藥,以後自己就是散修了,還得學門手藝才行,自己的靈石實在是不夠看,怕是買過丹藥就不剩多少了,離開蘇家才知道,自己真是太窮了!

蕭楠向小二打聽了一下,信譽最好的藥店要數丹鼎閣,不但信譽好,丹藥的品質還有保證,是葯宗的弟子所開,很受這一帶修士歡迎。

打聽到自己想知道的,蕭楠就向丹鼎閣走去,只要丹藥的品質好,多花一點錢也是值得的,走在坊市的街道上,蕭楠感慨萬千,當年自己第一次逛坊市放佛發生在前世一樣,母親如今也不在了,父親也不知再見之日是何時?如今自己是真的孑然一身了。

來到丹鼎閣,裡面有幾位買丹藥的客人,大概是一起的,只見一練氣三層的店員在招待,看到蕭楠走進來,熱情得道:「這位小道友,不妨隨便看看,有想中的丹藥,買的多的話小店可以便宜些。」

蕭楠頷首道:「好的,我先隨便看看。」說完自顧的看了起來,丹藥倒是很充足,大都是一至四階的丹藥,還有一些丹藥種子。

蕭楠停在三階復元丹的玉瓶前,道:「道友,不知三階復元丹如何賣?」

店員送走剛完成交易的客人,走過來說:「這是三階中品復原丹,十個下品靈石一顆,一瓶有十顆,不知道友要買到少?」

蕭楠忍不住咂舌,搶靈石啊!怎麼這麼貴?

大概是看到蕭楠的驚訝,以為是替家中長輩買的,店員解釋道:「小道友不知,這丹藥的成丹率太低,高階的煉丹師太難找,所以越高級的丹藥就越貴,這是我們葯宗自己練的,所以比外面的丹藥便宜了一顆靈石,別家店可是賣十一顆靈石的。」

蕭楠聞言點了點頭,道:「那給我三瓶吧!」

「好的,一共是三百塊下品靈石。另外我們再送你一顆易容丹。」

蕭楠付過靈石,看了看靈藥種子,想到自己空間裏海光禿禿的,不知可不可以種植,道:「不知道友能不能送我幾顆靈藥種子?我想試種一下……」

店員笑道:「道友等一下,這是幾顆十年熟的化纖草的種子,是最容易成活的靈草,第一次種植的話,這種比較合適。」

蕭楠接過種子,向對方道過謝就離開了,看來,自己以後不如學煉丹好了,反正《藥典》也知道在哪,如今沒有母親的追殺,蘇嫣怕是一輩子都不會去凡人界,《藥典》還不知何時才會現世,沒錯,葯宗找了多年的寶典,就藏在凡人界。

修士自覺比凡人高了不止一等,自是不屑在靈力稀薄的凡人界行走,葯宗的長老就是利用了這一點,才能在葯宗動亂時,讓寶典在凡人界倖存了下來,可惜,藏得太嚴實了,長老犧牲后,就再也沒人找得到,寶典就成了傳說。

蕭楠覺得這《藥典》就是為自己準備的,不去取實在太可惜了!自己不但有空間,還非常的缺靈石,要說修真界最富裕的,就數葯宗和頂級家族,人家都有一門手藝,不但人緣好,還掙靈石,實在是太划算了。

蕭楠又用靈石換取一些金銀,買了幾身男子衣物,凡人界的女子大都大門不出,還是男子在外行走方便,又準備了一些陣盤和符籙以備不時之需。

記得原著里,蕭雅是趁著蘇嫣外出時,在半道上截殺,蘇嫣不敵才會被蕭雅逼至凡人界的慶雍城,在城北一千里的山上,二人在此最後決戰,結果蕭雅沒蘇嫣身家豐厚,被逼的自爆也沒殺死對方,還送了對方這麼大一個機緣,誰知蘇嫣沒有煉丹天賦,就把《藥典》獻給了家族,即使如此,蘇嫣也在洞府中獲得了提升靈根純度的靈藥凈根丹,那可是在上古都難得一見的靈藥,也就葯宗存個幾瓶獎利對葯宗做出巨大貢獻的長老,要知道靈根都是天生的,靈根純度越高,吸收的靈氣就越多,所以單靈根是天道的寵兒,只要不半途隕落,大都可以成功飛升,蘇嫣本是雙靈根,有服用了凈根丹,修鍊速度更是一日千里,直逼單靈根,如此好的資質,可惜栽到了情愛上,和女主掙男人,這不是作死的節奏嗎?就是是女主不愛的男人,也不是我等凡人可消受得了的,所以,珍愛生命,里劇情人物遠遠的,方是保命良策,還好大都是葯宗里發生的事,咱不去葯宗總行了吧!

在官道上,一位衣著光鮮的少年騎著馬走過,俊美的面容立馬引起過路人的觀看,這少年就是女扮男裝的蕭楠,修士自有靈氣滋養,自是個個鐘靈毓秀,即使蕭楠已經收斂全身的修為,還是比凡人多了些靈氣。

慶雍城是離修真界最近的幾大城市之一,在這裡住的大都是一些沒有靈根的修士血脈,也有小門派會來凡人界招收弟子,只是凡人界靈氣稀薄,很少擁有靈根,即使有也是多系雜靈根。

蕭楠隻身來到慶雍城,看著古色古香的街道,果然和古代一樣,大都是男子和婦人,未出閣的女子大都在臉上圍了一層面紗,街道上很熱鬧,很到做生意的商販在街道上吆喝……

蕭楠打算先在慶雍城住下,以免引人懷疑,晚上時在出城查探,畢竟只是知道大概位置,具體的還要自己查探。

來到城中最大的悅來客棧,蕭楠在這點了一桌子招牌菜,只是吃多了沒有靈氣的食物,會在體內形成雜質,不過既然穿越了一回,怎麼也得嘗嘗古代的飯菜吧!至於身體雜質,以蕭楠現在築基初期的修為,只要半個時辰就可以煉化了,可以忽略不計。

飯後,蕭楠讓小二給自己租個安靜小院子,還不知道會住多久,反正自己也不差錢,宅習慣的蕭楠,還是喜歡安靜的地方,客棧里人來人往的,實在是太吵了。

小二給蕭楠租的是位於城西的一個偏僻院子,在這裡生活的大都是一些大戶人家,環境清靜優雅,倒是個好地方。蕭楠很滿意,賞了小二十兩銀子,就自顧的走了進去。

第二十章:凡人界

三個月後

蕭楠再次現處身來,在空間里更本沒有靈力,靠著復元丹的滋養,蕭楠的傷勢好了大半,四處看了看,沒有人,又回頭看了一眼自己生活了將盡四年的城市,也不知道下次再來是何時了,再見了!父親。取出分水劍,向南方疾馳而去。

蕭楠在一個小坊市,萬通坊市停留了下來,把修為調製在練氣七層,這樣也就不打眼了,看著坊市的街道上,有一隊人在找著什麼?蕭楠直覺不是好事,幸好自己再出來是換了一身男裝,有稍微裝扮了一下,就是一翩翩美少年,在自己經過時,那些人對比了一下,發現不是就放行了,在經過畫像時,蕭楠不經意的掃了一下,發現居然是自己的立體圖像,心下一驚,低下頭飛快離去。

在離人很遠的地方,才鬆了一口氣,不知是盧家還是蘇家在找自己,無論是哪家,蕭楠現在都不想見,前者會要了蕭楠的命,而後者讓蕭楠有些心寒,即使在最後,青流真君還是暗助了自己一把,蕭楠明白,這是看在自己表現的實力份上,否則,青流真君絕對不會冒著得罪盧家的危險出手,在蕭楠看來,蘇家實在是太能忍了,換句話來說,就是太窩囊了,修士本就是與天爭命,蘇家這樣一味的忍讓下去,對蘇家的發展並無一絲好處,長時間的忍讓就會讓人養成處處忍讓的包子性格,在這個與人斗,與天斗的修真界,還是熱血一點比較好,看不慣的就去修理,要活得自在才是正理。

「唉!你聽說了嗎?二流修真世家,盧家正在找一個九歲的女孩子,聽說此女打傷了盧家子弟,這不,盧家正大張旗鼓的找她報仇呢?」一男子說。

另一男子有些驚訝,道:「真的假的?誰這麽大膽?居然敢招惹大家族的人?」

「這倒不知道,只是盧家找了幾個月了,愣是沒發現這人的蹤影,看來也是個不好惹的角色。」

……

聽著眾人的議論紛紛,蕭楠不由得寒了臉,這盧家真是好樣的,居然還不死心,哼!真當自己是泥捏的不成,早晚讓你們付出代價。

來到坊市中唯一的客棧,蕭楠租了個小院子,靈氣還不是很濃郁,一個月就要五十塊靈石,蕭楠心道:「好貴啊!自己身上的靈石,再大坊市怕是不夠過夜的,以後就自己一個人了,得仔細過日子了。」打開禁制就修鍊了起來。

轉眼又過了一個月,蕭楠終於把身體的傷都養好了,丹田之中儲存了足夠的混沌之氣,如今二階復元丹對自己來說,實在是作用太小,看來是的準備些療傷的丹藥,以後自己就是散修了,還得學門手藝才行,自己的靈石實在是不夠看,怕是買過丹藥就不剩多少了,離開蘇家才知道,自己真是太窮了!

蕭楠向小二打聽了一下,信譽最好的藥店要數丹鼎閣,不但信譽好,丹藥的品質還有保證,是葯宗的弟子所開,很受這一帶修士歡迎。

打聽到自己想知道的,蕭楠就向丹鼎閣走去,只要丹藥的品質好,多花一點錢也是值得的,走在坊市的街道上,蕭楠感慨萬千,當年自己第一次逛坊市放佛發生在前世一樣,母親如今也不在了,父親也不知再見之日是何時?如今自己是真的孑然一身了。

來到丹鼎閣,裡面有幾位買丹藥的客人,大概是一起的,只見一練氣三層的店員在招待,看到蕭楠走進來,熱情得道:「這位小道友,不妨隨便看看,有想中的丹藥,買的多的話小店可以便宜些。」

蕭楠頷首道:「好的,我先隨便看看。」說完自顧的看了起來,丹藥倒是很充足,大都是一至四階的丹藥,還有一些丹藥種子。

蕭楠停在三階復元丹的玉瓶前,道:「道友,不知三階復元丹如何賣?」

店員送走剛完成交易的客人,走過來說:「這是三階中品復原丹,十個下品靈石一顆,一瓶有十顆,不知道友要買到少?」

蕭楠忍不住咂舌,搶靈石啊!怎麼這麼貴?

大概是看到蕭楠的驚訝,以為是替家中長輩買的,店員解釋道:「小道友不知,這丹藥的成丹率太低,高階的煉丹師太難找,所以越高級的丹藥就越貴,這是我們葯宗自己練的,所以比外面的丹藥便宜了一顆靈石,別家店可是賣十一顆靈石的。」

蕭楠聞言點了點頭,道:「那給我三瓶吧!」

「好的,一共是三百塊下品靈石。另外我們再送你一顆易容丹。」

蕭楠付過靈石,看了看靈藥種子,想到自己空間裏海光禿禿的,不知可不可以種植,道:「不知道友能不能送我幾顆靈藥種子?我想試種一下……」

店員笑道:「道友等一下,這是幾顆十年熟的化纖草的種子,是最容易成活的靈草,第一次種植的話,這種比較合適。」

蕭楠接過種子,向對方道過謝就離開了,看來,自己以後不如學煉丹好了,反正《藥典》也知道在哪,如今沒有母親的追殺,蘇嫣怕是一輩子都不會去凡人界,《藥典》還不知何時才會現世,沒錯,葯宗找了多年的寶典,就藏在凡人界。

修士自覺比凡人高了不止一等,自是不屑在靈力稀薄的凡人界行走,葯宗的長老就是利用了這一點,才能在葯宗動亂時,讓寶典在凡人界倖存了下來,可惜,藏得太嚴實了,長老犧牲后,就再也沒人找得到,寶典就成了傳說。

蕭楠覺得這《藥典》就是為自己準備的,不去取實在太可惜了!自己不但有空間,還非常的缺靈石,要說修真界最富裕的,就數葯宗和頂級家族,人家都有一門手藝,不但人緣好,還掙靈石,實在是太划算了。

蕭楠又用靈石換取一些金銀,買了幾身男子衣物,凡人界的女子大都大門不出,還是男子在外行走方便,又準備了一些陣盤和符籙以備不時之需。

記得原著里,蕭雅是趁著蘇嫣外出時,在半道上截殺,蘇嫣不敵才會被蕭雅逼至凡人界的慶雍城,在城北一千里的山上,二人在此最後決戰,結果蕭雅沒蘇嫣身家豐厚,被逼的自爆也沒殺死對方,還送了對方這麼大一個機緣,誰知蘇嫣沒有煉丹天賦,就把《藥典》獻給了家族,即使如此,蘇嫣也在洞府中獲得了提升靈根純度的靈藥凈根丹,那可是在上古都難得一見的靈藥,也就葯宗存個幾瓶獎利對葯宗做出巨大貢獻的長老,要知道靈根都是天生的,靈根純度越高,吸收的靈氣就越多,所以單靈根是天道的寵兒,只要不半途隕落,大都可以成功飛升,蘇嫣本是雙靈根,有服用了凈根丹,修鍊速度更是一日千里,直逼單靈根,如此好的資質,可惜栽到了情愛上,和女主掙男人,這不是作死的節奏嗎?就是是女主不愛的男人,也不是我等凡人可消受得了的,所以,珍愛生命,里劇情人物遠遠的,方是保命良策,還好大都是葯宗里發生的事,咱不去葯宗總行了吧!

在官道上,一位衣著光鮮的少年騎著馬走過,俊美的面容立馬引起過路人的觀看,這少年就是女扮男裝的蕭楠,修士自有靈氣滋養,自是個個鐘靈毓秀,即使蕭楠已經收斂全身的修為,還是比凡人多了些靈氣。

慶雍城是離修真界最近的幾大城市之一,在這裡住的大都是一些沒有靈根的修士血脈,也有小門派會來凡人界招收弟子,只是凡人界靈氣稀薄,很少擁有靈根,即使有也是多系雜靈根。

蕭楠隻身來到慶雍城,看著古色古香的街道,果然和古代一樣,大都是男子和婦人,未出閣的女子大都在臉上圍了一層面紗,街道上很熱鬧,很到做生意的商販在街道上吆喝……

蕭楠打算先在慶雍城住下,以免引人懷疑,晚上時在出城查探,畢竟只是知道大概位置,具體的還要自己查探。

來到城中最大的悅來客棧,蕭楠在這點了一桌子招牌菜,只是吃多了沒有靈氣的食物,會在體內形成雜質,不過既然穿越了一回,怎麼也得嘗嘗古代的飯菜吧!至於身體雜質,以蕭楠現在築基初期的修為,只要半個時辰就可以煉化了,可以忽略不計。

逃跑計劃,總裁夫人帶球跑 飯後,蕭楠讓小二給自己租個安靜小院子,還不知道會住多久,反正自己也不差錢,宅習慣的蕭楠,還是喜歡安靜的地方,客棧里人來人往的,實在是太吵了。

小二給蕭楠租的是位於城西的一個偏僻院子,在這裡生活的大都是一些大戶人家,環境清靜優雅,倒是個好地方。蕭楠很滿意,賞了小二十兩銀子,就自顧的走了進去。 可憐的怪物還沒來得及慢慢品嚐眼前的美食,便被許川的子彈爆頭,一命嗚呼了。

“帶上他的槍,快走!”冷靜下來的許川對着身後兩人喊了一句。

剛剛許川可以不開槍就解決怪物的,但怒火中燒的他哪裏顧及得了那麼多,看着曾經救過自己一命的賓啓先慘死,許川根本控制不了自己。

槍聲一響,很有可能引來大量的怪物。

“高小英你拿兩把,王崎你拿一把就行了,等會和我開路!”

遠處傳來的怪物咆哮讓許川不得不改變計劃,留給他們的時間不多了……

剛剛來到大街,三人便看到了浩浩蕩蕩的怪物羣一瘸一拐地往這邊靠,在發現三個活人後怪叫一聲,飛快地向三人襲來。

“該死!往後退,等會繞回醫院。”回醫院的最短路徑被怪物們封鎖,三人只能繞圈。

剛剛拐過一個路口,幾名遊蕩的怪物擋住了三人去路,許川和王崎此時也不管開槍還會引來多少怪物,對着那幾名擋道的怪物就是狂射。

此時鎮子裏的居民幾乎全被感染,將近兩千多的怪物聽到槍聲後往這邊趕來,最讓許川頭疼的是不是怪物們的數量,而是它們的分佈實在是太散了,你根本想不到路邊的民居里會跳出多少個怪物。

尤其是比較高的居民樓,怪物從上空一躍而下便分開了王崎和另外兩人,眼看出口將要被趕來的怪物堵住,無可奈何的許川選擇了拋棄王崎。

“活下去!”向着還在被怪物圍困的王崎大喊一句,許川帶着高小英逃跑了。

還在瘋狂掃射的王崎自然沒聽到許川所說的話,當他把眼前的幾隻怪物殺死之後,也發現了自己被兩羣怪物堵在了巷子裏。

“媽的!”王崎一邊換彈一邊罵到,然後整個人竄進了剛剛跳出怪物的居民樓。

“幫我一把,不然咱倆都得死!”許川此時體力快要耗盡,拿到槍械的他才知道以前看槍戰電影裏的對槍掃射是多麼的假,從逃離住所到現在,不過十多分鐘時間,也只打了一百來發子彈,整個人卻快要虛脫了。

事到如今,高小英也管不了這麼多了,架好槍支後便上前開路。

話說回來,高小英也不是不會開槍,在父親的指引下他小就會開槍了,射的也不錯,只是沒有實戰經驗,與得到射擊專精能力的住戶們相比差遠了。

高小英的表現的確沒有超乎許川的意料,即使是面對零散的怪物,依舊因爲過於恐懼導致手抖沒有把怪物徹底殺死。

幸好有許川在後面幫忙,不然這個鎮長今天就玩完了。

也許是怪物正聚集在王崎那邊,許川和高小英解決了幾個怪物後再也沒有碰到大的怪物羣,東躲西藏一番後,兩人居然順利回到了醫院裏。

兩人剛剛進入地下室,便看到了拿着木棍縮在角落一臉戒備的曲舒。

“隊長!”看到許川活着回來,曲舒激動得丟下了木棍小跑過去。

留在醫院的兩人很快地就找到了密室鑰匙,在聽到外面密集的槍聲後羅兆辭拿着槍就衝了出去,剩下曲舒一人留在地下室。

外面的怪物咆哮和不時響起的槍聲把這個女孩嚇怕了,在看到許川安全回來後自然是喜極而泣。

“其他的人呢?”曲舒見只有許川和高小英兩人,下意識地問了一句。

不過等待她的只有兩人的沉默。

儘管曲舒已經做好了有人在恐怖場景裏死亡的心理準備,但事情真正發生後還是讓她有些難以接受。

“明明……明明大家做的那麼好,爲什麼還會死那麼多人,早知道我就拉住兆辭,不讓他亂跑了!”

“羅兆辭我們沒碰到,應該沒死。”許川一路上沒見到羅兆辭,有些不確定地說道。

“嗯嗯,兆辭那麼厲害,他一定能活下去的。”曲舒想起羅兆辭被強化過後的身體,自我安慰了一句。

“噠噠噠……”突兀的槍聲從許川等人耳邊響起。

“槍聲很近,是羅兆辭,快,快上去。”許川連忙丟給曲舒一支槍,帶頭衝了上去。

許川一來到醫院大門便看到了正往門口裏跑的人影,不是羅兆辭又是誰。

羅兆辭背部有一個猙獰的傷口,但還能堅持邊跑邊開槍,許川來不及糾結這些,對着醫院外的怪物羣就是一頓掃射。

一個人的火力和四個人的火力差的不是一點兩點,剛剛追着羅兆辭跑的一小撮怪物瞬間葬送在了槍火聲中。

“大家在醫院找點止血藥和紗布。”許川連忙上前扶住羅兆辭。

高小英還沒來得及開始行動便被曲舒拉住了,羅兆辭放下槍支微微喘氣,對着許川露出一個微笑:“隊長,沒事,這點小傷口奈何不了我!”

許川有些懵,但看到轉過身子的羅兆辭的背部傷口正在飛速癒合後,臉色漸漸從懵逼變成了震驚。

“先進地下室再說吧!”曲舒有些後怕,怕剛剛的槍聲再次引來新的怪物。

“對,進去,先進去。”許川晃了晃腦袋,激動地說道。

許川在想些什麼呢?自然不是“羅兆辭傷口怎麼恢復得那麼快?”,他在想的是:如果我擁有這種自愈能力的話,以後的恐怖場景肯定會輕鬆許多。

“一定要好好問問羅兆辭!”許川心裏默默說道。

把通往地下室的大門關好,四人回到了賴方成的研究室裏。

“這是……賴方成?”許川看到地面上的屍體時疑問道。

“是的,不過他已經被我一巴掌劈死了。”羅兆辭說着還揮了揮自己的手掌,做出一個手劈的動作。

“嗯。”許川一邊說着一邊拿起別在腰間的手槍,對着賴方成的腦袋便是一槍。

這把手槍的聲音很小,加上身處於地下室,地面基本上聽不到任何聲音。

“沒事,就是怕這小子也變成怪物,突然活過來咬我一口,未雨綢繆嘛!”許川的解釋解開了衆人的疑惑,各自找了位置坐下後,衆人開始敘述起自己的經歷。 ?第二十一章:遇熟人

蕭楠在庭院里設了個低級幻陣,又在房間里,用靈石擺了個聚靈陣,房子很乾凈,蕭楠還是掐了個清潔咒,又打掃了一遍,現在萬事俱備,只要找到《藥典》,自己就可以學煉丹了,雖說母親教過畫符,但是蕭楠就是畫不成,大概是沒有天賦吧!在陣法上倒是有些天賦,只是覺無人教導,又沒有相關的陣法基礎,蕭楠還是決定先學學煉丹,畢竟《藥典》是葯宗找了多年的寶典,其重要意義不言而喻,《藥典》又是一本完整的煉丹筆記,上面記錄了無數已經在現修真界失傳的丹方,還有前輩的修鍊心的,只要自己擁有了它,即使做散修,也可以活的更好,有丹藥的輔助,相信自己可以走的更遠,向盧家尋仇也不是遙不可及的夢想,想到盧家,蕭楠不由得陰下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